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芃心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记忆

(2019-04-16 05:02)

暮色暗沉,思绪幽远,此时此际,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也不知道我想写些什么。我是九六年八月出生,距今怎么算都只有二十二岁,离开校园也仅六七年时间。也许我年龄还小,未曾经历多少人世沧桑,体会不到多少人世间的真真假假。 三岁时,模糊记得无片瓦遮身的父母从远处

贫富

(2019-04-07 10:57)

处富贵之地,要知贫贱的痛痒;当少壮之时,须念衰老的辛酸。题记 秦李斯说过,故诟莫大于卑贱,而悲莫胜于穷困。贫与富永远相对立,由古及今,多少人一旦有了些许作为,便自视高人一等,身价百倍,骄奢放逸,诸事都抛却脑后。富贵不能想到贫时,和人衰老无力之际,可曾

失眠遐想

(2019-04-02 05:34)

迟到的相逢,是一种痛,根植在无奈的宿命里。一种难以名状的痛,一种永远也无法痊愈的痛。题记 深夜,它的黑暗,使人觉得沉闷,它的宁静,使人觉得寂寞,它的漫长,也使人觉得郁闷。推开轩窗,拉开窗帘,一丝清凉气息入怀,心情顿感几分舒畅。失眠的夜幕中,总能让人生

忍人之心

(2019-03-27 12:50)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每个人都有怜悯体恤别人的心情。舍却攀比之心,其实每一个人的柴米油盐生活都不易。我曾鄙夷吃饭,厌恶至极,甚至绝食,为什么温饱对人来说最简单,而我却得之如此艰难。 后来渐渐懂事了,在社会种种都离不开吃饭这个问题。所以我体贴、怜悯

偏激

(2019-03-26 02:04)

有多少一起长大的人,我不是刻意嫌弃,而是思想不同了,是以交流相处不能融入,可能他们只有初中不完全或小学的文化程度,有时分不清好与坏,也无正确价值观,因环境而已,性格所以缺陷,并非完善。此日志为偏激言论,也就不加修饰了,审核过不过无所谓,勿喷即可。 记

随笔

(2019-02-26 07:42)

世间神秘莫测的终究是光阴,从来无人能知它的至始与至终,也许有人只觉它可贵,便只争朝夕,也有人觉得它漫长,所以尽情消磨。千百年来,无数慧业文人谈古论今,常感慨的也无非是光阴,故王贞白有言:“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然光阴究竞为何物?是儒家

客怀

(2019-02-24 01:20)

此际,春光尚好,内心却总有着一股急景凋年之感。犹记杜樊川诗讽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对于陈后主,对其嗤之以鼻的人往往占大多数,如今再读“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句时,渐渐能体会出这些古人的所谓“良苦用心”。许是我客心寥落,困

忧患

(2019-02-23 02:53)

时间已至凌晨,困意悄然来袭 不断催促自己关灯歇息,看着墙上身影孑然无依,窗外阵阵寒风吹来,室内顿感几分寂寞凄凉,浮想联翩之际,而睡意又无影无踪。此刻能想到的也只有忧患,再多心情也无法过多言及,随动笔辄写下心情之外的文章。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偶想

存在

(2019-02-19 12:40)

喜新厌旧,人之常情。当然,如古董爱好者,却偏非陈年古旧不爱。记得汉时邹阳在《狱中上梁王书》中写道一句:“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想能表达人情世故的莫过这句了。 “你吃饭了吗,今天在忙什么?”,这些问候经常来自于无意间仅有一面之缘的普通朋友,可能连普

踏莎行

(2019-02-18 01:07)

桓大司马云: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此语无数慧业文人深爱之,犹牢记于心,予才浅学疏,词穷而笔乏,观雨中萧索孑然之堤柳,思及过往诸友相伴之景,随手填阙,以示心情。 冷落春风,可怜堤柳。枕边初醒愁多少。清朝雨霁扫轻尘,

共 3 页/24条记录 首页 1 2 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