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飞得高的鸟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在这里等你

我的收藏
文章

家乡的柿子

(2018-10-10 04:48)

最近路边卖柿子的小贩慢慢多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几个尝尝,味道干涩,完全没有家乡的柿子好吃。 节气马上就要到霜降了,想来家乡的柿子也熟了。细算一下,竟然一晃十多年没吃过家乡的柿子了。几年前曾让父亲给我邮了一次,但邮局不邮,自那以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怎么就老了

(2018-09-04 02:17)

长久以来都像刚毕业时那样,每天睡着懒觉,每晚熬夜,每周盼着周末的到来。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肆意挥霍着青春。直到那天一个许久不见的人看着我说:你头上怎么那么多白头发。话者无心,听着有意。从那天开始我便开始关注头上的白发。 每天早上对着镜子刷牙,都要仔细

幸福

(2018-08-28 06:06)

老李的儿子去了美国,还在美国安了家。在当时的村子里,曾引起一阵轰动。每谈及儿子,老李都无比的自豪。全村的人也都羡慕老李有个能干的儿子。老李走在村子里,周围的邻居也经常指着老李对自己的孩子说:“你看,李爷爷的儿子都去美国了,你以后也要努力。”每听到有

第一次借钱

(2018-07-25 04:22)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我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一天。那一天是我第一次四处借钱的日子,那种滋味让人永生难忘。 那一年夏天我考上重庆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好大学,但至少努力过了。拿到通知书我去告诉父亲,父亲正在后院忙他的木工,只是回答了一句:哦,考上就好,然

你还好吗

(2018-07-20 02:20)

前不久,姐姐给我打电话说老家的田地金海哥不种了,问能不能载上树苗,以免田地荒废。从姐姐那里我才知道金海哥已经老的走不动路了。 说起金海哥,我就想起那个个头很矮,有点胖,皮肤黑黑,满脸皱纹的老人。论年龄,金海哥比父亲还大,但因为辈分的关系我只能喊他哥。

一棵树

(2018-07-19 05:54)

父亲和二叔分家其实挺早的,但由于没有住房,两家都挤住在爷爷的四间土瓦房里。直到八十年代中期,父亲和二叔推到了土房子盖成了二层楼房,才算真正分了家。 两家共用一个院子。二叔家的一侧有一棵梨树和苹果树。我家一侧有一棵苹果树和柿子树,都是太爷爷年轻时栽种的

愿上天待你好

(2018-07-19 02:48)

萍姐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比我大十岁,又是女孩子,因此我们交往也不多。但两家也经常来往,比较熟悉,平时遇见都亲切的 喊一声“萍姐”。 萍姐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萍姐不算漂亮,但打小学习很好,从小学、初中都名列前茅,但即使这样在八十年代末也

余氏

(2018-07-18 06:01)

那年我回到农村老家,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周围的亲朋好友也都回家过年了,显得特别热闹。在所有的亲人中,最高兴的就是父亲和母亲。回家当天下午母亲就要给我包饺子,说是我小时候最喜欢,我暗笑母亲,难道不知道我已经长大了吗。 第二天腊月二十九是最后一个赶集的日

最后一面

(2018-07-13 04:09)

自从父母去世后,爷爷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我最亲近的长辈。可因工作的原因竟然几年都不能回家看望一次,一直让我愧疚万分。 两年前的国庆,几个姑姑和叔叔们打算为爷爷庆祝85岁生日,让我务必回家一趟。而当时单位上正好有一个重要的项目要进行,我只好偷偷跑回家。 到家

一碗饺子

(2018-06-22 06:05)

已经记不得这是小学几年级发生的事了,但现在每次吃饺子,我还是能想起这一幕。那一天,为了几个饺子而难过落泪。 家乡的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饭,十点多一次包谷糊汤(类似玉米粥,比粥还稠些),下午四五点一次面食。糊汤饭不顶饿,每次不到放学就饥肠辘辘了。 记得那是

共 5 页/44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