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江北乔木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据外部史料及《平度史话》记载,北宋大中祥符八年间,山东平度蔡齐以莱州贡士的身份考取了头名状元。为此,我曾写过一篇散文《家乡出了个蔡状元》。前些时日,某文学团体又举办“范仲淹征文奖”,我这才由征文猛然联想到蔡齐,由蔡齐而想到了范仲淹,使蔡齐的故事又锦

家乡的小草

(2019-08-14 11:15)

早就想写一写家乡的小草了,不知为什么?一来,也许因了我从记事起就认识了小草,继而常与小草打交道,与小草也算是老朋友了;二来,可能因为我与小草一样,根在家乡,土生土长,始终不嫌弃这片土地;三来大概因之我欣赏小草的平凡而不服输的抗争精神,与我的经历和性

老家

(2019-08-11 01:18)

老家,这是个神圣而亲切的字眼,对于每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一提起它,总会思虑半天,心中喷涌着满满情怀,甚或勾起缕缕乡愁;老家又像散文的特性一样,易写而难工,很难写好老家这篇文章,因为情到极处。我曾写过老家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人情世故……而我从不敢冒

摇曳在心中的牵牛花

(2019-08-07 02:59)

炎炎夏日里,不经意间想起了牵牛花。前几天回老家的时候,看到老屋门前路两旁的牵牛花开始抻蔓了,往年的这个时节早就开花了,可今年却迟迟不开,不知还等什么?我亦在等,我是想等它开花了再写这篇文章,等了好久好久,心里好着急,就像等得笔下要生花了,这是感情“

城市里的知了声

(2019-08-02 04:59)

离开乡村,久居小城,听到的知了声少了,不只是少了,感觉也大不一样了,似乎是叫声少了,多了些乡愁,这是知了叫出来的。妻听我说起小城知了叫声不同,便问:“城里的知了叫声还能不一样?”我说:“真的不一样,今天我就要写写它的不一样。” 我只是凭感觉对妻说说,

夏晨独行

(2019-07-25 03:25)

大暑已过,这是真正的大热天来了。酷热的暑期,并没有阻挡住人们的脚步。今日炙热的阳光初照大地,我便走出了小区,想借夏晨行走,行则强身健体,观为夏日光景。但见夏晨市区大路小路,各色人等,行色匆匆,车来车往,来往如梭。我今晨之行走,眼中有风景,笔下有文章

赏夏雨

(2019-07-12 03:54)

小城久日无雨,终于把它给盼来了。前天下午三点多钟,骤然间天昏地暗,随之就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雷声刚过,天空就“啪啪”地下起了与雷声、与夏季不相称的雨,雨的缠绵拉拽着我拿起笔走到客厅窗前,赏雨。雨渐渐大了起来,雨中的窗外,增添了些许与平日里不一样的

映日荷花别样红

(2019-07-07 08:48)

进入7月份以来,盛夏来临,我就在心里盼望着荷花盛开。往年的这个时节,我总要到市区的荷花湾去转一转,看看荷花开了没开,估计啥时开?等到再去的时候,八九不离十,荷花就开了,便开始赏荷花,带上相机拍荷花,慢慢回味写荷花,让应时荷花真正走进我心里。 荷花,在

老家的”东关大包“

(2019-07-06 07:41)

我在吃着附近包子店里包子的时候,忽又想起了老家的东关大包。前些年,东关村子里的一位朋友嘱我写一写东关大包,说是参选“平度十大特色面食”,不知是这东关大包不够老道,还是我写的小文不够力道,反正没有入选。豁达的朋友也不计较,再没提这事。不过这事时不时在我

聆听乡村的声音

(2019-07-02 01:30)

久居小城,听腻了“轰轰”的汽车声,听烦了“隆隆”的建筑声。总想听听乡村的声音。在这里不妨打开记忆的闸门,聆听一下儿时乡村的声音。那是美妙动听的天籁,那是大自然的原声,那是风雨雷电的合唱,那是人与万物的交响。鸡鸣狗吠,是乡村里最常听的声音,每天最早就拉

共 35 页/341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