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记忆中的年味

(2019-02-14 09:54)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年的味道变得越来越寡淡?若说小时候的的年味是一碗蔗糖水,那如今的年味只是一碗白开水。 我曾经以为年味变了是因为年龄大了,儿时所满足的一盒擦炮、一把糖果、一元压岁钱、新衣服、新鞋子,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后来我发现,是因为我们这一

浅谈婚姻

(2019-02-13 09:11)

婚姻,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是大事,这点毋庸置疑。在封建社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对年轻夫妻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就稀里糊涂的走在了一起。那时,女性地位低下,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若论爱情,恐怕很少有真情实爱,女性所扮演角色就是传宗接代的一个工具

平平淡淡才是真

(2019-02-13 08:52)

大年初二那天晚上,本小队王大娘家办七十岁寿宴,本地风俗是晚上送礼,第二天主人家好根据人数来准备宴席。吃完后,老同学李四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他身材矮小,但看上去颇为成熟。念朝阳村小学和平安中学时,我们都是同班同学。 在我的印象中李四虽然个子矮小,但是从

岁月

(2019-02-12 12:20)

一首情歌后湿润的岁月,我捧着你的脸,我们彼此靠近,像槐花树铺开的疼痛。树下的鸟儿有了来之不易的安慰,这是镣铐对自由的鞭笞。我没有铮铮铁骨可以凭借,无数的灯火耗尽我的年华。给我一些擦得锃亮的岁月吧! 骑上你的马匹,冲破黑夜。岁月里静静驶过马车,无声骄傲

流浪

(2019-02-11 03:18)

流浪,只有这一回,没有水源浇灌,没有苍狼饿死。我抱着故乡,坐在在石头里建立不死王朝。我路过的村庄,人们望着我的月亮跪拜,我也跪拜。 把我留下,无论生死,向你的黑夜看齐。我有看不见和看得见的远方,没有一只钢笔在书写。诗歌已经腐朽,你的灵魂是洁白羽毛上的

你的样子

(2019-02-11 03:14)

今夜,我听到风声吹过你的长发,像岸上点燃的夜空,星光点点。雨水滴下你的发梢,一些思念在月亮下变得苍老。时光对我含情微笑,你的样子是我河流上温情的寻找,暮暮又朝朝。 无需拥抱,萤火虫已经点亮我的衣袍。无需告别,我的眼里都是你的黑夜。三千旧梦随风而逝,一

风,继续吹

(2019-02-09 08:01)

来自你心上的风,从我的发絮吹过。雨声离开高楼,我们的样子刻在你的裙子上。然后,我们都用尽生命,相爱。你的名字从地平线上归来,像是桃花落满一地。 风,继续吹,是红土地颠倒的岁月,也是水田里升起的太阳。一群鸭子空有翅膀,夕阳只会从夜里千百次疲惫。我想跳过

细雨中的漫步

(2019-02-09 07:53)

屋外的狂风胡乱吹了一夜,我在斑白的梦里上了岸。我的发须垂地三尺,熟悉的面孔被岁月覆盖。细雨飘过,绵绵一夜。我湿润的头发泛着儿时的稚气,外婆把一碗汤圆倒进热气腾腾的锅里,外公就着一盘炒花生下酒,我在屋前逗着小狗玩耍,三棵樱桃树冲破了细雨的防线,开出一

岁月是一次旅行

(2019-02-07 03:16)

岁月是一次旅行,它们像蒲公英摇曳的身姿,于波光中倒影着一段段往事,或悲或喜。随着往事的一幕幕重演,那种直击心灵的触电感传遍全身,让人灵魂为之一震,而后又似梳妆镜的突然破碎,使我们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生活。于是,心灵急于打破精神枷锁,踏着岁月幽歌开始了一

布林先生和他的猫

(2019-02-07 03:09)

上周,布林先生去参加了一个老朋友的葬礼,现场的人寥寥无几。老朋友的儿子站在他父亲的坟墓前,眼神有些呆滞,脸色憔悴不堪,他茂盛的络腮胡格外显眼。 布林先生拄着拐杖慢吞吞的走了上去,他胸前的白色小花别在纯黑色的礼服上,让人一看就有些心情压抑。 布林先生的

共 26 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