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笑以苛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江苏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已致3人死亡,2人受伤……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此新闻最后的报道。但我知道遇难者家属一定痛苦不堪,一定茫然失措,一定觉得猝不及防,一定感到无所适从……一定会因为这场事故一走就要走很多很多年,有的甚至因此改变了命运。眼泪算什么?难过

这雨温凉甘甜,嘈嘈切切,弥漫着山川,覆盖着城市,我躺在秋季里如一叶扁舟,没有牵挂,亦没有憧憬:做了一个梦,搀扶着岁月放歌…… 是啊,不知不觉我已经人到中年。打开窗户,门外是一群大学新生在军训,他们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好像十几年前的我啊,你瞧,那个小女

真正的故事要从这里讲起:那年“我型我秀”如火如荼;那年人们还不知道蔡徐坤是谁;那年薛之谦是个籍籍无名的小子;那年我们还以为金庸会活很久很久;那年孙俪高云翔他们的《风雨西关》让人如醉如狂;那年校内网风靡全国;那年我们还没有看过“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倔强

接近凌晨12点 除了风声,还有火车的呜咽 床头的物件起了绿毛 记忆随着岁月已经消失 电话里突然是你的声音 我已改变了往日的卑微 敷衍一如当时的你 发生过什么不过是两手空空 你找我的目的那么明确 我无意看穿了捅破心脏 你知道我自尊高傲 可在你面前我学着变傻 模仿撒

爸,我知道你能看见我,因为我看见过你的灵魂。所以我相信我所有的行为你都能看见,我所有的字眼你都心领神会。 爸,409天了,但是我觉得一切好像就在昨天。昨天晚上我还梦见你了,梦见我小时候,梦见弟弟,梦见咱们一家还在以前的小院,有人说深陷在记忆里一点都不好

关中今日又小雪,看尽红尘皆叹息:缘来,缘去。是啊,莲花村静悄悄得,只有《旧欢如梦》的唢呐声在这窄小而封闭的村庄里声嘶力竭。温暖的白棉布鞋子已经湿透了,脚底泡得煞白,没有血色,她抱着爸爸年轻的遗像,不知道怎么的,她好像看见了爸爸在村口:他不愿意这么多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看万里滔滔,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似乎一切与自己无关,尘埃里的生活,始终不是这类女子关心的话题。 天,冷了。而,你在哪儿?是否已生儿育女?抑或你夜夜买醉?可能是我多想了。人们都说看见现在的她精明,算计,能干,天下无敌的感觉……可

笑以苛:私人秘密

(2019-05-06 09:25)

日子的重复性,死去的昨天好像活着的今日。 活着的人们永远守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死去的人们将秘密在坟墓里妥帖安放。 “五一”刚过,好像节日的新生已经改变不了频繁的乏味。过节,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人们似乎都习惯热衷于在某新开发的客户端消遣自己的感情。朋友

笑以苛:平衡感

(2019-05-05 09:29)

人性,向来是个复杂的构造。 人性是不分善恶的:善,是因为没有激起他心中的魔鬼;恶,是因为没有温暖他心里的种子。晚上,农村的夜进入十分早,她看完书,随着母亲准备入睡。 来了一封短信:“XXXX”是同学歇斯底里的咒骂。 她的心,微微一震。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一

一大早,我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朋友圈发小们都在默哀:“朋友,一路走好。”心里便有着隐隐得不安。 电话打过去,母亲说,我一发小去世了,今天是他的葬礼。电波那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心里始终是沉闷得:生死面前,再无大事儿。所谓爱情恨情仇都一笔勾销,所谓车子

共 4 页/38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