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月夜牧歌

(2019-10-15 12:46)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秋天的月亮像个害羞的姑娘看着人间,我用余光偷窥着月亮,那一寸寸阴柔的月光似有似无。我推着自行车,漫不经心地穿过一条条叫不出名字的街道。我的身体被这座陌生的城市温柔地包裹着,我的影子被横七竖八的街道无情切割着。我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

那日,正好是国庆假期的第二天,我独自一人骑行,打算从成都出发,目的地是青城前山。国庆假期长途骑行是我国庆十多天前就有的打算,出发前的那晚,我早早就把所需的物件准备好了,包括一把袖珍打气筒、两盒备用内胎、一支电筒、两节备用充电电池、一个三万毫安的充电

萧瑟秋风今又是

(2019-10-12 01:16)

秋天已深,浓浓的秋意肆意弥漫。夜暮黄昏,空气中散发着枯叶腐败的味道,我独自漫步在小树林里,一丝闲情如明灭的烛火,在风中凌乱。 不远处,呼啸而过的轿车照着自己的远方消失在我的视线内。偶尔,我会和一些晚饭后散步的人擦肩而过。我们不发一言,我们彳亍而行。我

在梦的一端,我跨过山河大海,一条条蜿蜒的小路曲曲折折。我站在原点,逡巡而不敢进。落日的余晖懒洋洋地打在我的脸颊上,晚风吹拂着我脚旁的杂草东倒西歪,远处,几只野鸟在晚霞的簇拥下悠闲地飞离此处。猛然间,我的心仿佛被岁月瞬间镂空,只剩下一颗颗细微的沙粒。

浅谈胡须

(2019-10-09 11:31)

胡须,男性在成年后的一个显著特征。我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长胡须的,只能隐隐记得是在二十岁左右,上唇便开始长一些略似头发的胡须,看上去有些稀疏,需要一个月左右的生长,胡须才看起来比较明显。大概到了二十二岁左右,受“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句话的影

牙齿

(2019-10-09 12:00)

晚上,饭毕,手拿漱口杯,杯中歪斜放着一支饿扁了肚子的黑人牙膏,和一把快分叉卷毛的牙刷。那把牙刷我也没刷多久,它就对我心生埋怨,大概暗恨我平日刷牙时的粗鲁吧!我把漱口杯轻轻放下,非常正式地拿起牙刷,然后扭开牙膏盖子,放在牙刷上慢慢挤,轻轻挤,这种感觉

窗外的蟋蟀

(2019-09-26 11:18)

窗外的蟋蟀,奏响今夜破碎前的茫茫夜海。临窗注目,那些断断续续的声音依旧在耳畔沉浮。偶尔,我想抓住一些被生活灼伤的日子,它们迅捷地跳上小院围墙,与窗外的那些蟋蟀仓皇而逃。 窗前月光落地,死一般寂静。一些往日情话从杂草堆中长出,这些该死的蟋蟀在如水的日子

秋日夜语

(2019-09-26 12:31)

秋天已经到来,夏天的尾巴扫过我的岁月。岁月是闲散的泥点,从生命的高处坠落,随着黑夜中一声声虫鸣声响起,岁月开出了一朵朵幽情之花。幽情之花花色洁白,如秋天的皎洁月光一般清冷。我是个倾慕秋天的过客,我的脚下,以及我的每一寸梦里,都有一份虫鸣声伴奏。 始终

烟雨蒙蒙,楼台亭阁在山间对我频频回头。几经爬涉,只身一人步入一片竹海,地上的竹叶踩上去如毛毯般柔软,偶尔能听见枯枝断裂的声音。周遭如此安静,雨水汇聚在竹叶上大颗滴落。若是有幸,正中头顶,那清凉浸入肌肤,方感季节于我的深情厚谊。 抬起手腕看时间,已是下

阿Q之死

(2019-09-21 01:33)

第一次读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高中时期的语文课本上读到的,当时新学期刚开始,老是在讲台上叫了我的名字,我便精神抖擞、三步并作两步走上讲台去接过了老师手里的那一堆书。新书散发着一股独有的味道,有点像油墨的味道,又有点像纸张的味道,也许都有。我贪婪的呼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