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爱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毁人不倦

作者:衣不染血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5-01 23:23 阅读:

  初夏的季节,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发呆地望着窗边一个空着的座位。

  那个座位的主人,叫林雨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只不过有好些天没来上课了,我也不知道,她是生病还是因为家里有事。

  “月瑶,林雨欣那么久不来上课,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问身后的女孩道。她家离林雨欣家还算近一些,也许她能知道些什么。

  “林雨欣?她几天前就辍学了啊。”

  “辍学?!”一听她这话,我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布满了吃惊之色。

  “为什么要辍学?”我忍不住问道。

  “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楚老师应该知道,你可以去问问楚老师。”她对我道。

  “哦……”

  …………

  而当我从楚老师那里得知林雨欣的事后,身体猛地一震,一脸的震惊。

  “林雨欣她……她怀孕了?!”

  在我印象中,她温婉恬静,不可能会做出那么不靠谱的事情才对。可是,望着楚老师那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又不得不去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她似乎……真的怀孕了。

  她才十八啊,怀孕……我真的不敢想象!

  我从隔壁班一个叫柳菱的女生那问来林雨欣家的具体地址,然后骑着单车,直接朝她家飞奔而去。突然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此刻的林雨欣定然很脆弱,身为朋友,我觉得我有义务去看看她。

  骑着单车,路过医院门口,忽然,远远的一道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身淡蓝色衣裙,精致的瓜子脸,袅娜的身躯,不是林雨欣还能是谁?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男子,大概有一米七五的个子,长得倒还颇为的俊朗。

  我停下单车,想要朝他们走去,不过没走几步,我生生停住了步伐。因为我发现她和那男的在争吵,似乎还很激烈的样子。

  感觉现在不好过去,我只好远远地观望。

  直到两人相互推搡,那男的一把将林雨欣给推倒在地,我终是看不下去了。握紧拳头,我猛地向那男的冲了过去。

  势猛力沉的一拳,砸中那男子的脸,当即让他惨叫了一声,身体因不稳而跌倒在地。

  突然的一拳,让他防不胜防,同时愤怒无比,站起身后,他猛然挥拳向我而来。可是,我的拳头比他快,还没等他打中我,我力气不小的一拳,再次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身上。

  一声闷哼,在我拳劲之下,他再次摔倒了下去。

  “叶彬……”林雨欣看到是我,很吃惊,顿时惊叫了起来。她那原本澄澈明丽的眸子,此时很红,隐隐可见有泪光在闪烁。

  “你没事吧?”我一边戒备着那男的,一边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我没事……”雪白的牙齿咬了咬唇,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弱弱地说道,那一对眸子,尽显黯然。

  “小子,你是谁?多管闲事!”这个时候,那男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对我吼道。那眼神无比凶恶,仿佛要把我杀了一般。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对他冷冷地道:“她好歹是你女朋友,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她可是怀了你的孩子!”

  我说话的语气很是森寒,看他的目光也极度冷冽。之前,远远观望之时,我便已猜出了他的身份。

  “孩子!?”听到我说孩子,他的面孔顿时狰狞了起来,咆哮道:“那该死的东西,前两天就打掉了!”

  “打掉了?”我微微一愣。

  “你以为我会留着那祸害吗?”他冰声道。

  “没想到动个手术,竟然花了我那么多钱!”他咬牙切齿道,一对眼眸尽是火意,显然打胎所花的钱,让他很在意。

  我听了他的话,心中却是一股无名火起。这个时候,不好好安慰堕胎后的女朋友,他竟然还在心疼钱!我眼中尽是不可遏制的怒火!

  在我身边,林雨欣哭了,娇俏的脸上,晶莹的泪水一行又一行滑落,显得楚楚可怜。

  “啪”地一声脆响,我一步上前,狠狠一记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心疼钱,到底是人重要,还是钱重要?!”我寒声道,拳头因愤怒而颤抖,有种想杀了他的冲动

  之前被我打了两拳,现在又被我狠狠抽了一耳光,他瞬间也怒羞成怒。

  “小子,你找死吗?”

  他咆哮一声,然后挥拳便朝我打来,一记又一击拳头,完全不是吃素的,非常重。而我也不甘示弱,对他狂猛地出起手来!

  两个人,两个男人,就这么厮打在了一起!

  看着我和他扭打在一起,林雨欣赶紧冲过来想要将我们拉开。但是我们两个大男人,又岂是她这个柔弱的女子可以拉得动的?她拉了好几次都无果,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和那男的打成一团。

  过了好久,我和他才分开。那时侯,我和他的身上都布满了淤青,衣服也沾满了灰尘。

  “林雨欣,我们分手了,以后再没有任何瓜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后,他愤怒地对林雨欣说道,一对瞳孔尽是冰寒。

  冷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他转身,毅然决然地离去,只留下一个无情的背影。

  而在他走后,林雨欣那湿润的眼眸,再度泛滥不堪。看着一脸泪痕,柔弱可怜的女孩,我忍不住心头一痛。

  “对不起,我的出现,让你们分手了……”看着双手抱膝,坐在地上无力哭泣的林雨欣,我满是歉意地道。

  可是她没有理我,只是一个劲地哭着。

  原本我和那男的打架之时,周围就已经围了不少人,而现在人越发多了起来。看着那些人对我指指点点,好像是我把林雨欣给欺负了似的。顿时,我极度尴尬,额头都有冷汗冒了出来。

  “叶彬,送我回家好吗?”过了好一会儿,林雨欣停止了哭泣,幽幽地对我说道。

  “恩,当然!”

  闻言,我如临大赦,当即带着林雨欣挤开人群,走向我放单车的地方。当林雨欣坐上单车后座,并且坐稳后,我顿时如风般疾驰,载着她朝她家而去,片刻都不敢停留。

  而当我将她送到家,她落寞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分手的事,并不怪你,在你没出现之前,他就已经提出要和我分手了。总之,今天谢谢你……”

  然后,她黯然地转身,朝大门走去。

  望着她那孤独落寞的身影,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忍不住对她开口道:“不要想太多,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听到我的话,她顿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勉强对我挤出了一个笑容

  她对我露出笑容,按道理我应该有所欣慰才对,可不知为何,我心里的难受不但没有丝毫的减轻,甚至多了些恐惧。

  因为,她挤出笑容的同时,在她眼中,我仿佛看到了一丝死亡的冷意。

  回到家,一想起林雨欣瞳孔中露出的那抹死亡韵味,我心中便充满了不安与恐慌,晚上甚至连觉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我便骑着单车,飞速向她家而去。我真怕她因一时想不开,而干傻事,自寻短见。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她家,发现她家大门还紧闭着,似乎他们一家都还在睡觉。

  我将单车停下,然后站在她家水泥砌成的空地上,直接呼喊起她的名字来。

  偶有路人从她家门前经过,纷纷对我投来怪异的目光。一大清早,便跑到别人家门前,脸红脖子粗地呼喊人家女孩子的名字,在他们看来,我显然有些神经质。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眼神,继续执着地大喊着。

  可是,过了许久都没有反应,我不免有些失望,乃至一点绝望

  也就在我有些失去信心之时,她家二楼的一扇窗户却在此时突然开了,然后一个小脑袋,从里面露了出来。

  这个小脑袋的主人,揉了揉眼睛后,睡眼惺忪地道:“是谁啊?一大清早地喊我。”说着,她还打了个小哈欠。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雨欣。而看到她后,我原本悬着的心,顿时落地了。

  “叶……叶彬,怎么了?一大清早地就来喊我。”此时,她也看到了我,愣了愣后,满是疑惑地问我道。

  闻言,我顿时间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我总不能说,因为怕你想不开所以特地过来,想要知道你是不是没事。

  “额,没……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我有些尴尬地对她说道,脸有些微红。虽然,我真的就是来看看她。

  她“哦”了一声,不过看她的表情,显然有些不怎么相信。

  “嗯……那个,你好好睡觉,我先走了。”我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便朝自己的单车走了过去。

  可是,还未等我走多远,一个声音便叫住了我。

  “叶彬,你等等。”

  叫住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雨欣。说完,她直接从楼上走了下来,只穿着睡衣,来到了我面前。

  头发没有梳理,凌乱地垂落在肩头。黑玉般的眼眸,泛着一丝丝困意。如羊脂美玉般雪腻的肌肤,大片地裸露在外,充满魅惑,荡人心旌。

  不得不说,穿着睡衣的她,拥有一种别样的美态。

  “怎么了?”我问她道。

  “谢谢你……”她凝望着我,然后幽幽开口道:“自从我怀孕后,那些所谓的朋友,对待我都如同对待瘟疫般,唯恐避之不及,只有你,还一如既往地关心我。”

  “昨天晚上,我有想过去死,但我发现,我并没有那个勇气。所以,放心好了,我不会做傻事的。”她深深叹了一口气道。水晶般的眸子深处,涌动着无助与落寞。

  我听了她的话,不禁吓了一跳,她竟然真的有过死的念头!同时,我感到庆幸,她终是没有做出那步选择。

  “放心,我绝对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我对她说道,眼眸中满是坚定的光芒。

  闻言,她那晶亮的眸子中,顿时有泪光在闪烁。

  看到她安然无事,我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待着了。骑上单车,我正准备离去,忽然身后传来林雨欣那动听的声音。

  “叶彬,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不由一愣,转过头去,发现她有些希冀地看着我。

  我还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不忍心看你受委屈,不忍心看你伤心落泪。”认真想了想,然后对她说道。

  听了我的话,林雨欣眼中的希冀之色消失了,显然我的回答,让她有些失望。

  离去之时,不经意地转身,发现她仍然怔怔的站在那里,孤单落寞的身影,不由让我的心,微微发痛。

  我真的喜欢她吗?也许吧……

  不然,我的心也不会感到那么难受了吧……

  一路上,我的心很闷,心口上仿佛压了一块巨石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回到家,因为心情不怎么好,所以也没怎么出去玩,直接倒在床上,蒙头大睡起来。

  睡到大概十一点钟,突然听到“嘟嘟嘟”的声音,我本以为是电话,可一想电话的铃声应该不会那么小才对。仔细寻找,发现电脑上挂着的QQ好像在闪动,显然刚才的声音是QQ接收到消息后,发出的提醒。

  坐在电脑桌前,一个熟悉的名字,让我心头一颤。

  ——冷月花魂(林雨欣)

  我清楚地记得,林雨欣的QQ,已经很久没有登录过了。

  点击那闪动的消息,一个对话界面顿时出现眼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条信息。

  “叶彬,我……搬家了,刚刚坐车走,唯一舍不得的,也许就是你了,你要好好保重。”

  信息很简短,但是看到信息的那一刻,我的脑袋却是轰得一声响,仿佛有一道惊雷突然炸开。

  我发消息给她,问她去哪?可是好久都不见她回,她QQ状态赫然已经显示不在线。

  看着林雨欣发的这短短二十几个字,不知为何,我心里突然觉得好失落,同时也觉得有些后悔,如果之前,我的回答没有让她失望的话,或许她会打算留下来吧?只是,一切都迟了……

  一天、两天、三天……

  我一直都等着她的QQ重新上线,乃至半个月、一个月、甚至三个月过去,也依旧如此。

  时光飞逝,转眼一晃,便是五年匆匆。而在这五年内,她的QQ一直灰暗,始终没有亮过。我原本期盼的心情,也在这五年内消匿了许多。

  五年内,我身边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辛酸,有苦楚,有泪水,也有欢笑、幸福、荣耀与感动

  五年后,我大学毕业,来到了上海,这个中国繁华至盛的地方,传说中的魔都,在一家不算小的公司,做个小职员。

  一天,正常下班,我和往常一样,从公司出来,步行去公交车站赶公交。

  此时,已至深夜,但外面却依旧灯火辉煌火树银花,上海的繁盛,当真不言而喻。

  走着走着,忽然,迎面走来两对男女,举止轻浮,言语轻佻。

  两男的衣着华鲜,脖子上手上都戴满了金玉之器,一看就是有钱人。

  至于两女的,浓妆艳抹,妖媚娇娆,浑身都透着一股狐媚般的气息,我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自她们身上散发的香水味,十分地浓厚刺鼻,大老远的就能闻到。

  就在我与他们擦身而过之际,那两女的之中,有一人突然向我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然后,她当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我渐渐远去的身影,她柳眉微皱,精致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怎么了?”在他身边的男子,见她突然神色异样,不由问道。

  “没什么,刚才那人有点像我以前一个朋友,也许,是我看错了……”她摇了摇螓首,喃喃道。秋水般澄澈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忧郁的光芒。

  见她神色有些黯然,那男的当即搂着她的肩膀,笑道:“好了,只不过是看错个人罢了,没什么好心情不好的。咱们过会还得好好嗨呢,等会我多介绍几个明星阔少给你认识认识。”

  “是啊,雨欣姐姐,你可不能坏了兴致哦。”另外一名女子,也是娇媚地笑道。一双大眼水遮雾绕地,漾满了春情媚意。胸前的饱满,随着娇笑而起伏不定。

  雨欣?!此刻,我距离他们不算很远,还是隐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声,心中顿时为之一震。

  雨欣,那女孩叫雨欣?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无法想象!

  五年了,五年未见,在这五年内,我难以想象,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然,我并不能确定,她就是我要找的林雨欣,毕竟世界很大,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在同名同姓的情况下,认识长得差不多的人,也并不是不可能。

  眼看四人越走越远,我当即跟了上去。当然,我与他们保持了相当长一段距离,不想被引起注意。

  安雅会所,上海最有名的会所之一,一个豪门名流云聚之地,明星大腕常常在此出没。

  如果说是平常,我绝对不会有进这里的想法。因为这里的花销实在太大,根本不是一个普通打工族能承担得起的。

  但是今天,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不为别的,只为确认刚才的女孩儿,是否就是我记忆中那个恬静温婉的林雨欣。

  一进会所,当即就有一名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满带笑容地向我迎了过来,我从钱包掏出两张红的给她,向她问清那两对男女所在的包间后,旋即让她帮我安排一个挨着他们的包间。

  她将我带入一个十分雅致的包间后,问我是否需要什么服务,我则以等人为由,暂时拒绝了。

  等她走后,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包间里。

  当然,我把门打开了,并未关闭,一旦那个叫雨欣的女子出来,我可以第一时间知晓,找她聊一聊。

  高级会所,隔音设施按道理应该很好才对。可是,我在自己的包间里坐着,却听到了极响的音乐声从墙的另一侧传来。显然,他们确实玩得很嗨。

  大概十几分钟后,旁边包间突然传出开门声,似乎有人从中走了出来。

  “雨欣姐,你干嘛要拒绝许少呢?做他女朋友多好,他家既有钱又有势的,他人又长得不赖,俊逸潇洒。这样的人,多少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啊,可遇而不可求。而且做我们这一行,也始终不是事啊。”一个女声在我包间门外响起,嗲嗲的,娇柔妩媚。

  “菲儿,我以前就和你说过了,我不会再交男朋友,不管他是谁,有着怎样的身份与地位。所以,你不用再劝我了。”另一个声音响起,很是固执地道。

  “雨欣姐,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何必耿耿于怀呢?我看得出来,许少他是真心喜欢你。”那嗲嗲的声音再次响起,继续劝说道。

  可是任她磨破嘴皮,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动身边的女子。无奈之下,她叹了一口气,便重新回了包间内,独留那名为雨欣的女子站在门外。

  “如果之前的那个人是你,那该有多好……”那名为雨欣的女子,失神地在原地站了好久,然后喃喃自语道,琉璃般清澈的眸子深处,涌动着无尽的落寞。

  此时,我已从包间内的椅子上站起,走了出来,看到眼前孤独黯然的倩影,心中顿时涌起一阵酸楚。

  我想我已经知道,她就是林雨欣无疑。因为那落寞的身影,与五年前实在太过相似!

  我想要去叫她,可还没说出口,她已然重新走了进去,只能等待她再次出来。而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心里一直不是滋味。我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沦落成这样!

  几分钟后,一男一女从旁边的包间里走了出来。我看的真切,正是之前在路上搂着雨欣肩膀的男子,以及那个叫菲儿的妖娆女人

  “许少,我劝说了她好久,可是都没用诶。”那叫菲儿的女人娇声道,一双大眼水汪汪地,勾魂夺魄。

  “可恶,没想到她那么倔!”闻言,那男的显然有些恼怒。

  “那个东西准备好了没有?”他搂过那叫菲儿的女人的香肩,并对她道。

  “放心,早就准备好了,等会我会让她喝下去的,嘻嘻……”那叫菲儿的女人媚笑道,眼波流转间,别有一股销魂蚀骨的味道。

  “恩,这就好。既然她倔,那也就不能怪我了。等到生米煮成熟饭,我看她到时候还能怎样!”许少点头,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今晚,我要让她知道,真正的三陪不是陪吃、陪喝、陪唱,而是陪吃、陪喝、陪睡!”许少道,乌黑的眼眸深处,闪过一缕幽冷的寒芒。在说陪睡两个字的时候,他格外地重了语气。

  然后,他和菲儿两个人,双双走入了包间之中。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顿时怒不可遏,他们居然想用如此卑劣的手段,让雨欣就范!我的拳头,在愤怒地颤动。

  走出自己的包间,看到他们包间的门虚掩着,并没有关死,我二话不说便直接冲了进去。

  进门后,我一眼就看到了雨欣,此时她满脸潮红,柔弱无力地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而那个叫许少的人,坐在她的身边,正对她动手动脚。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个人突然冲进来,随着我的进入,所有人都愣了愣。而也就在他们呆愣失神之际,我直接拉起雨欣,飞速向门外而去。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间。

  “你……你到底是谁?”被我拉到门外,雨欣那娇俏的脸望着我,含糊道。虽然,此时的她,有些头晕眼花,但还是认出我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人。

  可是,现在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和她细说什么,我只对她道:“等我们出去后再说吧,他们在你喝的东西里下了药……”

  她闻言,十分惊异,然后露出一副释怀的表情,道:“怪不得,今天我喝了一杯酒而已,就感到头晕眼花,平时我的酒量并没有那么差。”

  “他们肯定会追来,我们速度走!”我对她道。然后拉着有些柔弱无力的她,飞速朝会所大门而去。

  原先在包间内,我拉她的时候她还有些抗拒,但是此刻知晓我不会害她后,很顺从地跟着我的步伐。

  “雨欣!”

  而这个时候,那许少追了出来,在他身后,还有一男一女。女的正是菲儿,男的也是之前看到的那个。

  “你是谁?放开她!”我带个人跑,速度显然有限,许少很快追了上来,冲我怒吼道,眼神无比冰冷。

  眼看跑不了,我不废话,放开雨欣的手,直接一拳朝他挥了过去!这家伙竟然敢以卑劣的手段,让雨欣就范,实在可恶!

  而他见我朝他挥拳而去,他也不客气,同样握拳朝我出手。可惜,我的拳头比他的快了太多,还未等他打中我,我先一拳砸中他的脸,将他轰倒在地。

  随后,我蹲下身子,又是一拳挥出砸在他另一边脸上,剧烈的疼痛,直让他嗷嗷地叫。

  这时,菲儿和那另外一名男子赶到,那另外一名男子见我把许少打趴在地上,当即也对我出手。可是,大学几年,我苦练功夫,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揍得鼻青脸肿。

  菲儿有心想帮他们,可看到我如煞神一般,狂揍他们,当即就怂了。女人爱美,珍惜脸蛋,她显然不想被我揍得跟个猪头似的,到时候没脸见人。

  也就在我将许少他们彻底打趴下的时候,雨欣颤颤巍巍地走到了我身边,抓着我的胳膊,道:“快送我回去,我好难受……”

  见她眼看就要倒下,我问清她住的地址后,当即背着她去叫车。

  我原以为,雨欣和她父母一起住,可是来到她家,我发现她家竟然空无一人,不免让我有些好奇。不过此时,我也没空多想什么,扶着她,直接朝她的卧室走去。

  刚扶她进了门,雨欣就瘫软在了地上,我正准备把她抱到床上,却见她撕扯起自己的领口来,似乎很热的样子。

  我帮她把领口的两粒扣子松开,却见她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朝她的领子内探去。我顿时大惊,用力把手从她领子里抽了回来,仔细一看,只见雨欣颈脖之间泛起了潮红。显然,她已经开始动情。

  虽然她半睁着眼睛,几乎失去意识,但她的手却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来回游走。

  我一言不发地低下身子,开始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解开,只剩下内衣和内裤。望着雨欣那雪腻的肌肤,完美的身材,说我不动心,不心旌摇曳,那绝对是骗人的。但幸亏,我定力足够,把持得住。

  然后,我把她轻轻抱起,走进浴室,放在浴缸里,取了莲蓬后,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向她从头到尾地冲洒。

  被冷水一刺激,雨欣整个人顿时尖叫了起来,在浴缸内挣扎。我按住她的肩膀,劝道:“别动!忍一忍。”

  冷水徐徐冲过她动人的身体,她顿时由尖叫转为了哭泣,不再挣扎,只是在那里掩面而泣。望着她掩面哭泣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雨欣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潮红几乎褪去,我顿时把冷水换成了温水,对她的身体冲洒了一遍,然后挂好莲蓬,对她道:“你先洗个热水澡吧,免得着了凉,有什么事,我们等会再说。”

  说完,我直接走出了浴室,并替她关了门。

  靠在门上,我重重地缓了一口气,如果今天雨欣遇到的人不是我,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片刻之后,雨欣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如玉般精致的脸上仍然湿湿的,不知道挂着是泪珠还是水珠。她颓然地看着我,突然鼻子耸动了一下,直直倚倒在我怀里,嘤嘤地哭泣起来。

  “好了,没事了。”我抱着她,轻声安慰道,任她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之上。

  又哭了几分钟,她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下来。

  忽然,她抬起头,一对星眸望着我,道:“你……你是叶彬吗?”

  说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地出,她的声音在颤抖。

  而当我点了点头做出肯定答复后,她顿时不顾浴巾有可能随时滑落的危险,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我。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她红着眼睛道,精致的肩膀一颤一颤,泪水顺着雪腻的脸颊滑落。

  望着怀中失声痛哭的雨欣,我鼻子忍不住一酸,眼眶中也有泪珠在打转儿。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我们互相向彼此诉说了过去五年的经历。我的倒还好,无非是些学校的事情,没太多好说的。不过雨欣过去五年所发生的事,却让我很在意。

  她本来不想说,但在我再三要求下,还是讲了出来。

  父母离异,母亲车祸亡故,巨债,夜总会,三陪……当我听到这些词汇,我心中顿时如翻江倒海一般,久久不能平息。

  真的难以想象,在这五年里,雨欣究竟受了多少委屈,难以想象这五年,她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看着雨欣无丝毫波澜,平静地道出那一件又一件曾让她崩溃的往事,我的心当真如刀割一般疼痛。

  我紧紧把她搂在了怀里,信誓旦旦地对她道:“雨欣,我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

  “嗯……”她靠在我怀里,轻声道,眼中满含柔情。

  “对了,当初你发我QQ说你要搬家后,我发给你的消息,你收到了吗?”我忽然问她道。

  “什么消息?我不知道诶。”她抬头看我道:“我QQ本来就不怎么用,那次发你消息后,就一直没登录过。有一次偶然想登QQ,还发现被盗了……”

  “晕,原来是这样啊……”我无语。

  “到底发了什么信息?”她微笑着,好奇地道。

  我将她柔滑的右手摊开,然后伸出手指,顿时在她掌心之上写起字来。书写完毕,我无奈地笑了笑道:“只可惜晚了,你根本没有看见。”

  她嘴角微扬,露出一抹笑意,然后双手勾住了我的脖颈,仰脸看着我,满含深情地道:“不过我现在知道了,也并不晚。”

  然后,她主动向我凑了过来,那绝美的脸蛋,在灯光下格外地动人。当她那红润香软的唇瓣与我的唇紧紧相贴,一股浓厚的情意顿时发散。

  我们深深地吻在一起,虽然两人的接吻水平都不高,但是却无比地享受这种感觉。雨欣紧闭着双眸,吻得很用心,整个人紧紧地贴在我胸前,两团温软让人陶醉。

  这一吻,我们吻了好长时间,诉说着对彼此深深的思念

  良久之后,终于分开,而当我睁开眼睛,脸唰得一下红了,滚烫得灼人。

  “怎么了?”此时,雨欣也重新睁开了眼,见我这样子,不由好奇道。

  “浴……浴巾掉了……”我闭着眼,尴尬地道。

  雨欣反应过来,脸蛋瞬间红了,发出惊叫。

  第二天,在我的要求下,雨欣不再去“上班”。她答应跟着我离开上海,回到原来的家乡。至于她身上的债务,这些年下来,她还得也差不多了,我再帮她出点钱,彻底还掉就是了。

  当天下午,我也去了自己的公司提交辞职。昨天,那许少被我猛打了一顿,想来他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做出了最快的动作。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最担心的还是怕那家伙对雨欣纠缠不休。

  想了想,我直接打电话给雨欣,让她搬到我这来住。因为她的住处,那个叫菲儿的女人知道,一旦那女人告诉许少,雨欣绝对会天天被烦死。

  就在我来到雨欣的住处,带她去我住的地方,忽然十几个男子出现,堵在了雨欣家门前不远处,一条必经的小巷子里。

  我一看这些人,就知道他们是受谁的指示而来,定然是那个许少无疑。

  “雨欣,你退后,我来对付这些人。”我看了雨欣一眼,让她退后,避免被伤到。

  “可是……”雨欣犹豫,显然她并不认为我一个人可以打败眼前六个男子,担心我的安危。

  “别管我!你先走就是了。”我冲她喝道,语气有些强硬。

  然而雨欣根本不为我的强硬态度所动,望着眼前不怀好意的六名男子,一对明丽的眼眸中透着坚毅的光芒,娇声道:“我不会放下你不管的,彬,要走一起走!”

  闻言,我不由无奈地叹息。

  而也就在我与雨欣对话之时,一个头领模样的男子,从那六名男子中走了出来。他看了我几眼,然后将目光全部投向了雨欣。

  “好一个清丽可人的美人,怪不得让许少日日牵挂思念,神魂都为之颠倒。”他桃花般的双眼,色眯眯地盯着雨欣看了好久,然后徐徐说道。

  “你们两个,把她带走。至于你们三个,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臭小子,狠打一顿!让他知道,敢对许少出手的人,都没好下场!”他指了指雨欣,然后又指了指我,然后命令身后的五名男子道。

  那五名男子闻言,当即冲我和雨欣走了过来,一个个眼神都很冰冷。

  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而在此时,这种局势明显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更是应该如此了。

  还未等五名男子,来到我和雨欣的面前,我率先动作起来,右手握拳,先朝离自己最近的一人,打了过去。

  那人吃惊,没想到我出手那么快,果断吓了一跳,然后移身想躲过我这一拳。只可惜,我动作比他快一点,再加上我这一拳的拳迹,随着他身体的移动也有所改变,还是狠狠砸中了他。砸中他的瞬间,当即让他闷哼了一声,胸腹剧痛。

  “可恶的小子,找死!”

  那男子身边的几人,见我如此狠辣果决,旋即也不客气,握拳朝我攻来,拳影重重,几乎让我避无可避。关键时刻,我飞速冲到被我一拳打得闷哼的男子身后,才堪堪躲过四个拳头联击。就这么,我与四名男子,交斗在了一起。

  此时的我,不得不感谢大学时期教我功夫的那个老师父,没有他的严苛教导,恐怕我今天别说是与这四名男子纠缠了,就是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他教授的搏击技术和格斗技巧,此时被我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十分有用。

  那老师父以前常说自己在武术界名声不小,我总以为他是在吹牛,现在看来,所言似乎并非全是虚话。

  而边上,雨欣看着我与四名男子交斗,却是无时无刻不为我所担着心,哪怕我不时将身边几个男子揍飞,口鼻鲜血横溢。

  四名男子与我斗了好几分钟,却还未能把我拿下,那领头的男子,当即看不下去。他握着拳头走上前,直接出起手来。

  我看到了他走上前的一幕,本以为他会和其他四人一起对我下手,帮他们将我擒下。可是当我发现他的目标不是我,而是雨欣后,我目眦欲裂!

  我飞速移动脚步,想要拦在雨欣身前,然而,关心则乱,周围两人的拳头砸中我,当即让我闷哼一声,摔倒在了地上。而看着我摔倒,那为首的男子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后他转身,直接一脚朝我踢了过来,十分凶狠。与此同时,其他几名男子的拳头,亦是如雨点般砸落在我身上。

  在这猛烈攻势之下,一口鲜红的血水当即从我嘴角喷吐而出。

  “再狂啊!”看着我渐渐萎靡不振,不再像之前那般凶猛,那领头的男子狠狠踢了我一脚,然后冷笑道。

  雨欣见我倒在地上,伤痕累累,向我扑了过来,试图解救我。只是她一个女子,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当即被两名男子给抓住了玉臂,动弹不得。她用牙咬其中一人的胳膊,直接让那人暴怒,啪得在她脸上狠狠抽了一耳光。

  “你敢打她?!”我看到了这一幕,瞬间怒火冲天!我绝对不能容忍雨欣受到任何伤害

  不顾周围几人的拳打脚踢,我猛地朝那人冲了过去,凭着强大的冲击力,我直接将那人扑倒在了地上,然后愤怒的拳头,重重地朝他脸上砸去。

  “没有人可以打她,你想死吗!”我咆哮着,怒吼着,如同一头发狂的蛮兽般对他激烈出手。那男子反抗,迎来的却是我更加猛烈的拳头。

  一拳又一拳狠狠砸在他脸上,当即让他口吐鲜血。期间,其他几名男子不断对我拳打脚踢,可我不动如山,只对抽雨欣耳光的男子出手,最后直打得他晕死了过去。

  而在将他打晕后,我从他身上起来,赤红着双眼,直接挥拳朝其他几人打去。此时的我,彻底疯狂了,完全使出了以命搏命的打法,不顾自身鲜血长流,也要将这几人彻底击倒!

  没过多久,我浑身上下全是伤,处处沾满了鲜血,已经分不清哪些来自自己,哪些来自他人。

  而与我相斗的五名男子,在我这种恐怖的打法下,也是受创不轻。他们没想到我会如此凶猛,对我充满了忌惮。

  我的斗志依然旺盛,战意高昂,而他们却对我充满顾忌,出手小心谨慎了起来,此消彼长,结果已经可想而知。

  很顺利的,我先后将四名男子给打趴下了,只剩了那头领。当然,在这期间,我身上的伤又多了不少。而当我将那头领解决的时候,我自己也直接倒了下去,幸亏关键时刻,雨欣冲过来扶起我。

  “彬,你没事吧?”看着我身上满身的鲜血,雨欣红着眼睛道。

  “没什么事,只是受了点小伤罢了。”我安慰她道,并且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我不想看到她伤心的样子,因为那样我的心会很痛。

  “身上都是血,怎么可能是小伤。”她显然不信我的话,雪白的牙齿轻咬红唇,眼中有泪光在闪烁。

  我真的不想让她担心我,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话还未说出口,整个人不争气地晕了过去。晕倒之际,我恍恍惚惚地看到一道白光在眼前一闪而过。然后,整个世界便被鲜红所充斥。

  “铃铃”,耳边传来风铃清脆地鸣响,等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已身处医院的病房之中,身上绑了许多绷带。

  “你终于醒了,可是睡了三天了呢。”一个年轻的美女护士看到我醒来,当即来到我面前,冲我笑道。

  “嗯……”

  “就是不知道你女朋友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她伤得实在是太重了。可惜啊,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那美女护士看了我一眼,感慨道,脸上满是怜惜之情。

  女朋友?我听了,顿时一怔。突然想到什么,我的脸色瞬间变了。

  “是雨欣吗?雨欣她……她怎么了?”我急切地问她道,声音有些颤抖。

  “原来那个女孩的名字叫雨欣啊。她后脑被钢棍打中,虽然因及时抢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什么时候能醒来,却不好说……”美女护士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而且,就算她真的醒了过来,也有很大可能会失去记忆,忘记从前……”

  闻言,我脑袋顿时轰地一声响,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炸响耳际!在我晕倒前,雨欣明明好好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听到雨欣出事,我的心顿时如刀在绞一般,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望着窗外碧蓝的天空,我十分想大骂上苍的不公,为何要让这柔弱的女孩受那么多的苦!

  十天后,我伤势已然恢复得差不多,雨欣依然没有醒来。而在这天,一个人的来访,让我相当意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雨欣喝的酒水中下药,并将雨欣住址透露出去的菲儿。上海医院不少,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和雨欣在这家医院的。

  她一进我和雨欣的病房,便和负责照管这个病房内的美女护士熟稔地聊了起来,这让我相当惊异,难道她以前来过不成?我私下悄悄地问美女护士,她的回答,让我十分吃惊。菲儿竟然就是把我和雨欣带到医院的人!

  原来那天,就在我与那帮男子打斗结束之时,那个许少在菲儿的陪同下,也来了那个小巷。眼见自己派来的人被我一个个打趴下,他顿时大怒,在愤意的驱使下,当即从边上拿了根钢棍朝我打来。

  我那时浑身是伤,晕倒了过去,受他这么一击,对我来说,显然是致命的。雨欣注意到身后朝我袭来的钢棍,当即用身体护住了我,替我挡了这一击。而她则因为钢棍击中脑部,而彻底晕死了

  过去。

  原本,许少也只是找人揍我出气,顺便将雨欣从我身边带走。但是他这一下,却是要闹出人命了。一棍之后,看着脑部血流不止的雨欣,他当即吓傻了,脸色苍白,如钉子一般定在原地。在他身边,菲儿也是满脸恐慌,一旦闹出人命,可不是开玩笑的。

  最后关头,还是菲儿稍微恢复理智,把雨欣和我送来了医院。也幸亏送得及时,不然雨欣很有可能丧命,许少那一棍实在太重!

  听着菲儿讲诉我昏迷后雨欣为我挡棍的事情,我的心顿时绞痛起来。面对致命一棍,却还是奋不顾身地扑向我,替我挡下,那是需要怎样的勇气?眼泪不可抑止地在我眼角打转儿。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个月后,雨欣仍旧没有醒来,这让我心中越发担忧。而在这一个月间,许少并未再来找麻烦,显然,他也怕了。

  当时他打雨欣一棍,现场除了菲儿外,再没人知晓。一旦雨欣出事,想找出他说他就是行凶之人,他还是有很大的辩驳力度,只要菲儿帮他说话。

  可是,若在我和雨欣出院期间,他还不断来寻衅滋事,那不就明摆着告知天下,我和雨欣的伤都是他所为吗?

  虽然医院说雨欣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那也只是暂时,一旦出事,闹出人命,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人命关天,哪怕他家财厚势大,想保他,也相当困难。

  直到两个月过去,雨欣还是未从深层次昏迷中醒来,我心焦如焚。望着病床之上雨欣那绝美的容颜,心中感伤。

  “几片来自松岛的枫叶,堆叠魅惑了血红的感觉,少年从这里开始新的体验,最后造了孽。医院,当半数生命终结,付钱,付到忏悔的境界,蜕变,洒下了一滩碎片,它毁人不倦。初夏的雨点,落得太敷衍,习惯了随随便便,被放任的夜,被放任的苟且,都怪它怂恿了拉链。初夏的雨点,落得太敷衍,习惯了不辞而别,激情已褪去,她也不再呜咽,体谅了爱情的肤浅……”

  打开电视,一首歌顿时进入耳中,听着歌,看着歌词,我心中的感伤之情,越发浓烈了起来。因为这首歌中的女孩与雨欣的经历是何其地相似啊!

  “为革~命,为革~命,保护视力……”然后便是特别诡异的小孩笑声转成哭声。

  “Baby,三~陪,可疼没有人陪,陪……”

  “是那个!心的阵痛,陌生人,你的做错,让我想她很久……”

  “体谅爱情的肤浅,原谅时代的肤浅……”

  打开手机下载这首歌,重新听了几遍,听清楚其中的副歌部分,我心中充满了悲凉。

  顿时,我爱上了这首歌,坐在雨欣床头,我不断地循环播放着……

  不知不觉,又是半个月时间悄然而过,当清晨的第一缕曦光划破黎明照耀进来,一根纤秀的手指忽然颤动了一下。

  我正坐在床边熟睡着,脸上忽然传来一股温凉的感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见一张绝美娇颜顿时出现眼前。

  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而清澈,灿若春华,姣若秋月。红唇润泽,琼鼻小巧而挺秀,雪白的牙齿如珍珠般,泛着惑人的光泽。

  “雨欣……”看到这张娇颜的一瞬,我的眼眶顿时湿润了,哽咽一声,旋即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嗯……”靠在我的肩头,雨欣轻声应道。脸颊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眼中却有泪水在滑落。

  也就在雨欣脸上挂满泪痕之时,我的唇便覆上了她的唇瓣。她的唇有点凉,像清晨的露珠,但在我的吻下,瞬间滚烫。

  “雨欣,我喜欢你……”两人的唇瓣短暂分开,我对她说出了五年前未曾说出的话语。

  然后,我吻得更深了,辗转吮吸她的唇齿,让她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深深迷醉。

  爱一个人入骨,似乎怎么样都不够,就好像恨不得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融入自己的灵魂。一切地一切,纠缠在一起,方才能够满足

  第二天,我带雨欣出了院,收拾了上海的东西后,便带她回了家乡。我不打算去找那许少,为遭袭的事,而进行报复。只要雨欣如今安好,我一切都满足了。

  这些年她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与艰辛,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努力带给她幸福,在这人心不古,一切都变得肤浅的时代……


上一篇:梦中的婚礼   下一篇: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情到深处是祝福
·岁月如流水,生命如落花
·思念,在时光里随心而安
·生命中,有些人不再相逢
·以后的以后,你会牵着谁的衣袖
·纸条
·女生节|致前任:谢谢你离开我
·在清绝寒冬,做温暖的红尘过客
·最后的爱、还你自由、放你飞翔
·原谅别人,也是在救赎自己
·母亲与父亲的爱情
·真爱里有怜惜
相关短文
·梦中的婚礼
·真的想余生都是你
·以后的我们
·可遇而不可求
·关于爱情,你可知道?
·小嫂子
·青梅未透
·爱情最美的样子
·好好的
·纸条
·爱是什么(四)
·别了,那一场深情后的绝恋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