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岁月是一次旅行

(2019-02-07 03:16)

岁月是一次旅行,它们像蒲公英摇曳的身姿,于波光中倒影着一段段往事,或悲或喜。随着往事的一幕幕重演,那种直击心灵的触电感传遍全身,让人灵魂为之一震,而后又似梳妆镜的突然破碎,使我们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生活。于是,心灵急于打破精神枷锁,踏着岁月幽歌开始了一

布林先生和他的猫

(2019-02-07 03:09)

上周,布林先生去参加了一个老朋友的葬礼,现场的人寥寥无几。老朋友的儿子站在他父亲的坟墓前,眼神有些呆滞,脸色憔悴不堪,他茂盛的络腮胡格外显眼。 布林先生拄着拐杖慢吞吞的走了上去,他胸前的白色小花别在纯黑色的礼服上,让人一看就有些心情压抑。 布林先生的

新年随写

(2019-02-06 11:01)

除夕的那夜,因为身体有些不适,我匆匆吃了一碗白开水泡米饭就下了桌。翻开通讯录,打了几个电话。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不喜欢主动给人打电话、主动给人发信息,甚至心情愤懑时会拒绝电话。起初还有一些朋友主动来电话,久而久之,也都慢慢疏远了。就在除夕的那个夜晚,

春秋二十八

(2019-02-06 10:10)

迄今为止,我过了二十八个生日,生日就像一个生命的记号,烙印在我记忆的年轮里。每次睁开眼,我都能看到太阳从几棵松树后冉冉升起。 几棵松树长在一个小山坡上,像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失去了风采。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坡,先辈们给它取名叫“打锣坡”。顾名思义,想必

故乡情思

(2019-01-28 07:24)

说起故乡,我不知从何说起?我既不能像文人墨客般大书特书自己的思乡情怀,又不能通过简短的文字生动形象的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情思。我和故乡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总是在我记忆深处提醒着我的归来。 在故乡面前,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有些腼腆,流着鼻涕,声音

记忆的拾荒者

(2019-01-27 06:34)

昨夜回家时,天色已黑,车窗外下起了绵绵细雨。推开车门,冷冷的空气扑打在脸上,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远处传来丧葬音乐,听着让人倍感晦气。接着就是搬爸妈从成都带回来的物品,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爸妈是节俭人,在他们眼里,这些东西丢了有些可惜。我闷着头搬

忆往昔之柑子林

(2019-01-20 11:37)

今日,一位同工的阿姨提了十几个柑子来,阿姨的年岁大约在六十岁上下,头发花白。看着她头上的花白头发,我瞬间想起了我的外婆。在我的记忆里,外婆的头发白的较早,五十岁左右,外婆的头发就有些泛白了。那时并不在意,到如今,外婆的面容又是另外一种样子。在阿姨身

西风瘦

(2019-01-20 09:02)

一夜冷,风寒树林。街头伫立,云声暮落。步轻心空,四野茫茫。问天地,乡音何处?桃花旧年不识,思绪断又续,天涯咫尺渡初心。西风瘦,玉指温柔,是残情,也是风流。 家国情怀,壮志成灰。月高花落,酒醉晚归。松树林,寒鸦慕语,风情倾洒。此别成痴念,缘灭心死。叹来

我与老鼠本是两个世界的生命,从人类起源到如今的文明社会,几千年间我们都没有来往,它偷它的粮食吃,我睡我的蒙头觉,互不相干。像这样发展下去,我们从生到死都不会有任何交集,更别提我会包养它,或者和它在成都的某某酒吧里擦出爱情火花。 谁曾想,一只老鼠它在某

黑夜狂想曲之死亡

(2018-12-22 09:48)

屋外漆黑黑一片,树影婆娑,像是从一本古老的魔法书里爬出来的恶鬼,它们张牙舞爪,极力地向你展示自己的凶恶和可怕。 你恐惧到了极点,把两只大大的黑眼睛藏在眼皮下。你嘟着小嘴,想哭又哭不出来,你胡乱的踢蹬子着盖在身上的小被子。 恶鬼似乎在向你一步步靠拢,他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