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烟雨蒙蒙,楼台亭阁在山间对我频频回头。几经爬涉,只身一人步入一片竹海,地上的竹叶踩上去如毛毯般柔软,偶尔能听见枯枝断裂的声音。周遭如此安静,雨水汇聚在竹叶上大颗滴落。若是有幸,正中头顶,那清凉浸入肌肤,方感季节于我的深情厚谊。 抬起手腕看时间,已是下

阿Q之死

(2019-09-21 01:33)

第一次读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高中时期的语文课本上读到的,当时新学期刚开始,老是在讲台上叫了我的名字,我便精神抖擞、三步并作两步走上讲台去接过了老师手里的那一堆书。新书散发着一股独有的味道,有点像油墨的味道,又有点像纸张的味道,也许都有。我贪婪的呼

米德尔太太的

(2019-09-19 12:09)

住在格林小镇的米德尔太太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去年,她的老伴米德尔穿过街道准备给小花园浇水时,被一辆小货车撞倒在地,经医护人员三十分多钟地抢救后,那位身材高瘦,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医生沉痛地宣布了米德尔的去世。 事发时,米德尔太太正坐在阳台上那张摇椅上看书

日历海报

(2019-09-18 12:38)

对于时间,我的观念并不是十分强。时间无非就是依靠一些年龄、阿拉伯数字、以及一张张日历来记录。其中我的年龄自然是不必说的,大概感觉是最真切的,我的胡子,我的身体器官的缓慢衰老,我都能感觉得到。至于阿拉伯数字,它更像是一把尺子上精细的刻度。而日历则不同

夜雨敲窗

(2019-09-16 11:45)

傍晚,乌云黑压压的一片盖在城市上空,我站在菜市场仰望天空,心中似乎也被盖上了一团团乌云。看此情景,今晚是免不了一场夜雨了。我轻轻推开心窗,静待夜雨敲窗。 夜雨,不同于其他雨,黑夜的夜色遮住了雨的眼睛,世界是漆黑一片的,我的眼睛变得毫无用武之地。看不见

我看见一只松鼠

(2019-09-15 11:44)

昨天早上,大概八点多,下过雨后的地面湿漉漉的,空气有些冷,我上身只穿了一件短袖,瑟瑟发抖。透过玻璃门,我望着屋外的那几棵树。数米开外,我发现了一只小松鼠,它就这样突然出现了。它十分警惕的到处观望,似乎是在寻找食物。我身体保持不动,连大气 也不敢喘一下

像雨一样

(2019-09-14 12:11)

我想像雨一样,站在屋檐下,很久,很久。我的身体经过日月星辰光辉的照耀,我的灵魂经过大浪狂沙的倾淘。我是自由的,包括我的影子。 有时我从柔软的云朵里飘落人世,有时我躲在鸟儿的翅膀里飞跃沧海。有时,我也会放声大哭,哭声即是雨声,雨声滴滴答答,如泣如诉。有

月圆中秋

(2019-09-13 11:09)

今天是中秋节,是我二十九个中秋节中再寻常不过的一个。至于其它二十八个中秋节,没有什么可值一提的,无非就是吃月饼赏月,一家人图个团团圆圆。也许是我麻木了,也许是我习以为常了。 雨从昨夜一直下到了现在,月亮自然是不能赏了。中秋节不能赏月,不免有些让人心生

夜鸟

(2019-09-13 02:34)

夜鸟,从我手心起飞,无数条掌纹牵制着它的自由,它每一次的扑腾都让我心如针扎。我仔细端详着它,小小的身体,灰白相间的羽毛,看上去让人心生爱怜。它的目光如炬,似乎是一束来自夜间的星光。 在一次一次的起飞失败后,它的体力有些不支,它疲倦了,大口喘着粗气,两

黄昏随写

(2019-09-12 07:40)

黄昏静静的,街上行人寥寥无几。湿漉漉的地面映着我麻木的身体,我的目光有些呆滞,眼睛里的物景皆有些模糊。我远远能看见巷道处停着几个售卖水果的商贩,他们的喇叭里不停地重复着那几句有关水果价格的话语,身处这个世界,对于这样的热闹我无法拒绝。喇叭里的声音也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