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自行车往事

(2018-05-14 01:03)

上初中时就一直想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母亲总以骑自行车上马路不安全为理由而拒绝。其实我是知道原因的,一是家中光景惨淡,父亲一人在外务工,父亲虽为落榜高中生,但身无一技之长,挣钱自是不易,母亲在家维持日常生计已经很困难了。二是母亲本是勤俭节约的人,心

松涛依旧

(2018-05-13 05:03)

去年年底回家,心中是有所期待的,毕竟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了。前两年不回家多以上班搪塞过去,实际上如果要回家是可以的,调班便可以做到。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外婆外公不在老家了,心中也就少了一些回家的理由。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长大后的自己,再也

穿过这座城市

(2018-05-12 10:42)

站在这座城市的两头,街道横七竖八的密布,人群与人群碰撞,粮食和睡眠占领着生活。生活日复一日的死循环,人生平凡的只有呼吸声。 向西是逃跑的方向,下一座城市依然车水马龙,相似的生活方式,相似的人群,唯一不同的只是给城市换了一个名字而已。 人,还是那个人,

墙上的影子

(2018-05-12 12:28)

墙上有一个影子,每当灯光闪烁时,它像一个具体的生命摆动着身躯,那种欲突破身体束缚的精神着实令人钦佩。 那是一面普通的墙壁,白色的墙,经过岁月的冲刷,已经有些暗黄发旧,看上去并不是那么赏心悦目。灯光不间断的落在墙上,有时空白的一无所有。冰冷的墙面,不加

我把自己轻轻放下

(2018-05-10 04:57)

高高的烛台,红色火焰熄灭。听着脚步声的拥挤,一群人带来陌生。离开的是旧事尘埃,我把自己轻轻放下。 放下的落地,埋进土里深沉又悲痛。春天的雨从这里下起,桃花开出三两旧梦。有梦的人举杯能醉,流浪的飞花四处为家。 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灯火明灭,一夜又一夜。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2018-01-06 03:41)

我曾多次在文字中提起自己在五六岁时发现了人会死亡这件事,在我当时看来,人既然会死亡,为什么还要生了?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走到了现在。现在想想,生死这样的问题,对于一个幼小的孩子还太过深奥。 五六岁时,爸妈带着我和哥哥在安徽的一个砖厂上班,关于这个砖厂的

接近天空

(2017-12-10 10:10)

天空一万尺,这人间的距离早已盛满悲欢。从痛苦里抽取人生,笑容是如此的宝贵。人与人隔着生死,离别却始终一幕幕上演。若烈火能燃烧岁月,这一步柔情芳华,必定是天空下最美的时光。 向前看,人潮汹涌,这举世的万丈雄心是否跌落?还有那些麻木到骨子里的冷漠,让人从

黑色的触摸

(2017-11-16 07:19)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除了白天的喜怒哀乐外,剩下的都是黑色的触摸。触摸的是时间,是人麻木后的冗余情感,是那些还未长大的自己,是今天和明天的痛苦总和。触摸吧!用心灵的美交换更高贵的纯洁灵魂。 我的手伸向我自己,从头发开始触摸,丝质是火山爆发后的泥流,滚烫

一支绝望的笔

(2017-11-16 07:18)

一支笔朝南,带着数辈人的绝望,倔强了几个世纪,融入黑夜的所有,不带走欲望,不说一句来生,有的只是天高,有的只是地阔。 刀马停在沙漠,月亮的影子像块石头落下。金鸡啼鸣,从草原的尽头飞起。太阳还在失落,脚印里是脚印的记忆,我的手心里,全是去年秋天的雨。深

看“一”字随想

(2017-09-11 03:54)

“一”在中国的文字中,是简单而富有哲学的文字。在道家的眼里,一为万物的开始,可理解为万物之源。在我看来这是有些过度理解了,一也许就是一自己本身,它谁也不是,甚至不是一个数字。当然,在我还原“一”字之前,我还是更愿意相信“一”字的其他可能性。 一个“一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