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印晓月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我的收藏
文章

偶然间看到《奇葩说》里面有一期辩论的辩题是“该不该告诉父母你的不开心”,看到这个辩题我感觉很有感触,因为我一直秉承的是报喜不报忧,“我工作很轻松”、“我收入不错”、“我吃的好,睡的好”,当我从大学校园里走出的那一刻起,我觉得我就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应

(2019-11-08 08:20)

酒 我这人喜欢酒,也喜欢喝酒,更喜欢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聚三两好友,谈天说地、推杯换盏。 小时候的我爱喝酒,尤其是爷爷酒壶里的。陕北的冬天总是来得格外早,寒冷的北风呼啸而过,卷起漫天的黄土,吹走了散落在枝头的黄叶,留下皱皱巴巴的枯枝在风中飞舞,这时候的

我和曹《站台》

(2019-09-23 03:18)

我和曹一起走过这个城市的好多地方,从学校操场到四下无人的公园,从热闹繁华的街道,到人迹罕至的山林,这个城市留下我们太多的回忆,见证了我俩的分分合合,其中有一个地方既承载了我俩相逢时的喜悦,又见证了我俩分别时的苦涩,那就是---站台。 我不记得曹有多少次

我和曹《午夜电台》

(2019-09-19 10:26)

现代人活着真的很累!笑容满面、光鲜亮丽,一路在跌跌撞撞中抵御所有的冷眼旁观和明枪暗箭,那些强忍的眼泪、无声的呐喊化作了寂静无声黑夜的辗转反侧,一个人躺在床上细细咀嚼黑暗的味道,用回忆冲淡苦涩的心,调整好心态,继续应对黎明。 我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

我和曹《情人节》

(2019-09-16 02:40)

2018年2月6号我们单位已经开始放假,我要回县城里去,曹因为还有工作要留到市里,他把我送回家就返回了。回家后,我哥进了一批年货,数量太多不好卖,所以发动了我们全家人开始在街上售卖。2月15号是除夕,除夕的前两天我们还剩六百多斤糖果没有卖出去,这些糖果必须要

我和曹《闹分手》

(2019-09-14 03:44)

我和曹在一起三个月了,幸福甜蜜,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直到那件事发生,我第一次和曹提出了分手。 我和曹是同一个县城的,两家的距离开车的话大概10来分钟,他妈妈认识我一个叔叔,而他的高中中学刚好和我叔叔的儿子是初中同学(事实上他那个高中同学的妹妹又是我初

我和曹《不要放弃》

(2019-09-14 02:33)

和曹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觉得过得特别快,在他身边我感到多年来漂泊的心有了可以停靠的地方。渐渐地我开始依赖他,总觉得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太短,而思念又那么长。 在我俩恋爱的前两个月时间里,我俩几乎天天见面,有时他即使很忙也会抽时间陪我吃饭或者单纯的见我一会,

少年石垦的梦想

(2019-09-13 03:20)

已经是黄昏时分,太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打在灶台上,几根手臂粗的木棒被塞到炉膛里,火红的火舌添着黑乎乎的铁锅,锅里的热气渐渐地冒出来了,香气也冒了出来。少年石垦盯着缓缓上升的热气发愣,暗自思忖着这些上升的热气会飘到哪里? 8岁的石垦在村里的小学念二年级,

我和曹《吃羊蹄》

(2019-09-13 02:56)

我和曹的爱情发生的很突然,过程也很热烈。每天下午我下班之后,他都会来公司楼下接我,一起去吃晚饭,吃完饭有时我们会去公园里面走一走,遇到他有活要干的时候,我们会去他家,他在电脑前专心干自己的工作,我则在一旁看书。我睡眠不好,11点之前必须上床睡觉,超过1

我和曹《表白》

(2019-09-11 03:17)

我和曹以着自己的理解来表达感情,可能在旁人看来会比较奇怪,但对于两个小白来说,在跌跌撞撞,懵懵懂懂里互相感悟对方的真诚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农历11月22日是曹的生日,距我俩认识不到一个月,这时候的我们已经宛如恋人一般,他会每天接我下班,带我吃饭,看电影

共 2 页/14条记录 首页 1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