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个人资料
紫云烟的头像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欢迎光临http://blog.sina.com.cn/u/1306642090本空间发表的文章,都为紫云烟原创作品,若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并征得作者同意。紫云烟qq号码:   330204618

我的收藏
文章

余生, 如此可好?

(2019-05-31 03:32)

余生, 如此可好? 文/紫云烟 曾经写过一篇文字,《如晚风中一朵闲花》,人老了,做一朵闲花,是很有情调的一件事。年轻的时候,日子喧嚣,身不由己。所以一直奢望着,老了以后,做一个闲人。拥有一份闲暇的日子,自在而逍遥。一曲清音,反复地播放,从黄昏暮至,到晨

回眸处,云淡风轻 文/紫云烟 日子总是在指尖,一闪而逝。没有人能留住春日烂漫的风光,只有风,穿梭在花红柳绿的风景中,欢快地歌唱。时光亦如风。在岁月的行程中,时光可以自由穿梭在灵魂与灵魂之间,将现实和过往,前尘和今生,紧紧关联着,与春花秋月一起吟唱岁月的

一树花开,是生命的暖 文/紫云烟 小区院墙边上,栽种了许多棵蔷薇。起初很小,柔柔弱弱的样子,细软的枝条上,伸展着几片浅绿色的叶片,像极了一个青涩的小丫头。 春天一到,她们像贪吃的孩子,每一片叶子,都使劲地伸展着,努力吮吸着春天的阳光。那细细的枝干上,不

只记花香,不问流年 文/紫云烟 记忆总以一种或明或暗的状态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风吹来,那些痕迹,常常在我的指尖重复着或古典或狂放的舞蹈。远方阁楼上的弦乐还在继续,那些唯美的曲调,忽远忽近的传来,向我表达着一种讯息。夜晚的天空,没有月亮,但月亮的圆缺是亘古

留白处,岁月静好 文/紫云烟 最近,总喜欢看一些安静的文字,喜欢在字里行间,感悟浓浓的禅意。品茶听禅之余,感叹时光匆忙,那些寄居在旧日庭院里的故事,篱前吟诵诗文的女子,坐禅的日子里,竟也容颜老去,留下几分伤感。 其实人生,本就是如此,从来不会圆满。无论

冬未尽,春已来 文/紫云烟 冬日已深,但是窗外,阳光却很好。暖暖的阳光,透过窗玻璃,落在桌上,冬天的痕迹,已然淡了许多。一扇窗,便可以把寒凉与北风遮挡窗外,温暖的阳光下,自有好心情泡茶,读书,听曲。窗外,偶尔有孩童的鞭炮声传来,告诉我们,隆冬腊月,新年

【原创】再见,旧时光

(2019-01-25 03:29)

再见,旧时光 文/紫云烟 我一直是一个恋旧的人。总觉得,人生一世,实在不易,无论人生之路平顺还是坎坷,我们自当珍惜。 一直喜欢画画。喜欢将那些散淡的记忆,飘忽的往事,都描绘在一幅幅画里。那些或浓或淡的墨痕,都是旧日时光的故事。一路行走,和很多人,很多事

有一种情结,叫儿时的年味 文/紫云烟 儿时过年,可比现在热闹多了。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一进腊月,空气里,便开始飘着年的味道。 大街小巷里,吆喝着叫卖的声音,多了起来。那些穿街走巷的卖糖葫芦的小贩后面,跟着一群群淘气的孩子。又酸又甜的糖葫

遇见烟花

(2019-01-24 05:05)

遇见烟花 文/紫云烟 尘世中,无论是窗外的风景,还是内心深处的情结,在时间面前,都是匆匆过客。邂逅时光之后,便沉寂于光阴深处。或深刻,或简单。一个人肩上的背囊被尘世烟火渲染过后,便觉得空落了许多。内心深处总会有一些东西,不自觉地在某一个时刻,浮现出来。

新的一年,且将日子过成诗 文/紫云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句话说得极好,说出了很多人的向往。 三毛说,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其实简单的日子也好,精致的生活也罢。我们无法选择生活,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如何生活!新年的阳光升起来,上帝又给我

半枝梅开,待春来 文/紫云烟 深冬,盼望一场漫天飞舞的大雪,点缀冬天的单调与寒冷。无需远涉郊外,小院长巷里,就足已感觉到冬天的寒意。 赏梅,是冬日里的一件雅事。一场雪的到来,使得安静的梅园,游人如织。 踩着地上薄薄的积雪,踏进梅园,那一片片素色的花瓣,和

有一种遇见,一开始,便惊艳了时光 文/紫云烟 生命是一次或繁或简的旅程。旅程中所有的遇见,都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风景。每个人行色匆匆,在红尘阡陌里奔波,肩上的背囊,装满了沉甸甸的故事。一个无意的回眸,一次若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中注定的缘。缘是一个很玄妙的

岁末,请向往事告别 文/紫云烟 旧日时光里,总有一些不愿再忆起的陈年往事淤积着,在心底反复播放。所有的烟尘过往,在四季的变更中,渐渐变成旧日的一个音符,往昔的一个断章。只剩下岁末的一缕阳光,还有昨天遗忘的几缕寒风依旧沉浮游荡。 岁末,心底总有些遗憾与不

江南,梦中的烟雨 文/紫云烟 去江南,看一场杏花烟雨,去江南,温一壶庭院月光。江南,若一支清丽的梦,是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的情怀。 一 枫桥,悠悠的钟声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唐) 张继《枫桥夜泊》 细雨霏霏

彼岸,花已盛开 文/紫云烟 一支清歌,穿过晨曦薄凉的帘幕,向彼岸飘去。彼岸,遥远的彼岸,在我的梦里,不止一次地出现过。我常常立在尘世眺望,或许彼岸花已开了吧。或许有一枝枝莲,如我房前的那湾湖莲,袅袅禅坐在一汪沉静的湖水中。 梦想,现实,总是缠绕在一起。

总有一些风景,在时光里驻足 文/紫云烟 一场疏雨过后,空气中,丝丝缕缕的花香飘来。抬头,艳艳的花,枝头袅袅娜娜盛开,淡定,从容,似乎不曾记得昨夜的疏风骤雨。 淡紫色的花瓣,翻卷成细小的波浪,层层叠叠,挤挤挨挨。花瓣薄如蝉翼,风一吹,颤颤巍巍的,在枝头摇

云在心中,诗自闲 文/紫云烟 我是特意来山中,寻找云的。 风,远远吹来,带着肆意的寒凉,一下就刺痛了我。还好,没走多远,有金色的阳光,穿过山间层层薄雾,抱住了我。 在这样的山中,由于山岭,由于树林,风如同一个模糊的带着毛刺的影子,在我身边转着,转着,就消

晚风中,一朵闲花 文/紫云烟 人们常说,叶落归根。人老了,多会选择回归,回归初心。人老了,会收拢所有的锋芒,所有的张扬,静如一朵闲花,在晚风中,慢慢收拢,散落花瓣,只留下一缕余香,给自己。然后静静的,静静的看着身边的花草,盛开,绽放。 是的。人老了,就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文/紫云烟 很多人以为春日妩媚,杏花疏雨,是世间最值得驻足的景致;而我一直以为夏日炎炎,荷塘飘香,驻足远观,才是世间最惬意的时光。 一枚浅浅的池塘,水草漫淹,荷叶青青,无论晴空万里,还是骤雨风急,只要有那么三两枝荷花,安静地挺立荷塘中

一朵花开,千叶红 文/紫云烟 一朵花开千叶红,开时又不藉春风。 若教移在香闺畔,定与侍人艳态同。 于兰《千叶石榴花》 初夏时节,那些绿肥红瘦、繁华花事已经淡漠了许多。大多都是树头花落未成阴的景象。而石榴花不同。她盛开在初夏,在夏日艳艳的时光里,盛放着她的

共 12 页/232条记录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