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爱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情非得已

作者:寒枫hfy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20-03-21 17:40 阅读:

   每一个人的爱情观不同,所以选择爱的方式不一样,别人无法剥夺我们爱与被爱的权利,有的人为了爱委屈求全,有的人为了爱不择手段,有的人为了爱宁愿选择孤老一生,也要坚持心里最初的那一份纯贞。——

   前台那位年轻姑娘见对方有些蛮不讲理,自然是生气了,于是道:“我们陈总在开会,您不能去打扰她。”

   帝枫见对方不愿意通融,也懒得再计较了,于是身子一转,直接朝电梯走去,看来他是打算自己上楼去找陈思了。

   前台姑娘见状急了,赶紧跑了出来,她伸出一双纤细的手臂拦在了帝枫的身前,表情微怒道:“喂,你这人怎么不讲理,都说了没有预约,就不能见我们陈总。”

   帝枫刚想说话,耳边传来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小兰,我的快递呢?”

   那位叫小兰的前台姑娘听到声音,赶紧跑到柜台上抽出了一份快递文件向对方递了过去。

   “对不起,蓝姐,刚刚碰上了一个无赖,耽误了会儿,这是您的快递,”小兰说道,她口中的蓝姐是一个年轻女孩,一身职业套装,端庄秀丽,气质无双。

   “发生什么事了?”对面叫蓝姐的年轻女孩秀眉一蹙,随意的问了一句。

   那位前台姑娘回头一指,发现帝枫已经不在原地了,原来刚刚她回身拿快递的时候,帝枫已经离开了,现在已经站在电梯边等候了。

   小兰见状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拉住想要踏进电梯的帝枫,然后开口大骂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没有预约,说了不能进那就不能进,你再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了。”

   帝枫被对方拉着,回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蓝婷,顿时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帝枫大哥,” 蓝婷看清楚对面男子的长相后,惊呼了一声,然后跑到帝枫面前,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帝枫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了?还记得我吗?我是蓝婷。”

   帝枫这时想起来了,原来对方是自己曾经在酒吧遇到的那个打工的学生妹,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对方真的来到了天意实创工作了。

   帝枫想到那次喝醉酒的经历,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故人,他不禁一笑,说道:“当然记得,还得谢谢你那天给我讲得那个故事呢,你真的来这里工作了?”

   “是呀,学校里有这家公司实习的名额,所以我就想起你之前说的话,勇敢尝试一下,后来我向这家公司投了一份简历,没想到真的通过了,我现在是陈总的助理秘书,”蓝婷说起这件事,脸上的笑容非常开心

  “帝树大哥,说来还得谢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错过这样的机会了,”蓝婷感激地说道。

   帝枫笑了笑,他当初不过和陈思通了一个电话,随口说了一句,可能会有一个叫蓝婷的女孩来公司上班,到时候能帮忙就帮一下,没想到陈思对他的事情如此上心,看样子还格外关照了对方,否则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实习生,毫无工作经验又怎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了总裁的助理秘书呢?

   不过,帝枫倒是很看好这个朴实无华的年轻女孩,既然自己能帮到对方,何尝不是一件轻松而又愉快的事呢?

   他并不打算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而且是因为有他的关照,对方才得以进入公司,这样做的原因也是免得引起流言蜚语,可能对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造成伤害

   “蓝姐,你们认识吗?”前台姑娘看了看正聊得投机的两人,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

   “小兰,你回去工作吧,这边交给我就可以了,”蓝婷朝对方说道。

   小兰瞄了对面的帝枫一眼,偷偷地收回了目光,道:“那好吧,谢谢蓝姐。”说完,她走回到工作岗位上了。

   帝枫见前台的那位小兰把他当贼一样防着,不觉有点好笑。真是每天在那种满是心机的世界里呆得太久,都忘了这个世界竟还有那么多值得玩味而有趣的生活

   “帝枫大哥,你看什么呢?” 蓝婷伸出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帝枫的眼前一晃,打趣的笑道,“帝枫大哥,你该不会看上我们小兰了吧?”

   等帝枫回过神来,见到对方那玩味的眼神,不禁一笑,有些尴尬地说道:“小丫头,敢跟我开玩笑了,我要看上,也得是你这样的美女才是。”

   帝枫说得对方俏脸一红,羞得低下了头去,耳根连到脖颈处一阵发热,红扑扑的模样,竞有一种别样妩媚。

   帝枫告诉了对方自己是来找陈思谈事情的,对方将帝枫带到了会客厅,然后抱歉一笑道:“帝枫大哥,你先在这等一会儿,等陈总开完会,我马上通知她,还有我也得工作了,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等下班后,我请你吃饭作为感谢怎么样?”

   “行,你先去忙吧,”帝枫接过对方递来的一杯咖啡,笑着说道。

  等对方出去了,帝枫一个人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他细细打量着这里,脑像里模拟着等会儿与陈思见面时的画面,自己该怎么表达呢?又该如何面对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他既不想伤害对方,又希望对方能够永远真正的幸福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 会客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陈思身着一身精致的职业套装走了进来,修身的套装完美衬托出了对方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再配上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天使容颜,整个人集高贵典雅和美丽大方于一体,气质超然,美的不可亵渎。

   帝枫听到声响,回头的瞬间,竟有片刻地失神。

   陈思迎上对方的目光,她停下了脚步,两人相隔几步的距离,彼此对望着,谁也不知该如何张开口。

   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帝枫还是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的处境,他站在那里看着对方问道:“好久没见了,最近还好吗?”

   陈思的目光躲闪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轻声应了一句,“嗯,我挺好的,你呢?”

   帝枫又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脑袋里想好的词在这一刻忘得一干二净,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滨海,我们去了南都,”帝枫说道。

   “我知道,”陈思看着对方,声音轻得仿佛只有自己能听到。

   帝枫心里微微有些心疼,他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目光移动了一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道,“蓝婷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

   陈思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一声谢谢吗?”

   她见帝枫的目光有些躲闪,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你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我只不过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而已。”

   “思儿,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帝枫眼里满是愧疚地说道。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我知道你怕说出来会伤害到我,”陈思打断了对方道。

   帝枫一脸惊讶地看着对方,他没想到对方心思竟这般敏锐,自己想些什么对方都能猜到,他顿时有些语结,不知道心里的那些话还该不该说出口了。

  “你什么都不要说,就放在心里好吗?”陈思的一双秋眸里,两颗晶莹的泪珠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她芳唇轻启,用一种近乎渴求的眼神说道:“就当给我留一点幻想可以吗?”

  帝枫走近对方,伸手为她擦拭掉眼角的泪痕,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能好好保护你,也不能给你一份简单而安稳的幸福,你想要的,我都给不了。我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你可以怪我心狠,也可以怪我无情,可以怪我是一个不敢面对的懦夫,有时觉得自己一个人呆得久了,习惯孤独,哪怕知道这样做对彼化都是一种伤害,可我还是……”。

  陈思突然伸出一根纤细的玉指放在对方的唇边,阻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她抬头看着对方低垂的眼眸,轻轻地将自己的侧脸依在对方的胸口。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你说出那三个字,过去之所以叫曾经,是因为曾经都已是过去,每个人都有曾经,这些都会成为过去,曾经值得怀念,过去不如忘了好,没有过去的曾经,就好像没有过去的你一样,那才是我最想要的。”陈思深情款款地说道。

   帝枫听完这些话的时候,对方的每一个字都如一把利刃刺进了心口,痛得他难以呼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不该说什么,所以只好静静地听对方把话说完,感受着对方的情绪的变化,胸口传来对方的温度,鼻息间的一缕缕清香都让他情非得已。

   他抬起手的时候犹豫了几秒钟,最后还是将手贴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任由对方依在自己的胸口,紧紧地搂住了他。

  “枫哥,我还能这么叫你吗?”陈思闭着眼睛感受着对方的温度,她忽然开口问道。

  没等帝枫说话,她又继续莺声细语的说道:“你不用回答,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帝枫大哥,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是你让我长这么大终于知道爱一个人的滋味是什么?真是既铭心刻骨又牵肠挂肚,有时候像潜在海底要室息一般,有时候又飘在云端,心跳的速度停不下来,帝枫大哥,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都不会恨你,我知道你有选择的苦衷,我也不会逼着你做出那般抉择。其实不管怎么样,至少我曾经拥有过,不是吗?”

   帝枫的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润了,他虽然心中藏着千言万语,但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最终还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他的双手情不自禁的绕到对方的身后,手上的力度加大了些许,然后贴在对方的后背抱紧了对方。

   陈思能感受到对方的动作,细微而又小心,她闭着眼睛想抓住这一刻的永恒,她突然恨起这时光的无情,为何美好的东西总是来也快,去的也快,最后走的无影无踪呢?

   她想起曾经的那段相恋的时光,她曾认真的感受着那段单纯而又深刻地爱情。可是老天还是太残酷了,为什么要两个人相爱,最后又把他们分开呢?

   两人最后带着对彼此的一丝愧疚隐藏在内心的深处,这份感情不再见阳光,也不再感受风雨,更不会携手共看星夜,相诉誓言了。

   仿佛过了好久,漫长到一个世纪也不曾停留,又仿佛弹指一挥间,便什么也来不及。

  “帝枫大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陈思看着对方的眼睛,认真地问道。

  “你问吧,”帝枫道。

  “你爱过我吗?”陈思倔强的抬着头,眼里既害怕又渴望。

   “爱过,”帝枫看着对方,心酸的难受,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爱了就是爱了,谎言能骗任何人,终究难以骗过自己,即便爱过了又能怎样,还是敌不过那荒诞的宿命。

  的心,即便爱了又能恋样,还是敌不过那荒诞的宿命年月

  第622页


上一篇:意犹已尽   下一篇:有期望;有进步;有陪伴;直到老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一季花开,一季微凉
·有一种思念,愿你幸福平安
·傻瓜别再等了,一个人习惯挺好的
·什么都不是
·轻轻的我走了____正如我轻轻的来
·悠悠江南风,浓浓烟雨情
·爱情三部曲
·如果世界是你喜欢的模样,那么我
· 邂逅肖邦
·时光深处,细水流淌
·三月桃开,你不来
·失望攒够了,再爱也不会回头
相关短文
·意犹已尽
·我怀孕了!何先生
·心悦君兮君亦知
·戏弄
·白色情人节
·你不是我的
·曾经以为偶然的相逢,其实是命中
·最后一世里
·《怀念往昔》
·全心为了家
·先看好在结婚
·说爱情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