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神奇之事

作者:piyouhuan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2-28 16:37 阅读:

   一九九零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我结婚办喜酒。那天下午两点钟,来迎亲的七个人带我走到刘弄村秦巷湾,在一户人家的墙外拿他们停放的自行车,我们坐上自行车不一会儿就到家了。那“神奇女”也悄悄地,被看不见地到家了,就默默地“呆在”我们家的屋梁上。

  一九九一年大暑节,我在娘家去帮忙割稻谷,有一天,我老公打算去我娘家帮忙,那天出门前,他叫我嫂子晚上带她三个孩子在我们房间里,开我们的落地电扇睡觉舒服些。后来过了很久,我听嫂子说那天晚上,她睡了一会儿晃醒,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在蚊帐后面晃,她紧张得一个人悄悄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去睡觉。

   从我娘家回来,我和老公收割自己种的六分田的谷子,全部挑到湾子旁边的堤面上铺好,花了三元钱请人开“神牛”托拉机碾好。除草清场后,我让老公去借扬谷杂质的工具来扬谷,老公说挑回家用电扇一吹就干净了。我一听傻了,没有哪家是用电扇吹谷子,况且我结婚买的新电扇,我自己还一次没有吹,怎么可以吹有那么多杂子的谷啊!于是我自己去借了扬谷器具,我自己学着扬谷子。扬着扬着我一下子兴奋起来,边扬边说:“她爷娘买电扇是扇女儿的,也不是扇你家谷子的,她爷娘买电扇是扇女儿的,也不是扇你家谷子的。”老公一声不响地把谷子运回家去,我一个人自扬自说,堤上没有别家人,天渐渐黑了,弄完后,我们回家了。

  第二天,老公骑自行车带我去帮我娘家插田,老公对我娘家人说了我的情况,那天,我爹扯秧,我爸挑秧,我老公 我弟弟和我插秧,一会儿,我又兴奋起来,我就对着我爸喊道:“干爷,我今天叫您干爷啊!”我爸笑着说:“好!你要是累了就上来休息一下啊!”他老以为我插秧累了说笑话啊,亲爸叫成干爷,可我当时是认真的啊!可能是“神女”伏我身上,是她替我说啊!一会儿,我又向我爸说:“干爷,我帮您家插秧,茶不茶,烟不烟,连一瓶汽水也冇得喝啊!”我爸连忙叫我弟弟去买来一篮子汽水来给我们喝。喝完汽水,我又开始兴奋起来,手上插秧嘴里道:“插你爷的头啊!插你娘的脚啊!”插你爷的头啊!插你娘的脚啊!我弟弟怕我累了,他也边插秧边说:“插你爷的头,插你娘的脚,插你爷的头,插你娘的脚。”我听弟弟在说,我就不说了。弟弟见我不说了,他也说累了不说了。我见弟弟不说了,我就又开始说了:“插你爷的头,插你娘的脚,插你爷的头,插你娘的脚。”我善良的弟弟还是怕我累了,他又开始:“插你爷的头,插你娘的脚。”就这样,如此反复,姐弟俩在田里说了一会儿,直到我不插秧了,洗手洗脚后,我对我爸喊道:“干爷,我今天来您家过门,您去买鞭回来放吧。”我爸只好去买一挂鞭回来放了。当时所有的人为我担心啊!

  一天上午,我在秧田扯秧,扯了一会儿,我就一个人大着嗓子唱起我上小学时的歌曲,我边扯秧边唱,没有唱一首完整的歌曲,但我认为很开心。中午回家,我拿一把椅子在家外弄堂里坐着休息,一会儿我又兴奋地唱歌曲,刚唱几句,我老公走过来拉起我进了房间,他一下子把我推倒在床上,“气死老子啊!”他骂了一句就跑到大门口石礅上坐下。我一下懵了,扯破蚊帐坐起来,心想这样下去性命不保啊!我也不能留什么好东西给别人,我忙拿起好看的开水瓶狠狠地往地上砸去,边砸边说:“我要喝水啊!”我还砸了几个杯子,嫂子听见我在房间里砸东西,她连忙进来拿走油坛子,我说“油坛子,我不砸啊,砸了会不好啊,我知道啊!”过了一会儿,我想起老公“充老子”的话来,我怕老公再推我,我就悄悄到下屋大伯家二楼的平台上,对着坐在我们家大门外的老公说道:“你爸爸说的,你充我一句老子,我就充你一百句老子,你爸在鄂城做生意中午热,让我早上充你五十句老子,晚上充你五十句老子。”老公坐在门口石凳上,只顾抽烟一句话也不说,任由我在那“你爸说的,你要是充我一句老子,我就充你一百句老子,你爸中午做生意热,让我早上充你五十句老子,晚上充你五十句老子。”我就这样任由“神女”一天天地摆布着,自己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如同梦幻一般,我所有的亲人们每天请来能治一治的高人们。高人来后都自称不如啊!

   一天,我们家请来姜田的一位高人,吃过晚饭就开始了,自湾里几位懂“神事”的长辈也来了,屋里屋外坐啊站啊,来了很多人,那道人穿好道衣手拿道具站在我家堂屋的大桌子上,手舞足蹈的口中念念有词,几个人陪我坐在房间里等候,我心想:“他怎么做,我学做,我一定会好起来。”不一会,道人让我去拜,她们拉我到堂屋的拜垫上让我跪拜,我没有拜,我抬脚往桌子上跷起,我也要上上去跳,我只好被拉进房间里,过了一会,道人向我公爹说了他职分不高治不了,村里人都回家了,那几个懂神事的长辈还在我家,我听那道人说“她比我狠些,我敌不过啊,我明早回去啊!”其中一位长辈说“劳烦你明晚还试一下啊!”我看了一眼,多余的鱼肉菜,就狠狠地说“明晚试什么啊试!你们是看这些鱼肉还没有吃完吧,好吃好喝的。”我当时不知天高地厚地说了那些长辈,都源于我也想早点好起来,只因那神女伏身而胡言乱语啊!

   有一天,我一个人玩到村里一家小商店里,我见到我二婆的姐坐在那里玩,我忙上前打招呼,还学她老当年怎么样痛哭我去世的二爹,正学唱着,突然我看见我姐的公爹骑自行车来看我,我忙跑过去“姑爷,给钱我买水喝。”我那勤劳善良的好姑爷忙从口袋掏出十元钱给我,我去买了一大瓶高橙汁自己喝起来,也不知道买一瓶给我姑爷喝啊!

   在家治了几天不见好,公爹带我和老公去鄂城,那天吃午饭,我一碗饭吃了很久,公爹坐在一旁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你爸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秦细群,我爸爸叫秦华兵,当年他要花二百元就可以治好我!”公爹默默地没有说什么。第二天,公爹带我到凡口一位盲人老爷爷家,那老爷爷给我一张纸,上面有 女娲补天等之类的话,说让我回家念,念了之后就好了。回家之后,我没有念,也没有人督促我念,就这样过了几天,我也急,想我自己早点好起来,我想哪位高人能救我啊?我想到了凡口的盲人老爷爷,我独自走到了他家,想请他老早点治好我,那老爷爷一听说是我一个人去的,叫我回家找我公爹带我去,我只好回家请我公爹再带我去,公爹带我去那盲人爷爷家,还是拿回了先前那样一张纸,让我回家念,没有人信那张纸可以医我,就没有人督促我念。

   我大姑二姑带我去剪了个漂亮的短发,给我买了几套衣服,带我去西山峙拜了菩萨。我和老公住在二姑家,她家外面十几米高的水塔,我总是悄悄爬上去游水,一点也不怕危险。老公每天看书又照看我,我每天无事做很无聊,总想到处玩玩,也不敢说,一天,我以上厕所为由悄悄地跑到西山上的一个三叉路口的树下面躲着,二姑家在西山八一钢铁厂的磅房旁边,我想“一会儿,老公发现我上厕所没有回屋,一定要找,他找到这三叉路口就不知道我走哪条路,他会选一条路追,我就选剩下一条路跑。”果然老公找来了,他在三叉路口站了一会,忙从山下一条路追去,我忙从树林出来,快速从山上的路跑去,我边跑边看边玩,过了一会儿,老公找来了,他带我继续玩。

  一次老公带我到鄂城市内逛逛,返回路上,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看到卖苹果的,我喊他买,他没有听见,只顾自己走了,卖苹果的大姐要我拿手上带的银戒子换,我不愿换要买又没有钱,好心的大姐只好把一个苹果我,我拿着苹果自顾自己去玩,我到处走,走到了文化宫里,门票九角,我没有钱,我给苹果守门人,守门人没有要,让我进去玩,我进去开心地这玩一下那玩一下,最后我上到文化宫二楼,在二楼走廊我一下子看到了来找我的老公。

  二姑家里有两间住房,二姑 二姑的女儿 和我住一间,二姑爸 和他儿子与我老公住另外一间,厕所在外面公用,一天夜里,夜深人静,我起床去上厕所,近去的大铁门锁着,我从远处的后门绕过去,回来时,我想从近去的铁门进去,想近点舒服点!我从窗外喊老公开门,他没有理我,我只好绕后门进去,我看到二姑家碳炉子上的热水壶里有热水,我忙提上半桶热水,拿个瓢,来到我老公睡觉的窗户外,我一瓢水一瓢水向窗内泼进去,边泼边说“叫你开门,你不开门,叫你开门,你不开门。”不一会儿,我老公来拉我进去,打了我,我气得端半盆热水一个毛巾,坐在椅子上,双脚泡在盆里,用毛巾从头到脚不停地洗,洗累了,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我自言自语“毛泽东多少岁?刘少奇多少岁?毛泽东100岁,刘少奇110岁。”慢慢地胡乱地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吃过早饭,二姑的儿子在家看电视,我也想看,他要看他想看的,我要看我想看的,他不让,我也不让,我把他看的节目调到没有声音,他就调出声音,我把他看的节目调到没有画面,他就调到有画面,他迁就我不计较我,我也不讲情面地不让他看。

  突然,我一下子跑到外面,双手拉住二姑爸二姑妈请来的“神奇奶奶。”我感觉到她是来医我的,我忙说:“求求你啊!救救我啊!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进门后,我想我照奶奶的一切学,我一定会好。那奶奶放跟烟在嘴里,我四处找烟,二姑爸递根烟我,那奶奶擦火柴点好烟,我也想找火柴,二姑爸放一盒火柴在桌子上,我拿起火柴点烟,那奶奶手腕提一个包,我也从床架子上取个包提好,只见那奶奶手一指地上的电扇线,线一下子象麻花,那奶奶让我解开,我一下子解开。奶奶来后,我好象孙悟空一样,火眼金睛,浑身上下来了劲,我可以在墙上走,我可以在天花板上走,我想着,好神奇啊!我忙从地上上到床上,再上到床边的桌子上,再上到桌子上的电视上,再一脚踏上桌子旁边的落地电扇上,再一下子我就摔到地上。

   我被扶到床上躺下,那奶奶拉着我的手,嘴里不断地念,她念了108个菩萨的名号,开始她念一个菩萨名号,她的脸像就是那个菩萨像,后来我就慢慢睡着了,我醒来后,那奶奶回家去了。可二姑的旧窗户一下子变得好新,窗外有一大盆莲花,我时不时从床上翻起来,到窗户边看看,总认为自己可以从那里出去,躺下后又翻起来,如此反复到我累了,我又好好地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我就真真正正的好了啊!那位“神女”被那奶奶请来的菩萨带去了。那奶奶化解了困扰我这么久的“神奇之事”,我们全家真的很感谢那奶奶啊!


上一篇:芋的情结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孩子,像我心疼你一样,去心疼这
·家乡的柿子
·年少寻远方,暮年归故里!
·穿不上脚的鞋子
·天堂的父亲,儿好想您
·妹妹,你是哥哥这辈子最疼爱的宝
·一个愿意用生命爱我的男人
·稳定人生一世情
·母亲,一路走好
·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冬尽处,是别样的烟火
·婚姻的自白
相关短文
·芋的情结
·念佛
·忆我的脑萎缩公爹
·弟弟与纸飞机
·渐渐地渐渐地远去
·桃篮
·忆我的公爹
·思 母
·什么也没说——笔砚先生
·幸福其实很简单
·《最佳玩具》浪小雨
·踏上福梯步步高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