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爱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这次,我们不要再次错过

作者:墨墨子叶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0-12-23 15:06 阅读:

  ‍‍‍

  高二八班,那天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但是却因为一个男生的加入变得有了点异常,他叫岑琪,一个很叛逆的少年,因为在每一个他呆过的学校都留有一定的战绩,不是打架就是逃课,总之让他学习简直就是难上加难,传说中的他有着很帅气的脸,很挺拔的身姿,但是却从来不知道他笑是什么样子,更离奇的是,传说中的他还是大财阀之子,而且更有传言说他就是曾经让所有老师喜欢的天才少年,但是忽然在某一天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打架闹事逃课不学无术。本来高二的学生就是充满了好奇再加上一点点的幻想,因此在他还没有来的时候关于他的留言就是满天飞,当然这里面不包括两个人,夏佳和夏梦。听名字就应该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是的她们是双胞胎姐妹,很多人一提到双胞胎姐妹就会想她们到底有什么不同可以予以区别,但是对于她们两个人,每个人都会问她们到底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可以配得上是双胞胎这个称号,可见她们是很不同的,夏佳是姐姐妈妈说佳是好的意思,表示她的到来会是个好的开始。夏佳不是一般定义上的美女,她长得像爸爸,有一股子书卷气,夹杂着一丝秀气,你永远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那张脸的表情永远就是无辜和冷漠,而妹妹夏梦却正好相反,妈妈说夏梦的到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夏梦是一个标准的美女,长得既不想爸爸又不想妈妈。要说她们唯一的相同估计就是审美,从小她们就会看上同一件衣服,喜欢上同一个布娃娃,迷恋上同一个电影明星,但是她们却不能拥有同样的物品,因为从小她们都是在同一个班级。夏梦觉得这样太丢脸了,当然夏佳倒是无所谓。可能是由于夏佳没有夏梦的感情强烈吧,所以不管什么事情她只会做一个旁观者默默地看,即使是再喜欢的东西只要妹妹喜欢,夏佳都会拱手相让,因为她觉得夏梦的笑会让她觉得很幸福。所以无数次夏佳都会放弃粉红色的裙子而选择米黄色的,因为她知道夏梦也喜欢粉红色。即使是这样,她们的关系还是很好,夏梦有时候会觉得很委屈不就是早两分钟嘛,为什么要叫姐姐呢,可夏佳就是逼着她叫,夏佳觉得别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让着夏梦,但是惟独这件事情夏佳有自己的原则,夏梦知道自己姐姐的性格,一般的事情她都会无所谓,但是有些东西比如说感情夏佳比谁都执着,所以夏梦也叫姐姐不过就是在家的时候,夏佳也就默许了。所以她们两个对于传说中的岑琪反应都一样也不足为其,但是原因却并不一样,夏佳对这种男生没有兴趣,在她的人生观里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她认为社会进步不了就是因为这种人的存在,而夏梦的不感兴趣是因为她身边不会缺少男生,尤其是帅哥,所以对夏梦来讲,帅已经吸引不了她了。况且这些不都是传说吗?

  上课的铃声想起,班主任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男生,就这样的一露面,所有人都几近疯狂,男生是羡慕加嫉妒吧,帅气的脸,高挑的身材比起传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女生是喜欢吧,这样的男生就连见了N多帅哥的夏梦也动了一下,这不是普通的帅,这里面夹着一种味道,拒人与千里的味道,而夏佳也被震住了,倒不是因为他的帅,而是因为这样的一副表情,夏佳想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使这样一个年龄的少年有这样的表情呢?岑琪被安排在夏梦的右后方,夏佳的后排的后排,也不知道为什么,岑琪走到夏佳桌子旁的时候,夏佳的笔刚好掉在了岑琪的脚边,夏佳看着那支笔不知道该不该拣,而岑琪只是看了夏佳一眼就走开了,夏佳想还真是一个自私的男生。那一节课到底讲了什么,估计夏梦是一概不知,而夏佳倒还好,毕竟在妹妹身上他的自控力早就练的不是同龄人所能达到的。好不容易到了下课,

  夏梦走到夏佳跟前问“觉得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别装,你知道我说什么”“没感觉”“真的?”“恩”夏梦看了一眼姐姐,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了,她坐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岑琪,看着这样的男生任凭所有的女生在他面前走来走去都是那样的面无表情。而这时的夏梦却满脑子在想刚才妹妹的问题。真的没有感觉吗?虽然每次她都是让着夏梦,可为什么这次说出这样的话有那么的不安呢?夏佳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她用力的摇了摇头,想把所有的这些全部都忘掉。可是好像都无济于事,接下来的几节课,夏佳第一次魂不守舍。放学的时候夏梦和夏佳说自己有事情让他先回,夏佳说那你早点回来,就自己骑车走了,穿胡同的时候,夏佳看到前面有两个男生,但是好像不是在说话。“快点,把钱包拿出来”“大哥,我真的没有”“快点,我都看见了,小心扁你”说着给了那个男生一记拳头。被打的男生乖乖的把钱包拿了出来,灰溜溜地走了,打人的男生一回头看见了夏佳,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刚转学过来的岑琪,夏佳赶紧掉转车头一溜烟跑了,其实夏佳不知道那个男生偷了一个女生的钱包,被岑琪看到,他是来要回那个钱包的,而岑琪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一个女生自编自导的,她就是夏梦,那个偷她钱包的男生吴哲,他喜欢夏梦,但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她愿意为夏梦做任何事情,即使是骗人。岑琪把钱包还给胡同另一头的夏梦。“我请你吃饭,谢谢你帮我找回钱包”没有回应,夏梦追着说“你对我没有印象吗?”岑琪仍然往前走,因为他碰到好多这样的女生都问对他对她们有没有印象。“喂,你到底能不能说句话嘛,你就是这样和同学交往的吗?”这次岑琪站住了,

  回头看着夏梦说“我和你是同学吗?”“是啊,你今天刚转到我们班的,高二八班”“哦,你也是哪个班的吗?”“是啊,怎么没有印象吗?”夏梦有点失望,这好像是第一次有男生这样对自己说话。“没有,好了,同学很高兴认识你,但是我现在要回家了,你可以不跟着我吗”?“我没有跟着你,我也要回家的,你住附近吗?”又是自言自语,夏梦好像已经习惯了,就这样他跟着岑琪走了两个街道,原来他们住的很近,只隔了一栋房子,“不是大财阀之子吗?怎么会住这里?看来大家还是想错了”夏梦自顾自的想着,“我家就住这里,有空就上来玩啊”岑琪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了正在往下看的夏佳,夏佳也看到了岑琪,赶忙退了回去,“这是你们学校的宿舍楼吗?”“什么”“没什么”岑琪想莫非他们班所有的同学都住这栋楼吗?怪不得妈妈一定要把自己安排在这里。夏梦觉得岑琪很奇怪,不过也就这样随便的一想,就上楼了。夏佳听到夏梦的歌声,夏佳想一定要和夏梦好好谈谈,岑琪可不是好人。“回来了,你干什么去了?”“没事,哎,姐,你猜我今天和谁一起回来的?”“和谁啊”夏佳故做不知道,“就咱们班刚转来的那个帅哥啊,其实他也没有外人说的那么冷,更不是什么大财阀之子,他就住六栋,和咱们家只隔一栋”“你这么快就了解了这么多啊?可是我听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离他远点”“怎么不好了,他还……”夏梦刚要准备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夏佳的时候,妈妈喊吃饭了,于是谈话就这样结束了。而她们却并没有发现岑琪现在还在下面,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站在那里看一看,到底是看什么他也不知道。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要举办网球比赛,是男女双打,这对于夏佳来说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因为网球一直是夏佳的特长,但是夏梦却喜欢游泳和舞蹈。而夏佳喜欢网球,她喜欢那种酣畅淋漓的痛快,但是今年却只有男女双打,以往都是女子单打,每年的女子冠军肯定是夏佳,而现在对于很少和男生来往的夏佳却在发愁,“赶紧报名啊,截止到明天下午”体育委员在那边说,“怎么了?不报名吗?”夏梦问。“和谁报啊,这可是男女双打啊。”“有谁愿意和我们的女单冠军组队的,赶紧报名啊”夏梦站在桌子上大声的喊,“你在干什么,赶紧下来,很丢人啊”夏梦被夏佳拉下来,“那有什么,除非你不想参加比赛”“我肯定想啊,但是这样很丢人啊”“我和你去”岑琪走过夏佳的身边丢下一句话。“啊?”姐妹两同时瞪大眼睛。“你看我说他不错吧”夏梦激动地说。夏佳还在像他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目的。不过这样总是可以参加比赛的啊,上课的时候夏佳想,既然要比,那肯定要好好的准备,但是怎么和他说呢,夏佳却发难了。这时候夏佳想起了夏梦,好像夏梦和他比较熟吧,不如让夏梦去说吧,就这样好不容意熬到放学,夏佳正准备去找夏梦的时候,岑琪过来又丢了一句话,我在体育馆等你。就走了。夏佳直直的目送着岑琪离开,大脑一片空白,再去体育馆的路上,夏佳一直在想这个男生凭什么可以这样的霸道,体育馆许多人,夏佳忽然感觉轻松了,毕竟人多还好一些,她肯本没有注意到岑琪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如果你不想是最后一名,就赶紧换衣服”夏佳被吓了一大跳,她总是不知道这个男生为什么可以这样的神出鬼没。可能是由于第一次和陌生的男生一起打球,夏佳屡屡失手,相反岑琪却打得非常好,这倒也是出乎夏佳的预料。“再一次,我保证好好打”夏佳说。岑琪摇摇头只得继续陪着打。“真搞不清楚像你这样的水平也可以拿冠军”夏佳不说话。“就这样也会有人出头要给你组队的,真是可笑”岑琪指夏梦给自己找人组队这件事情。但就是这样一句话激怒了夏佳,她不允许任何人说夏梦的不是。“那又怎么样,打得好就可以了不起吗?你没有失手过吗?”夏梦近乎在吼,一转身跑出了体育馆,岑琪也被震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失手?怎么可能没有?那是一次刺骨的痛,要不是由于自己的失手,也许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岑琪陷入了痛苦思念和自责当中。

  又一天过去了,夏佳想还是不参加比赛了,毕竟自己昨天有点太失礼了,又不好意思开口道歉,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整理书包,“赶紧到体育馆来”又是岑琪,“哦”夏佳竟然莫名其妙的答应了一声,跟着岑琪往前走。“昨天的事情,我,我”“要是想好好练习,就什么也不要说”“你好奇怪啊,莫非别人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吗?”岑琪一个转身看着夏佳,

  “我不就是想道歉吗?”夏佳无辜的说。“好啊,那你要怎么道歉呢?”“啊?什么?”“你不是要道歉吗?道啊,”他们两个现在的距离,夏佳觉得岑琪要把自己吃了一样。“变态的家伙”夏佳吼道“我再也不要和你道歉了,我也再也不要和你练习了,即使不参加比赛我也愿意”夏佳边说边往后退。“好啊,那你就不要比了,亏了给你组队的人了,”岑琪故意这样说,因为他觉得夏佳对夏梦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岑琪觉得夏佳是同性恋可能喜欢夏梦。没想到这招还真灵,夏佳就这样看着岑琪一字一句地说“我会参加比赛,也会好好的练习,但是不要指望我对你心存感激”“那就赶紧走”岑琪头也不回的网体育馆走,这一辈子他最讨厌同性恋了,虽然现在他肯定夏佳就是同性恋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和她一起比赛,他还是想要帮助这个女生,这一点岑琪也觉得很奇怪。说也奇怪,接下来的训练很和谐,夏佳也发挥的很好,休息的时候,岑琪看着夏佳觉得她和平常很不一样,不是那个冷冷的女生,反而就像一团火,让他觉得好温暖,自从三年前哥哥去世他再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给,拿着”岑琪将一瓶矿泉水递给夏佳,夏佳看着岑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有接水。“怕我害你不成”岑琪调侃道。“切,谁怕谁啊”夏佳拿着水喝了一口。不知道为什么夏佳觉得岑琪没有那么讨厌了,接下来的训练很顺利。不知道为什么,夏佳很喜欢看岑琪弯腰捡网球的样子,喜欢让他跑着去买矿泉水的样子,每次看着他跑回来满头大汗的样子,夏佳都觉得很幸福,岑琪还会不是的送给夏佳巧克力,夏佳都不会要,但是岑琪说这是为了让你补充体力,好好练习,你可千万不要多想,每每这时,夏佳都会拿过巧克力狠狠地吃,边吃边说,胖死我吧,岑琪就会很关注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想一直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个女生,每次结束之后,岑琪都会把夏佳送回家,虽然他们是顺路,但是夏佳明显感觉到岑琪就是为了送自己,“你为什么要来我们学校读书啊?”“那是我妈妈的母校,她说那里可以培养很优秀的人才”“真的吗?我爸爸也是那个学校的,我妈妈和爸爸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哦,那很好啊,”“你是独生子吗?”岑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而问夏佳“你呢,你是吗?”“佳佳,快点回来,要开饭了”妈妈在楼上喊着夏佳,岑琪抬头,还是上次一样的位置,岑琪看到了一张漂亮的脸。“那是我的妈妈,漂亮吧,我先上去了,88”“恩,88,明天见”岑琪在想,为什么最近碰见的女人都这么的亲切呢。

  比赛前一天放学之后,两人在路上一前一后的走着,不知道为什么夏佳总是在想你什么时候能等着我和我并肩走啊,正想着呢就听见岑琪说“跟我走吧,带你去个地方”“要去哪里啊?还要训练呢。”“比赛前不能有压力,应该尽量放松补充体力,”“要去吃饭吗?”夏佳开心的问,少罗嗦,岑琪拉着夏佳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那是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穿过很狭窄的胡同突然地就柳暗花明,很古老的装饰,全部都是木质设计,放着钢琴曲“Princess在等待”,墙角零落的坐着两三人,一看岑琪就是老顾客,在墙角的一处坐落,亚麻及丝质的窗帘显得很唯美,外面是一处花丛,夏佳看着入迷,岑琪说这是老板自己种的,后面是一个花园,原来这是开在院子里面的餐厅,一会便有服务员招呼,问是不是还是老样,岑琪说换一组,说着把菜单递给夏佳,“你来点”“很贵啊,”夏佳边看菜单边说,“放心,我请客,”“那我就点了啊”夏佳好不容易选了一组套餐,岑琪说我是老样,服务员上菜的时候,也拿了一套餐具让夏佳选则颜色,“米黄色”岑琪说。“不,我要粉红色”岑琪看着夏佳对服务员说“听他的”。“你肯定看见我平时都不用粉红色吧,呵呵,其实我也喜欢,但是。,好了,不想说了今天我一定要用粉红色”“和我在一起你可以想用什么颜色就用什么颜色”“恩”夏佳忽然感觉好温暖。吃完饭之后,他们就那样的而一直往回走,岑琪想说什么,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夏佳也是,就那样一路静静地走,“我到家了”夏佳说。“恩,过得好快”“啊?”“没什么,记得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比赛呢”“恩88”“88”夏佳一转身跑上了楼,夏佳想今天怎么那么尴尬啊!岑琪看着夏佳急急忙忙跑步的背影,笑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笑过了,幸好没有人看见,岑琪赶忙收住笑容往家的方向走去,但是那种开心又怎么能掩饰的住呢?

  比赛正式开始了,轮到夏佳他们这一组的时候,其实是胜券在握,但是由于夏佳跑得过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吓坏了夏梦,当夏梦跑过来的时候,岑琪已经抱着夏佳往医务室的方向跑了,夏佳就那样被抱着他看着岑琪,这种感觉好像只有小时候被爸爸抱着的时候才会有,医生说夏佳的右踝骨骨折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必须要休息半个月才可以走路。岑琪又打车把夏佳送回了家,等夏梦回家看见岑琪正给夏佳削苹果,还说“多吃苹果,尤其是对于不经常活动的人”夏梦就那样直直的看着,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夏梦”直到夏佳这样叫,夏梦才回过神来。“你也是来看夏佳的吧,那你呆着,我先走了,”岑琪边和夏梦说边转向夏佳“有什么事情通知我一声,千万别自己下床,听我的话,一定要多吃苹果”。“唉,”夏佳想告诉他有关于他和夏梦的事情,但是岑琪却走得太急了。“你回来了”“恩,你没事吧”“没事,就是右踝骨骨折”“哦,那我先进屋了”“夏梦”“恩”“你怎么了”“没事”“我想问你一个事情,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告诉岑琪咱两的关系啊”“随你便”夏梦出去了,夏佳觉得妹妹很奇怪,但是却不明白为什么。岑琪从夏佳屋里出来,觉得很奇怪,这几天和夏佳接触,他怎么都不觉得夏佳会喜欢女孩子,但是只要是有夏佳的地方就一定有夏梦,他怎么想也想不通。可是第二天他便有了答案,“你急什么啊?人家夏佳一个月不来上课不是都有夏梦吗?还用你给人家补习功课,再说了,夏佳能看上你吗?”这是班上一个女生在说一个暗恋夏佳的男生。“他们两个什么关系啊”?岑琪问旁边的同学。“你不知道吗?他们是双胞胎姐妹,怎么样看不出来吧?”“哦,看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岑琪竟然有点小小的开心,这种感觉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了。不过岑琪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他们两个竟然是双胞胎姐妹,实在是一点都不像。“今天不去练球了吧?”岑琪正想着被夏梦的话打断了。“恩,不去了,他好些了吗”“你说谁啊,说清楚一点”岑琪还不知道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今天放学等我,有事情找你”“找我吗?”“恩,等我的啊”。放学路上,夏梦问“你觉得是姐姐好还是妹妹好”岑琪不太明白夏梦的意思,但是因为岑琪自己是弟弟,哥哥替他做了好多事情,她也就那样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许多事情,这样看来做弟弟要比较好一些。所以岑琪说是妹妹好,夏梦笑了,很开心地笑,岑气想这个女孩的笑容好有穿透力。“那你喜欢什么东西啊?”“我喜欢笔记本,有枫叶图案的笔记本,”其实那是哥哥的爱好,岑琪喜欢书法,正楷很漂亮。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夏佳来上学了,岑琪看见夏佳仿若隔世,心里面有东西好想要往出跑,那种心情只有小时候哥哥上学回来的时候岑琪才会有,“放学体育馆等你”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夏佳看见岑琪心砰砰的直跳,是喜欢吗,夏佳不敢往下想,一回头他看见夏梦再看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夏佳好像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放学的时候夏佳去等岑琪,但是却一直没有等来,直到很晚,夏佳想她应该有事情吧,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夏佳都没有看到岑琪,直到有一天,夏佳看到桌上有个大大的笔记本,是有着枫叶图案的笔记本,夏佳想起来前几天夏梦好像还买过这样的一本,当时还取笑他什么时候这样的有书卷气了。于是夏佳把笔记本放在了夏梦的桌上,“怎么还没有来?这个丫头,明明比自己来得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时的夏梦正和岑琪在一起,"你要走了吗?为什么这么突然”

  “家里有事情,我必须要走了,照顾好你姐姐,他很爱你”

  “我知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这个送给你”一个带有枫叶的笔记本。岑琪愣了一下接过来。“谢谢”“不客气,那我走了,我们肯定会在再见”“恩,我相信你,”岑琪走了,“我会记得你的”夏梦哭着喊着。回到教室,“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你干什么去了?岑琪走了,等了你好长时间,”“a?他去哪了”“出国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夏佳感觉心里面好像被挖空了,空的恶心却又什么都没有,他站起来疯狂的跑了出去,“你干什么去啊?要上课了”夏梦第一次看见姐姐这个样子,同时他也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笔记本。夏梦很惊讶,翻开里面,有岑琪写的字,“好久没有这样因为离开一个地方而难受,我知道这次是因为你,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又找回了自己,妈妈一直让我去留学,我都坚决不去,因为我想守在这里,这里有哥哥的气息,但是现在我决定走了,因为我和妈妈有个约定,但是请等我五年,我和你保证,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岑琪。”而此时的夏佳一直在跑,他不知道岑琪的方向,但是就是想一直的跑,好长时间后,夏佳回到了教室,两眼空洞,竟然连老师都没有看一眼拿着书包走了,夏梦追了出去。夏梦把岑琪写在日记的话念给夏佳听,还说我就知道她是喜欢我的。夏佳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撕碎了,“你不要再说了”夏佳冲着夏梦喊,这是第一次夏佳对夏梦发脾气。后来夏佳想毕竟他爱的人是自己疼爱的妹妹,就把他忘了吧。于是以后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夏佳比以前更冷漠了,但是对夏梦还是一样的好。而沉浸在幸福等待中的夏梦怎么能体谅到夏佳的痛呢,但是有一点是好的,夏梦开始学习了,因为岑琪说要等他大学毕业呢,这也许是这件事情唯一的好处了。他们都不知道那个笔记本是岑琪留给夏佳的。

  五年之后,

  夏梦一身休闲正装冲冲忙忙的收拾东西,“你慢一点,早饭也没有好好吃,迟不了”“你不知道,今天是我们迎接新任副部长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上级领导那么重视他,就连我们这实习生也不放过,真是要命,还必须得穿正装,哎,对了,你赶紧看看我这衣服怎么样”“恩,很不错,”夏佳从厨房探出头来,一身睡衣,要不是因为是早上估计他又要去睡觉了,“你今天准备做什么啊?”“还没有想好呢”“还是你好,上研究生就是轻松嘛,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赶紧走了,”“你慢点,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好的,等我电话啊”夏梦匆匆忙忙的跑了,夏佳吃完饭收拾屋子的时候忽然好像想起什么来了直奔卧室。是的,就是五年前的今天,岑琪什么也没有留下的走了,要不是夏梦告诉自己今天他要回来,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起码这些年夏佳一直有盼头,盼着他能回来问问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走的那样匆忙,连一句告别的话都等不及说吗?莫非夏梦忘了吗?夏佳想叫住夏梦的,但是却根本找不到她的身影,夏佳坐在床上脑子里面空空的,再说夏梦,刚刚进入隆越房地产公司,那是一个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董事长是个女强人,靠着丈夫的资产做到了现在这样,关于他的一切仅此而已,听说今天他也会回来,就是为了迎接这个新任的副部长。夏梦学的是室内装潢,能在一毕业就找到这样一份工作对他来说是很珍惜的,所以可能是太忙了吧,夏梦竟然把岑琪回来的日子都忘掉了。新任的副部长很年轻,而且长得也很帅,所有的女员工都看呆了,夏梦怎么就觉得那眼神那么熟悉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吴哲凑过来说。吴哲——高中时喜欢夏梦的男生,一直都没有放弃,就连上大学都一直跟着夏梦包括找工作,他曾经无数次的和夏梦表白,都是同样的一句话“做我的女朋友吧,不做也可以,只要你还没有男朋友,我愿意一直这样跟随”夏梦有时候也拿他没有办法,夏梦想要是没有遇到岑琪或许他会答应他的。“我也觉得好像很面熟”两人正讲着.Judy在旁边说“不要每次一看见帅哥就说自己很面熟”Judy---人事科副组长,专门负责招聘以及培训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看夏梦不顺眼,不过夏梦很想得开,毕竟长得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会讨女生喜欢呢。夏梦白了J一眼,将它归结为嫉妒。岑琪走过夏梦身边的时候也没有认出来,毕竟已经五年,如今的夏梦更是美女中的美女,只是那种笑岑琪是不会忘掉的,很有感染力,岑琪还在想应该不会就是他吧,会后,岑琪让助手沈威去查了一下夏梦的资料,沈威——岑琪唯一的朋友,在国外的时候沈威帮了岑琪很多,无论是学业还是生活,她教会岑琪怎么样成为一个男人。所以岑琪对沈威相当信任。资料说明岑琪的猜测没有错,其实岑琪本来打算今天去找夏佳的,但是因为妈妈一直催她赶紧上任,它才想到晚上的时候可以约一下夏佳。现在正好,可以先向夏梦打听一下夏佳的情况,于是叫沈威把夏梦叫过来。在这期间,岑琪想不知道夏佳看到自己的留言会不会吓到,这几年不知道他会不会等自己,岑琪觉得虽然当时自己写下那些话的时候是很冲动,但是现在他一点都不后悔,因为这几年他每天都想着夏佳,甚至还和母亲约定,只要他肯回公司上班,他的恋爱自己做主。正想着,夏梦进来了。“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坐吧”夏梦一直盯着岑琪看。“真的不认识了吗?”“你是?”“老同学,我是岑琪那”“啊,岑琪,怎么会是你啊。怪不得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说着,又害羞的低下了头“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你给我的那个笔记本我一直都留着,那些话我也一直都记着,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给我这样的惊喜,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夏梦自顾自得说。岑琪打断夏梦的话“你说什么呢?什么笔记本?”“带有枫叶图案的笔记本,你走的时候给我留的,那天我送你走了之后回到教室看见的”岑琪彻底的晕了,他问夏梦“你姐姐好吗”“很好'”夏梦说“你没事吧”“没事,你先出去吧,让我静一静”“好的”夏梦按耐住喜悦的心情退了出去,他以为是岑琪看到自己因为惊喜才这样呢。

  晚上的时候,夏梦来电话说自己不回来吃饭了,让夏佳自己吃,而现在的夏佳也不在家,他在高中学校,也不知道为什么,夏佳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想遇到什么呢?夏佳不知道,只觉得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能感觉得到自己还是自己。夏梦和岑琪在高级餐厅吃饭,期间,岑琪本来想把那件事情解释一下,可是当她看到夏梦开心的样子,又不忍心一下子伤害她,于是想婉转的和岑琪说说吧。“那个,夏梦,关于那个笔记本好像我们有点误会,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吗?”“恩,知道”“你知道?”“是啊,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娶我的,毕竟我们也没有真正的交往,但是我想让我们现在开始,好吗?”“不是,夏梦,我的意思是已经隔了五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我们做朋友好吗?“好啊,就从朋友开始吧”夏梦在想男人是很爱面子的,给他们面子吧,她说什么都是什么就好了,因为夏梦觉得岑琪是爱他的,不然也不会一回来就要急着见他啊。吃完饭,岑琪把夏梦送回家,还是那个房子,只是抬头的时候却没有了夏佳的影子。夏梦和岑琪在楼下告别被夏佳看到了,虽然很远,虽然是晚上,可是夏佳已经感受到了那个人就是岑琪,那种感觉他从来不会对第二个男人有,夏佳想他终于回来了,但是却并不是为他。因为他连房子都没有进,如果真的对夏佳有一点想念的话,起码应该进去看看她啊。岑琪走了,夏梦回家了。夏佳目送着岑琪离开感觉还是很心痛。但是他却不知道岑琪其实也很难受。其实他好想进去看一眼夏佳,哪怕就是一眼也好,但是他不敢上去,因为他知道这几年夏佳都一直存在着误解估计肯定不想见他。就这样他们两个又再次错过

  和夏梦解释的那么顺利这是岑琪没有想到的,当然他也不会想到夏梦是怎么想的,夏梦觉得岑琪已经默许他们从朋友做起,就是默许很喜欢他,那成为男女朋友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夏梦一有时间就会给岑琪打电话问好,或者和姐姐学做饭给岑琪煲爱心餐,虽然是学习,但是几乎所有的饭都是夏佳一个人做的,夏佳虽然很心疼,但是毕竟能让岑琪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饭他已经很满足了。“你不和岑琪见见面吗?”“有什么好见面的”夏佳故作镇静地说。“哎,姐。我记得你们以前好像还合作打过网球呢,你们那个时候关系好像也很好啊,怎么现在连面都不相见啊”“快点尝尝菜,看好不好吃”夏佳赶紧转移话题。这是这么多年来夏佳唯一没有告诉妹妹的事情。而岑琪这几天一直在找接近夏佳的机会,才得知夏佳还在上学,因为成绩比较好,夏佳选择了继续读研,夏佳学的是语言文学,很优美的专业,但是夏梦却说那是无病呻吟的专业,但是不管怎么说,夏佳是真的很爱自己的专业,没事的时候她会给广告公司编写广告词,夏佳觉得那是很幸福的事情。

  岑琪一直想的怎么样和夏佳解释,怎么样和他见面,这不就连老天好像都在帮他一样。岑琪接到一个邀请,去给大学生讲一堂关于现代需求与房屋设计的课程,本来岑琪是不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的,但是他无意间看到了这所学校正是夏佳所在的学校。岑琪答应了,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让语言文学的学生也来听课,而且安排在前两排。虽然学校觉得这样的想法很奇怪,但是也答应了,毕竟对学校来说也没有损失。“好奇怪啊,干吗让我们来听课啊?”一旁的同学在抱怨。“是啊,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莫非想让我们为他们公司设计口号吗?”“不会是真的吧,那可是个五百强企业呢”大家都在讨论着,夏佳却呆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个背影,那么熟悉,还是那么挺拔,很快他看到了岑琪的脸,除了成熟之外一点都没有变,这可是夏佳想了五年的脸,现在突然就这么近的出现在她面前,夏佳到觉得有点不自在了。整节课岑琪都在看夏佳,他觉得夏佳更美了,是越来越有味道的美。岑琪的课讲得很风趣,而且岑琪突发奇想,要求语言文学的学生给自己公司将要推出的新房设计宣传标语,如果入围的除了有奖金拿,还可能签约隆越房地产呢,时间是一周,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同学们都七嘴八舌的议论,只有夏佳觉得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大家都在鼓掌,只有夏佳逃也似的往出跑,“这位同学,你很着急吗?”夏佳听到了岑琪的声音,就怎么也动不了了。就那样站着,直到岑琪走到她的面前。“不想和我打个招呼吗?”“我不认识你”“是吗?我叫岑琪,还是不认识吗?”这时大家都已经围过来了,不知道到底除发生了什么事情。“跟我走,”又是这样的态度,夏佳想一点都没有变“为什么?我还有事情,要走你自己走“岑琪没有想到夏佳对自己的恨是这么多,于是不管其他人得看法,拉着夏佳往外走去。仍然是那个餐厅,一点也没有变,只是顾客好像多了很多,当年的服务员已经成了经理,但是还是认出了岑琪,亲自给他们两个点了菜,并且拿了粉红色的餐具给夏佳,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那种熟悉的的感觉,“你真的很恨我吗?”直到岑琪说话夏佳才被拉回到现实。“我为什么要恨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这还不是恨吗?那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岑琪想看来这几年夏佳一定过得很不开心,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对自己。“那我向你道歉,你能原谅我吗?”“为什么要道歉”“因为我的不辞而别,因为没有亲手把笔记本交给你”“什么笔记本”“就你给夏梦的笔记本”“那不是夏梦的吗”“不是,那是我留给你的,因为等不到你,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把她给夏梦”“不是,我以为是。”夏佳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是喜悦吗?原来那些话全是说给你自己的,原来岑琪并没有忘掉自己,“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是我不好,要是我再等等你,这几年你就不会这样的难过,都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吗?”岑琪深情的对夏佳说。“可是,我不能这样做”“为什么?”“因为夏梦这五年每天都盼你回来”“可是我已经和他解释过了,我们只做朋友的”“可是夏梦并不是那样想,他觉得你和他说从做朋友开始,他就认为你们还是有可能的,知道吗?这几天他都很开心,说你并没有食言,你还是回来了,还给了她那么特别的见面仪式,”“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啊”“但是我不能去伤害我的妹妹”“那你就伤害我和你自己吗”“我真的不知道”岑琪看着夏佳痛苦的表情说,“有时间我会和他解释,我会全部告诉他,但是不管怎么样,请你和我站在一起,因为这是为了我们三个人好。”“不行,这绝对不行,夏梦肯定会受不了的,我们已经成这样了,已经回不去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说完,夏佳抑制着泪水站起来准备离开。“那你可以投稿吗?”“还是不了,以后都不要见面了”“你就这么狠心吗”夏佳头也不回地走了。一会,夏梦打过电话,想约岑琪圣诞节的时候一起吃饭,本来岑琪是没有心情去的,但是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就答应了。

  转眼到了圣诞节,一大早夏梦就把夏佳喊起来,“快起床,今天岑琪要来做客,我想亲自给他做饭吃,”“你怎么都不和我说啊,”夏佳从床上跳起来,自从上次和岑琪见过面之后,夏佳心里就一直很难受但是有不能表现出来,但是现在妹妹却要把这个人带到家里来。“你干嘛这么激动啊?你又不是不认识,再说了她以前不是也来过咱们家吗?”夏梦这样一说,夏佳又想起了自己被岑琪抱着的感觉心理面更难受了。“那你们呆着吧,我出去了”“姐,你很奇怪啊,你干嘛这样对岑琪啊?他又没有得罪你”“没有,可是”“好了,不要可是了,我可是和岑琪说好的,今天来家里吃饭,你做的啊,你走了你让我们两个人喝西北风啊”夏佳实在是拿夏梦没有办法,心想就这一次吧。晚上的时候,岑琪来了,夏梦去开门,夏佳在厨房局促不安的,就听到外面岑琪说这是给你们两个的礼物。“谢谢啊,是什么东西啊”“打开看看”夏梦拆开一看是两件粉红色的大衣,“为什么颜色一样啊”“你不喜欢吗?”“喜欢,只是姐姐不喜欢粉红色”“他喜欢”“你说什么?”“没事”夏梦觉得很奇怪从小到大解决诶都从来不穿这种颜色的衣服,可是岑琪却说他喜欢,不过夏梦也只是随便的想了想便去厨房叫夏佳出来。夏佳硬着头皮出来看见了岑琪。“你好,好久没见了,你还好吗?”岑琪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和夏佳打招呼,“你好”夏佳随便说了一下就又钻进厨房.“姐姐不知道怎么了,你不要在意啊”“没事,我能理解”夏梦觉得今天岑琪说话很奇怪。吃饭的时候,岑琪看着夏佳说“想好没有,我可是等着你的答复呢”“你不要瞎说,什么答复?”夏梦看着姐姐和岑琪觉得很奇怪。“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没什么,你别瞎想”夏佳赶忙解释。“怎么没什么,你还欠我一个答复呢”岑琪寸步不让。“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夏梦忽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夏佳紧张又气愤的看着岑琪。岑琪死死看着夏佳。“哦,没事,就是前几天我去你姐姐学校做报告,想让他帮咱们公司写一片宣传标语,你还没有答应呢。”夏佳一听岑琪这样说,才放心了下来。“是吗?姐,你怎么不答应呢?”“哦。是的我最近有点忙,”岑琪看着夏梦。“姐姐,你就帮帮岑琪吧,好吗”夏佳看着夏梦,“好吧,我答应”他是怕岑琪字再说出莫名其妙的话。终于晚饭吃完了,夏梦送岑琪出去的时候,岑琪回过头对夏佳说“我很期待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夏佳很不想做这件事情,但是他还是很想把它做好,交完稿子之后,大家都走了,惟独留下夏佳一人,在诺大的办公室,岑琪在处理着文件,那种神情是夏佳不曾见过的,专注,内敛,就那样吸引着夏佳,直到岑琪叫沈威进来拿文件,夏佳才回过神来。岑琪想沈威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走过来坐在了夏佳的身边,“你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没事情就不能找你聊天吗?”“你不会以为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有时间吧?”“好吧,那我们就说说工作,你的文件我已经看过了,大概的方向没有问题,但是真正的理念没有出来,你跟我来”“干什么”岑琪看着夏佳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有这么多的问句,于是拉着夏佳往外走去,这全被夏梦看在眼里。岑琪袋夏佳去参观即将出售的楼盘,给她讲解设计师得理念,让他明白设计的出发点,这些都深深地吸引着夏佳,她忽然好想就这样一直的听下去,让时间停止。岑琪看着夏佳看自己的眼神说"怎么,喜欢我了吧,还不迟,我还是要你的”夏佳没有理岑琪,白了他一眼又去看其他的房子了,但是那天,夏佳怎么都没有办法把视线从岑琪的身上拿开。

  晚上一到家,夏梦就已经在了。“姐,你今天干什么去了?”“什么也没有干”不知道为什么,夏佳竟然不敢说实话。

  “那你都和谁在一起啊”“自己在实验室呢,有点忙”夏佳心慌的不敢看下梦的眼睛。“姐,你有事情瞒着我,”“没有,你不要瞎想”“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谎,你今天明明就是和岑琪在一起,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夏梦,你都知道啊,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你要相信我”“你让我相信你,但是你都不和我说实话,我怎么相信你”说着,夏梦一摔门进了卧室,留下夏佳自己在哪里发呆。那一天晚上,夏佳想了一夜,不管怎么样,都要和岑琪把话说清楚,以后真的不能再这样了。第二天,夏佳吧岑琪约出来,她不敢去他的办公室,怕被夏梦看到。“我们不能在这样见面了,对谁都不好”“我觉得挺好,”岑琪不以为然地说。“我是很认真的和你说,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啊”夏佳有点愤怒了。“你认真吗?你这样对待自己的感情就是认真吗?”岑琪也开始认真起来“你说你让我认真,就是认真的去欺骗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吗?你知道吗?你这样做不是为他是害他,你以为你不接受我,我真的就会和夏梦在一起吗?我告诉你夏佳,这辈子我不会再娶第二个女人除了你”夏佳彻底的傻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在岑琪的心里是这样的重要,岑琪走过去抱住夏佳说“你相信我,你这样做是害了我们三个人,你可不能这样的自私,知道吗?”夏佳看着岑琪的脸,使劲的点了点头。晚上岑琪把夏佳送回家,分开的时候岑琪握住了夏佳的手,夏佳赶忙收了回去抬头看了一下窗户,幸好夏梦还没有回来。岑琪看着夏佳那种表情就忍不住笑了,夏佳第一次看到了那种笑,好像夏梦的感觉。为了暂时避开夏梦,夏佳借口忙搬到了学校宿舍。

  转眼间,就到元旦了。那天岑琪和夏佳约好一起到市中心摩天大楼迎接新年的到来,岑琪说有事情要和夏佳说,倒数数的时候,夏佳很激动的跳啊叫啊,当指针指到十二点整的时候,夏佳简直都要飞起来了,岑琪使劲的说“夏佳,我爱你,嫁给我吧”但是夏佳什么也没有听到,他只能看见岑琪的嘴在动,但是具体说什么他听不清。当两人被人群分开的时候,岑琪还一直在说夏佳,我们结婚吧。但是,很可惜,这次夏佳又没有听到,从摩天大楼下来的时候,夏佳问“你刚才说什么呢”“没什么,没事了,今天开心吗?”“恩,”“我想明天就和夏梦把话说开,要不这样对她不好”“但是我很害怕,”“没事,所有的事情我来承担”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话,岑琪把夏佳送到宿舍楼下,到别的时候岑琪狠狠地抱住了夏佳说“不要想太多,其他的我来处理”“恩,我没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佳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因为他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些都被楼上的夏梦看到了。

  夏佳上楼的时候,碰到了舍友。“你怎么才回来啊?你妹妹等你很久了”“哦,谢谢啊”夏佳赶忙跑上楼去,“夏梦,你怎么来了?来的时候也不和姐姐说一声,我好去接你”“说一声,估计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吧?估计我也不会看到刚才那精彩的一幕了,怪不得就连我都不知道你喜欢粉红色,他竟然知道,怪不得他看你的眼神那样的特别,其实这些五年前我就应该看出来的,不是吗?”夏梦哭着嚷着。“我一直以为他是因为我才回来的,其实是因为你吧,那个笔记本也是留给你的吧,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她连一句喜欢我都没有说过啊”夏梦坐在床边,几乎崩溃。“我,我,夏梦你听我解释啊”“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夏梦,其实”“其实我和你姐姐早就在一起了,”岑琪突然出现在门口。本来他是要走的,但是一想到刚才夏佳离开时候的表情岑琪还是有点不放心,结果就在门口停到了他们的对话。“岑琪,你不要再说了”“没你的事,你说一次,再说一次”夏梦向岑琪喊。“我说我早就和你姐姐在一起了,就是怕伤害你,才一直不敢告诉你,你说的没错,那些话都是写给你姐姐的,是夏佳以为那个笔记本是你的才放在你桌子上面的”夏梦一着急,哭着往门外跑去。夏佳准备去追的时候,岑琪拉住了他“让他自己静一静”“可是,我真的害怕他出事情”“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能保护他一辈子吗?”夏梦跑回家的时候,看到了董事长在和爸爸聊天,房门没有关,估计是忘掉了,“你为什么要来呢?为什么你就不能让他平静的度过呢?”“我没有别的恶意,当年你抱孩子的时候我们就说好的,以后谁都不找谁,但是那天当我看到夏梦和岑琪在一起的时候,我叫人查了一下。他们两个在谈恋爱。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是想让你来制止的”“你说什么?他们两个谈恋爱”“对啊,当年我让岑琪出国,就是因为我看见岑琪和夏佳在一起,我怕事情败露,才让岑琪走的,但是岑琪和我约定,他回来会再和夏佳在一起,我当时在想五年之后应该会改变很多,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又和夏梦在一起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让他出国”这样的对话对于夏梦来讲就是五雷轰顶,她发疯的往外跑。不一会,夏佳回来了,一进门便问“爸,夏梦回来了吗?”“夏梦?没有看到他啊?你怎么进来的啊?”“没有锁门啊”“坏了,夏梦肯定听到我们的谈话了”“什么谈话”“你不要问了,赶紧把她找回来”夏佳一个转身跑了出去,他一路跑一路喊,心想夏梦姐姐求求你了,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正想着呢,红绿灯当口,夏佳看见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就是夏梦,于是夏佳跑了上去,结果,一阵急刹车,躺在地上的是夏佳……

  医院的手术室外面,夏梦,岑琪,夏佳的爸妈以及岑琪的妈妈。现在大家已经不想再提夏梦的身世了,唯一想要的就是夏佳的平安。医生出来饿了,是脑部受伤,手术很成功,但是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要看个人的体质,每个人都很开心,尤其是夏梦,他觉的他的爸妈是谁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姐姐一直很疼她。岑琪一直守在夏佳的身边,知道第二天晚上夏佳才醒来,头还是很痛,但是当他看到岑琪的时候,他觉得好踏实。岑琪睡着了,估计是太累。夏佳起床想要喝水,不小心弄醒了岑琪。她温柔的把她抱起来放回到床上说“不要乱动,想要什么告诉我”又是这句话,夏佳记得五年前她右踝骨骨折的时候岑琪就是对他说的。“我一直以为这么多年好多都变了,但是其实什么都没有变过。”岑琪握着夏佳的手说“永远不会改变,这次,我会一直等你”是啊,是错过了许多。

  第二天,大家都来看夏佳了,“我还没有习惯叫你哥,所以你不要着急啊,还有你不要欺负我姐姐,要不我和你没完”“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叫她哥啊?”夏佳问。“他和岑琪是孪生姐妹,当年你妈妈生你的时候是难产,所以你的妹妹一生下来就不在了,刚好岑琪的妈妈由于没有钱抚养三个孩子,所以就把夏梦给了我,我也是刚刚才告诉你妈妈的,但是由于岑琪的哥哥已经不在了,岑琪的妈妈又想念夏梦,所以才过来看看,才在我们这里买房子的,结果没想到你竟然和岑琪恋爱了,所以没有办法我们才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夏佳的爸爸说,对夏佳的妈妈是满眼的愧疚。”“是啊,当年我已经有了岑琪的哥哥了,没有想到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再加上当时岑琪的爸爸刚刚去世,我实在没有能力养活三个孩子,再说,岑琪的爷爷很有钱,所以才不认我和孩子的,但是没想到,他一听说岑琪的爸爸不在了就来找我们母子,还把我们带回家,可能是看着两个孙子的面子上吧,还让我打理生意,之后我也想找回夏梦,但是因为和你们的爸爸有约定再加上生意忙就一直耽搁着,再后来,因为我干的不错,对老人也好,他们就把生意全交给我负责了。但是命运就是作弄人,在岑琪读初三那年,他和哥哥去滑冰,岑琪吧滑竿掉到了雪从下面,为了给他取滑竿,哥哥掉进了雪窟就这样没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更想念夏梦了,所以才搬到你们家附近,就是为了看看夏梦,可谁能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呢?因为他哥哥的事情,岑琪也变了一个样子,知道遇到夏佳,我才看到了他的笑容,但是我又不想让你们发展下去,也不想破坏夏梦的生活,才逼着岑琪出国的,由于太想念夏梦,想要每天都能见到他。所以就干脆把她照进公司了”岑琪的妈妈边说边看夏梦。“你会原谅妈妈吧?”“恩,妈,我会原谅您,要不是您当年的选择,我也不会遇上这么好的爸爸和妈妈,还有这么好的姐姐。姐,你不会因为这样不爱我了吧?”夏梦动容地说“傻瓜,你永远是我的妹妹,我不爱你爱谁啊,”现在夏佳终于可以明白为什么总觉得岑琪的笑会有夏梦的感觉。"可是我都把你害成这样了”“是啊,该怎么惩罚呢?”“那你就叫岑琪哥哥吧”夏佳说,“好吧,看在我姐姐的面上,就叫你哥哥吧”“哥”“唉,好妹妹”“等等,那这样我和夏佳什么关系啊?”岑琪一时被弄糊涂了,全场人都笑了。

  夏佳出院那天,天气很好,岑琪开车来接夏佳,但是却并没有回家,而是开到了一栋别墅前,里面是空空的,岑琪说“这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把他填满,还有之所以买房子,是希望,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这里等你的”夏佳看着岑琪说“我答应你,不管怎么样,这次,我也会一直等你”外面是春光明媚,太阳洒进来的时候房子里是满满的温暖。是的,这次,他们再不会将彼此错过。


上一篇:寻找消失的枫   下一篇:老婆我爱你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戒不掉的温柔
·有些人,只是一段旅途
·情到深处,不说孤独
·你要结婚,可我要的是纯粹的爱情
·有你就是晴天
·生命,是一场深情的旅途
·小情书
·最遥远的距离
·爱情最美的样子
·婚姻与爱情
·美好的爱情应该是彼此成长的沃土
·遇见你,是时光最温柔的相待
相关短文
·寻找消失的枫
·想你在那个秋日
·无缘红尘
·恋伤,想起了谁,谁在乎,那心好
·木棉花的故事
·这一世失约的温暖
·枫海的彼岸
·雪化了,剩下什么?
·第一次见你
·爱…消失了
·离开的理由(一)
·坚守这份爱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