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黄土的呼唤

(2016-06-02 02:52)

黄土,大地的厚重所在。绵延千里,却一片荒芜。沟壑纵横,千万条没有目的的交错。在某个地方,应该有个终点是我与这片土地共享的区域。这里,我的脚印曾在这儿无限的延伸拓展,把满目苍夷的泥泞之路走成了一段回忆。来来往往的人群将我淹没,我于路上风尘中辛苦的蹒跚

人生何须施舍

(2016-06-02 02:50)

晚上十点后的成都,除了奔流的车辆和疲惫的路灯,别无景致。至少在我眼中所看到的是这样的,至于其他的灯红酒绿,我没有看见,也不愿看见。 我喜欢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当然耳机是必备的,无非是听些歌曲,听听朗诵节目。至于享受与否,我无从解答。只知道声音可以暂时隔

坟冢幽歌

(2016-05-29 02:06)

贪梦之春色,覆被而倚东床。西窗渐冷,风雨近逝,又是秋意正浓。 望着窗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清,似乎与自己都没有任何关系。尽管如此,我还是一意孤行,挺起胸膛,傲视远处泛黄之景。远处也许是景色的坟冢,在肃杀的秋风中倍显孤寂。极目之处,皆是景,却不知为何自

活在公元前

(2016-05-29 02:05)

我, 睡在光明和黑暗的天平秤杆上,被一只长着牙齿的蝴蝶狠狠的咬了一口,吃痛不下,我从天平秤杆上摔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砸毁了巴比伦古老的文明。房屋、城楼和街道,都被我硕大的身躯压成了一片片废墟。我不敢再轻易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害怕伤害到无辜的生灵。就

对折生活的第一页

(2016-05-20 03:56)

在我的梦里,有本厚重的书,裹着我的身体,将我从襁褓中抱了过来。我哇哇的啼哭着,鼻涕和眼泪在脸颊上肆意蔓延,浅浅的酒窝被彻底的淹没。自此之后,我千秋的笑靥只在生活的第一页出现。一直以来,我都不敢轻轻地用手指拭去灰色的尘埃。我害怕生活这本书的封面是我孱

生命,一次漫长的死亡

(2016-05-20 03:04)

凌晨三点左右,因玩手机甚感疲倦的我,不得不熄灯入睡。戴上眼罩,躺在床上的我,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一些零碎的思绪偶尔闪过脑海。不到片刻功夫,我便在浓浓睡意的促使下,隐隐进入睡眠状态。突然,屋外响起了急促震耳的鞭炮声。由于离放鞭炮的地方很近,我几乎在第

把世界囚禁在屋外

(2016-05-14 11:11)

静谧的夜在逼仄的屋内黯淡了我脸上的油光,冷冷的夜风敲碎了我发间的头屑,橙黄色的灯光斩断了我手心里的温柔。害怕,没有尽头的夜色就这样漫上我的青发。不,我的头发在四季之后还要斑白,绝不能这样逆着命运而蹒跚远行。看见了吗?平坦的大道开始裂开了无数缝隙——

活着,寂寞

(2016-05-14 11:10)

秋意浓,月华之色淡去了尘世之蓝,片片秋叶舞着落寞的舞姿,围绕着我指尖的流年蹒跚而行。脚下,苍白的记忆颤抖着双肩,抖落了我眼里未苏醒的珠泪。轻轻踏步而前,城市的喧嚣如暗夜里的寂寞之潮向我涌来。无边的黑就在我眼前,我手足无措,只能以清瘦的背影化成无情的

漫过生命的堤岸

(2016-05-07 06:06)

从坠地的那刻开始,宿命的指针就开始以我为圆心不停的旋转了,似乎是要启动生命之轮,碾碎我前世的残存的记忆。很多次,我都想摆脱宿命的纠缠,爬上生命的堤岸,对着浩瀚无际的苦海倾诉我心中的苦闷。但我不能,时间在倒退,我的皮肉在腐烂,人们的信念在燃烧。我颤颤

会跳舞的睫毛

(2016-05-07 05:56)

灶台上杂乱的摆放着几只缺了口的瓷碗,碗边沾着一片熟了的野菜叶,大锅里还有少许菜汤冒着热气,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坐在灶孔前,两手僵硬的放在灶孔外。她艰难的弯下腰,在柴屑堆成小山的地上寻找一根称手的小木棍,好掏掏灶孔里还散发着热气的炭灰。炭灰的上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21 22 23 24 25 26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