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刘白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2019-09-24 10:30)

不是世界不再眷顾 是你对生活已经开始厌恶 我知道说好的幸福 它也在一个人的夜里反复地痛哭 尽管我们都不愿相信 那么多年一起走来的感情 爱像是潮水却早已悄然退去 再多的挽留也不能继续 烦,我在孤船的船舷 烦,我在悬崖的边缘 烦,抑制不住的痛和鼻酸 烦,自顾自地渐

魔咒

(2019-09-05 09:15)

是谁将行人的双眼蒙住,看不见路的出口,鬼使神差的邂逅,寻觅是历经沧海的诅咒,是魔鬼或神仙早已布下的阴谋。一个人,一具行尸走肉,纵然灵魂从未离走,那浮在身上的厚重灰垢,也始终不能将美丽变成丑陋,即便是行尸,自己的幸福也要自己左右。要是抓一把沙漠里的沙

鸟瞰人生

(2019-08-22 03:19)

搭一辆公交车,在酣睡初醒的街道,除了行李,只有同样年轻的司机作伴。昨夜的暴雨从心底掠过,似乎也侵袭了这里,厚重的水泥路面被冲刷得一尘不染,让人愈发看清楚这座城市的悠久。随着第一缕阳光透过道路两旁的梧桐撒下片片斑驳,车轮溅出的水花和着阳光在空气里氤氲

圆·点

(2019-08-12 09:06)

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是不是这样的结局才算圆满,可我却未发现你在身边。辗转是夜的无眠,思绪透过窗外月亮银白色的光飞跃万水千山,那年,那画面,街灯下的呢喃。 秦淮河岸,看乌篷船穿梭在灯笼间,勾着你的是我的臂弯。乌衣雨巷乌衣郎,乌衣下披着铠甲,铠甲里藏着

五月初始,炙热已然笼罩在这座城市的天空,像多数在休息日的人一样,窗外的喧嚣同样未能在早晨的时候把我睡梦中叫醒,静,弥漫了一整个房间。 当窗帘慢慢摇起,午后的阳光异常的刺眼,忙碌让人忘记或改变了一些习惯。打开桌上那本,记不得上次何时轻折一角的书,顿时有

原谅我无法自拔

(2019-07-29 05:27)

心里你曾说过的坚强, 将懦弱隐藏, 却被记忆吞噬的无法呼吸, 当深夜望向无尽的黑暗, 心里望不到底的难过, 也开始一点一滴融化掉。 我知道,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就再也不需要伪装, 过去却早已回不去, 虽然你的笑容依旧和以前一模一样。 心里那座完美的城堡, 总

我的月亮

(2019-07-29 05:27)

在空白的年华, 记忆没有发芽, 掉在昏暗的深沟里四处乱爬, 无从迈开步伐, 也曾有美丽的东西从顶部飘洒, 从身旁落下, 滴答滴答, 像雨点,像雪花, 抑或是冰雹, 我不知道。 只是偶尔打在身上的时候, 让人十分痛苦, 像灵魂被魔鬼束缚, 自己已经不是了自己, 或

(2019-07-18 01:10)

我看见所有的路人,像你却不是你 五天熬过五年,似你的眼前 人总要学会压抑自己,徒增谁的反感 过去的画面,总让人鼻酸 原谅我不善言辞,只懂得一味陪伴 即便,这陪伴如此苍白 再大的雨也浇不灭心头那把火 原因很简单,那是你亲自点燃 人生总有很多矛盾,竭尽所能争取

谁来回应你的不舍

(2019-07-17 09:12)

花开二度, 谁在清晨第一缕阳光里肆意地呼吸着你的香味, 却不曾停留, 匆忙的脚步消逝在了何处, 更无人问津

走出战火

(2019-07-17 09:07)

当我醒来时,世界已淹没的战火中,轰隆隆的炮声响彻云霄,机枪声呐喊声充斥着我的大脑。我拿着一杆叫不出名的抢,疯狂地奔跑在家乡的荒野,飞弹从头顶落下,人们本性地躲到庇护岩下,我仓皇的找到一处隐蔽的深沟,里面长满了树木,郁郁葱葱,那是我常玩耍的地方,在我

共 3 页/25条记录 首页 1 2 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