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爱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赤道与雪花

作者:耳晴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5-11-14 11:28 阅读:

  (一)

  阳光才悄悄从地平线上溢出来,街道还未繁忙,人群还未结队,天还未大亮。

  陌黎手中拿着一张第一医院前一秒才寄过来的化验单,她的动作停滞在了空中。

  已孕。

  化验单上的所有字都因为这两个字失去了光芒,陌黎的眼睛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那两个字。她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洁白闪亮的小兔牙可爱得醉人,在晨曦下熠熠生辉,她微微皱起的眉,瞬间又松了松,然后又开始紧了起来。拿起躺在沙发上的手机,拨了“木木傻瓜”这个备注的电话,焦急的几秒之后,听到“喂”的那一声之时,她的眉头才缓缓平展起来。

  “我的格格,想我啦?”电话那头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那个声音让她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咬着的嘴唇终于笑了开来。

  接电话的人是辛木,陌黎的男朋友,他一直都把陌黎叫格格。

  “亲爱的,我有点事想告诉你,但我不知道你会开心还是不开心。”陌黎说着这句话,嘴里分明已经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两个和谐的小酒窝一跳一跳的。

  “嗯…。听格格的语气,是要告诉本帅哥一个大好事啦,那我可得竖起耳朵仔细听啊!”电话那头的辛木对这边的事情毫不知情。

  他们这样相恋着,从大学时代开始,已经有七年了。

  “你…。你要当爸爸了!”陌黎兴奋地跳了起来,跃动的旋律让她的每一个细胞都迸发着活力,可为什么,隐隐中,她有了一丝丝的担忧。

  “啊?”

  “喂…。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

  “你说话啊,辛木,我说你要当爸爸了!”

  陌黎的电话里想起了嘟嘟的挂断声,她以为是断线了,拼命地回拨着,一次次,得到的却是“无法接通”,这四个字那一刻就像一把小刀在她的心上刻着痛字般疼痛。

  辛木,这些年你一直都不跟我提结婚的事,我们大学毕业四年了,你却迟迟不肯给我一个小家。现在,我有了我们的孩子,我早就料到你不会接受他,我只是骗骗自己,让自己开开心心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可现在你连面对这一切的勇气都没有,我好怕这样的失望,孩子我会打掉,可是辛木,这一次我真的对你失望透顶。

  陌黎的手颤抖着,一字一字地编辑着这条短信,眼泪唰唰地流下来,落在手机上让手机的屏幕开始模糊不清了,她失声哭了起来,半身趴在了沙发上,披散的头发虽遮掩了她的表情,遮不住的却是她内心的千疮百孔。那条编辑了好久的短信却未能发出去,万一这是个误会呢。

  时间,像是凝滞不动了。

  几乎连空气的流动声都听得见。电话铃声响起了,陌黎迅速起身拿起电话,转而又是死水一般的绝望

  是周小羽,她大学时的闺蜜,直到现在。

  小羽告诉她,再过几天是她们大学寝室室友约定的聚会的日子,她们的大学在另一个城市,去那个城市必须花上整整一天的时间。

  或许,她正好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散散心吧,再说,大学里室友之间的感情怎可轻易放下。

  (二)

  辛木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惊喜从他的脑海中跃跃而过,他扶了扶快要滑下鼻尖的眼镜。他开心地捂着嘴巴,又捂着鼻子,掐了掐自己渐渐老成的脸,摸摸下巴,只是为了确认刚刚听到的消息不是在做梦,

  他坐在地上,笑了起来,急忙挂了电话,他想着,这么大的好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父母

  在快乐占据他灵魂的时候,陌黎拼命呼唤,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喂,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当妈了!哦不对,我要当…。不对不对,什么来着?”辛木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责怪自己每次一激动就语无伦次的毛病总是改不掉,可这时候,他英明的母亲却听出了端倪。

  “儿子,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我要当奶奶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对对对!妈,刚刚陌黎打电话说她怀孕了!”辛木终于不再结结巴巴说完了这个事。

  “什么!陌黎?儿子,妈不是让你和他分手吗?你们怎么还纠缠不清,而且她还怀了我们家的血肉!这……”电话那头的女人开始咋咋呼呼一阵吵闹,那阵无情的闹腾终于使辛木意识到了他现在的状况。那就是他的妈妈根本不可能同意他们在一起,更别提结婚的事了,这也是他这几年来没有向陌黎提结婚的原因,只是一时兴奋竟下意识地忘记了他妈妈对陌黎的成见。

  辛木在电话的这头沉默了,他妈妈是个固执的人,这些年来凡是她做的决定就没有人可以改变。

  辛木是出了名的孝子,再加上他的母亲年老体衰,一不小心就会犯病,他也根本不敢惹他母亲生气。

  但他还是决定为陌黎尽力一次。

  “妈,你就认了她吧,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

  “没门,那个女人永远进不了我们辛家的门,她凭什么!你真是翅膀硬了,长大了就不听妈的话了吗?”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听起来带着点点哭腔,这吓坏了辛木。

  “好好好,妈,我们不结婚不结婚,您别着急,别着急…。”辛木颤抖着说着这句话,到底应该怎么办。

  那晚,他甚至不敢回陌黎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如果电话通了,他该说些什么。我妈还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去打了孩子,过几年再说。这样说吗,他摇摇头,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这样对陌黎的,

  (三)

  仍旧是耀眼的光芒,一眼晴朗的天空,宽阔的绿色橡胶上透着丝丝桂花香,熟悉的校园味道。

  她们六个手挽着手走在操场上,像流云般温婉,像细水般长流,像微风般动人,这是她们青春梦想,几年后,十几年后,几十年后,在同样的地方谈笑风生,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如今,她们的梦想实现了,时光在不停地向前,所以她们才会实现关于时间的梦想。

  现在的她们早已脱去了年少时的稚嫩,有的结了婚生了子,有的有了事业,有的环游世界悠悠半生。

  陌黎突然站在操场的一角,大叫起来,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

  随即而来的是她们六个人一齐的叫吼声,或是发泄,或是重逢的喜悦,只有她们自己才会知道。

  “陌黎,你和辛木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结婚啊?”突然其中一个姐妹怀着八卦的心问道。

  “不会吧?你们真的走了这么久?辛木,哈哈哈,大家还记得当年赤道与雪花的典故吗?”其中一个当年的朋友兴奋地大叫起来。

  赤道与雪花,怎么会忘记呢。

  那时陌黎还在一望无际的雪海中徜徉,那是她在大学里的第一次远行,她去了中国的极北之地看雪,陌黎从小就喜欢雪,奈何她生在南方,很少见到雪,所以一进入大学就在等这样一个机会去北方。

  那时辛木还是个只会吟诗作对的文艺小青年,偶尔吐出的几句话让人忍不住泛酸水。

  他们第一次在新生会上见到的时候,辛木就对他的室友感叹道,陌黎的美简直是人间罕有,他一定会追到她的,然后携手一生。

  他室友问他,你知道一生有多长吗?辛木抓着脑袋说,我不知道,但我想试试。

  陌黎望着小卖部通往她们寝室的路,微微一笑,想起了辛木。

  那天也是一个下雪天,飘着的小雪花很小很小,甚至都把大地染不上白色。

  “陌黎,你下楼来,我有东西给你。”陌黎接到辛木的电话急急的下了楼。

  “什么啊?”

  “给你。”辛木递给了陌黎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冰淇淋,冰淇淋已经把辛木的手冻成了浅紫色,让人看了有些微微的心疼

  “大冷天的你买这干什么啊?”陌黎的语气里带着一种不解地责怪。

  “你之前不是说你最喜欢看着雪,吃着冰淇淋吗?今天下雪了,但是学校小卖部没有卖冰淇淋,所以我就骑车去市里给你买的,找了好久呢。”辛木轻描淡写地说着自己的经历,同时拍拍身上细碎的雪花。

  陌黎看着那辆因为寒风快要倒下的自行车,心中微微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大男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喏,你的车快倒了,你快骑走吧。”陌黎的嘴角稍稍翘起,“谢谢你的冰淇淋,其实我只是随便说的,你不用当真,不过还是谢谢。”

  辛木乐呵呵地看着陌黎,看着她上了楼,他的心里乐成了一朵花。

  (四)

  辛木在大一寒假的时候去了马来西亚,那是他很久就开始的计划了,如今终于实现了他的想法。

  “辛木,你快回来,陌黎去漠河看雪了!”

  当他正在马来西亚各种嗨皮的时候,他听到他的室友说了这个让他动摇玩心的消息。当天晚上他就买了一张回国的机票,他决定这一次,尽力一次,第一次真正决定为她尽力。

  陌黎躺在雪地上,享受这冰冷到刺骨的感受,这样的感觉才是真实的,没有任何雕琢的成分。北国风光,大雪纷飞,笑魇如花。她看着这一望无际茫茫无边的白色世界,像一场永远不想醒来的梦。

  “陌黎,你电话!”小羽把电话递给了她,她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辛木!他不是去马来西亚了吗。

  “喂,是陌黎吗,陌黎吗?”辛木的语气像个蹦跳的孩子,兴奋中又带有一些不安。

  “你不好好度你的假,打电话干嘛!”

  “你来的这什么鬼地方,怎么冷成这个样子,我的鼻涕刚流下来就成冰柱了,过几天我不都成冰雕了!”他抱怨着漠河的天气冷,却不知他的心里有多暖,从马来西亚到中国漠河,纬度横跨了好几十度,怎么可能不冷。

  “你在说什么啊,你的意思是你也来漠河了?你不是在…。”陌黎蓦地从雪地上坐起来,即使穿着厚厚的防寒衣,还是感到了不敢触摸的寒冷。

  “快别说了,来接我,我要被冻死了!”辛木说这话的时候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的确他冻坏了,他只知道漠河冷得不能生活,却没亲身经历过,到了那里之后才知道原来中国还有那么冷的地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皮肤正在一点点裂开,寒风钻进身体每一个角落的那种感觉。绞心的寒冷连他这个男孩子都受不了,他越来越想不明白为什么陌黎会喜欢这样的地方。

  陌黎见到辛木的那一刻,他正坐在行李箱上,呆呆地望着远方,像一个千年雕塑,一动不动,偶尔眼珠动一下,上身堆着各种棉衣,不过都是南方的棉衣,对漠河的气候来说毫无防御力的棉衣,时不时耸一下肩膀,蜷缩成了一团。

  陌黎笑了,笑得合不拢嘴,笑得直不起腰来。

  她笑的是平时自称风度翩翩的文艺小青年如今堕落成这副模样。

  辛木也笑了,笑得像个娇羞的小姑娘,也像个草原上见到了心爱姑娘的马汉子。

  他笑的是几经波折冻成热狗的他终于见到了陌黎。

  辛木拍了拍陌黎的肩膀,“你能不能喜欢一个正常一点的地方啊?这里也太…。”

  “你怎么来了?”陌黎早就想问的问题终于可以问出来了,她笑成了一朵花的模样,俏皮的样子让人看了心暖。

  “我…。我想来找你啊!”辛木说话的样子像一个黑龙江渔夫,明明可以是一句很浪漫的话却被这个少年说出了一种淡淡的咸水味。

  陌黎的脸不知是冻的还是被辛木的这句话冲击到了,竟然红成了苹果模样。

  (五)

  辛木的每一次出现都能带给陌黎大大的震撼,每一次他的出场都像一场编辑了很久的戏剧,像是有一个完美的剧本在指引他向前,指引他一步步获取陌黎的芳心。

  陌黎笑得露出了两个并不明显的酒窝,那还是辛木第一次看到,她喜欢这个男孩带给她的每一份惊喜与感动

  “说真的,你为什么来漠河啊?这里这么冷。”陌黎像是在期待什么回答似的,她的手揣在衣服兜里,手指在不停地打着圈,这一切,是辛木看不见的。

  “我都说了,找你的!”辛木回答得极其不耐烦,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陌黎还是不懂他的意思。

  “噢”陌黎点点头,微微笑了笑。

  他拉起她的手奔向了雪地,就像奔向了广阔无垠的未来,他们紧掩的心扉正在悄悄打开。

  在漠河玩了四天之后回到了南方,因为辛木的身体受不了如此的寒气,为此,陌黎还笑了他好一阵。

  回去的当晚,陌黎打开了手机,打开网络。

  突然她的眼睛湿润起来,化成眼泪掉落了下来,哒哒地打在手机屏幕上。

  她看到了一条个性签名:2008年1月22日,你在漠河,我在马来西亚,我们之间横跨了一个中国,伟大的祖国,偌大的疆域。从马来西亚到漠河,一路气候的变化就像我对你的感觉变化,感受越来越强烈。今天我只想说,我见到你了,以后我也会常常见到你,因为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去到你的身边,你是雪花,我是赤道,所以只有我能完完全全融化你。我所走的那些不愿走的寒冷的地方只为了在人海中找到你,我所看过的晃人眼球的雪花,只为在白茫茫一片中找到属于你的那片雪花。

  2008年1月22 日,那不正是辛木到漠河的日子吗,难怪他会不耐烦,难怪他会责怪她不懂他。

  陌黎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感动了,她退出了网页面,找到了辛木的电话,拨了出去。

  “想通了?”辛木接起电话的时候又是一副欠揍的模样,让陌黎发笑。

  “你俗不俗啊,还个性签名,万一我看不到呢,万一我不玩qq呢。”

  “你看到了,感动吧!”

  “虽然俗,但那一向是你的风格。”

  然后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从此,赤道与雪花的故事就成了大家众口相传的一段佳话,他们在一起一走就是七年。

  (六)

  “陌黎,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小羽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一瞬间就把她从美好回忆中拉回到冰冷的现实,她摇摇头示意没什么,只是默不作声地走开了。

  天还是那片天,当初的故事还是人们心中不变的爱情神话,校园里每一年都变化不大的来来往往,夜间坠落的星星还是无法留在天空,好像都没有变,流云细雨,云卷云舒。

  只是繁华落尽之时,梦想也随之破灭,青春就是青春,无忧无虑,没有现实的干扰,一切才可以井然有序。

  原来那独特的温暖是青春的温度,只是青春。

  她回了家,就像回了现实。

  天已经黑了,还没到家就看到明晃晃的灯光。

  “陌黎你去哪了,打电话你也不接,你知不知道我会很担心?”辛木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急匆匆地抓住了陌黎的肩膀,陌黎的神情却丝毫不为他所动。

  “你来干什么,我去哪了你还关心吗?”陌黎冷冷的回答着。

  “你怎么了,那天你在电话里说我要当爸爸了是真的吗?”

  “你觉得我会拿这事开玩笑吗!”

  “格格,那你就别乱跑了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辛木把陌黎拥进了怀里,小心地抚摸着她的头。

  “那天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你为什么要挂电话?后来我怎么都打不通。”这个拥抱对陌黎而言来得太及时了,她暂时放下了心中对辛木的不满,准备接受他的解释。

  爱总是让人一次次原谅,放下。

  “对不起啊,那天我太高兴了,就想着先打电话给我妈,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那你妈怎么说,我知道她一直都不喜欢我。”陌黎闷闷不乐的样子让辛木觉得心疼,他捏了捏她的脸。

  “没什么,我妈就那么一人,我会努力让她接受我们的。”

  “你的意思是就算是我怀了你的孩子她还是不肯接受我,她凭什么?你努力,你努力了这么多年有什么用,到头来我还不是受了你妈那么多的气!”陌黎挣开了辛木的手,把他推向了后面。

  “陌黎你别激动,我妈她不会一直不接受你的,我会让她对你慢慢改观的。”辛木的语气在尽量缓和。

  “还要等,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从我大学时候你妈就看不起我,到现在还是这样,她就是固执!就是小心眼!”

  “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再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妈妈!”

  “好啊,你不让我说她,那我就去打了这个孩子!然后我们就各走各的路吧!”

  他们的争吵已经渐渐失去理智,这是她们相爱以后最严重的一次争执。陌黎看着窗外城市里的高楼林立,霓虹灯烁,辛木呆呆地盯着地板,死一般的沉静,鸦雀无声,彼此的呼吸声都可以清晰地听见。

  从那一刻开始,沉默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屏障。无论是爱情,友情亲情,只要我们沉默不作声了,一切就会悄然逝去的。

  (七)

  已经夜深人静了。

  房间里被低低的抽泣声占据着,陌黎躲在被子里小声哭泣,每一次抽泣都小心翼翼,她怕她的动静吵醒了陪着她的周小羽。

  周小羽还是动了动,醒了。

  她抱着陌黎轻声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什么也不肯说。但作为多年的闺中好友,她怎会不知道陌黎的为人呢,好多年都不见她哭了。

  周小羽坐起身子。

  “是不是辛木欺负你了?”一句话说到了陌黎的心坎上,陌黎湿润的眼睛看了一眼周小羽,一下子扑到她的怀里开始放声大哭。

  “我怀孕了,可他妈妈还是不肯接受我,我们没办法结婚。”陌黎几乎是哽咽着说完这句话,一字一句都没有吐得很清楚,周小羽猜出了这句话。

  “她妈是什么人啊,怎么这样啊!那辛木怎么这样听他妈的话啊,难道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他妈一个重要!”周小羽的睡意瞬间被这个消息弄得全部消失了,她气愤得锤床。

  “这是不能比的,小羽,我知道他为难,但这次他犹豫了,我怕他最后会选择他妈,那我怎么办啊。”陌黎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现在给她妈打电话!”周小羽从旁边的柜子上把手机拿了过来,已经在通讯录里翻看号码了。

  陌黎制止了她。

  “不要,这样她会怎么看我,要是待会我把控不住情绪顶撞了她,那辛木会怎么看我?”

  “你不要再逃避了,想想你们大学时候,你们可是大家都看好的一对,现在怎么可以因为他妈的反对就放弃这段感情呢,你舍得吗?”周小羽的话不免让陌黎的心微微动摇。

  舍得,怎么会舍得。七年了,辛木早已成了她的习惯,可如今那个曾走过几十个纬度去找她的大男孩已经不再了,现在的他被现实捶打走了骨子里的浪漫情怀,现实让他变得唯唯诺诺,不再为她不顾一切。

  周小羽拨通了电话,还未等陌黎挂断,对方就接起了电话。

  “谁啊?”听起来蛮不讲理的声音让陌黎不想说话,周小羽对她肯定地点点头。

  “喂,阿姨你好,我是陌黎,你还记得吗?”陌黎小心地问着她。

  “你!我当然记得,我怎么会忘记。什么事啊,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等等,阿姨,不知道辛木有没有告诉你…。”

  “哦,你是说你怀了我儿子的孩子吗,打了吧!反正我是不会承认这个孩子的!不要以为你犯个贱就可以进我们辛家的门,我告诉你,我只认又聪明又能干家境又好的儿媳妇,你说你有什么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电话那头的女人叽叽喳喳说完了这些话,就像在肠子里放着大炮。

  陌黎竟然愣在了那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辛木的妈竟然这么蛮横,那些话句句戳着陌黎的心脏,她感受到阵阵心寒,想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周小羽抢过她手里的电话。

  “我说这位阿姨,你怎么回事啊,她怀了你儿子的孩子,你竟然让她打了,你还是不是人啊,我看我年纪大了,脑袋糊涂了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陌黎也想这样破口大骂一番,只是她不想与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可周小羽不同,她是大炮类型的人,有什么不满的当时就发泄了。她挂了电话之后,她们齐声笑了,骂得真爽!

  可是,这就意味着,他们真的要结束这段感情了。

  (八)

  辛木摆着几瓶啤酒在桌上,他把啤酒看成了男人的必备品,一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就会大喝一场。

  他一边翻着泛黄的老照片,一边喝着美滋滋的酒。

  那个属于他的私人相册记录了他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生活,所遇到的人和事。

  他的妈妈抱着他,拉着他,一直到他们一样高,他比她高了,他成了大孩子,他的妈妈都陪在他身边,看到这里他的心不禁一酸,这么多年为母亲做的确实太少了。

  突然从某一页开始,每一张相片都换了人,陌黎。

  他们一起看的电影,一起学习溜冰,一起去漠河,一起在雪地里吃着冰淇淋,一起找工作上班下班…。太多太多,用语言说不完的情意绵绵,他才突然想起原来曾经他们这样相爱过,不对,他们一直相爱,只是最近出了点麻烦。

  他拿出手机准备给陌黎打电话告诉她,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我们不吵架了。

  这个时候,他妈妈打来了电话。

  “儿子啊,这个陌黎到底是什么人啊,她也太没有礼貌了,这么晚了她竟然打电话骂了我一顿,就把电话挂了!你说这什么人哪,这样的女人咱们坚决不能要啊!”她的声音尖尖的,刺耳极了,一腔上海式普通话说得人心里发慌。

  “她找你了,她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就骂我有病啊,还让我去医院看看!你说,这…。”辛木的妈快要断气的样子,辛木根本不敢多说什么。

  “妈,你先别生气,我明天去找她,好好问问她。”孝顺的辛木始终没办法违背自己母亲的意愿。

  “好的,儿子啊,你可千万不能再跟她有任何瓜葛了啊,好了,我要睡了!”说完一下挂了电话,发出的嘟嘟嘟的声音让辛木觉得很累。

  辛木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扔掉了手中的空瓶子,摔得粉碎。

  他知道他妈的为人,唯恐天下不乱,这件事情上他深信陌黎是无辜的,绝对是他妈先对她说了什么才引得陌黎发飙。不过他还是觉得无论如何,陌黎都不应该骂长辈。

  阳光渐渐爬上山头的时候,辛木决定去找陌黎把事情说清楚。

  他来到她的住处,在门口徘徊了好久,不知道进去后的第一句话说什么。

  犹豫半天之后进屋了,却发现空无一人。他的心开始莫名其妙地慌张起来,四处寻找都不见人影,打电话,关机。

  终于想起了拨通周小羽的电话。

  “陌黎呢,在哪?”他着急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被传得老远。

  “现在知道着急了,现在你打车到轩民路的医院,最好把你妈也叫上,看看你孩子是怎么被手术刀弄死的!”周小羽嘲笑的语气显露无疑。

  辛木一听到这句话,脑袋如同被突然猛撞了一般,嗡嗡作响,一边跑一边继续打着电话,希望陌黎可以跟他说几句话,可那时候他才知道一切都晚了,他的第一个孩子也许保不住了,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梦。

  (九)

  医院里散发着浓烈的消毒水味道让陌黎觉得难受得咳嗽,幸亏这个时候还有周小羽陪着,不然可怎么办呢。

  “格格,你真的想好了吗?他可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啊。”周小羽其实一点都不支持她的这个决定,所以偷偷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辛木,只是希望这一切还来得及阻止。

  “小羽,别担心,一下子就过去了。”陌黎说得那么轻描淡写,甚至还带着微微的笑容

  她们手握着手,周小羽明显感觉到她的手冰凉得发抖。

  “下一个,陌黎!”护士小姐从手术室伸出脑袋叫着陌黎的名字,陌黎的眉头紧皱了起来,眼里闪烁着泪水,周小羽握着她的手,怎么这么久了辛木还没来,真是急死人了。

  “格格,要不咱不去了?”周小羽试着让陌黎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陌黎摇摇头,坚定地看着护士,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阴凉,冰冷。

  银质的手术器具发出亮闪闪的光,看起来毛骨悚然,垃圾桶里的血水还清晰可见,陌黎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可是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选择。她躺在了手术台上,深吸了一口气,默默闭上了眼睛。

  周小羽在手术室外急得团团转,她不知道怎么办,拨通了辛木的电话。

  “你怎么还不来?陌黎都进手术室了,你快点啊。”

  “什么?周小羽你怎么不拦住她,我现在马上赶过来!”

  “我怎么拦,医院规定不是家属不可以干涉的,你怎么这么慢啊!”

  “我妈心脏病发作了,我现在在我妈这儿!”

  周小羽没说话,她感觉他们之间完了,辛木最后还是选择了他的妈妈。如果因为别的原因他没能赶到,他们还有机会重归于好,可现在一点机会都不会有了。

  “算了,你好好照顾你妈吧,手术已经开始,我们都无法阻止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辛木面如死灰,就像现在手术台上被麻药麻醉的陌黎一般,面色如土。他飞快地跑出了医院,打了一辆车,去了轩民路。

  (十)

  随着一声叮叮的响声,医生出了手术室的门,取下了蓝色的口罩及消毒手套,看起来就像屠宰场的屠夫。

  周小羽直直地奔了过去,抓住其中一个医生的肩膀,“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医生郑重地点点头。

  周小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陌黎被几个护士推出了手术室,她的脸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和泪水。

  “他没来吗?”绝望的眼神在她苍白的脸上死寂一片,周小羽涌出了眼泪‘

  “有我在呢。”

  “算了,小羽,你陪我过去吧。”周小羽拉着陌黎冰冷的手,看着陌黎虚弱的身子却不知能做什么。

  病房里的陌黎一言不发,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谁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突然她转过头来看着小羽哀声问道,“你明明告诉他我来了医院,为什么他还是没有赶过来?他明明知道我要打了我们的孩子,他为什么不阻止我?”陌黎的哭声歇斯底里,越来越大。

  “你都知道?”周小羽觉得愕然。

  “我只是想赌一把,拿我的孩子赌一把,可是现在我输了,我以为我会赢的,可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把他对我的爱当成了筹码,爱是经不起摧残和考验的,爱是平和的,我为什么要试图去毁坏爱呢。”陌黎好像精神失常一般自言自语,丝毫不顾及身体的疼痛。

  “这不是你的错,陌黎,是辛木,他不是个男人!忘了他,你可以活的好好的,听话啊。”周小羽抱着陌黎,轻轻擦去她眼角的眼泪。

  病房里,哭声荡漾。

  辛木此时还在拼命往医院里跑,当他爬上三楼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虚弱的妇女,只是大多数都有人陪着,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大混蛋。

  “陌黎,陌黎,”还未走到病房他就高声呼喊起来。

  “你还来干什么,你滚!这里不欢迎你!”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周小羽第一次这么严肃地吼一个人。

  “她怎么样了?孩子呢?”辛木的脸上还挂着疲累的汗珠,他气喘吁吁地想要往病房挤。

  陌黎听到外面的响动,朝外看了看,没想到是辛木,她的眼泪倾泻而下,为什么,现在才来,晚了,很多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好比末班车,走了就是坐不上了。

  她用力拿出被窝里的手,向外招了招。

  “小羽,让他进来吧。”她的面色发白,看不出任何表情。

  辛木急冲进了病房。

  “你为什么说打就打了,他是我们的孩子,是一条生命!”辛木一看见陌黎就开始责怪她,更多的是蚀骨的心疼。

  “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辛木”,陌黎拉了拉掉在床沿下的被子,头也不抬,她已经对这个男人失望透顶,她不想多看他一眼,“我打了孩子,你以为我不难过吗?那是我的孩子!可打掉他不是一时冲动,我想了很久,和你吵完架后的几个晚上我都在想,到底要不要他。”

  辛木闭着眼睛听着陌黎一字一句地说着,他颤抖的双唇失去了原色。

  “所以,打掉他,不要他,就是你想到的解决方法?”

  “我没办法啊,我有什么办法!”陌黎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哭着,一瞬间就像一个老了几十岁的妇人,她的动静连护士都惹来了。

  辛木看着如此崩溃的陌黎,他坐在了床沿上,轻轻抱住了她,抚摸着她的发丝,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不是说好的有什么事一起承担吗,你怎么一个人就来医院了,你做的每个决定我都会尊重,只是你为什么不让我陪着你,起码你得让我陪着你啊。”辛木的情绪稳定了很多,他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安抚陌黎。

  陌黎什么也没说,那一刻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辛木的怀抱。

  (十一)

  陌黎坐在医院楼下,看着片片飘落的落叶,嘴角露出一丝甜甜的笑。

  辛木捧着一束百合,颜色清淡,如雪。

  陌黎朝他笑了笑。

  “阿姨身体好些了吗?”陌黎微笑着问道。

  “没什么事了,过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了,有小羽呢。”陌黎重新把视角看向了远方的落叶。

  “陌黎,我们,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辛木小声呢喃着这句话。

  “连你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不是吗,我们凭什么走下去,或许,分开一段时间对谁都好。”陌黎的眼里看不出的空灵,看不出的含义。

  “所以,你现在要做回雪花,你不再需要赤道了,”辛木眼含悲伤看着陌黎小心地说着每一个字。

  陌黎的嘴角划出了一点弧度,那种成熟与知性是她以前没有的。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青春就是青春,那些独有的感觉与记忆会成为我们最美好,可贵的记忆,可独特的东西都是不能永恒的,能永恒的恰恰是极其普通的,平淡的。你不再是青春里的辛木,那时的辛木肯为自己在乎的人不顾一切,现在的辛木多了更多的顾虑,我也不再是青春里的陌黎,以前的陌黎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现在的陌黎已经是快要三十的女人了,再也经不起折腾的年纪。”陌黎淡淡地说着这一切,像是在讲着一个古老绵长的故事。

  “你能给我点时间吗,等我妈妈病好了我就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去见她好吗?”辛木满怀希望地问着陌黎。

  “我们的分开与任何人无关,这七年,就当是我们感情的成长吧,就像这树叶,有绿油油的季节,自然也有变黄落下的时候”。

  陌黎在这件事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们之间有了从未有过的距离,一条生命。

  辛木看着她陌黎。

  “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我们之间的情意,我一定会唤醒你的爱,你的柔情,我错了,我错在胆小懦弱,可是以后我不会再允许自己那样了。”

  天空突然飘起了“鹅毛大雪”,所有的人都驻足在原地,那鹅毛随着秋风飘在空中,伴随着点点桂花香,像一个小小活泼的精灵游荡在人间。陌黎抬头看着这些雪花,笑得跟当年一个样子。

  “我一直没变,我还是愿意一直跟随雪花的赤道,我还是愿意为你做傻事,为你拔了一个晚上的鹅毛…。”辛木噗噗地笑出了声来。

  陌黎看着天空,“这真是你的风格。”

  飘飘荡荡的雪花纵使在空中停留了一个又一个地方,最终却落在了让它安身立命的地方。

  我们都以为在赤道上是见不到雪花的,其实不是,只是因为雪花一落到赤道就融化了,永远成了赤道的一部分。


上一篇: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快三年的爱情又是什么?)   下一篇:爱似琉璃,情意俩相依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有你就是晴天
·小情书
·有些人,只是一段旅途
·生命,是一场深情的旅途
·婚姻与爱情
·情到深处,不说孤独
·戒不掉的温柔
·遇见你,是时光最温柔的相待
·美好的爱情应该是彼此成长的沃土
·爱情最美的样子
·你要结婚,可我要的是纯粹的爱情
·最遥远的距离
相关短文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快三年的爱情
·遇见你,恋上一场花事
·从齐耳短发,到长发及腰
·给你的一封情书
·
·0.5+0.5=1
·初恋,爱在心头
·突然,不知心情是什么
·不敢为难你,只好为难我自己
·如果的如果
·原以为“娜”只是过客
·今夜,我又想你了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