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我的外婆

作者:张兴旺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8-05 18:48 阅读:

  1。外婆的尖尖脚

   小时候,我看见外婆的那双小小的、尖尖的脚,在她的大脚裤摆下,若隐若现,总让我想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旧时,女人一双小脚比一张脸更重要,一双小脚代表一个女人的美,代表一个女人大家闰秀的身份,代表一个家族的背景,大脚女人只能是下农田干活的贫苦人家。要变成一双小脚的美丽女人,要经过一个痛苦的蜕变,要忍受三年缠足的疼痛。

   外婆有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外婆家也算得上罗家湾的大户人家。外婆说,在她三岁那年端午节那天,太外婆和一个丫环就端来一大盆粽子,有绿豆的、红豆沙的、有腊肉的、香香的,粘粘的,说是吃了粽子脚就会变软,不疼。丫环用茶叶盐水给外婆泡完脚,又用白布条一层一层地缠住了她的一双小脚,除大脚趾外,其余脚趾深深的折叠,那是一种骨折式的撕裂般钻心的疼痛,三年中,小模小样的外婆不知撕心裂肺地哭喊过多少次。

   后来外婆迎得了一双尖尖脚的美丽。外婆一双小脚,走起路来臀部一摆一摆的,婀娜多姿,这大概就是旧时男人们欣赏的小脚女人的美吧。

   后来外婆就嫁到了外公这样有租担可收的大户人家。

   后来太祖就把家交给外婆来打理。

   再后来外婆家的田地又被分给了穷苦人。

   最后外婆也因为那双尖尖脚不能下地干重活,在家打理八口人的生活,外公、舅舅和舅妈在生产队做活挣工分。

   那个年代,小孩子是不好养活的。外婆生育了六个儿女,只活了妈妈、舅舅、小姨三个,那时,顺天应命,外婆一次次阵痛后的失子之痛,一定不压于缠足之痛吧。

   我的外婆,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线,似乎从来就没学会高声大气,一生朴实无华,慈悲为怀,勤俭持家。

   我的外婆,一生用脚跟走路,不疾不慢。

   我的外婆,为逝去外公的一生情缘活着,母亲为外婆的养育之恩活着,我们为她们的血脉好好活着。

  2。外婆的麻糖罐

   我是外婆带大的,三岁时生了一场重病,差点死去,是外婆守护我九天九夜,用麻糖一点点把我喂活过来的。

   那时,外婆那个村子,家家户户都有熬麻糖的习惯。麻糖是用米或者红薯熬制的,一锅熬制八九个小时,要守、要熬。麻糖浓香诱人,丝丝甜润,熬出来后用瓦罐盛上存放,记得我都长大了,外婆每年都要给我留一罐,不管多久她都会给我留着。

   “麻糖丝丝长,麻糖口口香,乖乖吃了快快长,长大了娶个大姑娘”,这儿时的歌谣,懵懵懂懂。

   小时候,外婆把一张毛巾剪成两段,一段给我用,另一段给婊姊姊们共用,还教我把毛巾搓得白白净净。

   “麻糖蜜蜜甜,看着看着要过年”,等到过年了,姊姊们都要来外婆家,放鞭炮,贴窗花,穿新衣,外婆会把存放的麻糖罐抱出来,吃得姊姊们满脸满嘴,一个个像个大花猫,满屋嬉闹。

   每每想起,我的心就甜丝丝的,甜成儿时梦境中的小伙伴辗陀螺、滚铁环、弹玻璃珠子。甜成我穿着小花衣,张开一双小手,追逐那些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白色的、黄色的、粉色的、黑色的、花色的……童趣,野地里的快乐,分不清是我的花花衣还是花花衣的蝴蝶儿。

   外婆说,每只蝴蝶都和花一样美丽,因为它们的前世都是花儿,它们是飞回来找它们的花魂的。这个惮意的故事让我的童年充满了幻想和向往,也成了我文字的启蒙吧。

   这么多年,梦回孩提,梦回外婆的麻糖罐,就会在夜里辗转,就会梦到吃麻糖流口水的模样,就会梦回外婆古老的板墙老屋,那盏煤油灯下,外婆飞针走线给我做小花鞋、缝小花袄,那一双双用大红绒线绣花的鞋,外婆用手给我量了好多年。

   外婆是我生命的蜜糖罐,我是外婆贴心的小绵袄。

   那时候,外婆还年轻,一张冼得白白净净的头巾里面,裹着一头长长的青丝。

   那时候,看着外婆的秀发,我就想,长大后,我也一定也要长发飘飘。

   回不去的童年,如果永远不用长大,如果没有沸腾的人生,就不会有我今天的远行,但无论我走到哪里,外婆的臂弯,永远是我生命的圣城。

  3。外婆的糯米酒

   那个年代,外婆全家八口还有我这张小嘴巴的口粮都成问题。外婆是一个精打细算很会过日子,持家有道的人,每年至少会在过年前煮一次糯米酒,备为家里待客之用。舅舅在大队做建筑附业,收了很多徒弟,竟管缺衣少食,外婆家里总是客人不断,外婆都会用糯米酒招待客人。最好吃的是糯米酒汤圆,爽口柔滑,满屋溢香。嗅着那口醇香,我的小喉咙就直吞口水。长大后,每每想起,都馨香温暖,甜美如旧。

   记得有一次小小的我偷吃了外婆瓦罐里的糯米酒,跑到油菜花地里,迷迷糊糊地睡了好半天,那是我童年的记忆里,第一次醉酒飘飘欲仙。我似乎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自己在草垛里,那一个个的草垛,层层叠叠,立在村庄的周围,聚成一座座秋天的丰碑,静而美,小伙伴们在草垛里捉迷藏,可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们。我又梦见好多好多的花蝴蝶,在油菜花里飞来飞去,我帮着蝴蝶找花魂,那遍山遍岭嫩黄嫩黄的油菜花哟,蝴蝶飞走了,可是我怎么飞也飞不出去……

   外婆终于在油菜花地里找到了我,醉眼朦胧中,外婆的脸庞,慈祥又温暖,外婆眼含泪水,一下抱住了我,仿佛怕我再丢失。

   外婆的双手,如绵花那么绵软,托起我细软的身子,托起我们祖孙的福缘。

   外婆的爱,源于心,深厚而温暧,源于隔代亲的母性,无私而伟大。

   我的外婆不识几个字,只会女红,但她知道日子,一定要柴米加油盐再加节约勤俭。

   我的外婆没有崇高的理想,但她悉心照顾家里每个人,懂得生命不止,劳作不息。

   那时候,一坨麻糖就可以甜亮了心境,一口糯米酒就可以鼾醉得幸福

   那时候,黃豆粒儿小,基因没有转。蚕豆花儿满地开,风吹麦苗儿绿浪翻。

   那时候,水牛耕地,锄头除草,日出而作,日落而栖。

   岁月蹉跎,前世沉默,来世辉煌。

   人生,每个人都无法找到回到过去的路口,生命的脚步,只能往前行走。

   童贞的记忆是深远的,外婆给我的童年,是我一生梦想成长的基石。

   4。外婆的大石磨

   外婆家祖上留下来的大石磨,放在厢房的那间柴屋。

   一盘磨钝了牙齿的石磨,每天天不亮,就发出叽咔叽咔的声音,那是外婆点着松明,店着一双尖尖脚,默默地在为一家老小磨出一日三餐的粗茶淡饭,磨出我童年的温饱和希望,磨出日子节俭的细水长流。

   童年的味道,是外婆的味道,是我生命中弥足珍贵的味道!

   外婆用石磨磨出米浆,经过发酵后,用蒸笼蒸成酸甜酸甜的米糕粑,再给每个米糕粑用食红点上一个小红点,那香味那漂亮的米糕粑,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都馋。

   外婆在柴火堂里烤的米糕粑,外酥里软,又香又甜,也是我童年的最爱。

   我喜在外婆辗磨时,淘气弓着小手指,数那石磨上一圈圈石纹,数着数着就蒙圈了,数着数着外婆的年轮就在磨盘上变老了,数着数着我的童年就在石磨上长大了。

   我怀念石磨,怀念石磨磨出的我童年中那一味古朴的、原汁原味的五谷之香。

   后来,每次去外婆家我都去会抚摸石磨,就如同抚摸外婆那双粗糙的手,如同抚摸那个青黄不接却快乐着的童年,如同抚摸米糕粑乳湿的记忆。

   记忆里,外婆家住的那个大院子,有一块大石板平铺在院坝中央,成了天然的晒谷场。上面开过会,写过标语,上演过路天电影。

   男人们躺在上面晒太阳,女人们在上面扎堆拉家常、纳鞋底,舅公舅父们喜欢在上面巴拉几口汉烟。

   小姨喜欢在上面梳她那两根又黑又粗的长辫,还把我的头发扎成小羊角。

   小伙伴们喜欢在上面翻筋斗,裤子没两个回合就破了洞,没有少挨屁股。

   那时候,麻雀总会趁人不注意偷吃晒谷场上的谷粒。

   那时候,四季分明,燕子垒巢会按时飞回来衔泥。

   那时候,鸡狗不分家,邻里串门,地里青菜还长虫子。

   外婆说,地上有多少人,天上就会有多少颗星星。

   我就喜欢躺在大石板上,凝望着浩瀚的夜空,数天上的星星,可是笨笨的我,怎么也数不清楚哪一颗是外婆,哪一颗是我。

   山村夏天的夜,星月疏琅,蛙声鸣唱,空气中夹杂着稻田水湿的味道。

   记忆里,外婆那个村子的烟火,就像外婆的目光,在我生命的摇篮中,浅吟,低唱,我经年中的慢曲,又漫漫散落成了夜空里的星子,闪烁、恒久、美丽……

   我的外婆 ,一生平淡、真实、勤劳、善良、热心、开朗,贻养天年。

   生命本身没有限度,是看不开的眼睛给生命界定了限度。简单就是幸福,外婆一生践行,这就是外婆生命的精彩和长寿的秘诀。


上一篇:老伴,让彼此相依为命   下一篇:无法原谅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回眸,那些细美如常的瞬间
·我的父亲
·慈母针线牵儿心
·放手,更是一种爱
·我的外婆
·你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韩光明作品|姥姥的背影【散文
·婆婆
·父母应该把对孩子的爱真正放在心
·你我,何不温柔以待
·母亲,走了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相关短文
·老伴,让彼此相依为命
·母亲
·最后的呼唤
·父母应该把对孩子的爱真正放在心
·母亲的大半生
·插秧时节
·夕阳无限好
·平凡,奢望
·就不能和家里人好好相处、好好说
·怀念父亲
·缓缓流淌的琴音
·来自外婆的道歉信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