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励志>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初入玄真

作者:天津闹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10-31 23:14 阅读:

  清晨时分,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义府后山是成片的山楂林,正房的清虚堂,李氏夫妇已端坐在此。义侠向来收徒极严,座下弟子七人,早已在堂外施展身形练习内力。

  膳堂和厨房在义府的西南角,七弟子孙厉害负责伙食。老七做得一手好菜,即便是早饭也会变化出很多花样。其他门派的弟子常常借交流心得为名来义府蹭饭吃。

  “开饭喽!”老七孙厉害招呼义府家人用饭。

  李氏夫妇连同众弟子都聚集在在膳堂,老七孙厉害将一盘盘饭菜端上桌来,早饭虽然简单,但是却很用心思。四季糯米、广味肠粉、牛肉鸡蛋糕、三色汤圆、香葱鸡柳、水果米饼再加上一大盆香气四溢的胡辣汤。众弟子看着这些美食早已口水直流。大弟子高行烈坐在最前,他招呼信友坐在他身边。信友却捡了一个最偏的位置坐下来,然后起身对大师兄说:“多谢高师兄,我坐在这里便好。”

  高行烈无奈点头笑笑。

  冬儿从门外一蹦一跳进来,手里捧着一堆山楂,见到信友坐在角落,便也坐在新友身边。把手里的山楂递给信友道:“信有,给你山楂吃。”

  母亲摇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乱跑。”

  老六高八斗为人最为活泼,浑身滚圆,圆眼圆脸圆鼻子,两个瞳仁却小滴溜溜乱转,为人很是机灵。高八斗坐在信友旁边,一伸手搂住信友道:“小师弟你叫信友,那你姓信?好奇怪的姓。”说罢,歪着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信友道:“苗人无姓,我就叫信有。”

  高八斗点了点头,指着桌上中师兄第道:“我是你的六师兄高八斗,在一幅除了师傅师娘和五个师兄之外就属我大了,以后谁敢欺负你就跟我说。”

  老三王不屑调笑道:“哪里、哪里,六师弟你太谦虚了,府上除了信有和老七之外就属你大了,以后有什么事儿都罩着我们。”

  “哈哈哈……”大家一阵哄笑。

  老六高八斗上山晚,年龄上除了老大高行烈之外就数他大,所以见谁都爱充大。

  信友却站起身来恭恭敬敬道:“见过六师兄”

  信友虽是化外之人,却如此懂礼数,伊师娘看在眼里满心喜欢

  高八斗拍拍信友肩膀道:“一会儿尝尝你师兄手艺,我们义府的饭菜可是出了名的好吃。”

  信友受伤这几日不能动荤腥,看着满桌的饭菜香气袭人早已忍不住,他大口咽了嘴里的口水。

  老三还是不放过高八斗,说道:“就是啊,师弟,有你六师兄在这儿,老七敢不好好做饭吗。哈哈哈!”

  老七见三师兄还在笑他,捡起盘子里的一棵葱段朝三师兄丢去,道:“一会吃饭噎死你。”

  老大高兴烈正色道:“师傅在此还敢如此无礼,再胡闹一会儿罚你闭气。”

  信友耸了耸肩,看向坐在身旁的冬儿。冬儿嚼着山楂看师兄们打闹,呵呵的笑。平日里师兄兄弟们都打闹惯了,义府不像其他门派的弟子规矩多,即便有师傅在,也照常打闹。

  李道华挥了挥手道:“吃完饭还有功课,赶紧吃饭。”

  众人都拿起筷子……

  李道华看着信友,柔声说道,“信友,来,坐在我旁边!”

  信友见师傅叫自己不敢不从,默默的走向前去坐在李道华身旁。

  李道华看向高行烈道:“这几日都是你在照看信友,信友伤势痊愈了么。”

  高行烈点头道:“信友已经完全康复了,只是大病初愈身子还有些虚。”

  李道华点点头,吩咐高行烈道:“吃过饭,你去后山采些灵芝给信友补补身子。”

  高行烈点头称是。

  李道华又看向信友,这孩子生得齿白唇红十分惹人喜爱,回头小声对妻子说:“我看你我膝下无儿,倒不如收了这个孩子为义子,我看这个孩子跟咱们颇为有缘。”

  妻子听罢会意的一笑,说道:“我也正有此意。”

  信友夹了一块肠粉放进嘴里味道糯糯的非常好吃。

  高行烈给他夹了一块牛肉鸡蛋糕,“小师弟,你大病初愈,吃这个这个对你身体有好处。”

  信有点头道,“多谢大师兄。”

  吃了一会儿,信友偷偷问身边的大师兄高兴烈道:“师傅便是玄真掌门吗?”

  高行烈听到信有如此问,不禁哑然失笑,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头笑道:“怕是你还未见过玄真掌门,师傅是玄真掌门座下五大弟子之一,排行第二人称义侠,玄真掌门坐下有仁义礼智信五大弟子,地位极尊,除去仁侠之外就是师傅地位最高。如今师傅代行领导五侠。”

  李道华哼了一声,面色颇为难看,“吃饭少提家事,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

  高行烈自知失言,“哦”了一声不敢再说话。

  信友也只是埋头吃饭。

  高八斗见气氛尴尬。嘿嘿笑道:“老七饭菜的香味都飘到外边了,把清玄门女弟子都引到咱们这啦。”

  大家听了并不搭茬儿。

  啪的一声,一团糯米糕整贴在高八斗脸上,把他吓了一跳。糯米糕力道不轻,把高八斗半边脸都拍红了。

  李道华厉声道:“嘴不牢就拿糯米糊住。”

  高八斗不敢再答话,低头拼命吃饭。

  饭菜吃完后,众人都已散去。

  师傅黑着脸出了门。

  信有吐了吐舌头,问还在刷锅的七师兄孙厉害:“师兄师傅刚才为何如此发火?”

  孙厉害鬼头鬼脑的看了看窗外,师傅已经走远,才回过头来对心有道:“大师兄也是一时大意说走了嘴,以后你可千万记得仁侠这两个字千万不要再师傅面前提。”

  信友点点头,又问道:“这是为何?”

  孙厉害摇摇头道:“哎,说来话长,姬慈和师傅本是兄弟,而且掌门座下五大弟子之中,只有大弟子姬慈天赋极高,功力和其他四位师弟不可同日而语,在五个弟子之中,掌门也最器重大弟子姬慈。只是此人偏喜欢歪门邪道,竟在山洞里偷偷修炼邪门功夫,炼化魔教的血炼之物。为此害了36条人命。事情败露后姬慈逃离玄真派,所以掌门的大弟子被除名,被夺了仁侠的名号。此人确实天赋异禀,玄真派曾多次清理门户,但都被他逃脱。而且……”

  “而且什么?”

  孙厉害看了看四下无人,附在信友耳边说道:“此事你千万不要传出去,师娘当年可是青玄门第一美女,得到很多玄真弟子垂青,姬慈和师傅当年都很喜欢师娘,为了追师娘还曾经大打出手,而伊师娘更倾心于姬慈,它不仅修为高而且很会讨女孩开心,伊师娘一度已经和姬慈谈婚论嫁,只是姬慈这人太过花心,还跟……还跟辰玄门廖师伯的妻子不清不楚,所以二人断了联系。师傅和姬慈纠葛很深,而且师傅一向正派,对姬慈的行为很是不齿,所以师傅最恨姬慈,别人也从不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哦。”信友默默点了点头。

  孙厉害收拾好厨房对信有说道:“小师弟正好一会儿大师兄他要回来,我给你把汤熬好,你身子弱要多补一补。”

  信友看着孙厉害只是做做饭收拾桌椅板凳,好奇的问:“师兄,为什么别人练功而你做饭呢?”

  孙厉害嘿嘿笑道:“小师弟,你别看我每天都是在打杂,论能耐我可一点都不比其他师兄差。我当年可是宗玄门东方院的首席大弟子,五玄会盟排名第七,比三师兄名次还高呢。”

  “宗玄门,这里不是玄真派吗?”信友歪着头问。

  “哎,小师弟,来来来,我给你好好讲讲玄真派的来历。”

  孙厉害拉过两条长椅和信友坐下,摇着蒲扇一本正经道:“说起玄真派中原武林就算是蛮荒之地的族人也都听过它的大名。玄真派创派祖师华阿子那可是不世出的奇才,上到天文地理下到鸡毛蒜皮没有他不会的,他能耐太大没人能全部继承,所以把一身的能耐传给五位弟子,这五位弟子又分了五门,道玄门、辰玄门、鹤玄门、清玄门、宗玄门。道玄门为玄真正统,学的是正儿八经的剑术,每届五玄会盟道玄门都是夺冠的大热门,咱们义府大师兄高行烈、二师兄邱小肚、五师兄慕容拙都出自道玄门门下。

   信友道:“师兄,道玄门如此厉害,那您的宗玄门如何啊?”

  孙厉害撇撇嘴道:“宗玄门是夺冠的大冷门,每届五玄会盟顶数宗玄门差,除了当年的一代宗师牛角大士外从来没人有夺冠。但是说起来当年祖师花阿子最精于杂学,只是后继者没人有他老人家的天分,宗玄门就渐渐没落了。我当年可是宗玄门最好成绩,除我之外,闯入五玄会盟前十的寥寥可数。”

  “可是,:信友又不解的问,“师兄你每日做饭,功力如何精进?”

  孙厉害道:“嘿嘿,我说完你不许笑。”

  信友点点头

  孙厉害道:“宗玄门东方院,便是厨师学院,我当年学的就是厨师。”

  “啊?”信友差点惊掉下巴,“厨师……怎么,这也是修炼?”

  孙厉害道:“嘿嘿,小师弟,若说起来,宗玄门一门十院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修炼,玄真派的木匠、瓦匠、画匠、琴师,名角皆宗玄一门所出,华阿子有云:万物殊途同归,通者,琴棋书画、医药卜筮皆可入化境,若说祖师爷华阿子最喜欢的还是宗玄门,但这需要有极高的悟性,所以后世有成者寥寥。”

  孙厉害顿了顿又道:“信友,你别看我每日只是洗菜做饭,其实功夫都在这里,(这里好好描写)

  “唔”信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当”孙厉害头上挨了一个枣粒,高行烈从门外风风火火的回来了,“老孙,你又忽悠小师弟什么呢?”

  孙厉害搔搔头,无辜道:“我跟小师弟聊会天怎么成忽悠了。”

  “哈哈,小师弟,你可别听他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八卦。”

  信友见到大师兄活跃多了,师傅在时一本正经,没想到师傅不在跟师弟也是如此的打闹。

  大师兄手里拿着一大颗紫色灵芝扔给孙厉害道:“老孙,待会给师弟熬补汤,他身子虚,还需要调养。”

  孙厉害撇撇嘴道:“师兄你倒是清闲,没记错的话,这活是师傅交代给你的吧。”

  大师兄道:“对啊,是师傅交代给我的呀,我又交代给你了,你有意见吗?”

  孙厉害道:“我如果有意见,你能不公报私仇吗?”

  大师兄道:“不能。”

  孙厉害道:“好吧,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啊。”

  信友看着师兄们打闹,不禁莞尔。

  高行烈转头又对信友神秘的一笑,拉起信友的手说:“信友,一会有好事等你,老孙你也来。”

  三人出了伙房,已到巳时,院落绿意盎然,老柳树垂着枝条碧绿的卷曲着。厚厚的白云,层层叠叠,一团团簇拥在一起。三人行至正房,清虚堂内,师傅,李道华和尹师娘都已在正上方坐定,几个弟子、其他家眷和家里的仆人老吴分站在两旁,冬儿依偎在母亲身边。众人都笑嘻嘻的看着信友,信友愣愣的看着众人不知何事。

  高行烈把信友拉到前边站定,李道华温和的问道:“信友,为师有一事要说与你听。”

  信友点头

  李道华道:“信友,你可愿做我的儿子。”

  信友一滞,不知如何回答,他看看了师娘,师娘对他温和的笑着,有看看了冬儿,冬儿朝他做个鬼脸笑而不语。

  高行烈见信友怔住,从他身后推了一把道:“信友,快说啊。”

  信友突然感觉有一股酸楚从胸口涌起,在短短一个月时间,自己仿佛从地狱走了一遭,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没想到此刻老天仿佛是要把他的亲人又还给他。

  信友双膝跪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回道:“爹、娘,孩儿愿意。”突然眼眶一热,竟不觉流下泪来。

  “哎!”伊师娘欢喜的先应了一声,起身扶起信友道:“快给娘起来,莫哭、莫哭,这义府的所有人以后都是你的亲人。”

  李道华仍正襟危坐,虽严肃但却带着一股笑意道:“信友,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李道华的儿子了,以后你就随我姓李,叫李信友。”

  信友听后一顿,随即又缓缓头道,“是,爹。”

  冬儿蹦蹦跳跳的拉起信友的手道:“ 信友,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弟弟了。走我带你去看看住处”

  众人见了也都欢喜。

  随着冬儿出了清虚堂奔向西边耳房,打开房门,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来。“好香啊!”信友不禁说道。

  “这是百合香,娘为人最是讲究,每个房间都要打扫得清清爽爽,耳房总共两间,我住一间,这间不住人,但是娘还是要照常打扫干净。”

  信友环顾四周,这房间摆设虽然简单,但却颇为用心。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墙角边放一张简单的床铺,一头是棋盘格花纹的帐幔,另一头却只有粉刷的墙壁。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西山烟雨图》,靠近竹窗边,花梨木桌子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毛笔,宣纸上是一株百合,笔法细腻,栩栩如生。师娘最爱百合,所以家中的宣纸上都会花一株百合。阳光从竹窗洒下来,桌上也洒满阳光,显得温馨、舒适。

  冬儿道:“我就在你隔壁,每日我从山中采来的零食以后都分你一半,嘿嘿!”

  “分一半,你还得输我一半。”三师兄王不屑在窗外嘿嘿笑着,手中捏着两粒骰子,问道:“冬儿今天下山又带了什么好的吃食回来?”

  冬儿翻白眼儿道:“王师兄,你就会拿骰子骗我的零食。”

  “这叫什么话?”王不屑得意道:“不光是骰子,骨牌、投壶、叶子戏、斗鸡、斗狗、麻将,我都在行。”又回头看看信友道:“李信友,嘿嘿,小师弟,以后等师娘分了你零用钱,我带你去赌坊试试手气去。”

  冬儿“呸”道:“谁要跟你赌,上个月堵输的到处跟人借钱,信友才不要跟你一样。”

  信友道:“师兄,我不懂赌博,但是我以后有了零用钱,如果你没钱了,只管从我这里拿去便是。”随后又小心翼翼的说:“师兄,以后……以后还是叫我信友吧,我们苗人没有姓氏,你这么叫我我有些……有些不习惯。”

  “唔!”王不屑搔搔头道:“那好吧,我还是叫你信友好了。”随即又笑嘻嘻的道:“还是我师弟人好,以后师兄没钱了就问你借来用,赌赢了给你分红,输了就记账。”


上一篇:我的峥嵘岁月   下一篇:无与伦比的“人民情结”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从来没有开挂的人生,只有逆流而
·岁月如夏 ,年华如影
·懂得断舍离,才能懂人生
·不一样的音乐人,一样的爱生活
·知人不评人,方为人上人!
·正气歌
·秋风起时,我已别过
·共赴中国梦—献礼祖国七十华诞
·戏里戏外皆是戏
·三溪赋
·我们都被爱着
·在苦难中成长蜕变
相关短文
·我的峥嵘岁月
·梵净山游记
·《刻意练习》读后感悟
·时光的痕迹
·塞上梅花第一井
·七十年扬帆奋进历程、聚焦新宁煤
·我眼中的郴州
·做实做细“六个一”精准帮扶
·青春、汗水谱写每一页的辉煌
·祖国在我心中
·现实社会
·15六岁的光阴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