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门亭

作者:董小柒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1-04 10:20 阅读:

  冬至时节,寒风如剃刀般刮在脸颊微微刺痛,细雨濛濛,寒意从冷冽湿润的地面无息地侵入脚板,霎时延伸整个身躯,隔着衣与外遥相呼应。

  滞留的客车发动机又轰隆轰隆地响起,驶向它周而复始的路程中,刚下车的小柒顿感车内外温差太大,冷得直跺脚搓手,想要以最快捷的方式适应空气中密布的冷气,鬼使地缩起身子,脖子宛似在脑袋和双肩中消遁了,身量本就不高的他,滑稽的窘相,俨然像个小老头。

  天沉地极闷,阴云密布,细雨如帘,望着天际,无穷无尽的灰云滚滚涌动,白昼的光芒全然被夜染上了色调,冬季本就夜长,而这天色仿佛要让夜变得更漫长了。小柒瞅了眼手机里的时间,才四点不到,已感觉暮色即临。

  青山环绕的乡间,小柒踱步在村子的岔路口,徘徊在旧门亭的遗墟处,目光寻找它往昔地踪影,眼幕中这新建起的门亭,就像四肢硕壮而富有力量的象腿,稳稳地伫立在地面,从下至上,镂刻着细腻精美的对联图案,最大的三个黑色正楷字便是水口村,横立于门亭正上方。

  小柒定定地注视着它,心下叹道,应该是刚建成不久吧!半年前我还有回来一次,只不过在家待了短短一夜,就又离开了。

  新门亭虽然简约阔气,却少了份与人的亲和感,此刻小柒的脑海里正描摹着旧门亭的轮廓,那是个砖砌瓦盖的门亭,长约八九米,高有五六米,建立在村口的岔路上。

  门亭内中央各有把长石凳黏着墙面, 这个浑厚的冷空气里,两腚坐下去定是凉飕飕地抖擞精神,而目光看遍之处,白里搀着黄土泥坑的墙面,上面满是旧迹斑斑、龙飞凤舞、挥毫泼墨的图像字词,言犹未尽般还留下自己的大名,以此证明吾到此一游,小柒的童年里,经常与堂哥做这种天真顽劣之事。

  静谧的青山烟雨下,思绪像埂间濡溉的嫩草,贪婪地汲取甘甜的雨水,滋长蔓延。时光宛似被踩住了刹车板,然后挂倒挡极速后退,后视镜里的折景依依浮现廓开。

  赶圩是水口村乃至镇里重要的日子,这天村里大多数人都会去镇子上,九几年时期,交通工具并没有如今这么泛滥,村子里最拿出手的也不过是燃油老式摩托车,基本上都是步行或骑自行车,年轻人又不屑于走路,也只有老一辈人才会挑着担,迈着仍旧矫健的步伐,随着沉甸甸的箢箕一颠一颠地往返于四五十十里的路程。

   七八岁的小柒已知赶圩是个热闹非凡的风俗了,每次都吵着嚷着要跟去,那时候母亲在外地工作,父亲又忙于村里杂事,无暇顾及,家里只有爷爷腿脚利索,偶尔便去赶圩卖些土产食品等。

  这日周末,又是赶圩的日子,小柒与堂哥毅然地抵制住了被窝地温暖,赶早起了床,天色还未敞亮,放眼乡景,雾霭朦胧,目光所到三四十米处,似拉起了一抹浊色的幕帘,模糊不清,万籁俱寂中时时有公鸡咕咕地打鸣,扰人晨梦。

  爷爷一如既往是家庭里起得最早的那位,常常在小辈们耳轮边谆谆说起,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至理之话,而长大了,大家也就淡却了,爷爷也就不在教诲了。小柒揉了揉惺忪地睡眼,连带哈状,瞪着可爱的大眼球,看着蹲在箢箕边的爷爷,一双蜡黄无润泽的双手摆弄着箢箕里的冬笋与榛子,安详的面孔好像在蹙眉盘算着什得,小柒与堂哥知道今天是赶圩的日子,满怀期望地跑到爷爷跟前。堂哥嚷嚷说道:“爷爷,今天赶圩我们也跟你一块去,你看我们衣服裤子都穿好了哦”

  小柒稍站堂哥后面,怯怯地看着正打火点烟的爷爷,见他手上捻着火柴杆尾,哗嚓一声,火柴头与发火剂摩擦迸溅出的火花,顷刻间变成一朵艳红的火苗,点燃了爷爷手中的纸卷烟,猛吸一口,青烟从他口鼻中畅意地吐出,才拂然说“去什么,又没有车子,怎么去啊!我也是走路去的,看咯!还挑着东西呢”小柒着急地说 “爷爷,就带我们去一次嘛!回来我傍晚天天替你去放牛”

  “你们两个走路跟乌龟爬似的,要走到镇上了,人还不散光了,我这东西怎么卖啊”

  小柒天真地说道“爷爷,我把鞋带系地紧紧的,走路会更快,这样不就可以跟上你步伐了”说罢立即弯下了腰,开始松鞋带,旁边的堂哥痴痴地笑着,说小柒傻,走路快不快跟系鞋带有什么关系,不过嘴上一说,也开始松起了鞋带,准备系紧来。

  “走路去可是很辛苦的,我才是懒得带你俩捣蛋鬼去,尽给我舔麻烦事,这样吧!你们想要吃什么东西,我顺便给你们买回来就是了”

  爷爷把燃尽到末尾的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微微一碾,吐出最后一缕烟云,看着俩孙子盼求的神情,爷爷的脸色仿佛已看穿了稚童简易地所图,揶揄说起。

   执拗是小男孩童年里必不可缺顽劣的手段,若是有泪水扑簌地流出噙住了,仿佛想要得到的东西已近在咫尺了。

  爷爷终究拗不过俩小孩无赖可爱、泪眼萌萌的模样,心下一软,便带上了两个拖油瓶子,最后故作严厉说“等下走不动了,我可不管你们俩啊!” 随后小柒与堂哥兴高采烈、奔奔跳跳去吃了早饭,跟着挑箢箕的爷爷出了门。

  清晨雾色依旧稠密,隐约可见远方山林,三人行走在坑泥、凹凸不平的乡路上,兴致勃勃的小柒与堂哥走了还不到一半路程,便卸去了大半的热度,步子也变得迟缓起来,像太奶奶裹成的小脚一步一步走得缓慢,若不是有爷爷不时地催促,恐怕已经掉队了。

  倏然间小柒与堂哥的视野处出现了一座长门亭,仿佛发现新大陆般,精气神骤然回到刚出发时上蹦下跳的状态,睁大两双黑黝黝的眼球,堂哥拍手跳起,食指调皮的出现在眼前,稚嫩的脸庞笑得极天真,发出脆亮的童音“小柒,咱们比比看,谁先到达哪里”

  话语飘落,堂哥似馋嘴的猫儿闻到了腥味的鱼子,迫不及待地奔去,还没听到“预备”的小柒,便见堂哥已跑在前头,急忙呼道“哥!等等我,你跑慢点” 而气息依旧匀畅的爷爷,见孙俩前后追逐的景象,哑然失笑,露出一排泛黄的上齿牙,跟担两边悬挂而平稳的箢箕相映成趣。

  堂哥比小柒大三岁,身量高,步子大,回头瞥了眼相距近十米的小柒,听到呼唤声,步子油然减慢,不过速度依旧比小柒快,边跑边喊,信誓旦旦,还不忘回头做个鬼脸,“跑快点,输了就是大鼻涕虫”

  “哈哈!小柒你可要当鼻涕虫了,鼻涕都吸进嘴里了”

  率先跑到终点的堂哥,气喘吁吁,弯腰扶膝,还不忘对旁边的小柒提醒道。

  小柒两片厚实的上下唇嘟嘟撅起,充满童稚地气愤谱写在脸上,却不知,可恶的鼻涕已流进唇间。小柒下意识用小手去拧鼻涕,窘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喃喃自语羡慕堂哥跑地太快了。

   堂哥看着门亭内墙面画着天马行空的“鬼话符” 突发奇想,顺手捡起地面上偏黄的碎瓦片,目光寻去,见爷爷正放下担子,右手顺势地摸到了口袋,掏出一包牡丹烟,轻巧地抖出一支,衔在了唇间。又见小柒浑圆闪烁的大眼睛好奇地目视着自己,回想起昨日看得西游记剧情,又暮暮回放脑海,便咧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惟妙惟肖地学着孙悟空说道“小柒,我们也学着孙大圣来个撒尿到此一游,怎么样!”

  玩心瞬间被有趣的事吸引,两人找一隅空白的墙面,写上吾到此一游,附上姓名:小柒与堂哥,小柒横竖扭捏的字还是照搬堂哥所写,唯有独自写了自己名字。又涂鸦了许多自认为得意洋洋的图画,在爷爷的催唤下,依依不舍地放下手中斑驳的瓦片。临走前也不忘学孙悟空来了个一波“童子尿”

  雾气渐去,太阳公公终露出了金灿灿的笑脸,迎着和煦的阳光,纷至沓来的赶圩人穿过瓮式的门亭,人影重重,从岔路口走往镇上的通衢。

  小柒和堂哥跟爷爷到了镇子上,见街面上热闹繁盛,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两旁林林总总的商铺和小摊卖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令人目不转睛,各种本土方言的吆喝声在耳边响起,彼此交糅,引来行人纷纷注目停足。

  人头攒动喧闹的集市,对于小柒来说是个极为新鲜的景象,陌生而又兴奋,在爷爷目光的管辖处于人群中穿梭,终于在街边找到一块傍着公用电话亭的空地,爷爷放下扁担,把两箢箕往中间一拢,也开始吆喝着,小柒与堂哥像两小门神一左一右的站着,心似羽箭射出,飞往不远处香饽饽的各馅包子、年糕、纹子、油饼等,还有那馨香溢远、可口诱人的干果、甜食以及各类的零食,馋的“爱吃鬼”们狠咽一口口水。

   小柒的双唇发出吧嗒吧嗒声,鼻孔张到最大处,即使不能一饱口福也要把香味吸足吮饱,乌溜溜的眸子片刻未离近在咫尺的零食与甜品,嘴上也没闲着,稚语连绵地问道。

   “哥,你说那油饼是什馅的,是肉丝加白萝卜丝嘛!”

  “糖包放豆沙还是白砂糖,还有那红红、绿绿、圆圆到底什么好吃的”

  ……

  由于小柒语速快而激动,一句话未讲清,下一句又讲完了,堂哥也只是顺着小柒的眼睛,听到红红、绿绿、圆圆是什么的话,便拍拍胸脯,仰着眼睛看去,又自豪又得意,还不忘用手指点道。

  “红红那个是蜜枣,绿绿的是橄榄,圆圆的是石榴饼,还有杏仁、桂圆、核桃……” 小柒一脸崇拜看着堂哥,说“哥!都好吃嘛”“当然咯!甜着呢”

  ……

  两人在闹杂的街边东聊西聊,一个问一个答,内容局限于十岁左右孩子的所思所想,其中还孱着爷爷返老还童的笑声,笑声荡漾了很久,直溯在时间的长河里,川流不息,预示在某一时刻再溅泛而起朵朵水花。

  时间近午时,箢箕里的冬笋榛子已卖完了,爷爷领着早就按耐不住的两人,逛了一圈集市,消磨了两人的顽心,累了便找个摊馆,点了三份香菇肉丝泡粉,汤浓辛辣、味道独特,因家乡群山环绕,气候寒湿,故饮食极偏辣。

  一碗热腾腾的泡粉下肚,饱满的力气好像又回到了身躯,小柒与堂哥吃得汤汁见底,肚皮鼓鼓,酣畅淋漓,爷爷忽然的一句话瞬间湮灭了饱足后愉悦的心情。“吃饱了,走!回家”

   回家的时候爷爷买了一包蜜枣,小柒猴急地尝了一颗,馥甜的枣汁在口腔中咀嚼,回味无穷,带着满足的神采一边吃一边剥着榛子,不亦说乎,完全忘记了路途中的疲惫,温和的阳光下,两个小男孩走走蹦蹦地走向回家的路途,后面紧跟着六旬老人,迎着风,走向陈旧的门亭,走向归家的泥土路。

  悦耳动听的铃声打破了沉静的回忆,像断了线的风筝,一去不复返,小柒拿起电话说道“爸!我到岔路口门亭这了”

  “哦!我现在就过去接你,等下”

  “嗯!下雨天骑车慢点”

  放下手机的小柒,细雨轻抚脸颊,出神地看着眼前崭新的门亭,舍不得旧门亭溘然在时代地更迭中,更舍不得那弥足珍贵的童年慢慢地遁逝在岁月的长廊中,远处雨中的那道身影愈来愈近,父亲依旧不顾风雨的来接自己,算算时日,已有十年光景。

  坐在摩托车后的小柒,凝视着父亲的后脑勺,白发不知何时悄然眷顾到父亲的头上,越发沧老,时光搁不住地往前流逝,从爷爷矫健的步伐,到如今佝偻的身躯,才发现时光真得留不住了,小柒长大了,堂哥结婚了,而爷爷在一天一天的时光中慢慢老去,而我们呢!


上一篇: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妹妹,你是哥哥这辈子最疼爱的宝
·我是你的眼
·七十岁的父亲与九十岁的爷爷
·父亲
·娘想崽路路长,崽想娘扁担长
·给孩子的一封信
·十二块钱的年夜饭
·那片逃离的叶子
·我和婆婆的那点芝麻事
·稳定人生一世情
·母亲
·带父母上黄山
相关短文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用爱诠释爱
·我的乡愁
·一个愿意用生命爱我的男人
·给父亲掖被角
·最丑的柿子
·尘封的记忆(原创)
·带父母上黄山
·随笔
·
·喝酒记
·稳定人生一世情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