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黄天健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月色凄凄,心海沉浮

(2019-09-15 07:25)

月色洒下清冷的光辉,庭院的角落,一下子亮堂起来。那些不知名的长得很高的树随着风儿婆娑而舞,轻绕而动,树顶迎接着月光,贪婪的迷醉在清辉的淋浴中。月光,如梦一样诗行,那些飘逸着芳香的花朵,期待着诗人将诱人的香气写进梦里,淡淡的缠绕着光洁如玉的月色,将带

如华月色,情浓荷塘

(2019-09-14 07:53)

风雨飘摇,谁为我守候一世的寂寞?相惜回首,只不过一片烟云空寂中!一个女子,走在滚滚红尘中,相遇了谁?前半生的梦,唯美凄绝,与自己有关,与亲人有关,与朋友有关,后半生,若他们离去,我该怎么承受无情岁月一口一口吞噬本已空洞的心? 夜夜常伴箫声,谁的吹奏,

花儿,一朵朵凋零,绿叶,一片片枯萎,谁在秋天的时光里嗅到感伤的味道?谁又在古道西风瘦马里感受流浪的悲凉?谁是断肠人在天涯的主角?梦里,回首,看不清的背景,在岁月沉淀成一杯苦酒,一饮而尽,才知,我喝下了自己的影子。 一杯苦酒断了愁肠,溶化了美好的光阴,

五叔婆的一天

(2019-07-10 04:03)

据母亲的回忆:在母亲记事开始,她生活的村庄里,田少山多,土地贫瘠,树木不甚茂盛,人们住着很旧的泥砖瓦房,平时他们走的路泥泞崎岖,吃的是木薯和稀饭,穿的是自己用手工纺织的麻布衣服。男人们都外出打工去了,留下妇女、儿童和身体瘦弱的男子在家务农。村中有一

母亲的味道

(2019-07-10 04:00)

饭菜香,这是妈妈的味道。指尖敲打着文字,眼中已满是泪水。 细细回忆,从早到晚母亲一直是忙碌的。无论多忙,母亲都会按时给一家子人做饭。 (一) 那时,母亲三十多岁,家里很穷,吃不起菜,鱼肉之类。于是,馒头便成了我们的主食。而母亲的馒头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

(一)在红尘里漂泊了大半生。小的时候,总是想逃离这个山穷僻壤的地方,想不到,几十年后回家探亲,离别了,终究带着眼泪,不舍病床上的老母亲,不舍得乡间的一草一木,还有那泛着光泽的碧绿如玉的青青小草,河水缓缓的从身边流过,跳跃着我的情丝,拨动着我的心弦。

想念外婆

(2019-07-04 09:58)

告别了阴雨连绵的天气,阳光照亮了整个大地,人也感觉清爽多了。我伸出手触摸阳光,菱形的阳光碎片,包裹着我的手,璀璨夺目,眯着双眼,不是刺眼的痛,而是耀眼的温暖。 晾晒的被子,经过三十多年渗入肌肤的味道,里面满满的是我的气味。被单深红色染了一片,鲜艳如花

这一世,你衣袂飘飘,飞到我的身边,与我越过山水,来到云影重重的仙境,化作双双蝴蝶翩翩飞舞,来一场旷世奇恋。 我家坐落在春光明媚的小山丘,那里是山也蒙蒙水也蒙蒙的江南烟雨地。这是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桃花朵朵,点缀春光烂漫的梦香之地。 时光烂漫,岁月葱茏

舅婆

(2019-07-02 10:30)

清明时节,细雨霏霏,天空灰蒙蒙,人们的眼神里隐藏着忧伤。我们驱车,带上焚香、水果、鲜花、熟肉,来到舅婆的坟前,虔诚的鞠躬,默默的祈祷,愿她在天之灵安好,不要记挂我们这些在世的人。许愿,也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愿望,希望舅婆保佑我们生活平安,身体健康,我

一花一木总关情

(2019-07-02 10:23)

一、 晓港的春天 三月初春的早晨,下过了蒙蒙细雨,打开阳台门,感受春天的淡淡的绿意。大树长得老高了,去年切断的树枝又长出新枝来,冬日里淡绿色的叶儿竟然又染了一层清新的绿色。枯黄的叶子,有的还低垂着头,随风飘零在树枝的末端;有的已经铺满树下的泥土,远远

共 11 页/104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