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若渊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等待(四)

(2019-09-22 07:33)

等待(四) 八月的温州,太阳起得比鸟还早,总在每个清晨就透过窗户烤醒梦中的奎,如闹钟一样准时。经过漫长的等待后,奎终于如愿以尝地进入了水洗厂,只当过是当作杂工应聘进来的。车间的铁皮顶低得让那个高个子蒙古佬伸手就可以摸到屋顶,加上30台日夜不倦的蒸汽烘干

等待(三)

(2019-03-25 10:39)

等待 三 铁皮棚下一座四米高的黑色熔炉象电影中的金刚一样魁伟,右边错乱地堆放着上十吨形态各异的废铁。左边1000平米的模房,地上躺着一排排用黑沙筑好的阀门模型,每一个模型上有个浇铁水用的小洞,活象一群张着嘴的小怪兽,这就是奎对翻沙厂的第一印象。翻沙厂的固

等待

(2019-03-23 08:52)

等待 二 夜,幽蓝深远的夜空,几颗荧火虫般的星星调皮地眨巴着逗人小眼,月亮也愉懒睡去了。轻轻夜风将周围山头绿色的生机缓缓地送到你的面前,亲吻着你的每一寸肌肤,再从鼻孔进入到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滋养着每一滴血液。还有时不时地一声蛙鸣,使所有人都情不自禁

等待

(2019-03-22 07:52)

等待 一 又是一个雨夜,奎不停的轮番在三台锅炉前捣鼓着。连续的阴雨天,那些潮湿废塑料根本没办法晒,必须用一条有他身高两倍长的铁钩在炉膛里不停地翻动,才能让炉火燃烧得更旺。炉门排放出来的黑烟和粉尘,让他很快变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非洲土著。 奎是今年才来温州

渔家傲•游红海湾

(2019-03-15 09:05)

渔家傲游红海湾 若渊 落日鎏光天海接,风雷隐隐涛如雪。环翠坐观遥艇越,长空阔,孤鸿杳杳追云叠。 击水中流酣意彻,拼将意气才欢惬。试向潮头歌一阕,休怕拙,笑迎万里波和折。

我只看结果

(2019-03-15 09:00)

我只看结果 落日斜洒在江面,将浑浊的江水烧了个透,再折射到江畔的老榕树上。那转着漩涡的潮水象ktv的天花板上旋转的彩灯,引导着日光在老榕树上无序地流动着,老榕树一下变得晃眼起来。深绿的树叶披上斑驳的霞光,整个江岸连同江水,都跟着这霞光进入一个金色的童话

笼子里的人

(2019-03-12 01:05)

笼子里的人 水泥 不锈钢 组合成高高低低的笼子 困住来来往往的人 玻璃 透明 冰冷 引来了遥远的月色 也阻隔

风筝

(2019-03-12 12:57)

风筝 一个被春风放飞的梦想 充满了对蓝天的向往 在如水的岁月中 记录着童年的快乐与忧伤 一段绚丽的翱翔 带着天真和希望 把好奇的心 送进温暖的太阳 一段烟花般的记忆 徘徊在时空的走廊 不是不想飞 只是不想离开你的手掌

小镇

(2019-03-11 07:36)

小镇 静静的小窗 悠悠的深巷 几声犬吠 带来一丝生机与希望 细细的风里 掺和着淡淡的杜英花香 这个小镇 古稀老人一样安详 我想 晚上 小镇应该有月亮 挂在高高的梧桐树上 听着喜鹊的鼾声 和小河对岸 橘子树与风的对唱 还有一对 怎么也张不开口的 石头狮子 倚着牌坊上 一

我的天使

(2019-03-11 07:34)

我的天使 十二月的深圳,一点冬的气息也没有,反而更象秋天。早起的太阳竭力地把炎夏的余温奉献给这片土地。马路两边新栽的树木吃力地维持着它脆弱的生命,一切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和深南大道相比,火车西站这条在建的街道显得如此的清冷和萧条。 她是来送华的,她和

共 2 页/13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