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励志>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执着

作者:阿增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10-21 20:50 阅读:

  在一条通往高等学府的大道上,我和几位同学手夹着书,一路追逐,一路欢笑,那喜悦心情并不亚于世界运动会上的冠军。

   对着绿色的原野,对着蔚蓝的天空,我极目远眺,无限深情地说:老师,我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我终于进大学深造了……

   忽然,两道热辣辣的泪把我从梦中惊醒,并且浸湿了枕巾。我的求学梦只能永远是梦吗?我心一片茫然……

   我自幼热爱学习,视学习为第二生命。纯朴的爱好,没有虚假,没有矫揉造作。为了读书深造的目标,我不仅能吃苦,而且还耐得住寂寞。记得刚上初中不久,一个冬季的夜晚,我解一道数学题,苦思冥想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结果。随着夜的深入,人体生物钟不断向我发出警示,上下眼皮直打架,无奈的我只好上床休息了。然而,兴奋的脑细胞并没有因为我的入睡而停止运作,习题又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的梦中闪现。突然,解题的正确方法找到了。我从梦中跳起来,立刻坐到桌前,把梦里的演算重新纪录一遍。

   我解出来了,我解出来了!”欢笑和泪花同时挂在脸上,虽是寒冬腊月,我仍激动得浑身发热。初次尝到苦中乐的滋味,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能力,增强了自己的信心。

   一天,我在垃圾堆里拣到一本“老三届”用的初中数学课本,尽管书本已无头无尾,上面还散发着难闻的尿臭味,我仍如获至宝,拿回家认真学习。因为那时候我们的教材精简得不能再简了,能得到一本内容详细,解题方法诸多的好课本怎不让人高兴呢?

   然而,有一次我同样获得一本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那天,学校垃圾箱前有几位高年级的同学,在吵吵嚷嚷地烧着什么。一种本能驱驶我走上前去。哇,这么多数理化的书!怎么了?怎么了?他们怎么了?为什么要毁掉这些无辜的书!一位同学告诉我:知识越多越反动,这是铲除反动根源。我的心尖一阵颤抖,鼻子一酸,泪水立即湧了出来:“不,不要烧,不要烧!” 我一边叫,一边抓起一本书,冲回教室。也许那当儿已有人看见,或是出于同感,或是出于恻隐之心,没有人阻止我。

   这是一本数学习题集,浅蓝色的封面已失去昔日的光泽,它仿佛在向我倾诉它和同伴们的不幸。其实,我的命运与它们又有什么不同呢?正当求学的黄金年华,在这愚昧无知的年代被荒芜。“书呵,我们同病相怜呵!” 抱着书,我失声痛哭,为不幸的书,更为不幸的一代人的命运!

   我们高中毕业那年,不存在高考进入大学。按当时的规定,要参加实践工作两年以上,才有资格由单位推荐进大学学习。为了实现自己的求学梦,我顺应了当时的历史潮流,在工厂努力工作,积极参加各种政治活动,如代老工人写家史,写批林批孔文章等等。很快我就得到了领导和工人们的好评,入党,提干,任车间统计员。

   进厂两年时间很快过去,清华大学有一个招生指标下到车间,工人们一致推荐我,我也以为自己可以实现梦想了,谁知道梦断领导层。理由很简单,工作需要我坚守岗位。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的我,听到这个决定,顿时控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哭了。所幸的是,我身边有几位好朋友,她们帮助我从梦境回到了现实,平静地接受以后年年秋季招生与我无缘的求学梦的破灭。

   一九七七年冬季,恢复高考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不分年龄大小,不分文化水平高低,有志者均可报考大学。这是十年文化大浩劫后的第一次招生改革。面对突如其来的命运决择,我既喜又忧。喜的是,我的求学梦有希望实现了;忧的是,短暂的时间内,自己能否复习(严格说起来是新学)完所有的应试内容?况且,财务科科长刚把我从车间调入科室不久,他极不愿意我去投考。一位女友还发自内心地对我说:“阿增,假如我是你,能有这样舒适的工作环境,我决不去费脑考试‘’……如此种种因素,弄得我心神不定。不过,我始终明白自己心的选择,如果这次放弃,我将永远抱憾,只有尝试,才能无憾。

   于是,我参加了高考。然而,我失败了!成绩单显示,我只达中专线。那时的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切和沮丧。当时我的分大多丢在作文和地理,而我恰恰是报考文科。那年物理老师曾笑着对我说:你知道那些插队的老三届文学功底和实践生活感悟有多精辟吗?你比得过他们吗?我无地自容,因为之前他曾送我一本物理习题解。还有两位初中和高中的数学老师,虽然他们都在善意地安慰我。可我真恨自己没给师长们争气!

   考试成绩公布一段时间后,我凭借昔日吸取书之灵气和力量,慢慢从伤痛中走出来。那天,我来到邕江边,望着那平日里嬉笑打闹的沙滩,望着那滚滚东流的波浪,我的心也在浪打浪。我想,千江万河因为有一个总方向,不管怎样迂回曲折,总要流入海洋,靠的是奔腾不息,百折不挠的力量。这次我考试失败,也许是准备不足,也许是基础太差,也许是才智疏浅,也许……。这都无关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必须在跌倒以后爬起来,含着伤痛的泪花,也要笑着继续努力。

   第二年,我考取了电大电子专业,由于工作需要,我仍然不能脱产学习。幸好电大教学在中午有重播时间,我每天早上预先买好馒头,中午下班后边啃馒头边听课,听完课下午又接着上班,晚上消化学过的知识。如此连续十几个小时的运作,真让人有点吃不消。但是,为了求学梦,我不能不吃消。我相信自己的毅力和智力,还相信年青无敌手,挺得住。

   严格地说,我当时的文化水平只能算初二。因为小学六年级和初中三年几乎是在大字报,大辩论,停课中渡过的。后来虽是读了两年高中,也只补回一些初中知识。如今一下跨入大学课程,有如还没站稳脚跟的孩子,就要他跑步一样,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我通过借阅或购买各种参考书籍,从一个章节到另一个章节,又从一门课到另一门课,由浅入深,各个击破,逐步链接上了大学课程知识。电大教学最具优势的就是师资,各科任老师,大都是全国名牌大学选派的教授或讲师,讲课水平一流的。电大教学的劣势是,师生只在荧屏上见面,学生不懂的问题无法向老师提问。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也未必不是好事。因为没听懂,逼着自己多看讲义和課本弄懂。这种特殊的学习方法,锻就了我特殊的自学能力,这对我日后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期末考试结束,我除化学得65分外,其余各门课均上80分,而那些脱产学习的学生则有百分之五十不及格。在一位工程师阿姨的鼓励下,我拿着考试成绩,大胆地敲响了厂长的家门。

  门开了,身材魁梧的厂长惊异地看着我。迎着他的目光,我坚定地说:“厂长,我要读书,要全脱产专心读书。‘’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见过你?” 厂长慈祥地打量着我。

  “我叫梁永增,在财务科工作,科长说我的工作没人顶替,所以不能脱产读书。”

   厂长拿过我的成绩单看后说:“不错嘛,听说班上还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不及格呢,你真的想读书吗?”

   “想,做梦都在想,请您成全我的梦吧。”多愁善感的我差点掉下了眼泪

   厂长沉默了一会说:“我答应你,从下学期起,你到电大班上课吧,你的工作我会找人接替。希望你学出好成绩,自尊自爱,争取成为一名真正的学者。”

   “谢谢,谢谢!” 我握着厂长的手激动不已。理解与被理解,信任与被信任,尽在无言的握手中。

   也许是命运,也许是缘分,注定了我一生总是不知疲惫地追求知识。三年电子专业毕业后,我回到工作岗位,仍在业余时间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完成了经济管理和会计专业的本科、专科学习,并获取毕业证书。

   现在,我继续以墨倾吐心语,以笔耕耘感悟。

   有人问:阿增,书山有路,你还要走多久?学海无涯,你还要漂多远?

   我坚定地回答:一生一世,无边无际。


上一篇:最后的艺术大师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细节,打败的不止是爱情。
·励志散文诗——《古榕树》
·聆听脚步的声音
·用文字挽留时间岁月
·一首歌的时光——《理想三旬》
·我的记者生涯
·久仰了,绍兴
·深圳·玫瑰
·为梦想起航
·我的清廉家风故事
·活在当下
·男人最大的幸运是较早的踏上一条
相关短文
·最后的艺术大师
·短暂的年轻
·贫穷的生活不必感伤,未来必定属
·梦与途
·只要够努力不出彩都很难
·停留街头,漫谈青春——韩光明
·香山的下马石
·“女排精神”给我们的启迪
·灿烂的另一个名字——故乡的秋
·不遭点苦,哪有随便成功的
·怕麻烦
·马云:我愿意写出自己101个失败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