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爱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爱是什么(四)

作者:飞得高的鸟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4-27 16:39 阅读:

   海涛按收货单将几个乡镇的货收完,顺便在镇子上吃了饭,已经是下午了。便驾着车往瓦屋村赶。其实对于这个堂妹,他一点都不讨厌,只是打小母亲就不让他带着堂妹玩,长大了也让他少理堂弟,堂妹。说是怕自己吃亏哩。他也知道,自己没堂弟和堂妹聪明。听母亲的话终究是不会错的。

  当然赶到瓦屋村口,堂妹海霞和文秀在路边等他了。文秀是个好人,能吃苦,心地善良,这是听他妈说的,村上人也都这么说。再加上她是二平的嫂子,自己和二平又是好朋友,所以对文秀,他也是很有好感。

  “文秀姐!”,海涛停好车,便向文秀打招呼啊。

  “海涛呀,多久没见你了,到我家坐会?!”

  “不了,还要赶回去交货哩”

  “行,那空了来玩呀,你回去和海霞慢些。”文秀嘱咐着。

  海霞已经上了车,看着海涛和文秀姐说话都是和颜悦色的,但和自己家人说话总是阴沉沉的,很不是滋味。难道亲戚还不如外人吗。

  海涛发动了车子,海霞爬在车窗上对文秀喊着:“文秀姐,我改天空了再来找你耍呀”

  “好的,我随时都在家哩”。文秀看着海涛的车子走远,就往家里走去。

  海涛开了一阵车子,问海霞:“你不是说找同学吗,原来是找文秀姐啊”

  “千万别让我妈知道,”海霞赶紧说。

  “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文秀姐,不回来了吗”

  “不知道,问她什么都不说,看来这次真的和二平哥吵得很凶。”

  “他们为啥吵架”

  “我也不知道,文秀姐没说”

  “哦!”

  “听我妈说,大妈准备给你说媳妇哩,是哪里人”

  “我不知道,我妈没给我说。”

  “你喜欢啥样子的?”

  “我没啥要求,只要不嫌我笨,我家里说行就行。”

  “你要求真低!”说完,海霞咯咯一笑。

  海涛说话的时候,一直在专心的开车,看不出脸上的变化。但心里其实蛮高兴的,自己一直对堂妹不理不睬,但堂妹好像并没有介意,母亲所谓的担心,其实没有必要。

  此时海霞心里也很高兴,自从长大后,还没和堂哥一次说过这么多话呢。她忽然有些同情这个堂哥,就因为智力比常人稍微低些,成了母亲妯娌之间争斗的牺牲品,受尽了嘲笑,受尽了辱骂。虽然堂哥对自己总阴着脸,但她知道这是受了母亲的影响,她也没从来没怪过堂哥。

  车子很快就到了五家沟口,海霞下车了就回家了。送走海霞,海涛继续向县城出发,这一车邮件,今天要交回县里去。从五家沟口到县城有三十公里路,这条路他不知道跑了多少次,或许今天心情好,总感觉今天开的尤其顺畅。到仓库交了货,停了车。今天他就算下班了。

  回到出租屋,海涛就躺在床上。这屋子是哥哥帮他租的,本来哥哥让他住在自己家,但他拒绝了。自己大了和哥哥一家住一起,毕竟不方便。于是,哥哥就给他租了个房子,是隶属邮政局的大院子,都是二层的平房,里面也没住几个人,倒也安静。海涛住在二楼中间的一间,二十多平方的单间,厕所、浴室都是公用的。房间就一张床,一张桌子,有台电视机,是哥哥以前的。平时在外面买吃的,就睡个觉也够了。但哥哥坚决不让他给一分钱房租。哥哥也经常喊他去家里吃饭,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拒绝了,不能什么都让哥哥照顾他。

  海涛今天真的很高兴,一方面和堂妹感觉消除了嫌隙,另一方也是最重要的,听堂妹说,母亲要给自己娶媳妇了。这让他既激动又兴奋。娶媳妇!他以前从来没想过。媳妇会是什么样的,是哪里人,会愿意跟他吗,结婚也会像其他人那样,有长长的接亲队伍吗,结婚后是不是也要和其他人一样,和父母,和哥哥分家。分家,这是农村普遍的现象。多少兄弟因分家闹得跟仇人一样,有的甚至打的头破血流。如果自己以后分了家,一定不会和哥哥闹矛盾的。也许是太困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涛~,涛~”,迷糊中的海涛听到有人喊,听声音就知道是哥哥海民。

  “嗷!,来啦”,海涛一边应着,一边起身开门。看到哥哥站在楼底下。海民三十三岁,比海涛大了尽十岁。个头没海涛高,但比海涛胖些,尤其是当了领导以后,肚子明显鼓了起来。海涛从来没想过海民比自己大十岁的缘由,只是小时候偶尔听到村里人说哥哥是抱来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他都跑回去告诉母亲,母亲都会将讲这话的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然后告诉他,那是那些人故意乱说哩。后来大了,也没人当他的面这么说了。

  “哥!”,看到海民,海涛喊了一声

  “回来多久了?,到我家吃饭去”

  “不啦,今天有点困,我想早点睡”

  “哦,好哩,你早点睡。对了,这周星期天你早点到我这来,有重要事情哩”,海民知道弟弟性格,也不强求。说完就走了。

  “行的,我按时来。”,看着哥哥海民走远了,海涛也上街去买了些吃的。然后到处走走,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抽烟也不喝酒,也不爱打牌。只有逢年过节和亲戚朋友在一起才打几圈麻将。打麻将他知道怎么和牌,但不知道怎么算账,都是亲戚朋友的,也没人赖她。不像在村里的活动室,有些妇女老是糊弄他,但他也不计较,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玩的也不大,消磨时间而已。

  这周周末,海涛故意起得有点晚,然后去吃了早饭。估摸哥哥一家也吃过,才向哥哥家走去。哥哥家离他租房子的地方不远,转过两条巷街就到了。

  小县城本来也不大,从南到北不到四公里。东西更窄了,就两条大街,不到两公里。护城河沿北向南从县城外流过,夏天的时候河水量很大,到了秋冬基本就干了。县城地方虽小,但人并不少,除了街道,其余地方密密麻麻的都是房子。最高的楼是城东的综合门市部,有七层楼。以前可是县城人最爱去的地方,现在随着各种新的服装、商贸等店铺开张,尤其是超市的出现,已经冷冷清清了。到时最近几年,沿着河边房子多了起来,相应的餐馆,酒楼也多了。

  转眼就到了哥哥楼下,每次上楼他都要犹豫一下,毕竟哥哥家是哥哥家,和在父母家是不一样的。他检查了自己的衣服,鞋子确认没脏污,才上了楼。到了哥哥门口,他穿过栅栏门敲了敲房门。

  “来啦,”,听声音是大嫂翠兰的声音。接着听到脚步声,然后门开了。

  “涛,快进来,”大嫂葛晓兰一边说,一边给海涛拿拖鞋。

  “直接进来,换啥鞋里,一会就出去了”,哥哥海民说道。嫂子白了哥哥一眼,就走开了。

  海涛还是换了鞋,把鞋收拾好。他知道嫂子是城里人,比较讲究这个。进到客厅,七岁的侄子小锐在看电视,看到他喊了一声“二叔”,又继续看电视去了。海涛捡了个空位坐下。待他坐好,海民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你看这女子咋样?”

  海涛看了照片一眼,这女娃长得端端正正的。边回答:“好着哩!”,然后将照片还给海民

  “那行,叫你来有事和你商量哩”,海民把手中的照片放到茶几上,接着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和爸妈寻思着给你娶个媳妇儿,这是你嫂子给帮忙找的,看觉得行,今天就能见个面。要是不行,咱在找”

  “来,涛,喝杯果汁”,嫂子晓兰递给海涛一杯果汁

  “妈,我也要喝”,侄子小锐看到有果汁,也要着。

  “厨房有,自己去拿”,哥哥海民对小锐说道。小锐便自己跑去厨房了。

  嫂子晓兰挨着海民坐下,指着照片说:“这是我同事一个亲戚的女子,也是农村娃,但人好着哩,我把你的情况也介绍了,他们家里同意见面哩。怎么样,涛”

  “行哩,就怕人家嫌我哩”,海涛说着不自觉的扣起来手指。虽然已经有了预感,但还是觉得太突然了。他一下子有点手足无措了。

  “哎呀,你怕啥,有我和你哥哩,拿我去打个电话,他们今天刚好在城里嘞”,说着嫂子晓兰就打电话去了。海涛也知道,其实都是哥哥嫂子已经安排好了的。不然不会那么凑巧。

  葛晓兰打完电话,像打了胜仗一样,一拍手,说:“好了,下午3点,再西河边的茶楼见”。

  其实葛晓兰这么积极的帮海涛介绍对象,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这么多年海民为海涛花了多少钱,为自己和孩子又花了多少钱,她心里记得一清二楚。有时候也和海民闹过,但都是吵过就吵过了,根本不起作用。和海民虽然也是介绍认识的,但那时海民还是普通职员。想当初,局里要求每个员工必须每年拉够十万的存款,那可是很大一笔钱,还不是自己拉着脸到处去求人,吃了多少白眼。现在海民是领导了,难道背后没有自己的功劳?为什么每次自己给父母买点东西,只要婆婆知道了,总要明里暗里的说几句,让她非常不舒服。海民也是处处维护他妈和他弟弟。公公永远是一副老好人模样,谁也不说。有时候她真觉得委屈,也只能躲在被窝哭一会。

  她也清楚,让海民不管海涛是不可能的,那时毕竟海涛还小。现在不一样了,海涛都是大小伙子了,总不能什么都管,管一辈子。只要海涛结婚了,然后分家,婆婆再想像以前一样让海民管,那就说不通了。


上一篇:别了,那一场深情后的绝恋   下一篇:纸条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有你就是晴天
·遇见你,是时光最温柔的相待
·有些人,只是一段旅途
·小情书
·情到深处,不说孤独
·爱情最美的样子
·你要结婚,可我要的是纯粹的爱情
·婚姻与爱情
·最遥远的距离
·美好的爱情应该是彼此成长的沃土
·戒不掉的温柔
·生命,是一场深情的旅途
相关短文
·别了,那一场深情后的绝恋
·37度心:当女人不再做这三件事,
·后来,我变成了怎样的自己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37度心:长情的男人,一定具备这
·爱是什么(三)
·37度心:婚姻之间的矛盾不能靠“
·爱是什么(二)
·草莓的味道
·没有房子女人就不嫁?不,她要的
·轨迹
·若爱,请深爱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