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安晓星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人永远不会将自己最丑陋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他人,所以人们都会带上一张虚伪的面具,但殊不知这张面具带上了,就很难再摘下来。 人的伪装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缺点和弱点,怕被人嫌弃或遭人利用。但当有一天,人们突发奇想想释放自我的时候,却突然有些茫然,发现自己已经淡

心头之刺

(2018-09-02 11:15)

我在幼儿园时是混世魔王,那时几乎一个班的男孩子都听我的,那时我看谁不顺都会叫一帮子孩子揍他。当然医药费什么的都是我家出……可这个校园里却又让我发怵的两个女孩子,长的那是不用形容,丑得昏天黑地。但我怕她俩不是因为她俩长得丑,是因为这俩娘们神经兮兮的,

噩梦

(2018-09-01 04:24)

我曾听老奶奶讲过一个故事,是关于我的,她当时神经兮兮的对我说:“丫头,你活不过三十岁

死亡

(2018-08-30 12:59)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死了,化作了一缕魂魄,至于咋死的我也不清楚,甚至在梦的一开始,我连我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梦由一个熟悉的场景拉开了序幕——我学校的宿舍,我朦朦胧胧的坐在我的床上,不,那不是我床。可那的确是我的被子和褥子,唯一不同的是,我床铺的位置改

与我结拜吧

(2018-08-30 12:04)

朋友,我所不屑,但…… 仍奢望。 可……那些人。 太自私,太无情,太丑恶…… 我冷眼识别这人性的丑陋, 咦?这个人,太黑了吧

这枯木的名字叫家乡

(2018-08-16 04:00)

在我奶奶所居的胡同口处,有一块枯木。那块枯木被人连根挖出,又砍去了多余的枝干,但最终又不知是何缘由被丢弃在那片树林里。奶奶告诉我,这个枯木丢在那也有些年头了,但具体是何时她也记不清了。但是我却记得它是何时被我们这群熊孩子踩掉了皮,是何时长出了第一批

致故乡的信

(2018-08-15 02:34)

你的发,是谁种的?是我的祖先吗?为何叔叔婶婶要狠心将它砍伐?故乡一定很疼吧!我恨我年幼,无法将它保下。 你的渠,是谁挖的?是我的祖先吗?为何工人伯伯要大肆将它污染?故乡一定很苦吧!我恨我无知,无法让它依请。 你的土,好肥啊!是热带的原因吗?或是季风的

想邀你看一次日出

(2018-08-14 11:38)

两年来,我们一起疯,一起笑。校园里从少不了你狂奔疯跑的身影,走廊中总少不了我腹黑毒舌的吐槽。你总以速度来抛掉脑后的烦恼,我总以满不在乎地一笑在心底埋下苦恼。抛之脑后的烦恼终将赶回,埋在心底的苦恼终将发芽。 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你微笑着倾听我大发牢骚,从

纠结与心痛

(2018-08-13 07:26)

狂傲的说别逼我揍你, 却从未动过我一根手指; 幼稚地见了我就走开, 却在我不见时不知如何是好。 厌烦的说再哭我打你, 但总是耐心的哄着我。 高冷地说我就不载你, 但我却成了你自行车上第一个女孩。 总在否认儿时的记忆, 恨不得将我忘记, 却将这份情义藏在心底,

永远的恩师——张老师

(2018-08-13 06:25)

老师,您知道吗? 您的正直让我敬佩。 您从不如其他老师, 为使学生考高分,不择手段。 你不教我们做假,不叫我们做假, 让我们诚实做人。 老师,您记得吗? 您那次找我谈理想。 当我放下一切,说出来时, 您的话让我差点当场落泪,心中更为振奋, 让我敢于追梦。 老师

共 2 页/12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