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文章回收站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一路有你

(2020-03-09 10:36)

一路有你 某处有一巷,青砖灰瓦,年代久远,古老的甚至忘记了曾经的沧桑。深幽僻静的石板小巷,犹如一首诗,一幅画,一卷经典。而我漫步其中,也便成了诗,人在诗里,巷在画中。 初踏入巷中,有些幽静,对面屋瓦上的炊烟如一条游龙,惊动了檐下停留的谷雀,而那墙壁古

疫情无情,人间有情

(2020-03-01 10:07)

这此疫情来得突然、打得艰苦,是全国在决战,处处是战场,人人在战斗。虽然不在一线抗疫,但心始终牵挂着,总有一些情感让自己感动着、骄傲着、激发着。 有一种感恩,永远铭记。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受到,“祖国”二字,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温度,给人力量、给人信心

随笔

(2020-02-01 12:24)

初夏,江南的烟雨像轻描淡写的诺言若有若无,美丽亦不安。多少人,多少事,随着深流浅行的光阴就这样草草过去了,以为萦绕不尽,转眼天地清明。 民国世界,气象万千,如梦亦真,纷乱多景,又朴素多情。物转星移,纵是隔了时空,依旧可以感知那个时代的忧患和喜乐,动荡

给“公主”女孩的一封信 亲爱的“公主”女孩: 陪你走了好久,好累,好疲惫……从无所谓到拼尽全力,用尊严交换卑微,用努力换失望,最后或许也会被捶打得回到无所谓吧。 一丝一毫也不会将就我的你借着性别企图让我做到对你的百依百顺,些许不满便是不爱,这畸形的爱情

想说2019终于过去了,虽然不想时间过得太快,不想那么快老去,可是还是想说2019你终于去了,这一年真的够几年过的了,太多的变故,太多的泪水,太多的不舍,忍忍与不甘,有期望,有焦虑,有痛苦,等待后还是等待,是突然看不清未来的方向,甚至自己都开始怀疑我的人生

想念我的外公(1)

(2019-12-20 04:52)

那个年代的人可谓生不逢时,吃过很多苦,没享多少福。当然,也有苦中作乐、心中有福的说法。表面风光未必有幸,有苦有甜焉知非福。 曾国藩曾语:人生在世要立功、立德、立言,意即成功。 奉献自身的能量,给予他人温暖,让更多

谁的青春没有痛

(2019-12-05 11:00)

人的一生总有很多回忆是挥之不去的,青春的记忆就像五彩斑斓的花束,散发着淡雅的馨香,我曾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修剪成干枝夹在《繁星诗集》里陈放多年。是昨夜的雷雨扰我无法入梦,才让我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些文字,读着读着这些文字变得不安生起来,它们硬生生地将我拉回

来自给郑加云道歉的信

(2019-04-09 11:09)

(^_-)是我错了 我不想失去你 我不想失去 我最爱和爱我的人 所以原谅我好不好 (云兄) (^_-)我是一个糊涂虫 是一个笨蛋 但是请你相信我 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 (^_-)我知道我经常耍脾气 我知道我经常惹你不开心 我想对你说的是 我希望你不要气了 (^_-)差不多就好啦 回来

回不去的从前

(2019-03-02 04:33)

那年,小学毕业。家里条件不好的我,到了市里面上中学,只是希望我能受到好的教育。而我却走上了这条路… 那年,我13岁,上初一,黄定心,到。新学期班主任在讲台上点名,我却在想,下课要吃什么,从小营养不良的我,头发有些枯黄,一看就不像正常孩子。但我却有着165c

《红尘客栈》浪小雨

(2018-12-14 10:54)

文章《红尘客栈》不存在或已删除。

我是一个生活平淡的学霸,但也是个在老师校长背后小动作多多的人,虽说犯了不少错误,但却从未被逮到。而你是有名的花心大萝卜,并且永远是,大错总犯却成绩优异的矛盾体,是个令老师校长头疼的学生。并且你很荒唐,你一直就有一个很可笑的目标,就是超越我,然后狠狠

情深还可采

(2018-07-26 12:41)

执笔/@妗彧 ……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是我会背的第一首王维的诗。年少不识情,总喜欢把重音放在最后。然而,相思二字念得再重,也不会成为年幼时投下心湖的那一粒石子。我慢慢的念着,把音节缓缓拉长,就像念所有的古诗一样,然后低头

似是故人来

(2018-07-07 12:39)

本以为一切皆已了断 谁知一个电话竟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这个电话是打给家里人的 能用这种方式找我的人我想我已经猜到了 家里人都在瞒着我 直到这几天我才知道这件事 脑海一下就回到了当年 这些年来已经放下了很多东西 比如恨 我不喜欢让一些负面情绪影响自己 也逐渐意识

幸而风雪归来

(2018-06-26 03:35)

文/妗彧 我合上了书,窗外是铝合金的防护栏,防护栏外是无边际的黑色。那些细碎的心事,就在初夏幽凉的夜晚,缓缓漾开。 依然记得那年冬天呼呼的北风,彻骨寒凉,却仍有星星点点的绿,在墙角,在我心上。冻风吹落眉间雪,少年的眼中也掺了绿意,不是生机,是我的长情。

文/妗彧 太阳可能不止是一个火球了,郝芸的每一寸肌肤正在被灼热腐蚀,她疼得呲牙咧嘴,干枯的眼洞里挤不出水分。我喊她的名字,恐慌与不安句句叠加。她头也没回:“木子宇,你走吧。有人在等你回家。” 她的话像有魔力一样,让我停住脚。我看着郝芸的身影越走越远,竟

23岁有感

(2018-06-22 05:18)

23岁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龄?也许在父母眼中依然是一个孩子,在社会上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也许你还觉得自己羽翼未丰,难以展翅高飞。 可是自古英雄出少年,23岁这个年纪,霍去病已经横扫匈奴王庭,封狼居胥,即使霍去病只活了23年,却比大多数人一辈子做的事还多。

罂粟

(2018-06-22 02:56)

文/妗彧 …… 我叫谨媀。不过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 风很硬。摇动着我的裙摆,那上面绣着血红的花朵,是我最喜欢的罂粟。血红的花朵在风中跳起了舞。 我来到坟

你尝尝我的愁

(2018-06-22 02:52)

文/妗彧 我看到的是海吗?一望无际的海,晨光里它分外地蓝。我捂住脸,苦泪从指缝间流出来,和海水一样咸,这冷色灼伤了我的眼。 这感觉像一根针,深深刺入我的每一截尚且还健在的骨,我的眉痛苦的拧在一起。我开始呜咽,一声一声如同深夜猫的哀嚎。 我醒来时,窗外仍

告别邯郸古城

(2018-06-21 10:48)

不知不觉来到邯郸这座城市已经四年了,现在准备离开了才发现这四年时间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醒时分才意识到自己与这座城市的缘分所剩无几。 邯郸是一座古城,名字两千多年来一直从未改过。这里是战国时期的赵国的都城,是秦始皇的出生地。这里有过胡服骑射的创举,有过负

自2016年4月25日盾构中心成立,到现在整整两年时间。他就像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到蹒跚学步,时间虽然短暂,却走过了一段曲折与快乐相伴,欢笑与泪水同在的漫长道路,对于盾构中心来讲,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自我完善的过程。 作为亲历者的我,见证了盾构中心这

共 96 页/1914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