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夜雨晚归人

(2018-12-16 12:31)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时间刚过十点,我骑着自行车围绕着二环路骑行。街道两旁是疲惫的路灯,昏暗的灯光无精打采的照在行色匆匆的晚归人身上。细细的雨丝若有若无的在天空中肆意飘洒,落在脸上时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丝丝入骨的冰凉。街道两旁散落着一些新鲜

遇见一只花猫

(2018-12-14 08:19)

一只花猫,轻巧的爬上院子外的那棵光秃秃的树,待到与院墙高度一致时,它弓着身子,纵身一跃就跳上了院墙上。它回头看了看我,喵喵的叫了两声,便不再理我了。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它。 这是一只浑身花白的猫,黑白色相间,一身干净,不胖不瘦,尾巴甩来甩去,显

走在人群中

(2018-12-14 06:12)

不知从何时起,我习惯了任何一处的陌生?即便与友人一同走在路上时,我的心里情绪也不会有太大波澜。这种陌生更像一种麻木,也像一种超脱万事万物后的心如止水。它让我和人群乃至整个世界隔开来,这让我更加确信我是单独存在的个体。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又会排斥这种莫

今夜,风声遇上一场想你的冷雨,片片思念在我心上断为两截,一截零落成泥,一截落叶归根。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你是我挥之不去的爱恋,你的样子游走在我的心间,从不曾远离。我相信,我曾爱过所有的你的,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一颦一笑,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白色灰烬

(2018-10-22 06:27)

白色的天地, 于昼夜里,于我心胸内,炽热燃烧。这耀眼的光辉始源文明,它有刀耕火种的五千年辉煌,它有沉淀后的落寞消极。如今,一堆篝火的温度已经丧失殆尽,只剩下一堆无人问津的白色灰烬。 白色灰烬是一个响亮的名字,是一个荒凉了几个世纪的文明国度。国王有三千

在荒芜的岁月里

(2018-10-10 01:51)

岁月是把善良的弯刀,喜欢微笑的人都会苍老。岁月挽着我的手,左右前后都是四季在轮回交替。今天,岁月即将远去,往后余生,它的微笑由我来守护。剩下的都是千疮百孔和满目疮痍,谁会读懂这岁月的荒芜呢? 荒芜的岁月是恋人炽热的拥抱,是我倾尽一生的寻找。燃烧,无情

浅谈生死

(2018-10-09 01:45)

人的生老病死,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对于一个虚岁二十八的年轻人来说,现在谈生死问题还为时尚早。可是就在今天,就在此时此刻,我想和你谈谈生死这个沉重的话题。 我曾在很多篇文字中都提到过生死问题,基本上都是一笔带过,没有认真的深层次探究。在看完一部

说狗

(2018-10-07 01:03)

我有两只狗,一只狗走在前面,腰缠万贯,冷漠高傲;一只狗走在后面,一贫如洗,摇尾乞怜。可是我一只都不喜欢,因为我不愿意和狗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狗是天生的忠诚者,其身份地位在世人眼里是远远低于人的,倘若一副奴颜婢膝的一味讨好,确立其主人的地位高高在上,或

年轻人都在逃离农村

(2018-10-06 09:07)

这几年,逢年过节回农村老家的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农村的年轻人几乎都去了外地打工,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走在儿时曾走过无数遍的乡村小路上,放眼四周,满目荒草丛生,以前绿油油的庄稼地已成过往。有些地方的路因为鲜有人行走,就连路也消失了。甚至偶尔能看到一

眼光十二度

(2018-10-03 10:21)

住在莫林小镇的西朗昨天刚过了自己十二岁的生日,奶奶为了给西朗买一块蛋糕,拖着六十岁的抱病身体硬是一步步走了十五公里山路,才走到隔壁镇的市集上如愿买到了一块蛋糕。 奶奶刚到市集上时,不怎么出门的她竟然有些晕头转向。她放下手上满是泥土的手杖,找了一块稍微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