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父亲

作者:潘诚慧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7-06 09:56 阅读:

   父 亲

   2014年10月15日(农历9月22日)下午15时10分,这一天我的父亲他永远的走了,有一种痛叫“子欲养而亲不待”,我的天空里从此再也没有那最为亲切、最为牵挂我的父爱了,那简单、真切的父爱突然间的离我而去,我的心一下子变成了空白。以前每每一下班到家,我的第一句问候父亲的话总是千年不变的:“爸,可以开饭了吗?”而如今,下班后回到家我唯一能做的事,只能是到父亲的遗像前默默的站上一会儿,静静的陪陪他老人家,面对父亲的遗像,我总是不由的眼睛湿润,喉头发紧,泪往心里流。

   在我心里,父亲是一座大山,父亲在我的生活中留下了他那种作为男人特有的“大爱无垠”,我已然习惯生活在父亲的这种“大爱”里,父亲的离去,我生活中不再有大山。

   我的父亲生于1936年农历3月26日,1959年毕业于广西河池宜山师范学校,毕业后他就远离了自己的家乡故土,到河池市天峨县一个小小的山村当了一名教师,而我的母亲则远在来宾市忻城县的一个小小的穷山村里。我们姐弟三人出生的时候,父亲都没有能够在母亲的身边,父亲母亲夫妻分居两地,那时因交通不便,学校放长假时父亲也没能回家多陪陪母亲几天,而母亲那时因风湿病整天卧病在床,当时的医疗条件和我们那艰辛的家庭生活状况,母亲的病使她不能行走,不能进行简单的农活劳作。远在他乡的父亲东借西借,买了一台缝纫机给母亲,让母亲自己照顾自己,尽可能的不给母亲家里添太多的艰苦。母亲就在床头用这台缝纫机,用稍好一点的一只脚为村里的左右邻居缝缝补补,补贴家用,外祖母忙里忙外,照顾着母亲,在病床上母亲生下了我们姐弟三人,在外祖母的艰辛劳作和照顾下,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三人,艰难的一天天的过着生活。

   在我幼小的孩童心里,记忆中根本就没有父亲这一概念的,也不知道一年的春夏秋冬四季变更,在我四岁前的孩童时光里,我过着的是没有父爱的日子,孩童时,母亲跟我们很少提起远方的父亲。父亲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工作,那里是一个很苦的穷小山村,父亲在那里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教着他的书,为了工作,他只能舍下自己亲人。那时候穷小山区信息联系不便,交通不便,很多的时候,为了一个学生的家访,父亲要一个人走上一整天的山路,每每都是天黑时就出门,又到天黑时才回到学校回到自己的家。父亲一个人教书,很忙,他自己很少打理他自己的生活,父亲从不拿钱,所有的工资都交由学校食堂的一位叔叔代管,所有的生活都交由食堂的叔叔帮打理,剩下的钱父亲就尽可能寄回给母亲,很多时候,他的学生看在眼里,都很乐意的从自己的家里给父亲带上些农家里吃的东西,因此,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父亲,年复一年,父亲在那里过着他那简单而平凡的生活。

   由于父亲母亲长期分居两地达十年,母亲又不可想象地带着我们姐弟三人,艰难的一天天的生活着,生活也一日比一日的困难,在我四岁时,远在他乡的父亲决定把母亲和我们带到自己的身边,直到这时母亲已经自己一个人在家卧病床上十年了,因为风湿病的原因,母亲在这十年里从没自己一个人走出过那家乡小山村,四年的孩童时光,我也根本不知道外面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也没听过的世界。那时,我的孩童时光简单而不能再简单,几块小石子便是我孩时唯一的玩具,母亲说几块小石子就能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地上玩上一整天而不说一句话,那时的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其他人在身边的生活,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不说话的那种生活,长大后的我很多时候也没法去改变自己孩童时形成的这一性格

   四岁时,记事的印象中我是第一次知道了父亲的存在,记事后第一次见到他时,我记得我并没有叫他一声“爸”,他仿佛就是我生活中的一个局外人,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面时,父亲想抱抱我,可父亲最终还是没有抱成,可能是我那种怕见陌生人的傻傻的样子让他却步,更可能是怕吓着我吧,反正第一次见面,父亲没给我留下什么记忆。

   四岁后的孩童的生活,渐渐的我的话也多了一些,也学会了与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但是那时父亲的概念在我的脑子里依旧是很淡。换了一个新的生活环境,母亲的风湿病不知什么原因好了一大半,最可能是亲情开心的力量吧,母亲竟能较自然的走路了,也能作一些简单的日常劳作帮衬家用,母亲的病也一天天的眼见好转,但风湿病是最怕冷的,我记事后发现父亲从不让母亲碰冷水,直到父亲过世当天对我嘱托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妈苦了一辈子,我对不起你妈和你们,我走后,你们要照顾好你妈,别让她碰冷水,我这一辈子也没让你妈碰过冷水。”父亲作为生活中的一个男人,作为我母亲的丈夫,作为我的父亲,他做到了他所说的话:一辈子没再让我母亲碰过一次冷水。我为我的母亲能遇到我的父亲而自豪,是父亲让我们姐弟三人过上了普通人应该过的平静而幸福的生活,直到父亲走时是对我依旧是父爱如山一样的重。

   父亲内向,不喜欢多说话,也从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爱,记事时,我表现好的时候也从未见过他当面表扬过我,只记得他见到我的每一次进步时,晚上总是自己喜欢独自喝上一小杯,而在我犯错时也只是摸摸我的头,从没批评过我。可父亲对我们姐弟却以另一种方式严格要求,很早时就父亲带着我们姐弟一起参加农家劳作,那时,他以一个人的工薪,艰难的养活我们四个人,有一年,家里三个亲人一起来和我们生活,突然的增加了三个人,那一年明显见到父亲更忙了,上完课一回到家里,更多时都见他到地里忙活,很晚才回家。为了让我们姐弟三人体验生活,每年的大年初一,父亲总会习惯的带我们到自家地里进行些简单的农田劳作,每次劳作回家时父亲也常常让我背上一个南瓜或者地里的一些其他作物,让我从中体验劳作之乐,收获之乐。每一次周末出门劳作,我都一句话不说,屁颠屁颠的也很乐愿的跟在父亲的后面,这时,父子俩依旧是说的很少,很少交流,但两人却有种说不出的黙契,我发现自己是那样的喜欢和父亲在一起,这种从没有过的童年快乐在我心里一丝一丝慢慢的伴我长大。

   有时父亲要到县里开会,这时他往往会带上我跟他一起去,从那时起我也第一次知道了外面还有一个更好玩的我没见过的世界。记得八九岁那样的年纪,父亲第一次带我出远门,那时的山村没有车子,我跟父亲走一整天的路也不知道什么叫累,路上父子俩吃些自己带的干粮,喝点自己带的山泉水,父子俩还是不喜欢多说一句话,可我喜欢这样默默的跟在父亲身后,去感知那很远的陌生的世界。走山路时父亲都叫我自己带上一根木棍来防蛇打蛇,有时用来探探路,这种的日子对我来说就象是过节一样的开心。

   父亲从不多说一句话,而是用他自己的行动为我们立榜样,让我们自己去感受生活中的是非对错,让我们自己去体验生活中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记得有一次我九岁时,我在路上捡到了二十元钱,那时父亲的工资我记得也就是三十多元钱这样,这捡到的二十元钱近乎够我们全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了,我高高兴兴的把钱拿回家交给了父亲,记得父亲当时很高兴,他对我说:“这不是我们自己挣的钱,我们不能拿。”父亲让我自己一个人把钱如数的交到他所在的学校办公室,晚上回家时,父亲特地为我做了一次加菜的晚餐,父亲母亲只是笑着看着我开心的吃着这一顿加菜的晚餐,也就是这个傍晚,我第一次见到时父亲一种乐在心里的挂在脸上的笑。父亲往往都是用自己一次次简简单单的行动,让我自己去感知生活中的是非对错,我真的好感激那一次的捡钱,是父亲让我一下子突然间好象长大了很多。

   在第二故乡天峨县纳碍村,我简单而快乐度过了十年的孩童时光,回到生我的家乡后,我们依旧一样过着一种简单而平静的生活,我也一天天的长大,初中时,我的英语不好,父母决定给我买录音机,帮我学好英语,因为父亲是校长,很忙,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就一个人自己跑到二百公里外的大城市南宁买来录音机,让我学英语。高中毕业时,我高考考得不好,知道分数时父亲母亲两个人独自的坐到天亮,只是背着我不让我知道,两个人静静的坐着,只点个蜡烛,也不开灯,不说话,当时,我因高考心情不好,睡不着半夜起来时才发现,当时我默默的泪流满面,无言以对,我恨自己的无用,不能让父亲母亲的生活开心一点。

   参加工作后,和父母住在一起,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往往父亲早就做好了饭菜,父亲从不让母亲做饭做菜,也不喜欢让我们做饭做菜,我已然早已经习惯了父亲做的饭菜,虽然父亲做菜的手宝一般,可我发现自己是那样的喜欢吃父亲做的饭菜,因为我发现这时的父亲是高兴的,而我也乐于享受的这种“不劳之乐”。平时里,父亲总是不让母亲自已洗衣服,后来家里买了洗衣机,父亲依旧习惯自己动手洗衣服,他说常年这样习惯了,也洗得更干净些,他不习惯为了两件衣服就去用洗衣机,我让父亲把衣服交给我一起用洗衣机洗,可他总是不愿麻烦我们,每次总是自己洗。

   父亲从不愿给自己的子女添麻烦,什么事自己能做的,从不让我们子女多费心,有时回老家一趟,也从不让我们用车子接送,怕影响我们的工作,父亲母亲总是习惯自己坐班车回老家,又自己坐班车回来,父亲总是说这比他年轻时好多了,有车坐,不用走路。每次生些小病,都是他们自己俩人相伴去医院,从不让我们子女去陪。岁月不再,父亲一天天的见老了,一天天的见瘦了,有时父亲常常咳嗽不停,2014年8月29日,父亲母亲自己到医院检查,县城的医生建议父亲到更高一级医院去复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母亲当时一出医院大门就一下子禁不住痛哭,几经昏倒。回到家里,父亲母亲却象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的瞒着儿子,在我的追问之下,母亲才说出要到南宁检查父亲的病情,当时,父亲已是肺癌晚期,小细胞肺癌,最恶性的一种肺癌。

   带父亲在南宁做检查时,我强压心中的悲痛陪伴着父亲,南宁变化好大,父亲好多年都没出过远门,退休在家十六年从未自己出过一次县城,因为母亲的腿脚不是很好,我也从未敢带他们出过一次远门。南宁车水马龙,过马路时,我才发现一直在我眼里很健康体力很好的父亲是那样的老态龙钟,如同从未到过大城市的三岁小孩,大城市对他来说已经是个陌生的世外之地,面对和县城有着千差万别的大城市,父亲总是显得不知所措,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去探知这个陌生的世外之地,我突然发现自己是那样的愧对父亲,我第一次用双手抱着父亲的双肩,那样小心的走过马路,直到这时我才明显感受到父亲对自己儿子是那样的依赖,也可能是他已自己感知他生命的不久,父亲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的自己坚持一个人独立的生活,从来不去麻烦自己的儿子,这时的父亲已然分不清大城市的东西南北了,由儿子带着,是那样的依恋自己的儿子,我说什么父亲都象个小孩一样听话,每次对于我的说话,父亲也总是很简单的回答一句“嗯”,我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的一种源自内心的对儿子的依靠

   父亲知道如果他在南宁住医院治疗,会影响到儿子的工作,又担心一个人在家的母亲,便坚决不在南宁住院,检查当天瞒着父亲我知道检查的结果时已是很晚了,已经是下午16时10分了,本想让从未在南宁呆过的父亲多在南宁呆上一个晚上,让父亲也散散心,检查当天晚18时30分父亲一再坚持要当晚从南宁赶回家,原因只是父亲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母亲过于焦急,因为母亲的心脏本就不是很好。从南宁回家的第二天,我就自己先去一百多公里外的柳州工人医院联系父亲住院治病的事。四十好几的男人,去柳州的路上,我一路开车,一路不由的泪流满面。

   也许是父亲一生的艰辛苦累和一生的忠厚老实,也许也是上天对父亲的另一种厚爱,父亲走的时候,癌症所有的病痛并没有过多的折磨父亲,父亲走的时候就好象是普通的病痛。父亲最终还是没能再多陪陪自己的亲人,丢下妻子丢下儿女,丢下所有爱他的人,一个人去了很远的地方。

   有一种疼叫“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您在天堂里可安好?不喜欢说话的您是否依旧那样的孤独?下辈子,我们还做父子。


上一篇:王大可的好日子   下一篇:《落差感》叶挽星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母亲
·给无法回家的游子一份理解
·世上有个最美的女人,她有一个最
·我总是就这样想起你 —丁酉深秋
·珍惜今天好生活
·和娘一块过生日
·父亲
·太姥的面条
·我的父亲
·善良开朗小姨妹
·新年贺婚话祝词
·生病
相关短文
·王大可的好日子
·记工员小王 .
·太姥的面条
·远山的呼唤
·千古绝唱诗人情(康有山)
·祭 家 父
·乔迁新居安乐窝
·给莒猴猴
·无效医疗难拒绝
·他的背影 她的双眸
·珍藏多年旧相册
·那盘带味的苦瓜炒鸡蛋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