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祭 家 父

作者:诸葛羽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7-03 09:51 阅读:

   祭 家 父

  

   文/诸葛羽

   父亲是个普通百姓。说起父亲的一生,是坎坷而平凡的一生。

   父亲刚出生时,家里已揭不开锅了。未满三岁,母亲又去世了。从此由比自己大四岁的姐姐照顾。因吃不饱,饿了就胡乱抓东西吃,尤其是吃生米。十五岁,因交不起学费,父亲辍学,开始做工养活自己。那段时间里他学会了不少手艺,吹唢呐,拉二胡,砌墙,织竹笼都在行。二十岁时,父亲参军了,一去就是五年。他在部队干得很出色,刚一年就当上班长,多次立功受奖。因表现好,军事素质过硬被提拔深造,可因文化不高,还是复员回到了家乡。这成了他一生的遗憾,在以后的岁月里,军营的经历是他引以为豪和值得留念的经历。他在军营里照的每一张照片的时间、背景,里面的人物都记得很清楚。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他穿着军装,站在坦克前,紧握胸前的钢枪,格外英姿飒爽。复员后回到家乡的父亲,被安排在村大队管事。没几年,村大队解散。他开始回家务农,操起了曾经学会的那些手艺。

   父亲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他嗜酒,每餐必饮。他说一餐不饮,浑身不舒服,喝了才有力气干活。一个人时就独饮,但只喝一小杯。他喝酒不挑剔下酒菜,哪怕一碗菜汤、一盘花生米也行。父亲还好抽烟,每天要一包。他抽烟也不讲究好劣,不重牌子。曾经家中经济状况不好时,他想戒烟可没成功,就去买旱烟,烟味极辛辣。他逢人还自嘲物美价廉。很欣慰的是父亲痛恨赌博,从没见他赌过。其实他会赌,从小就会掷骰子。他说赌博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祖父是赌徒,把曾祖父的家业败在牌桌上,要引以为戒。

   父亲性格豪爽,好客,朋友多。每次朋友来家,父亲都会拿出好酒好菜招待。一瓶白酒,桌上摆上由母亲做好的腊肉或猪血丸子,就喝开了。父亲把着酒壶,朋友一仰脖子,酒杯干了就立马满上。喝到四五分醉时,酒话渐渐多了起来,父亲就又递上烟,一边说话,一边吃菜,还吸着烟。有一次父亲一位朋友来家,酒量不好,接过父亲递过的烟,手拨了半天火机没燃,才知拿反了。等打燃火机,去点烟时却有了一股焦味,再一看才知将过滤嘴点燃了。这样幽默有趣的场景在父亲与朋友们喝酒时经常可见。等喝到七八分时,大家就有些语无伦次。有人在桌子上打起瞌睡。这时,父亲会拍打瞌睡人的肩膀说:“来,再干一杯。”瞌睡的人没有举杯,而父亲却一饮而尽。一边喝还一边说:“你,你们喝酒不实在,看,看我又喝了一杯。”

   父亲为人孝顺,尊重长辈。祖母祖父去世早,他将家族中的老人当自己亲身父母一般。父亲的叔叔是中风去世的。从医院回来,躺着动弹不得,吃喝拉撒全在床上。父亲一忙完事就去帮忙,喂饭,帮他擦身,按摩,解决大小便。临终时,叔祖父说想看父亲最后一眼。外祖父病重期间,父亲也在身边照料。我们乡下有留遗言的风俗,一个人去世的时候留下的遗言最应验。逝者给后人留遗言排在前面就越灵验。外祖父留遗言时,最先祝福是父亲,可见父亲在外祖父心中的地位。

   父亲喜欢小孩,爱和小孩玩闹,喜欢用胡须扎小孩的脸,或抱着小孩跑圈圈。村子里的小孩特别喜欢他,爱粘着他不放。父亲对我更是疼爱。八岁那年我出了车祸。醒来时,父亲的眼睛肿了老高。外祖母告诉我,在我昏迷的四天四夜里,父亲哭了四天四夜。从小,父亲从来不打孩子。有时我做错了事情母亲要打我,他还会数落母亲,然后抱我,哄着我。从小,他不允许我下河游泳。直至后来,才知道他怕我学会游泳,会偷偷去水库游泳出事。因父亲的这份溺爱,我现在还是个旱鸭子。

   父亲乐意助人。邻居有事外出,家里的牲口没人喂养,会想到父亲并请父亲帮忙。村里的红白喜事,更是少不了父亲。他做事勤快,又让人放心,总是帮着别人忙上忙下。以前,农村的生活条件差,许多村民生病了没钱看医生,只好上山采草药回来治疗。父亲会辨别草药。他们喜欢找父亲帮忙。每次挖到草药,父亲喜欢把药放在嘴里嚼,确定药没错才放心给来求药的人。而他的牙齿却过早的脱落。

   因为这许多,父亲颇具人缘。很多人愿意将工程包给他。有一次,他忙完了一个工程想休息一段时间,没有应下另一个工程。那家主人以为价钱开低了,特意跑到家里来加价。父亲说明原因后,那人还执意要他承包。父亲没有再拒绝。父亲组建的工程队从来没听说过缺人,别人愿意跟他干。虽说他是个包工头,但做事的时候,他也做和别人一样的工作量,拿的钱和其他师傅一样。他说不想背良心去捞兄弟们的血汗钱。

   老天给父亲开了个玩笑,在父亲五十岁的时候,母亲患了癌症,去检查时已是中晚期。他不甘心,让母亲做化疗,可结果不如人所愿,母亲最终还是离我们而去。母亲在人世的最后两年,哥哥和我还在读书,重担全压在父亲一个人身上。父亲成天忙着,白天挣钱或上山采药,晚上照顾母亲。他失去笑容,也没心情去逗小孩,走路都跑着似的。他还对母亲说,只要你好了,他做什么都愿意。到了后期镇痛剂对母亲失去作用,有时很疼,有时连续几天高烧不退。父亲每天守在床边,用酒精给母亲擦浴降温,晚上则端药递水,有时连续几天没睡,只能靠椅眯一会。母亲去世,父亲苍老许多,头发白了一片。今年清明节,去母亲的坟前祭拜,父亲还是泪流满面。

   但老天并没有眷顾父亲,在他六十二岁的时候,一向身体健康的他被查出得了脊椎瘤转移,不到三个月就永永远远的离我们而去了。

   愿父亲在天堂一路走好。


上一篇:乔迁新居安乐窝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饺子
·致我最亲爱的爸爸妈妈
·男人,女人和小孩
·我的父亲
·故乡在靠近月亮的地方
·成了星星的爷爷
·父亲的老屋
·想牵着你的手,陪你白头
·母爱的长度
·父亲的赶牛鞭
·一张老照片
·牵着妈妈的手,愿母爱无恙且长久
相关短文
·乔迁新居安乐窝
·给莒猴猴
·无效医疗难拒绝
·他的背影 她的双眸
·珍藏多年旧相册
·那盘带味的苦瓜炒鸡蛋
·一场生活的变故
·传承生命的颜色
·《月影随我身》花无寻
·时光散去,而记忆还在这里
·故乡在靠近月亮的地方
·遥祭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