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春天,我双手上的十根手指,发着光,照耀着十个迷失的海子。海子,从十个远方而来的海子,他们睡在松涛筑成的小屋里。我偶尔会敲破生活的锅碗瓢盆,我要和他们面对面,促膝而谈。我们相谈甚欢,我们相见恨晚。 海子,越过这个冬天,腐朽的篱笆墙拦住了他的影子,只有去

原野之歌

(2020-02-09 02:30)

吃过午饭,躺在床上,甚觉无味。随手拿起三毛的《雨季不再来》和耳机,下得楼来。在楼梯口遇见哥哥,哥哥问:“二娃,又去跑步啊?”我头也没回,应声答道:“不是。”快步走到房屋左侧的那间光线昏暗的厨房,母亲正在灶台上洗碗,我给母亲说了声:“妈,我去碾子湾的

生命,从厚土中走出来的嫩芽,长满尖刺,划破我的血肉和爱恨。从过去到未来,我都在不顾一切地热爱着生命。即便我曾因此遍体鳞伤,我也未曾停止过这种热爱。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它在远方追逐,追逐着我放浪形骸的一生。 每一次,我都在寻找,向内心深处出发的寻找。

饥饿下的幻想

(2020-02-08 02:11)

有人说:“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我完全赞同。对于饥饿,我再熟悉不过了。 这些时日,我常常感到饥饿,饥饿就像一条永远吃不饱的贪吃蛇,在我的肠胃中随意游走。由于前段时间地跑步运动,我的胃口变得出奇的好,饭量陡增。近几日,运动量减少,但胃口却不减半分。每

我是故乡的儿子

(2020-02-06 09:19)

早上六点钟的隆昌,透着处子般的静谧。屋外不时传来一片此起彼伏的鸡鸣声,冷清的空气不断地灌入我的房间,我昏涨的脑袋有些作痛,耳机里的纯音乐《雨的印记》反复播放着,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想与故乡在这黎明前的黑夜里深情对望。 屋外,是故乡的黑夜,完整的黑夜。它

冬夜漫漫,情深缘浅,我未眠的心不由陷入了一阵莫名地伤感中。想起残破西风的旧时年月,又有阵阵暖风吹来的些许安慰。临窗深望,一片夜色浸入肌肤,冰冷刺骨。我的目光呆滞,像是一首从前我未写完的诗——昨夜月明相思尽,花冷漫道温我心。 诗是我心上绽放的温情岁月,

笑掷流年,未来可期

(2020-02-02 03:36)

从去年年底,猛然间便翻越了一个年头,时间是如此之快,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同时又倍感无奈。回头去看,感觉昨天的我还刚从成都到泸州的大巴车上走下来。我背着一个被衣物塞得圆鼓鼓的书包站在人群中,目光中有几丝疲惫和茫然。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那只该死的羊

(2020-01-06 01:43)

草原升起一轮月亮,人们看得见的月亮,我跟在人群中,我也看见了月亮。那晚,星星没有为我眨眼,一群野狼围着我的羊群转了几个来回。我手握带刺的荆棘勇往直前地一路劈刺,一群野狼死了,肉被我吃了,骨头被我用来生火取暖了。从此,我的草原上只有一群懒惰的羊。 羊群

活着,比什么都好。活着,就意味着一切。人生的名声、地位、金钱、知识和学历都是建立在活着的基础上,活着是人生的必要前提。 人活着后,又会因为物质条件、感情状况和精神追求开始向更好的人生冲刺。这个世界其实是不公平的,当有的人在为吃穿犯愁时,而有的人一顿饭

我把秋天种在三棵树上

(2020-01-05 06:08)

秋天,我泼洒在岁月岸畔上的三棵树,高矮不一。我面对它们,如经历一场暴风雨。站在树下,我能感觉到月亮和雪花从三棵树上落下来,它们坠落的速度是如此缓慢、唯美,像是昨天和今天我所放下的一切。我并不沮丧,因为我知道,在三棵树的泥土下,有盘根错节的心绪会为我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