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一张长弓射九天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懂你的人,不用你说;不懂你的人,何必强求……世间事,总有遗憾……你若来我小舍,我用最美最醇的酒迎你,用最真最诚的心待你;你若离我小舍,我用最娇最艳的花送你,用最深最厚的情祝福你……

  酷爱文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在读,交友请Q335916803,共同学习,谢谢。

我的收藏
文章

心情有点乱

(2020-02-12 11:57)

冬天肆虐得有点新奇 雪花沾上了一点病毒 一万里长城 上空扭曲着一千冤魂 九百曲黄河 身边惊愕着十亿生灵 汉水芙蓉 凋成一座空城 北疆众多的宫殿 蒙上厚重的尘灰 老者抛弃拐杖 拐杖下呐喊的诅咒 比猖狂繁殖的病毒还多 池塘边的雏菊 瑟瑟发抖 蔚蓝色的天空 割裂成一张张

天罚

(2020-01-27 07:32)

川南有一户人家,生有一儿一女。女儿年长。儿女成年后,女儿嫁为人妇,儿子留守家中陪伴父母。 姐姐出嫁后生活拮据,向弟弟借钱。弟弟没钱可借,建议姐姐向父母借钱。父母借给了姐姐。 还钱的时候,父母不在家,姐姐把钱交给了弟弟,并再三吩咐,一定要交到父母手里。

还记得家乡的杨柳吗?沿河两岸,全是杨柳。春天,河水清粼粼的,微波荡漾。岸堤上,人们在夕阳下垂钓,在薄雾中汲水。岸边的青柳,刚刚吐出嫩芽,一树的碧绿柔软如少女含羞带怯。那少女是你吗?春日里,带了相机,约了同伴,采风的吗? 屋后的山呢?那是大黑山。沿着小

年年岁岁花相似

(2020-01-22 07:49)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曲《白头吟》,古今同悲戚。 记忆它就是流水中的涟漪,青蓝色的微光中有青春的笑颜,有儿时的乐趣。一朵朵盛开、荡漾,一朵朵消逝、如梦。 那一身粗布褴褛,从不畏惧寒冬的凛冽,雪不下、雾不来,窗外的天是清冷的天,那街上的

麻雀

(2020-01-19 10:42)

很惊喜的,午后时光,一只小小的麻雀飞临到我的窗外。它在窗外的护栏上蹦蹦跳跳,自在闲若,一会儿抬头看看天空,一会儿又扭头看看窗内的我,丝毫没有一点害怕畏惧。 它机巧灵活,棕色的毛衣间错落着黑色的长羽,一对如豆的眼珠乌黑油亮。有时它用尖短的喙啄啄护栏上那

莫道不销魂

(2020-01-04 12:14)

夜又把漆黑抹满了苍穹,仍然还是那隔岸的灯火。 声音都被夜收买了,四处一片寂静。 想有很多话跟你说,只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会关心。 假使黑夜懂我心思,一定会很温柔,很温柔地, 像猫那样,细心地陪护着你, 并且向你传递我心中想对你说却又无法倾诉的话语。 抬头

今年的冬天

(2019-12-23 08:14)

今天 我这里的阳光 一泄成河 在凌晨三点的时候 她就酝酿成一个 啼哭的婴儿 你那里 今年的冬天还像以往那样 冷吗? 我记得 你矍铄而精神的脊背 扛起过弯月下 一地的青竹黄泥 我记得 你结实而神圣的胸脯 哺育过晨光中 漫山的花枝叶果 你佝偻的腰身 擎天的柱子一样 撑起过

蔚蓝

(2019-11-16 01:38)

一 勇哥儿迈着沉稳的步子,突然问颜冰:“你说,现在交女朋友合适不?” 颜冰想了想,说:“不合适吧。” 春寒料峭的成都,街头一片萧瑟。一群学员从校门口奔涌而出,给这片死沉天空下的大地增添了几分喧嚣。那时一所技术学校,确切地说,是一所烹饪技术学校。刚才,颜

乱弹

(2019-11-15 12:13)

三十年前 上帝谱错了 一首 曲子 七八年繁华一梦 全是 乱弹 你用人间最悲壮的 柔情 牵我地狱中的手 而我 要用一辈子的孤独 来忘记 曲中人 梦中情 而今 你入我梦 酸楚几多

“酒鬼”之死

(2019-11-03 10:43)

“酒鬼”已经死去了十年了,他死的那天是十月四号。 那天清晨,有点薄雾,天气不是很好,凉飕飕的。我刚在市场上摆好摊,旁边做小百货生意的一位大姐对我说:“你不去看看你的好朋友吗?他死了。” 听到“酒鬼”死去的消息,我并不太震惊。“酒鬼”的名字叫荣华,他不

共 4 页/34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