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温冬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人活着不易,从大的说要经历生死,最终一切都会走向尘土,化为乌有。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不属于你,你的记忆、容貌属于时间,你的身体归于上帝,你的财富金钱名利等等都是过眼烟云。从小的说,人生更苦,当今社会迅猛发展,给人的压力也是不可小嘘的,物价飞速发展,

掐豆芽

(2020-01-23 10:46)

红砖砌成的窑洞里 被白漆粉刷的土炕上 我无力的耷拉着脑袋 胡萝卜状的十根手指 机械性地剥着 黄里带斑的豆芽 待剥的豆芽蜷缩在手掌 慌张地透过手指的缝隙 窥探着红柱子以外的世界 那豆芽上的守卫者 轻快地脱落褐色的青衣 不舍地离开他们的宿主 它们在我的手背、手心借

大树

(2020-01-20 10:56)

大树 矮矮的黎墙 深深的小巷 尽头那颗大槐树 不停地向上窜着 春夏秋冬 它始终是我 蓦然抬头 永远凝望的地方 凝望着它 我仿佛又有了希望 对生命又有了一分深刻 我的口微微张大 感叹它的高大与伟岸 永远可以独自 遮蔽一面天空 其实离近了看 他又只不过 是四周杂乱无章的

我的奶奶

(2020-01-16 10:32)

我的奶奶是个勤劳却依然在苦难中挣扎的人。从她哇哇啼哭的那一声,便注定了她的不幸。小时候的奶奶跟任何一个小孩子一样是个任性倔强骨子里有几分天真的姑娘。她常常给我讲小时候的自己是个爬树高手,可以顺着树干不停地向上爬着。每每说到这里,她都感叹自己如今老了

漫步

(2020-01-15 07:52)

静静地站在镜前 时常对着镜子发呆 那镜中的人儿 双眉紧促、嘴角弯弯 止不住的叹息 我问她 你为什么忧愁 她似恍然大悟 又连连摇头 她说话了 她内心颤动的 声音告诉她的 一切都将过去 一切都会好的 但刚刚一松懈 那些不快又跃然心头 淹没了她内心每个角落 行走在绿树环绕

路途

(2020-01-14 11:20)

穿梭着 那成群的鸟儿 欢聚在草丛里 低声的呢喃着 啄拾着泥巴 枫叶依旧在 树影里摇曳 演绎着曼妙的舞姿 耳边是呼啸的冬风 脸颊早已被那风 无情地划过 一道道伤痕 不断渗进皮肤地刺痛 早已使我深深麻木 沦陷在着 这一个人的独舞 前方的迷雾 让我踟蹰不前 我的眼里 深深蒙

(2020-01-14 10:52)

我是我 在原地的我 我是我 永远的我 即使时间的车轮 滚滚向前 碾压了年轻的容颜 曾经的爱情死生契阔 即使若干年后 装入小小的骨灰盒 依旧是曾经熟悉的我 一切的一切 世事炎凉 人情变迁 生死离别 我依旧这副皮囊 入戏太深 不堪重负 任凭世事折磨 忧伤难过 孤独寂寞 只不

恋空

(2020-01-13 11:53)

总喜欢 瘫在草地上 仰望天空 贪恋着那份宁静 那自由的鸟儿 跳到一节树干 与同伴欢喜的 说着今早 我嘴角上扬 聆听着自然 湛蓝的天空 偶尔一两朵 云彩飘过 心里装满了欢喜

回家

(2020-01-13 11:50)

冰冷的屋子 只有一扇窗 偶尔调皮的阳光 可以偷偷地溜进 从早到晚 暗无天日 仿若牢狱一样 牢牢将我困于 这狭小的空间 我像是一只 飞上天的丑小鸭 重新跌入了谷底 满心的惆怅 化为大江大河 涌向无穷无尽的海洋

仿若空气一样

(2020-01-11 03:32)

尽在咫尺的距离 一伸手就能触摸的地方 她温热的呼吸 充斥着整间屋子 说不出来的愤怒 在看不见的空气中滋生 我小心翼翼着 在眼神的触碰中 我的心慌了 一根若有若无的线 紧紧连接着我们 无论到哪一个地方 内心的触角总有 一块是坚硬的盔甲 她教会我的 会成为我永恒的财富

共 2 页/16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