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太阳高照,我微微一笑

(2020-03-14 10:26)

早上九点,我躺在内江老家的床上,坐直身子,背靠墙壁,戴上耳机,播放了一首纯音乐,打开QQ空间的日志准备写文。一般写文时,我都习惯了听着纯音乐酝酿情感,同时也避免噪音扰乱我的思绪。 客厅里的烧水壶发出呼呼的噪音,屋外的田地里传来鸭子欢乐的嘎嘎叫声,老家的

我爱过的石头和花朵

(2020-03-14 08:33)

我爱过的石头,红色的石头,像一头笔直的黑头发,筑起高楼与石桥。我爱过的花朵,红色的花朵,像一支生锈的钢笔,写下山川与河流。 石头,花朵,我的石头里开出我的花朵,一堆又一堆。人们的眼里只有花朵,他们不懂石头的坚硬和痛苦。而我,自始至终,都在热爱着我的石

雨,下在我心里

(2020-03-14 12:49)

雨,是昨天的雨,下在我心里,无关田垄上野花地盛开,无关窗台上垂死挣扎的那只小蜜蜂,无关油菜地即将结束的花期,只是蝴蝶飞舞停在我指尖的一次微弱呼吸,只是一只夜鸟拍打翅膀飞在我梦里的呓语。 雨,我的雨,它就那样下着,淋湿我的头发,从额头上向下蔓延垂落,永

居家的日子

(2020-03-07 03:12)

《生活随笔》 昨天,哦!不对,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了,应该说是前天了。前天,小强哥哥和体容姐姐骑着摩托突然来了,他们的到来,给我家无聊的生活突然添了光彩,有拨云见日之喜。 当时我刚从楼顶的空坝上一瘸一拐的下到二楼,由于跑步原因,右脚背有些轻微的肿了。我

拂晓之光

(2020-02-26 08:08)

拂晓,猛然从梦中醒来,天际泛着鱼肚白,窗外涌动的空气似浪潮扑面而来。我望着一无所有的天花板,望着贴满整面墙壁的花花绿绿的《海贼王》海报,脑袋里空空白白,像无数根混乱交错的白色线条,没有秩序地缠绕在一起。 是拂晓来了吗?如此的安静,直抵心底的安静。没有

今天的最后一分钟

(2020-02-25 01:53)

我看着时间,还有一分钟,就到凌晨。这次是从一部手机上,我所拥有的第九部手机上看到的时间。这不是我想要的时间,非常随意的一瞥,时间恰好也看见了我。该死的23:59分,就差一分钟,我说的是一分钟,今天的最后一分钟,我还有许多书没有看,我还有几篇文章没有写。

给我一支幸福的猎枪

(2020-02-24 06:15)

岁月的尘埃落地,我的黑夜,像刀尖破开的月亮,从我的伤口漫出,从陌生人的幸福里脱落。给我一支幸福的猎枪吧!让黑夜停止安慰和思想。 我想远离森林的无知,和大地爱情的冗余。生活的空隙太过逼仄,我只是个迷路的过客,我要在河流里唱歌,我要在河流里清洗那把生锈的

夜色如风,微雨入梦

(2020-02-24 04:13)

故乡的夜,夜色如风,微雨入梦。我半夜醒来,小屋里,墙上的灯影冷若冰霜,灰蒙蒙的一片,如昨日我楼上极目远眺下的故乡。故乡雾霭沉沉,溪水潺潺,似是一种母性的呼唤。我踏着岁月幽歌,回到故乡的怀抱里,现实的分界线变得是如此模糊。你听,屋外纷飞的细雨打湿了芭

你来过,我记得

(2020-02-16 11:48)

岁月很深,只留下一座空空的城,和一些没有名字的灵魂。你的吻,夺走我的天真,世界是如此的冷。我的远方,是诗歌的黄昏,只留下我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万丈滚滚红尘。你来过,我记得,记忆让人是如此寂寞。 遇见你,像是樱花逢春时初开的那一片白,掠过山水,照下孤鸿云

忆往昔之新衣服

(2020-02-15 10:36)

在我二十九年的记忆里,“新衣服”是一个醒目的关键词,贯穿我的一生。新衣服曾是我快乐的源泉,填满了我平淡的童年。它不仅穿在过去的那个我身上,还穿在以后的那个我身上。 小时候,由于家里条件差,我身上所穿的衣服都不怎么光鲜亮丽?我并不是在这里责怪父母没有为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