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关山垂钓者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我把春天写在记忆里

(2013-08-09 12:50)

我把春天写在记忆里春姑娘踩着轻盈的 碎步悄悄踏入了大地,在它如仙子般的妙手轻抚中,忽如一夜春风,稚嫩的小草从那融化的土层中伸出了一瓣瓣叶芽。那是冬雪覆盖的冻土深处孕育的生命,在经历残酷的岁月剥蚀,在经受了寒风的肆虐后,倔强中不曾屈服,抗争中又不曾衰落

记忆中,那棵永远的树

(2013-07-30 08:31)

记忆中,那棵永远的树每次携妻带子回家,看到门前那在沧桑岁月的侵蚀中依旧挺拔的古槐,那是记忆中,一棵永远的树,它在我的心灵深处如影随形,每每使我想起那不能忘却的往事和心中对母亲深深的祝福。自打我记事起,古槐就长在家门前。据父辈人讲也有上百年了,那是祖上

家乡的五味子

(2013-07-26 01:41)

家乡的五味子提起家乡的五味子, ,那令人馋涎欲滴的情景,实在叫人不能忘怀.初秋时节,正是五味子成熟地季节,当你走进深山老林那一片片山坡上,河溪畔上,抬眼仰望,在树与树叶之间缠绕的藤蔓,你会看见那一串串红透的五味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鲜艳令人兴奋在陇州关山,那

关山鼠鱼斗

(2013-07-26 01:38)

关山鼠鱼斗对于垂钓,我乃入道不久的新手,如今,休闲时光,也隔三岔五地呼朋唤友,走出喧嚣和拥挤,卸掉心灵中那不堪臃肿的包袱,到山涧深潭,或鱼池水湾处,一个人占据偌大的空间,静静的享受那大自然的无穷乐趣。这钓中,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在一日垂钓之中,

陇州罐罐茶

(2013-07-25 08:31)

陇州罐罐茶 喝罐罐茶,是陇州农家人古今相沿的风俗。在陇州,无论是东部川原,还是西部山区,不管是殷实之家,还是柴门寒舍,许多人懂得煨火奥喝罐罐茶,既用它待客,又用它自享。一盘火炉(盆),一个茶叶筒,一只粗砂陶茶罐,一只装水的茶壶,一只茶盅,便是陇州罐罐

悠然自适君知否?

(2013-07-25 08:18)

悠然自适君知否-------陆游的养生观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不但是宋代著名的爱国诗人,而且还是一位养生家。陆游的一生,始终处在南宋社会政局飘摇不定,外敌入侵,战火纷乱,朝廷软弱腐败的岁月。他的一生,坎坷不平。中

千河情韵

(2013-07-24 09:40)

千河情韵(散文)在城南的这条河流自西一路奔来,绵延横亘在小城的边上,而北边的这条河流源于千山,浊而不清,小城的南北被两条河流夹裹着,小城犹如一条舰船横卧在中间,南边的河流源于莽莽关山林区,两条河流在小城的东边交汇后合而为一,祖祖辈辈生活于河两岸的人给

心灵,在书中憩息

(2013-07-24 08:01)

心灵,在书中憩息(散文)喧嚣和繁杂已经成为现代人生活的主旋律,物欲横流中和人的碰撞,人和物的摩擦,人类的矛盾也成了无从逃避的必修课。工作的快节奏和生活的多样化在给人们带来欢乐、温馨的同时,也带来了困扰,带来了烦恼。心灵,也时常被揉搓得倍感疲倦和倦

鱼不在钓而在趣

(2013-07-18 01:56)

鱼不在钓而在趣 走出喧嚣和拥挤的城区,卸掉心灵中的那不堪臃肿的包袱,放肆地伸展被尘俗折磨的视线,一个人占据偌大的空间,用心灵静静地感悟那有腮有鳞的哲学,这可谓钓趣。夏日里,烦躁的心情被手头的琐事折磨得茫无头绪时,我便去一处僻静的地方钓鱼了。风和日丽,

走进陇州

(2013-07-04 07:41)

走进陇州(散文)走进陇州,让人最先感受到的是她那苍茫雄浑、气势逼人的群山,仿佛是沉积了几万年又隆起了几千年的古海海底,涌起了浑然连天的绿涛。这神奇博大的高山厚土,这浩瀚无边的苍翠森林似乎把所有的绿色都凝固住了,以至使人不敢相信这是在陇东黄土高原沟壑纵

共 2 页/11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