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爱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待你长发及腰

作者:林冰115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5-10-24 20:26 阅读:

  文/林冰

  犹记,初见那年,阳光下的一抹笑颜,从此牵拌心间。你于耳际许下的流年,等不及去实现。相隔十年,谁在隔岸奏响一曲离别的笙萧,作词待你长发及腰……

  一

  毕业三年多,纤默在一家小型公司里做销售,因为个头不是很高,留着一头黑色短发,长得十分秀气,人缘也不错。虽然这几年没有混得风声水起,但每个月业绩都保证在一定的水平上。

  “纤默,今晚公司聚餐一起去啊,记得带上他你的小男友啊。”沈桦一脸坏笑地看着她。敢情这是在调侃她,长到26这般年纪才交了个男朋友

  纤默一脸的黑线:“我说沈姑娘,人家比你我都大,你好意思叫人家小男朋友吗?”说着,整理了文件准备下班:“我晚上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还得准备艾克森的资料,明天去拜访下人家。”

  “诶诶诶,下个月你都要结婚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你就带人家来我们瞧瞧嘛。”沈桦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文件,还不忘拉上边上的另一个同事江涛说道:“小涛,你说是不是,也忒小气了,老是藏着掖着……”她一脸不满地看着向纤默,指望着旁边的江涛附喝上几句。

  不料,江涛被她拉得猝不及防差点栽倒,本就心有不满,哪还会跟她咐喝,黑着一张脸:“沈桦,不是人家小气,你看你那如狼似虎的表情,敢情就是在等待猎物一样。我要是纤默我也不带给你看。”

  说完,沈桦那笑嘻嘻的小脸上就立刻风云突变。纤默一脸的无奈,看着这对活宝,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没意思,拿着包包就准备离开:“我晚上真的有事,要见他,下个月婚礼上见吧。记得包好礼金。”说着不看两人僵硬的表情,一脸欢愉地下了楼。

  三年的努力,终于成功地蜕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那个腼腆害羞的小姑娘,再也不是她。她会向时间证明,她没有任何人,也能过得很好,包括他……

  二

  咖啡店里,纤默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来往的人流,不时地发呆。

  今天她穿了件白色衬衫黑色短裙外加八公分的高跟鞋,看起来干净利落,大方恬雅。为了见艾克森的老总,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纤默……”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

  纤默赶忙回过神来,站起身打招呼:“你好,艾总……”说着看向来人,伸出的手就那么尴尬地停留在了半空。

  十分熟悉的容颜,带着回忆,一起涌进自己的脑海里。那些故事里的人,早就被自己封存在心底,如今……

  男子一身白色衬衫,黑色长裤,手里还拿着个外套。看着一脸惊讶的纤默也不在意,自顾地坐了下去:“一杯摩卡……”对着身旁的服务员说道。

  纤默回过神来,虽然十分惊讶一直联系了那么久要见的人居然是老同学,但出于职业习惯,她还是很好地收敛了表情,一脸和曦地迎上男子审视的目光。

  “你不说,我还真快认不出你来了……”男子接过服务员的咖啡,低下眼眸认真地喝了起来。黑色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在想些什么。

  “艾总不也是,这么些年没见,艾总已经发展这么成功,真是让我们这些老同学自愧不如。”尴尬地笑了笑,却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

  十年的时间,各自的成长,当初懵懂的少年情怀,全都落在了眼前这个男子的眼中。其实,她很想问,那个人,还好吗?

  男子也不理她的客套,放下手中的咖啡,目光灼灼地看向她:“听说你要结婚了?”明明是肯定的语气,却还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纤默突然感觉有些落默,伸手抚上自己一头短发,想起那时候和那个阳光般的少年许下的誓言,待她长发及腰,他就娶她为妻。如今,当真要嫁人为妻,娶的人却不是他。

  “嗯,下个月十五,到时候艾…世袁,一定要来喝杯喜酒。”说着,恬淡地笑了笑,那想要问出的话,还是哽在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男子没有回答她,就那么直直地望着,似乎想从她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

  “你……要不要去美国看看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一趟,当初在美国时,见到的那个人……他不忍再想下去,当初见证他们的恋情,也见证了他们分别,如今却居然过份地想要她去美国看看他。

  纤默有些讶异他会这么问,其实他们已经没有联系好多年了,去美国看他,以什么身份去呢。她苦笑一声,还是淡淡地摇了摇头:“你知道,我要结婚了。”

  男子似乎不想再听她拒绝的话,收起衣服起身就要离开。想了想,还是转过头来说道:“他还在等你……”目光触及桌上的合同,眉头微微一皱:“合同到时寄来我公司。”转身离开。身影渐渐远去,独剩纤默呆立那里,一时无言。

  那个温暖如阳光般的少年,那个声声承诺要娶他的人,那个埋藏心底十年以为再也不会想起的人,他居然说他还在等她?

  十年岁月,从病床下走下来就消息无影的人,说还在等她?

  三

  窗外,阳光有些刺眼。

  纤默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脑海里却是把那十年的光景都一一再过了一遍。突然很想回到那一年……

  那时候,她十六岁,高一。

  那时候,他十九岁,高三。

  那时候,她只是个从农村里,转学来的小姑娘,没家室没背影。

  那时候,他却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家庭富裕,父亲还是市里的局长。

  那一次,他参加了校外活动五四篮球比赛。她们全班女生作拉拉队给他们加油呐喊。她个子小小的,站在一群人前面,只是安静地看着球赛。

  不知道是不是月老的牵线,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那个篮球像是被吸引了般,毫无预兆就要落到她的头上。她惊慌失措,想要躲开,却被身前身后的人挤在了中间,动弹不了。

  然后他就像从阳光般走来的人,注定给她的救赎一般,飞奔着跑到她的面前,硬生生地用身体替她挡下了那一球。

  他或许不知道,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总会安静地出现在球场,默默地看他练球。

  她突然发现,她很想喜欢看见到他,他的一颦一笑就像那初晨的阳光般温暖。所以她就一直躲在他的身后,安静地看着他。每次上课,他抱着课本,走在前边,和同学滴滴细语,在说着什么。她就躲在劣迹斑斑的墙角,傻傻地望着他的背影出神。

  或许他会偶尔回过头来看一眼,但她总是会在他回头时假装容入人群。那时候她还细细地想,他和她是如此的默契。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她,抱课本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她很害怕他会指责她,低着头小声地说了声:“对不起……”

  他突然笑了:“没见过你这么害羞的人,没事啦,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太帅了,很养眼啊?”没等她回答,他居然就那样拉起她的手往学校的操场上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就那样被他拉着,感觉心都是暖暖的,住满了阳光。他是个爱笑的男生,总是喜欢穿着白得发亮的T恤衫。他拉着她到操场边上的一个花圃里坐。她坐来没有来过这些地方,听那些同学说,这里是情侣们约会的“秘密花园”。想到这里,耳根不禁红了。

  “我叫顾清辉,你叫什么名字?”他坐在草埔上,抬着头随意地望着蓝天。

  她不敢看他,偷偷地瞄了一眼说道:“我叫纤默。高一二班的。”说着,抱着双膝,低着头看草丛。她从来不敢奢望能和他坐在一起,就像现在,安安静静地聊天。

  “我记得你,那次比赛,球差点打到你,不好意思啊。”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尴尬地笑了。

  她反而觉得愧疚,有些急促地说道:“不是,不关你事,是你救了我。”一口气说完,脸就开始发烫。她看到了他的眼睛,一双眼里只有她的眼睛。

  他又笑了,笑得很开心:“你喜欢我?”他明明知道,却不知为何想要逗弄她。

  她又害羞了,恨不得把头埋进膝盖里,却听到旁边的少年说:“纤默,做我女朋友吧?”

  她猛然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她以为她听错了,可是她听得很真切。

  “怎么,你不愿意啊,不愿意就算喽。”说着搭拉下脑袋,不去管她已经摇得像波浪鼓的头。

  “我……愿意”奈不住他的无视,她只好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

  他抬起头,一脸得意地拉过她的手,坏笑着看向她:“你愿意?你愿意嫁给我?”

  她故作气恼,低着头推开他的手。

  他看着她齐肩的短发,有些出神,低低地说了句:“等你长发及腰了,我就娶你为妻可好?”说完笑嘻嘻地盯着她看。

  她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眼神满是疑惑。

  他将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一只手还不忘摸了摸她的头:“当然是说真的。等你长发及腰了,我就娶你为妻,我们也来个另人羡慕的恋情。”说着自顾地笑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很美好的事情。

  原来,承诺当时都是真的,只是后来太多的意外,她以为他会等到她长发及腰,他来娶她……

  四

  那一天,她骑着自行车和他一起并肩走着。她话不多,总是喜欢听着他跟自己说。一路上,都是他的笑声。

  “表哥,等等我。”后面传来了个女声,他急忙刹住车往回看。是他的表妹,跟他同班,总是喜欢缠着他。

  她低下头,没有去看来人。表妹叫童童,比她小两岁,和他家并没有什么血源关系。他跟她说过,他爸爸想要撮合他们两个在一起,只是被他拒绝了。

  “表哥,我自行车坏了,你送我一程嘛。”童童跑到他跟前,气喘吁吁地说道。看了一眼身旁的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

  他笑了笑,指着后座说道:“上来吧,小表妹不怕被我载了摔花脸就好。”说着,好似忘了身旁纤默的存在般,顾自地骑着车走了。

  “才不会呢,又不是第一次被你载。”她坐上他的后座,环抱着他的腰,一脸笑意地看着落在后面的她。

  她突然觉得,她和他隔了千山万水,中间是一条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就像她和他的身份,就像她和他的长相,就像她和他家庭。她迷迷糊糊地上了车,转身就想离开。

  然而就在那时,一辆黄车的小轿车直直地嘲她冲了过来。她躲闪不及,竟就被那样蹱翻过了小轿车。身体凌空时,她似乎还听到了他最后一声叫她的名字。

  后来,她被人送进了医院,头部受伤严重,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三个多月里,很多人去看她,就连他的小表妹也去看她了。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以为,他来探望自己时是自己睡着了,所以后来就一直强忍着不睡。只是因为想要再看看他阳光般的笑脸,然后告诉他,她再也不能为他留到长发及腰了。

  医生说,她的头部受伤严重,就算伤好了,伤口处还是很薄弱,留长发怕拉扯到神经。所以,她再也不能留长发了。她突然想起和他曾经说过的承诺,心里万分的难过

  再后来,她等到了她的出院,却得知了他在她出事的一个星期后就转学国外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事牵连了他,鼓足了勇气,跑到他家里找他。

  可是她在他家门口,遇到了他的小表妹。

  “纤默,你来干嘛,清辉表哥已经去国外了,我过几天办完转学手续也要去找他了,怎么,你有事吗?”看到她来她好像十分开心,眼里却满是得意。

  她听到她的话,却是慢慢地低下头去:“他为什么转学?”她说得很小声,不经意去听还以为她在喃喃自语。

  “伯父伯母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所以让他转学国外了。”她笑着,不管身旁的人,拉着行李放上了车。

  “表哥不会回来了,你还是死心吧!”说着,就坐进了车里。

  耳边传来微弱的汽笛声,渐行渐远。她的眼泪,却早已模糊了双眼。

  她突然很讨厌这样懦弱的自己。甚至有个冲动,想要上前拦住那辆车。

  可是,拦住了,又能怎么样呢?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心痛得仿佛快要窒息了,蹲下身,揪着自己的头发,失声痛哭。

  她想,他们之间隔越着千山万水,她却总是站在原地遥遥相望,希望他向自己走来。她错了,所有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努力去争取。

  或许是惩罚自己,在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操场上,跑了一天一夜,直到汗水和眼泪全部挥发了,她才迷迷糊糊地昏了过去。

  在梦里,她跟他说了:她再也无法为他留到长发及腰……

  那么,她也不用嫁给他了……

  

   五

  新历八月十五日,宜嫁娶。

  白色的婚纱迤逦着步入礼堂,钟声一次次地敲打着。

  她披着白色的头巾,看着身旁牵着自己手的人慢慢地走向礼堂,恬淡地笑开了。

  十年深埋心底的感情,她终于可以放下了。

  “纤默,你今天真漂亮……”新郎官沐辰微笑地看了看她,眼里满是欣喜。一边还不忘对着两边的宾客点头致礼。

  被人夸赞,纤默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却发现自己蒙再头巾下,无需低头别人也看不清她真切的脸。她觉得有些好笑,明明已经戒掉了这种习惯的,怎么还是这样。

  她在他耳边滴滴道:“你今天也不错啊,那些是我同事,已经觊觎你好久了,到时记得多陪他们喝几杯”说完,指着他看向左边中间位置的沈桦。

  沐辰一脸犹疑,心里对觊觎这个词表示用词不当。他看了看她指的方向,只见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美女在朝他使劲地挥手,心下一紧,果然是觊觎……

  “你可要看好了,人家觊觎得这么明目张胆,我怕我会顶不住她的诱惑啊……”说着一脸坏笑地拉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如果没有那个人,沐辰会是一个完美的恋人,他细心体贴,从来不勉强自己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就连她的工作,他也是暗地里明地理地帮这帮那的。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就算没有嫁给自己爱的人,却也嫁给了爱自己的人。

  她抚了抚着自己一头短发,无法为他留到长发及腰,那么自己也不用嫁他了……她笑着看向礼堂上的神父。

  神父庄重地瞧了他们一眼,朗声道:“耶稣见证,沐辰,你愿意纤默成为你的合法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吗?”

  “我愿意……”沐辰看着她,言笑晏晏地回答道。

  “那么纤默,你愿意沐辰成为你的合法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吗?”

  纤默也看向他:“我……”话音未落。

  礼堂的大门被推开,刺眼的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纤默看不清来人,却被那熟悉到刻骨铭心的声音生生地震撼了:“她不愿意……”

  一头长发及腰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不顾旁人奇异的眼光直直地走到了纤默的身边。

  纤默看着来人,猛地揭开头巾,泪水簌簌而下。

  男子看着一头短发的纤默,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深深地吻了下去。十年的思念,不断地折磨着他,所有的痛苦与煎熬,全都溶在了这个吻里。

  周围斯声一片,却没有人敢上前去打断他们。

  沐辰手指紧握,青筋暴起,看着纤默泪眼婆娑的那一刻,他知道,她爱的,是眼前这个人。虽然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可是他不想欺骗自己的感情,欺骗纤默的感情,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

  男子放开她,拭去她满脸的泪水,轻抚着她的头发:“你不能留到长发及腰,那么我来留,你一样还是要嫁我……”

  纤默无言,慢慢地低下了头,脸颊上的泪水不停地蜿蜒而下,他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微微翘起的嘴角。

  他拉起她的手,笑着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害羞的人,没事啦,是不是觉得我变得更帅了,很养眼啊?”没等她回答,拉着她奔向了门口:“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上一篇:爱的呼唤   下一篇:千里相思系红尘,只为平凡坚守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失与梦
·浮世生灵 执念
·隔着一座城,思念一个人
·分手,是为了爱
·等得累了,就放手吧
·《四季·秋之凉》
·爱如烟花
·爱情,寂寞的一阙词
·失望攒够了,再爱也不会回头
·轻轻地,给我唱一首爱情的歌谣
·结婚是缘分到了
·浮世生灵 世情,烟花易冷
相关短文
·爱的呼唤
·臆想
·走心了不会是过客
·东风破,几度飞花
·一份祝福
·一季微凉,染了雨。夏天还近在眼
·倾听他和她的故事
·感谢今生与你相遇
·秋意
·盲人和红玫瑰
·有一种爱情,叫做路过
·无颜女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