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侯秋水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老实人张小五的转变

(2016-12-21 02:41)

张小五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可就这么个老实人近来却不老实了,现有村民李大钢作证: 三月五日,张小五和李大钢一块外出,路上见到一位老太太,蹲在路旁哼哼唧唧。在以往,张小五肯定会停下来,上去问问,甚至把该老太送往医院。可这次,张小五和李大钢一样,对老太太视

痛哉 国老师

(2016-11-26 10:28)

国老师走了,尽管我知道国老师终究会有这一天,可听到国老师离去的瞬间,我心头还是微微一震。按他人的预想,国老师已驾鹤西去多年,而按我半年前的预想,国老师或许还会在人世几年。可世事难料,人命难测,国老师在我看来身体没有大碍的时候,突然走了。痛惜,哀哉

老家吴家庄

(2016-08-09 03:15)

吴家庄,不用说是一个村子的名字了。是的,它的确是一个村名,并且还是一个吃香的村名,不信翻看地图查一查,你会发现全国不止一个村的名字叫吴家庄。不过今天我这里要说的吴家庄是我的出生地,是我的老家吴家庄。 出了我家门沿着巷子往北走,二百米处便是老家吴家庄的

老家

(2016-07-29 09:51)

我在故乡有两个家,都是父母为我创立的,一个在村子的中央,一个在村外,实际上在村外的家如今也沦落为村子的中央了。村子中央的那个家父母或父亲和爷爷是如何修建的,我不得而知,但我在那个家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如今保存在我记忆深处令我愉悦最多的是在村子里老家的

牙疼

(2016-04-09 11:12)

牙这东西长在嘴里,我向来没认真留意过,也不曾想它会给我带来麻烦。 有一天,和高中同学在一会集会,中间夹带着一个女陌生人。不知为什么我一开口说话,陌生人便抿着嘴笑,甚至,还支持不住弯下腰去。当然,对陌生人我是愤愤然的了,可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发作。散会

傻狗

(2016-03-25 10:52)

年轻的时候心野,不安分,老想干出一番事业来。恰好当时,私立学校兴起,就着自己是个教书的,于是在家乡也风风火火折腾了几年。起始的时候,没有规划,收尾自然也就谈不上圆满了。几年下来取得的成绩几乎等于无,但确乎留下一座大宅子,孤零零在那里了。开始,还回家

烧窑

(2016-03-19 02:48)

父亲一生中引起我回忆的东西很多,其中之一是烧窑。时间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村里的土地刚承包到户,其时对父亲解决住宅和吃饭同样迫切,毕竟随着年龄增大我们兄妹四人再蜗居一室不现实了。记得天不亮和父亲一块去翻地,记得天不亮和父亲一块去割麦,记得月光如水

搬家

(2016-03-13 07:44)

大学毕业后,我懵懵懂懂分配到离家七十里开外的隆尧师范,由此揭开了我在隆尧师范的搬家序幕。 我在隆尧师范的第一个家位于教学楼的二楼中厅,这个家叫教职工宿舍或者更确切些,因为中厅里住了常老师、宫老师、我三个人。常老师宫老师均是隆尧本地人,二人在宿舍里没住

童年趣事—捉鱼

(2015-11-26 02:58)

我的家乡位于大陆泽南端。大陆泽顾名思义其水很多,可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如今的大陆泽四季干干,早已名存实亡。我小时候,大陆泽虽也名不副实,但夏季村外是不缺水的。水那时偶尔祸害了地里的庄稼是真,但也给我的童年带去了无数的乐趣。游泳、捉蛤蟆自不必说,单一

童年趣事—挖田鼠

(2015-11-25 10:28)

童年的趣事很多,其一是秋天挖田鼠。挖田鼠和捉禅不同,捉禅是为了游戏,而挖田鼠主要是为它藏在洞穴中的粮食。田鼠窝里的粮食当然不能吃,但可以喂猪喂羊,不过喂羊量不能大,量大羊会被撑死。 挖田鼠首先要找到他的窝,田鼠的窝通常会建在庄稼地里的坆上、洋沟上、及

共 5 页/45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