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酒杯》

作者:匿名@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7-14 11:16 阅读:

   酒杯

   浓厚醇香的液体,无色且透明,被装在一个杯子里。此时正被他握在手里,一直不停地把液体一次又一次送进他的嘴里。他就是我父亲,一位借酒来承担起家庭重责的男人。

   “别喝了,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一位年轻的女性来到他的身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劝说着我那位倔强的父亲。

   父亲并没有理会,只是带着桌子上那一瓶不太大的毛白酒,和那一个随时不离手的杯子,逃离了客厅,来到了我的房间。还顺便把门给带关上了。我在房间里做着作业,看到如此惊慌的父亲,我也不得地发出了一身冷汗。

   “父亲,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疑惑地问道。

   在这狭窄的房间内,声音好像被放大了,直在这空间里无限地震荡,可就是跑不到父亲的耳朵里。我更惊慌了,下意识地朝窗外看了一眼,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门外稀稀疏疏地传来了脚步声,嘀嗒,嘀嗒……像是死亡的钟声。那感觉越来越强烈,在门外的不远处停了下来,我长抒了一口气。父亲还是没有一丝任何动静,他还是依旧地喝着酒。突然,像天崩地裂一样,响起了那沉寂冗长的敲门声。

   “开门,妍妍……快开门!”门外大叫着。

   我知道,是她来了,她是我父亲的妻子,可却不是我的母亲。此刻,她正叫唤着我的名字,并且还很着急。我于是准备起身去打开那道沉重的大门。

   “坐下,别动,也别管!”父亲说话了,突然间竟吓得我四肢乏力,也只得坐了下来。

   我的手开始发抖了,平时那么和蔼可亲的父亲,今天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连我也仿佛不认识了一样。他只是坐在紧靠窗子的床沿上,依旧倒酒,喝酒,喝得他满脸红成一片,怪吓人的。窗外已经是黑夜了,父亲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一直都没敢大口呼气,心跳也早已加速不已。我的小腿,也早已凉了大半截。我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怎好继续待在这个房间里煎熬这冷寂的夜晚呢!

   门外再度传来沉重的敲门声,“快开门!妍妍,还在磨蹭什么!快开门,让阿姨进来。”那女人急促问道,仿佛就要破门而入了一样。

   直等父亲喝完了那一瓶酒,才说道,“让她进来吧!”我像发疯一般,这个重要的情报,把我的内心给弄激动了。

   我快速挪动着小脚往门的方向走去,握着那个门把手,非常的冰冷。因为现在是冬天,室温也都不太高,而且金属还是导热的,这才造就了这一现象。我用娇小的力气,快速打开了门,以防止它继续剥夺我那仅存的体温。那个女人在门外立着,见我打开了门,也便不再吵吵嚷嚷了。我实在受不了这寒冷的气氛,借着那女人与门之间的缝隙,我迅速溜了出去。但她迟迟不肯进门去,也不说话,只是目光直直地盯着我父亲。父亲也不说话,只是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眼镜也直直地盯着我的作业本。非常的入神,好像魂被吸走了一样,只是呆呆地。

   我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从我出生开始,家庭就过得十分和睦。可就在我四岁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我母亲的生命。我们家的大男人——他,我的父亲为此痛苦了好几天。但当时我还小,我怎么会懂得这些复杂的情感呢!我无法理解父亲的悲伤。从那以后,父亲变得少话了,除了必须要对我说的话,其余的,他总是对我只字不透。我看得出,父亲的眼神里几乎没有一丝亮光,而全是无底洞似的绝望。我为父亲感到难受,老伴走了,留他一个,和一个尚需亲情抚养的女儿。他会一步比一步过得艰难吧!即使这样,父亲还是很勤劳地工作,从不有所拖延,并且按时完成任务。我并不知道,母亲的离世是否让我明白了母爱是什么味道,或甜,或苦,又或者辣呢!真的是一点也猜不透啊!此后,逢年过节也不再像往常那样热闹了,厨房里少了一个做饭的人,父亲的床边变得冰冷起来。偌大个建筑物里,常常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父亲他说要加班,回不来,让我早睡。我却时常调皮,硬是到了半夜也要等他回来。邻居见状,觉得我父亲这样可不行,让我父亲再重新找一个伴侣,或许能有所改变。可即使快到了老年,两鬓斑白的父亲还是如倔强的孩子一般,一味地拒绝。邻居们看到我父亲不吃这一套,便自己动起了身,一次又一次把父亲和那些尚未结婚的阿姨们搞起了约会。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终于给我父亲找到了一个伴侣,结了婚。看到父亲有时笑的那个样子,我真心的替他开心。父亲的愁容少了,甚至一丝也没有被保留下来,或许是父亲想通了吧!又或是我根本就不了解父亲。

   我本以为我们这一家人会过得越来越幸福,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自从那件事过后,一切都变了。阿姨从以前的热心善良变得邪恶易愤怒,还时不时地骂我,甚至差点打了我。父亲得知后,便狠狠地教训了那个臭女人。自此以后,她便不再欺负我了,而是把战场转移到了父亲的身上。有时从下午吵到半夜,就是闹得不可开交。我想上前阻止,可我一个柔弱的小女孩能帮上什么忙呢?上前也只有添乱的份。那阿姨打不赢我父亲,也只有用那邪恶的牙齿攻击父亲罢了!我常常替父亲担心,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他不在了,也不知那女人要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来折磨我。在我看来,这臭女人何止只是邪恶,她简直就是在压榨我们家的精神财富啊!我越想越可怕,干脆躲进了被窝,远离这喧闹的场面。有时从梦中惊醒,不用想,我又梦见了他们,这真是最可怕的噩梦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直到清明节的那一天。清明节过后,一切又都仿佛变了一个样似的。父亲爱喝酒了,话也不爱说了。那女人见我父亲如此反常,也感到奇怪。我真想钻进父亲的心里,透透彻彻地看个明白啊!我那幸福的家去哪儿了?是残忍的女人夺去了吗?或者是那场意外的车祸?我的内心无比的疑惑。为了找到答案,我开始私自调查我的父亲。

   父亲的行为十分古怪,经常到半夜了也不回家,更有时从半夜醒来的她竟也看不到睡在身旁的他。父亲越来越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得要早点摸清父亲的心思,要是出什么乱子,那麻烦可就大了。清明节的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一次偶然,我失眠了,硬是到了半夜也睡不着。突然想起了父亲,便掀起了小红被,踏着可爱的卡通毛拖鞋,径直离开了房间。那时候的天气还是令我有些瑟瑟发抖,虽然才立秋,可仍能依稀感受到空气的微凉 。我打开了客厅的灯,看了看窗外。真的!极黑!极可怕!仿佛外面就是一个地狱一样,夜空也不见任何闪光点,只有风吹打大树的声音。“嘎吱……嘎吱……嘎吱……”真令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月亮应该还没有起床,不然现在怎么才到一点呢?墙上的钟表在证明着这一切,并以不快不慢的步伐给我述说着黑夜。我悄悄地打开了走廊的灯,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走廊里有两盏灯,分别位于走廊的两端,中间没有灯,显得父亲的卧室外不怎么明亮。要是走廊再长一点儿,那里恐怕得不到任何的光明吧!我调整了呼吸,努力使自己静下来,不发出任何的响声,小手配合着小脚,僵硬地把身体挪到了父亲的门外。我倚在墙壁上静静地观察了起来。突然,里面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又传来了很乱的怪声。我害怕了,内心无比的恐慌,脑海中的画面简直就和电影中所说的那样,该不会真的有怪兽吧!大敌当前,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快速打开了房门。我准备喊一声“父亲”,可眼前的这一切让我大吃一惊,吓走了我那欲言又止的声音。房间内,办公桌上的稿纸被吹得四处飞舞,地上还有一个碎掉的杯子,从空气中散发的气味可以判断,这应该是用来装酒的。顺着风的轨迹,我发现,窗户竟然没有关,顽皮的风携带着寒冷把室内的温度变得非常的低。窗帘也都扬起,像仙女的舞裙一般。室内除了风声还是风声,这邪风从一进来就没有离开过,始终在这里面弄得家具哗哗作响。我回过头来,迅速把目光移向了床上。嗯!什么!竟然……竟然……我差点晕了过去。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他们会去哪儿呢?失踪了还不成。我的神经立马紧张了起来,小脚快速地挪移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被子。还是热乎的!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他们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呢?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重重的疑点使我慢慢沉思了起来。刚才!余温!响声!……难道是刚才,我真的是太容易忘事了。这也难怪,我这小小的脑袋瓜中又能够装些什么呢?身体也很脆弱,也不能为家里做点什么。邪风吹起了我的小红短裙,真冷!我下意识地关上了窗户,然后关上了灯,离开了那个阴森的房间。为了找到一点线索,我匆匆地下了楼。我们家的客厅不大,摆了一些比较复古的家具,电视机和电脑是不久前才换上的,很是好用,我没事也喜欢看看“小猪佩奇”的。因为时代的发展,我哥哥的卧室里还安装上了一台投影仪,没事就喜欢看看电影什么的,额……也不怕言情剧看多了,虐死他。我朝那鞋架上望去,上面摆满了鞋。要是我母亲还在的话,恐怕再来几个鞋架也不够用吧!听我那几位小姨说起,母亲生前是一位很漂亮的全职妈妈,很喜欢打扮自己,化妆品也买了很多,鞋更是不计其数。想到这里,我觉得挺可惜的,母亲年纪轻轻,却已经不在人世了,母亲还没有等到我孝敬她的时候呢!我反复看了看鞋架上五颜六色的鞋,有灰绿色的,红色的,黑色的,纯白的也有。可我着急了,在这各种各样的物品中,父亲平常上班穿的那双黑色小皮鞋不见了。他们这是出去了吗?额……这三更半夜的,我真为他们操心。应该就是在不久,我在床上睡着的时候,听到了客厅里有响声,当时以为是风声就没有太在意,没想到,他们就是在那时出去的。恐惧的心理如潮水一般涌进了我的心头,我不由自主地打开了电视机,把频道调到了我最爱的“小猪佩奇”节目。但现在是深夜,我没有如愿看到我想看到的节目,只得在那一个个广告的呼唤声中发呆。我真的快没有什么耐心了,他们何时才会回来!虽然空调总是耐着性子哈出热乎乎的空气,可我的内心早已冰冷一片。

   客厅的东墙上有一幅比较大的画,是我母亲生前挂在那里的,到如今也就只有稍微显旧而已,也没有什么别的。画上有一个赤裸裸的男子,全身透白,手臂断了一只,他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表情十分愉悦,可是却没有那么自然。我以前也没怎么好好看看这幅画,今天难得有时间,我起身离开了沙发,来到了那幅画前。仔细看着画,也不算大。约莫一百英尺高,八十英尺宽。画中的边框还充斥着一些空白,背景是一片绿,这也只是被这画中人物所衬托出来的,不然我也只能看出淡绿这种色彩。这不知是谁画的,画得真有点奇怪。他的胸前有几块凸起,听大人们说,那叫“胸肌”,我数数,大约八块。我的视线随着头的向下摆动在不断的扫描。啊!我看到了什么,这大叔真不害臊,硬是漏出了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因为我们老师没有教过。我立刻羞红了脸,真讨厌啊!他们怎能把它挂到这里呢!我跺着脚,我觉得这是做为一个小女生所不能接受的。这时,大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立即吓走了我刚才还羞红的脸蛋,神经立马变得紧张起来。同时还很疑惑,是他们回来了吗?又或是其他。好奇促使我还是打开了门,又是一阵风,吹起了我的小红裙,我立马用手把红裙拉下,看向了外面。月光出来了,但是有点暗淡。借着月光,我迷迷糊糊辨认出来了,门外只有一人,不是他们。

   是哥哥吗?我只得用勇气喊出了这一短暂的声音。

   “是,还没睡呀!”。

   我顿时更加疑惑了,哥哥平时都住在单位宿舍的,因为忙,哥哥也不怎么和我玩。他这一声回应中,我明显看得出来,他有点惊慌失措,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或许这就是小孩子的特异功能吧!今天,哥哥回来了,而且还是深夜,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开玩笑的吧!但我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事实。“快进来吧!哥!外边冷”,我立马回过神来喊了一身。他不慌不忙地慢慢进了门,直朝沙发走去。我的小手被风吹得有点麻木了,这才关上了门。我想着去吧上衣换换,一个超薄的可爱公主裙套装,怎么会不觉得冷呢?但我看着沙发上的哥哥,还是选择了朝饮水机走去。

   饮水机一整天都是开着的,方便我们取热水喝。我顺手拿了一个透明发亮的杯子,在众多茶具中,它是最独特的。小手虽然不能做什么大事,但还是能按动这饮水机上的开关呢!我取了一杯热腾腾的水,有点烫,我小心翼翼地双手拿着它,朝他走去。

   “哥哥!来喝点热水吧!”我把水杯放到他面前,他神情恍惚地看着我。

   “好!喝!”。

   真不知道,他为什么疑神疑鬼的,今天怪事可真够多的。

   “这味道好怪!竟有一股醇香!”。

   “是吗?”我惊讶道。

   “不信你闻闻”,我接过杯子,用小呼吸试探了一下,果真有一股别的味。

   “哦!不好意思!哥!我拿错杯子了,这是父亲的——酒杯”。

   “难怪,这味道其实就是酒味”。

   我非常抱歉地想给哥哥再换一杯,可他却说将就吧!其实也没什么,我也就没在理会他。我坐在沙发上,侧对着他。

   “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在半夜回来”。

   他没有理会我,而且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机,像是我的小嗓门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似的。这一次我加大了功率,再一次重复道。但他只“哦!”的一声后便低头玩起了手机。从他的行为中,我可以看出,要是再这么询问他,他可就对我有点不耐烦了。

   知道即将面对尴尬的场面,我小机灵的脑瓜子一转,便道,“哥!你也累了!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哈哈……我就说嘛!这一招果然奏效,听到我这一声亲切的声音,他“嗯!”的一声过后迅速上了楼。只听见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轻快,直到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就再没任何动静。我可真有点为他担心啊!必须得查查,我悄悄地潜入到了他的房间门外。哈哈……我看过侦探电视剧的,里面的侦探都是这么做的,当然我也想要学学喽!房间内一片吵闹,还有其他人声,仔细一听,好像是哥哥在打电话。我倚在墙上,静静地听着哥哥的悄悄话。

   “你在哪里的?”。

   “回家了!有事说事!别婆婆妈妈的!”。

   “好吧,你不去看看他们吗?他可是你的……”。

   蚊子咬了我一下,关键信息没有听清楚。

   “我看,我哪有那个心情,我工作非常忙,今天已经很累了”。

   “但他们可能会出事的!你真的忍心让他们出事!”。

   “关我什么事!死就死呗!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自从她来了以后,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只要别牵连到我就行!”……

   电话挂断了,最后一声是哥哥说的,应该是他挂的。真是搞不懂哥哥的脑子里装得到底是些什么!他说得他们又是指谁呢?走廊里,灯光更显得昏暗,知道应该没有什么事发生了,我这才离开了走廊,来到了二楼的阳台。在阳台上,可以看见一条大马路,有一条分支路直到我家的车库。那是父亲回家的必经之路,马路上的车一辆一辆地穿行而过,即使到了深夜,也还是那么的明亮。父亲回来的时候肯定是要开车的,这样我就可以辨认出父亲了。期待充满了我这整夜的倦意,想睡也睡不着啊!

   终于,我实在是熬不住了!那时刚到四点,我准备去睡觉。真觉得生气,早知道他们这时候也不回来,我就该早早入睡的。但命运就是这般捉弄人,也许我要是再坚持一两刻钟,那我就可以说收获颇丰。在我睡了以后,他们回来了,这也是第二天早上哥哥告诉我的。那天早上醒来时,我以为我可以见他们一面的,可我却等来了噩耗。

   哥哥说,“父亲从昨天晚上回来后一直不舒服,大清早便出门了,那阿姨也随时跟在父亲的身边,之所以昨天晚上没告诉你是怕打扰你的睡眠”。

   我顿时来气了,“可!可!……可我已经等了一晚上了啊!见他们一面都不行吗?”。

   “妹妹,别伤心了!等父亲回来,我让父亲当面给你赔个不是,好吗?我的好妹妹!”。

   我喜出望外,“真的吗?哥!那你可别骗我,咱们来拉钩”。说到底,幸亏我是小孩子,不然可没那么好骗。早上,哥哥做了一桌美味的佳肴,令我胃口大增,我把肚子吃饱了以后,就溜出去玩了,哈哈……留我哥一个人在家洗碗,真爽。俗话说得好,爱玩是小孩子的天性,更何况是像我怎么小的孩子呢!离开了家,我也就没太在意哥哥的去向,至于他是又去上班还是去做什么事情了,我无从得知。

   我们的家位于郊区,周围的邻居都很友好,特别是那王伯伯。每当我去他家玩时,他都会给我糖吃。王伯伯的一家,有好几口人,但都由于工作的繁忙,也没人陪陪他老人家。虽说一年下来也没和儿子儿媳见过几面,但他老人家反倒不显得孤独。平日没事的时候,就把房子旁的那块空地给打理了出来,种植了许多蔬菜,有茄子,啊!白菜!西红柿……我曾幼稚地问王伯伯为什么要这么劳累自己,附近就有蔬菜交易市场啊!王伯伯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这哪是干活哟!明明是在呵护时间嘛!其实蔬菜也是有人生的,只是大多人不知道而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趁着最后几年的时光,好好地呵护一下它们的生命吧!王伯伯说完笑了笑,显得那么的惬意。他真像我的父亲,同样也是早年失去了自己的伴侣,待在他身边,总能感觉到一股暖意涌上心膛,这或许就是那书上写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吧!哈哈……书中还真有黄金屋存在,看来老师没骗我们。王伯伯的菜地不大,里面杂草却不少,他在里面除草的时候,我也经常帮忙。其实也就是用小手拉拉小草,但即使小草再小,也还是挺顽强的,硬是拽不动。有时我生气了,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然后用手揉揉眼睛,总是弄得满脸泥泞。王伯伯看见我这幅狼狈样,竟还嘲笑起我来,面对如此场面,我哭的更大声了。王伯伯即使爱笑弄我这个小女孩,但也不忘过来把抱我起来,并对我说,瞧你这个样子!还哭!都不可爱了,来!大伯抱你进屋洗洗脸。小孩子嘛!心灵还是太幼小了,无法抗拒这种贴心的话。便撒娇道,好!谢谢大伯,还是大伯对我最好了。等我的小脸蛋洗干净了,王伯伯这才又下地弄起了杂草,这真是一刻也不能闲着啊!

   等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王伯伯这才停下了手中的活。然后提着一个折叠椅从屋子里出来,摆在屋前紧靠马路的大树下,随后又从屋子里端出来一壶茶。王伯伯口味偏多,有时是龙井,有时却是毛尖……他端着茶坐在椅子上,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品尝。有时眼睛看着远方那快下山的夕阳,仿佛是在回望老故人一样;有时又安详地看着在庭院里追着蝴蝶跑的红裙小女孩,这又好似是一种人生的新境界。并且他还时不时地对我微笑,是笑我太青春了吧!和我父亲一样,王伯伯也喜欢喝点烧酒,可剂量不大,一周也就喝个一两次吧!他说喝酒可以长寿,我不信,笑他骗小孩。我内心在想,母亲离开我们有点早,该不会是父亲想要长寿吧!那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喝,我也要长寿。

   附近的邻居们都没有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孩子,要么就是和我哥哥一样大了,或者就是还在吃奶的婴儿,这可使我有点孤单,没有什么玩伴。也就只有和王伯伯玩着很开心了!可我想到了母亲,要是王伯伯也走了,我是不是也会像父亲那样难过呢?我不敢,更不想拥有这样的念头,因为我怕失去,真的要是失去你话,我会流好多好多的眼泪的。这样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太阳彻彻底底地离开了我们,王伯伯起身放下茶具后,便送我回家。虽然仅有一小段路,可王伯伯怕我摔着,硬是执意要把我送到家才肯离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觉得他真像我的父亲,我都快忍不住要喊出声了!在这幽幽的夜色下,他的步履一拐一拐的,像是还不会走路的孩子一般!我关上了门,蜷缩在墙角难受地流着眼泪。

   “父亲!母亲!我真的想你们了!……”屋子里静极了,只留下了我这个孤独的小女孩。

   哥哥应该已经回单位了,不然早就回来了。可我的内心实在是忐忑不安,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不知该怎么做。也只能任凭时间的洗涮,一秒一秒地逝去了。等到那钟表不在行走时,他们也该回来了吧!在这样如风如雪的日子里,我是期望着能早些长大的,至少长大了,我也就懂得“情”的含义是什么了!大门此时又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会是他们吗?真希望这不是一场空欢喜的期待。我打开门,哇!真的是诶!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五官端正,长得像女人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一双宽大的手掌,仿佛在暗示着幸福的来临。但我失望了,他的表情给了我答案。这是一场没有任何话语的欢迎仪式,感觉四周都枯寂了,还有那个女人,她的出现,无疑是让世界都沉默了。浓的要人老命的妆,还有那一双涂满红指甲油的妖手,太让人恶心了。我快速给他们让了道,站在一旁,等他们进来才关上大门。他们一句话也没说,我也是。那女人随后就上了楼,而父亲却坐在沙发上,手在不停地打着哆嗦,感觉他就是外人一样的紧张。父亲咳嗽了一声,看得出来,父亲明摆着等我倒酒。我机灵地给父亲满上了一杯,白的,因为父亲喜欢。我站在一旁等父亲发话,希望他能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也行啊!他端着杯子一边喝一边玩着手机微信,我小眼快速侧身瞄了一眼,也没能瞄出什么名堂,总之一句话:太复杂了!根本就找不到重点,但看得出来,父亲以此为乐。

   僵持了半个小时后,他准备起身上楼。我生气了,我说,“父亲!你就不准备给我解释解释吗?”我满脸不满地问道。

   他突然一震,像是刚发现我似的,神情显得有点惊讶!他又坐回了沙发上,先让我再给他满一杯。我想,父亲这是要招了吗?便遵从了他的需求。他拿起酒杯后,继续又喝了一大口,然后叹了口气。这股气真浓!满满的让我够呛了,我内心思索道。

   然后他就开始说话了,父亲说,“孩子!有些事还不能和你说,你现在还太小,等你长大了,你自己也会明白的!父亲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希望你能原谅父亲对你的隐瞒!”。

   还没等我哭出声来他就早已悄悄溜出了这个房间。到底有什么事嘛!也不和我说,难道父亲就这么不信任我吗?我不甘心,我一直都是比较倔强的,一定要调查出个什么结果!

   有一天,我趁他们都不在家,便悄悄地进入了父亲的卧室。想要寻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关于这个家庭的。那天,风着实的大,听天气预报上面说,今天下午会有雷阵雨,降水概率为百分之六十,并伴有强烈的风暴。毋庸置疑,早上的时候便已显现出一点前奏了。我起得很早,因为昨晚听到了他们今天早上要离开家的消息,所以激动得不得了。直到太阳升起了那一刻,我的内心才有所平缓。他们见我早早起了床,便叫我吃早餐,不然等我平时的时候,还要自己热饭呢!吃饭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像往常那样安静,只听得见筷子碰碗,碗碰碗的声音。饭后,他们收拾了一下便都上了父亲的车走了。父亲的车是一辆四座小轿车,司机就是父亲,而副驾驶想都不敢想,肯定是那个臭女人,坐在后排的当然就是我哥了!车子买的时候不是很便宜,也不是那种高端货,父亲说,开得动,方便就行。等他们都走远了,我开始折腾起了父亲的卧室。我首先把窗和门都关好,并用窗帘把卧室外来的光全部给遮住。然后打开了我提前准备的大手电,超亮,相信要是有什么线索我没有发现的话,就该是我眼睛的问题了!

   我仔细地搜索着卧室里的蛛丝马迹,但收获却不大。床上,床下,柜子里,就连墙角我也摸了摸。除了床头的保险柜外,真的寻不到一丝有用的东西,要么就是垃圾,或者是父亲的稿件,还有就是一些父亲未洗的衣物。排除了所有疑点之后,我的目光移向了保险柜。重要的东西应该都在里面吧!我暗自庆幸,也暗自担忧着。果然,我的担忧真的成了现实,保险柜是锁着的,钥匙被父亲拿走了,我也打不开啊!保险柜有两重密码,另外一重是数字锁。我想这几位数字应该和某一些时间或月份有关,于是便试着拨动了几位数字,没开,我有点灰心,但没丧失信心,我又继续不停地拨动着。屋外的雷声滚滚,应该快要下雨了,我必须加快手中的动作。正当我拧动四位数字的最后一位到零时,保险柜里传出一声轻微但又容易察觉的金属敲击声,哈哈……谁叫我年轻人耳朵好使呢!自言自语间,保险柜开了!我惊讶了!不是还有一重锁吗?是父亲忘了吗?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又看了看那几位数字,“0109”,我的内心仿佛涌入了潮水一般,沸腾了起来。一声天雷打在我头顶的天空上,告诉我,不!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这应该是神的旨意,哈哈……电视里都是这么说的。神让我打开保险柜,一定是想让我知道些什么,我当然也不能辜负了神的一片苦心了啊!我把大手电放在地上,借着它的光芒,我聚精会神地蹲在地上开始翻阅着柜子里的一切。厚厚的文件上有两个盒子,我伸手打开了盒子。一个装着戒指,另一个竟然放了一把钥匙,这应该是保险柜的钥匙,父亲竟没带在身上!父亲不是一个健忘的人,这其中必定大有文章。在文件的下面,我发现了一些老旧的照片,背景都显得非常古朴。我认得出来,这些应该是父母小时候和年轻时照的,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像呢!其中有一张引起了我的注意,画面上有四个人,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一个就是我父亲,另外两人我就不认识了,一个大嫂太胖看着就是一个奇葩。那女人夹在他们三个中间,紧挨着我父亲,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好像是我和她之间好久之前就认识似的。我看了看父亲,他的眼神是最特别的,连我也无法理解他的眼神,只是感觉他的眼神里有一种神奇的魅力,那两人斜视的眼神也让我倍加不舒服。我放下了照片,不愿再去多想。我又继续查看着除了文件外的其他地方,之所以不想碰它,是因为它不能吸引住我的眼球,作为我这么可爱又单纯的红裙小女孩,文字对我来说太复杂了。在柜子的左下角处,一个奇怪的凸起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用手试了试手感,没错!这应该是一个暗格,我找到了暗格的机关,把它给打开了。里面有一个非同寻常的信封,我看了看,是父亲写,因为信封上写着“写给爱妻的一封信”。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小腿有些酸了,我起来坐在床上,借着从墙上反射过来的余光,开始了阅信。

   信上说:

  亲爱的你:

  你好吗!

   时代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可以用电子邮箱对你说的,可我却选择了写信的方式,因为我感觉要更亲切一点。没有征求你的同意,那我就开始了,希望你能理解,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向你赔罪的,好吗?

   听到你发生事故的消息,我的心情十分悲痛。你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你知道你有多么自私吗?还要让我一个人生活,咱们还有两个孩子啊!虽然有个已经工作了,可却是失去了母爱的孩子啊!我还记得,在小的时候,大儿子特别喜欢和你一起玩。要是他摔伤了或是又被谁家孩子欺负了,你都会挺身而出,好好地安抚他。哈哈,都是孩子嘛!要学会坚强啊!看到你们脸上和谐的笑容,我真为我感到幸福。我有爱我的妻子和儿子,就连小女儿的出生也让这个家增添了许多的笑声。

   你抱着她,说,“她爸!你看这孩子多像我啊!一点也不像你。看来女儿生来长得像妈!儿子生来长得像爸啊!你说是不是!”。

   我回了你一声,“不管长得像谁,我都喜欢”,他们的存在便是这个家的幸福来源。我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两个孩子!给了我这个温暖的家啊!

   我们双方都知道的,从年轻的时候,我便喜欢上了你。那是我们在同一所学堂上学,虽然条件比较差,可我还是坚持每天都送你回家。你开始的时候害羞地拒绝我,可我有那个信念在,我就是喜欢你,我怎么能放弃呢?我一直都坚持着。放学的时候我都跟在你的身后,害怕你受到什么伤害。之后,在我的不要脸皮之下,我们成了学堂公认的情侣,但老师不知道,否则我们就读不了书了!你也不再拒绝了。回家要走很长的路,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马路可以走,全是小路,下雨天路上更是泥泞不堪,寸步难行。你走累的时候,我就轻轻地把你抱起来,准备背你回家。

   你说,“这不太好吧!我们……可……还没有成婚呢!”但你很享受

   等到了你家的时候,我这才撒腿就跑,就怕你父母问,“他是谁啊!该不会是坏人吧!”。你只是不好意思地回答着你父母,“他就是,我的……那个……他!哎呀!你们别闹了!”。

   我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傍晚了,天上一片抹黑。我从屋外的窗子角偷偷看了一眼,若是我爹睡了,我也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去了。但他若要是坐在坑上,那我就可能要完蛋了,我定会挨一顿揍的。可那一天我进屋,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之后睡得时候才听到我爹的一声叹息,“他娘啊!你早早地走了!谁来好好教导他啊!”。其实,我的心早就已经涌入了爱情的迷汤中,对于父亲,我根本就不理解他的悲伤。

   直到后来,我们都毕业了。为了生活,我们都各奔东西,但却一直有着联系。慢慢地,我们为了满足双方的思念,终于在一起了,也结了婚。有了两个孩子,我本以为这一切都非常的幸福美满。可是啊!你却突然走了!我的妻子!你真的彻底离开我了。当我看到你的尸体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是梦吗?我使劲打了自己一拳,才认清了这个事实,你真的彻底离开了我们。我的妻子,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浑身全是血迹,表情更是让我难以忘记。你笑了,是在虚心地笑着,笑着离开了人世。当医生问及谁是家属时,我都不愿意说出那几个字,我是她丈夫,她是我的妻子,我是她丈夫,她是我的妻子……我是她丈夫,她是我的妻子……声音弥漫了整条大街。我竟然也会哭,而且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哭。我是你的丈夫,也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可我却哭了,真的,我哭了……火葬你的那一天,是我把你送到了火堆旁。在屡屡青烟的上升过程中,大儿子哭得甚是厉害。我也已经红透了眼不知多少天。我让邻居们照看小女儿,因为我是不想让她看到这一切后对她的心灵造成伤害啊!

   之后她曾天真地问我,“母亲去哪里了?我怎么没有看见啊!”。

   我则也是天真地告诉她,“你母亲啊!你看!天上那朵云像不像。你的母亲去了天堂,正看着我们呢!”。

   “天堂是什么地方啊!好玩吗?”。

   “诶……不好玩,但你母亲不得不去,每一个离开后的人都会去哪里”。

   “那我也一样会去吗?父亲!”。

   “小傻瓜……你啊!你的母亲啊!她其实也很幸福的吧!你还小!去玩吧……”。

   自从你走后,我发现我竟然也会变。变得那么想你,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会静静地默念着你,仿佛你就在我身边一样。躺在床上摸了摸身旁的枕头,我又会恍悟过来,是你走了,我这才缓缓地伸回了手,我是不是该把这床改成单人的呢?闭上眼,记忆穿过时间的隧道,随着推移,一幕一幕……眼泪也跟着一滴一滴的……时间也会跟着一天一天地过去的吧!

   就到这里吧!哈哈……等到我来的时候,再给你带信吧!

  至此

  冥安

   你的丈夫奥斯托维基

   你祭日的那一天

   看完信的我,竟才知道父亲背后的故事。我开始有所理解他了。此时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有点隐隐的喘不过气来,还有点忍不住想哭的念头。我把信放回了信封里,然后放回了原来那暗格的位置。整理好保险柜后,我忽然听见了有开门的声音,但又不怎么清楚,是幻境吧!我锁好保险柜,不想留下一丝被动过的痕迹。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而且还越来越大声。他?……他们?……可是……他……?坏了,有人来了,我立马躺在地上,关掉手电,并疾速一滚,溜到了床底。随后的几十秒,卧室门被打开了,一只脚踏了进来,我认得出,这是父亲的脚步。诶……处于如此位置的我,要是出去的话,也难免不会引起父亲的怀疑。因此我选择了静观其变。父亲打开了保险柜,取走了一些文件后便离开了,我也是从床底那一小小的缝隙中得知这一切的。诶……父亲的记性真差,还不如我呢!老师曾说我一加一比其他人谁都算得快,哈哈……这也挺让我自豪的!

   走出房间,我不觉得父亲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也不再令我感到好奇了。就让时间来打消这些念头吧!之后的一天,正值是周末,父亲在家,哥哥却还要加班,那女人便是一大早就去广场跳舞去了。父亲说想与我讲点什么,我便应和了一声后又坐在了那个沙发上,还是一样的广告,一样的饮水机……可却是不一样的对话,不一样的氛围。

   他说,“乖女儿!你知道你母亲生前最喜欢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心里想到,我怎么会知道嘛!父亲肯定是在逗我。

   他又继续说道,“你母亲在的时候,最爱看见你笑了,诶……看见你这样,你母亲应该会很开心的!不知道她托梦给你没有?”。

   我又摇了摇头。

   “哈哈……你母亲把梦拖给我了,她在梦里说,‘孩子他爸!伤心的时候就喝点酒吧!至少你的神经麻痹了,昏睡过去也比彻夜难眠好受啊!’,哈哈……你猜我怎么说的”。

   “不知道!”,我感觉父亲这是在和我谈心吗?。

   “哈哈……”,父亲笑了笑,“我说啊!好吧!我会的!我一定会的!哪怕只是一分钟,我也不想让自己清醒啊!你就安心吧!但……我……我……真……真的……想你……”,感觉父亲是要哭了,可他却忍了回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拿起了酒杯,让我给他满一杯。无色透明的液体,这哪是酒,分明是愁嘛!可父亲偏偏喜欢这样,谁又拿他有什么办法呢!

   如今的我已经七岁了,父亲还坐在我房间的床上,旁边是那位阿姨,我不愿进入那个充满酒味的房间。那阿姨此时应该在责怪我父亲,怪他喝酒,怪他还想着我母亲。可父亲没有说话,只是一边盯着杯子,晶莹得透亮;一边在回忆着。

   “你还要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那阿姨说道,声音是如此的有魄力,客厅中的我也能听到。

   父亲终于起身了,大步走出了房间,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乖女儿!来!再给父亲满一杯!”,他把杯子放在面前,我又顺命地给父亲不知倒了多少杯。我真想制止父亲!可我哪能啊!

   浓厚醇香的液体,无色且透明,此时正装在一个容器里。可这容器早已不再是酒杯,而是他,父亲——一位承担着家庭重责的男人。即使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被他给容纳,然而他却不会有什么宣泄压力的方式,也只能靠酒来麻痹他日益恶化的内心。可真要有那么一天,这酒杯突然破了,我们是否会被淹没在这无穷无尽的伤痛之中,我也无从得知。父亲喝酒的时候,只有我注意到了,在通往我房间的客厅门后,略微有一丝黑影。它还是迟迟没有移动,我想应该是她,她应该会明白一些什么的!或者说,她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上一篇:朝阳晚霞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粽叶飘香总是情
·奶奶做的米花
·妈,想和你说说话
·清明
·老屋
·年少寻远方,暮年归故里!
·芋的情结
·我的外婆
·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我和爸爸有个约会
·念佛
·五叔婆的一天
相关短文
·朝阳晚霞
·一路走好,我的婆婆
·登山祝寿
·我想要的奢侈品叫做陪伴
·五叔婆的一天
·母亲的味道
·青青河边草,悠悠河岸香
·故事(1)
·雷雨记
·温暖的手
·想念外婆
·野草莓的味道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