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葛木古樊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无题的确是无题

(2019-05-09 12:13)

好嘛,这些话留在心口,欲言又止。那就让它这样,等候着风散去。 我知道风还有东南西北,那些话却早已不知方向,在心底乱闯。 于是,我爱的,今日昨日明日。在你心里,到底又成了谁的昨天明天今天。 我还在爱吗?在这样的路口,所有痴心都不过是云烟消散哪!终究是过往

村里那点事儿

(2019-03-05 09:28)

我们这边管吹牛逼叫“梢克”,本身也不是汉族也就只能搞个音译来讲一下了。这倒不是吹牛,我一纳西族人能把汉语了解得比较透彻在我们这边也算比较可以的了,比如说我爷爷他们这代,不要说普通话了,连本地方汉语方言听不懂的也是一大把,更别说会讲了。所以高考加分这

冬日的阳光

(2015-01-23 10:39)

闲事的妇女聚坐在路旁的石凳上说着是非,阳光像她们的尖笑刺透了时间。 一旁的男人们抽吸着香烟冲着她们说着一些荤话,仿佛发情的公狗,摇咧着尾巴向母狗讨好。 然后看见周家的媳妇追打着刘家的男人而去,余下的男人和女人嘻嘻哈哈的荡笑着。 随后,一声突兀的呼喊声中

陌上行

(2014-10-18 12:47)

我只能拖着我的疲倦继续前行,用时间来打磨着内心的印记,即使是这样无声沉默到永远,依然只能前行,哪怕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越行越远,却不能回头。 我很害怕回头,怕自己会再一次沉沦迷惑,即使现在依旧在沉沦里迷茫。 那些话语,十年里的沉积却掩埋不掉心底的纠缠

夜悠悠,思绪悠悠

(2014-08-16 02:14)

睁开双眸,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听闻窗外百虫交奏,久久难以如梦。是夜,倍感孤独的角落,时间仿佛是散开来的黑色烟雾,无声无息的又把思绪雕琢。 空气里依稀可见的秋的味道,一丝凉爽扑之入鼻,朦朦胧胧的,脑海里幻过一朵朵粉红色的莲花盛开于池塘中,点水而休的蜻蜓落

杂感

(2014-08-12 11:30)

当所有这一切都随着时间逝去,悄然无息的的记忆也就开始变得空白。想来也是应该的,沉默里死亡的是爆发不出的记忆,也随着沉默不语的孤独沉淀于心底,最后被岁月的灰尘淹没,淡忘如初。 所幸还能淡忘如初。这没什么过不去的。 曾经的幻想,若是花朵,绽放于田野随风翩

午后随笔

(2014-08-10 02:58)

仿如那朵被人摘下的花朵,终不能成了一粒果实,也看不到了它变成种子落地,发芽,开花,又结果。 然而它却是必须开放的,即使是错误的开放,它们也要选择成为一粒种子。 如果不被人肆意的摘掉,它们也肯定是一粒种子。 就这样,在属于它们的季节里,它们骄傲的开放着,

杂谈-好比较的中国人

(2014-07-26 01:13)

比较是免不了的,特别是身为一名中国人,喜欢比较和被比较那更是最寻常不过的事。什么张三比李四,李四比王五了等等之事普遍存在,并且愈比愈多。 小时候总是被和邻家某同龄人比乖,上学了又被和某同学比成绩,比学校。好不容易在一直不如别人的状态下毕业了,又开始比

盼雨

(2014-07-11 09:40)

雷鸣电闪的夜,奇怪的是我眼前浮现的是傍晚十分流着口水伸长舌头的叭儿狗的身影。 终于不再叫唤着扰人清静了!于是嘲笑的发出一声冷哼:"该死的叭儿狗,你倒是叫唤啊!" 雨迟迟未下,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无期。即使是夜晚,盛夏的酷热还是让人焦躁不安,一屡檀香弥漫的

关于伪艺术的随笔

(2014-07-09 01:52)

我是没有办法'艺术'的生活下去的,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都没有办法'艺术'的活着。比如现在,一个小感冒就能把我击打在床,浑身无力的自己一个人躺在南方城市的郊区的出租屋内,默言无语的想着一条未知路,盼求着出口的悄然而至,然而却是更大的纠结和迷惑缠绕于思想

共 2 页/14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