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顾南衣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与君

(2020-04-03 09:13)

我的心上人是个丞相家的公子,他温文尔雅,为人谦逊有加,是皇上面前的红人。那日集市中惊鸿一瞥,见他虽一身素衣,却气质极佳,眉眼间尽是贵气,从此沦陷。我自是不敢光明正大的喜欢,只求期年里能见上他几面,一解这单相思之苦。我这心上人爱极了酒,尤其是那上佳的

纪念

(2020-01-25 12:05)

我那段时间经常想,要不要与她断交,思来想去,还是作罢。大抵内心终究是舍不得。我自小自卑,因此极度渴望友情。所以也害怕失去,害怕抛弃。但也并非我所言抛弃那般严重,只不过时间会让一个人渴求新欢。这样说起来却又好像成了她的错,却并非如此,只是我容易把事情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尚且为五年级。那时的少年身姿略显单薄,尚不起眼。可怎么就偏偏注意到他了呢?小说里常将这粗略地概括为二字——缘分,可也不尽然。缘分是关于两个人的事,而他,自始自终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小学的时候,他是一班,我是五班。一班和五班,不

南衣敷衍式发文

(2019-10-26 06:05)

年少多情,最爱是顾城。尽管弑杀妻子一闻臭名昭著,但还是给这位男子添加了神秘的色彩。大部分人对顾城的评价不外乎“矛盾的结合体”。这个男人,有着不比寻常的天真。在其《假如我是一个孩子》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同时,他也有着对前路的迷茫。《我们去寻找一盏灯》中

随手小记

(2019-10-26 05:53)

人生是什么? 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蔡骏 其实大多数喜欢都是因为同病相怜罢了, 南康一定很喜欢他吧 喜欢是卑微的喜欢 湘江水也淡不下的喜欢 喜欢的那么难过 那么难过却还是喜欢 说好会等他到三十五岁 便真的止步于三十五岁 喜欢他 便是最真的心给他 最热的情

再见,初夏(三)

(2019-08-14 10:04)

小长假过去了以后,便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刷不完的题,背不完的文言文,还有大大小小的考试,初夏被生活推着往前走,背后的人催着说“走啊,走啊,你怎么那么慢。”她手忙脚乱。 那天,碰见他的时候,是在食堂。少年剪短了头发,身边三三两两的人互相打趣。少年明亮地

再见,初夏(二)

(2019-08-14 09:56)

回到家的时候,父亲正沉默地坐在沙发上,烟灰缸里都是烟蒂,还有地上倒落的酒瓶。初夏知道,事情不太对了。她细细地叫了一声:“爸?” “那个***给你打电话了?她跟你说什么?叫你跟她走?”爸爸从沙发上站起来,眼里都是血红。他死死地盯着初夏,像极了小说里的恶狼

再见,初夏(一)

(2019-08-10 05:43)

夏天来得总是太仓促,一场暴雨便算是拉开了序幕。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吗?” 初夏仓促的点了点头,忙把桌上散落的笔和尺子笼合到自己的面前,对面拉椅子的声音让她很不安。 这尚是正午时分,图书馆还没有开门,大厅里像极了火炉,街道上时不时传来汽车奔驰而过的呼啸

对话——关于阿苋

(2019-07-29 04:29)

你好啊,今天又是阿苋。 阿苋最近很开心,因为她的学考拿了三个A,大概是之前吃的苦太多了吧,所以后来才会被命运所眷顾。 “要心怀暖阳,做一个明亮的女子”这是今天的阿苋想对自己说的。阿苋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不开心,会哭,会不想理人,也会没有理由的闹脾气。阿苋

三生劫

(2019-07-11 12:15)

“阿宁……” “贱婢,你怎敢直呼主人名讳说罢,手中的长鞭无情的落下。荣歌吃痛,抬眼望向了那个眉眼凉薄的男人。原来,终究是独角戏一场罢了。阿宁总说:“荣歌,再等等我好不好?等我得到这天下,便许你当皇后。”其实,荣歌一点儿也不想要当皇后,到底她还是忘不掉

共 2 页/13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