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竹鸿初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姓宋名羽,字鸿初。九零后,喜欢看书,散步.QQ1261490896欢迎添加。

  如果有喜欢朗诵的朋友,无需询问于我,保留笔名即可。

  微信公众号:zhuhongchu90欢迎关注

我的收藏
文章

那只该死的羊

(2020-01-06 01:43)

草原升起一轮月亮,人们看得见的月亮,我跟在人群中,我也看见了月亮。那晚,星星没有为我眨眼,一群野狼围着我的羊群转了几个来回。我手握带刺的荆棘勇往直前地一路劈刺,一群野狼死了,肉被我吃了,骨头被我用来生火取暖了。从此,我的草原上只有一群懒惰的羊。 羊群

活着,比什么都好。活着,就意味着一切。人生的名声、地位、金钱、知识和学历都是建立在活着的基础上,活着是人生的必要前提。 人活着后,又会因为物质条件、感情状况和精神追求开始向更好的人生冲刺。这个世界其实是不公平的,当有的人在为吃穿犯愁时,而有的人一顿饭

我把秋天种在三棵树上

(2020-01-05 06:08)

秋天,我泼洒在岁月岸畔上的三棵树,高矮不一。我面对它们,如经历一场暴风雨。站在树下,我能感觉到月亮和雪花从三棵树上落下来,它们坠落的速度是如此缓慢、唯美,像是昨天和今天我所放下的一切。我并不沮丧,因为我知道,在三棵树的泥土下,有盘根错节的心绪会为我

我印象中的周玉良

(2020-01-05 12:13)

腊月初九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走在下班回出租屋的路上,头上一如既往地戴着我的那副铁三角耳机,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卫衣,手中提着一个“碍事”的蛋糕,我是显得如此另类,我的心中没有半分喜悦。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周玉良打来的。

2019年对于我来说,是糟糕的一年,我在中度抑郁和自我封闭中苦苦挣扎着,就差那么一点,我就彻底地沦陷在抑郁的泥潭中了。那时,我的脑袋中已经自然而然出现了一些轻生的念头。我看不到人生希望,我不断否定自己,我对亲人感情冷漠,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半分兴趣,没有任

我摔伤右手的那些日子

(2020-01-05 02:21)

前两年的某一天深夜下班,我照常骑着自行车回出租屋。那晚说来也奇怪,平常我都是骑的坡上,那晚我突然想骑一下地下通道。还记得那晚,因为下坡路很陡,地下通道因为附近施工没有灯,那些随意停放在坡下的共享单车绊了我一跤。当时我没按刹车,直接冲下去的,我没有想

夜雨潇潇

(2020-01-01 11:23)

昨天夜里,是201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与同事们吃完跨年饭后,我便一个人跟着地图导航往出租屋赶。天空下起了小雨,空气干冷,掺杂着我凌乱的思绪。路上行人匆匆,雨中的我腰上捆着一件外套,只穿了一件长袖卫衣走在陌生的街道上。霓虹灯肆意照射着我的脸庞,街道上的路

我和杨运涛的几次见面

(2020-01-01 01:20)

今年十月初,我突然收到杨运涛的消息,他邀请我12号到青白江的凤凰湖公园参加他的婚礼。其实在去年我就知道了他要今年年底结婚的消息,因为我曾问过他。在这之前,也曾半开玩笑半劝地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他的回答基本上都是:“不急,还早呢?” 其实早在几年前,杨运涛

搬来这间出租屋居住已经有近三年时光了,在这之前,我住在太平园一条小巷里的一间民房里,需要穿过一条凹凸不平的小马路,转上两个弯才能找到。刚开始搬出来时,我是瞒着爸妈搬出来的,向来喜欢无拘无束的我不喜欢有人总在耳边唠唠叨叨,一回到家里,我就感受到一种压

成都的三环路

(2019-12-12 02:42)

傍晚,一个人走在成都的三环路上,空气干燥且寒冷,偶有冷风吹过时,顿觉脸颊在冬天锋利的嘴唇上被热情亲吻,甜蜜而疼痛。衣着单薄的我漫不经心地走在红色的橡胶小道上,小道上一到傍晚便有附近的居民饭后到此处散步。散步的人里有感情很好的中年夫妻,手挽着手,并肩

共 31 页/306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