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草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父亲的礼物

(2015-10-29 10:37)

文/草川 今年国庆长假回老家,却意外地在老家堂屋的条桌上,看见了心中早已遗忘了的那两瓶塑料花,又不禁勾起了我对一些往事的回忆。 记得,这两瓶塑料花是十三年前父亲送给我们全家的礼物,当时我们就摆放在客厅电视柜两旁的小柜上,一边一个。这虽然是两瓶塑料花,但

为了一个鸡蛋

(2015-10-24 09:38)

文/草川 这是发生在1979年冬天的事,至今已整整35年了。那年我六岁,当时正值幼年时期还处于懵懵懂懂的我,一天清晨,竟为了一个鸡蛋,用父亲抽黄烟用的打火机点燃了自家的草房。 这件事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瞬间形成的熊熊大火已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留在心底里一件小事

(2015-06-03 05:50)

文/草川 这只是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实在是太普通和平常了,确实是不值得一提,早就应该从记忆中将它删除才对。虽然这件小事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了,我也从当年的一个懵懂少年步入了人生四十不惑的年龄阶段,但人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奇怪,你越想忘记它,反而也不能

绿叶对根的情谊

(2015-05-30 09:15)

文/草川 在我家客厅电视墙的玻璃橱柜里,摆放着一个七寸左右的小相框,小相框里画着一粗一细两棵不知是什么名称的树,树上长着几片绿色的树叶。相框正中写着“绿叶对根的情谊”的七个呈波浪形的行楷烫金大字,上边框中间位置写着“美一小学建校八十周年纪念”十二个红

我的“掌尺”父亲

(2015-05-29 11:25)

文/草川 我的父亲虽然没有上过学,一字不识,但确实是一名水平挺高的“掌尺”(我们老家对木匠手艺高的人的称呼),在当地的木匠圈子里,父亲可是数一数二的。 对于我的父亲,附近十里八村的人,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名字,但一提起我们祁家村的“掌尺”,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2015年春节前,我到老家去看望父亲。一天吃过早饭以后,我拿起照相机,沿着自己熟悉的那条小路去散步,去追寻自己儿时的足迹。 小路,依旧是我记忆中的那条小路,只是不同的是,此时的它也变得是那样的沧桑,枯萎的小草占据了多半个路面,好半天不见一个路过的行人,好

父亲的果园梦

(2015-04-22 08:51)

父亲的果园梦 文/草川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政策以后,被贫穷和饥饿所折磨怕了的老百姓,纷纷抓住大好时机,积极寻找发家致富的门路。当时有些头脑灵活一点的人,开始一边务农,一边经商,但像我父亲一样,老实巴交的庄稼人,那时候还无法理解

儿子的母亲节礼物

(2015-04-15 09:24)

儿子的母亲节礼物 文/草川 今年过年期间,还没过成人礼的儿子,突然用自己的压岁钱给媳妇买了一枚银戒指。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当儿子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红色小盒子递给媳妇手里,并说提前祝妈妈母亲节快乐的话时,我非常诧异地问道:“母亲节还有几个月呢?你这礼物是不

游子心,乡愁情

(2015-04-12 06:32)

游子心,乡愁情 文/草川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 不管我当时身处何方,也不管我当时心情如何,每每听到诗人三毛由自己的诗

渴望一场春雨

(2015-04-06 10:10)

文/草川 昨天深夜 我所渴望的那场春雨如期而至了 可是,我既没看见春雨的身姿 也没听见春雨的呢喃声 一场无意的早睡错过了这一切 我所渴望的那场春雨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 于是,在我一丝低落的情绪背后 心里再次填满了对春雨的渴望 / 今天早上 爱人的下雨了的一声尖叫

共 2 页/11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