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芃心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随笔

(2019-02-26 07:42)

世间神秘莫测的终究是光阴,从来无人能知它的至始与至终,也许有人只觉它可贵,便只争朝夕,也有人觉得它漫长,所以尽情消磨。千百年来,无数慧业文人谈古论今,常感慨的也无非是光阴,故王贞白有言:“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然光阴究竞为何物?是儒家

客怀

(2019-02-24 01:20)

此际,春光尚好,内心却总有着一股急景凋年之感。犹记杜樊川诗讽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对于陈后主,对其嗤之以鼻的人往往占大多数,如今再读“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句时,渐渐能体会出这些古人的所谓“良苦用心”。许是我客心寥落,困

忧患

(2019-02-23 02:53)

时间已至凌晨,困意悄然来袭 不断催促自己关灯歇息,看着墙上身影孑然无依,窗外阵阵寒风吹来,室内顿感几分寂寞凄凉,浮想联翩之际,而睡意又无影无踪。此刻能想到的也只有忧患,再多心情也无法过多言及,随动笔辄写下心情之外的文章。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偶想

存在

(2019-02-19 12:40)

喜新厌旧,人之常情。当然,如古董爱好者,却偏非陈年古旧不爱。记得汉时邹阳在《狱中上梁王书》中写道一句:“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想能表达人情世故的莫过这句了。 “你吃饭了吗,今天在忙什么?”,这些问候经常来自于无意间仅有一面之缘的普通朋友,可能连普

踏莎行

(2019-02-18 01:07)

桓大司马云: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此语无数慧业文人深爱之,犹牢记于心,予才浅学疏,词穷而笔乏,观雨中萧索孑然之堤柳,思及过往诸友相伴之景,随手填阙,以示心情。 冷落春风,可怜堤柳。枕边初醒愁多少。清朝雨霁扫轻尘,

生死

(2019-02-18 12:30)

夜深人静,思及过往种种,看眼前又落得如此下场,思绪万端,内心种种矛盾纠结,偶想起以前有寻死的念头,莫名的怅惘低回。 有一句禅语云:“死亡并不可悲,生命亦不可喜。”一位老和尚与小和尚说:“当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在哭,但别人都很开心;当你离开这个世界

游戏

(2019-02-15 02:58)

值此夜深人静,一如既往的习惯性失眠。此刻,也不想过度的言及心情,那就随便说说游戏吧。去年年末,网易出的一款《明日之后》,相信大家很少会感到陌生,也许大部分人还在体验当中…… 记得在2018年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一则《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

些许惆怅

(2019-02-14 01:42)

许久未曾提笔,许是心情消极而低落之由。怕给审核及读者带来负面影响,故迟迟不想发表文章。犹记儿时常生度日如年之感,而今却又反有度年如日之慨,想静下心来想想,稍不经意,转眼已是正月初十。不觉间一年将过,十五元宵仿佛又迫於眉睫之间。 记得梁实秋在《雅舍》中

随笔

(2019-01-31 12:02)

“花开花落春不管,拂意事休对人言;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也许一句话足以诠释人之所有。读《醉古堂剑扫》与《菜根谭》这些书,其目的无非是让人敞开胸襟,淡薄名利之心,反复叙述着一种做人的境界。在我少年时犹喜欢这样的见解,于现在也许会对其装作一

旧恶

(2019-01-27 12:23)

都说“君子不念旧恶”。我常念人之恶,故不配称君子。有些人我一直耿耿于怀,将所做的不好牢记于心,并非怀有私怨和仇恨,只是寄托了一种冀望,憧憬下一次再见那一刻,人人都会有所改变,不会这般凉薄待我,然而总是事与愿违,也不能差强人意。 也许儿时家贫,村里大人

共 2 页/19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