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在岔河看见亲情

作者:刘乃玉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9-04 21:18 阅读:

  在岔河看见亲情

  武阳河与鸡龙河呈横着的“人”字形,在龙窝村汇合后,注入比它们更大的沭河,紧靠“捺”的笔划里边,是一片平原,视野开阔,土壤肥沃,林田茂密,风光旖旎,我出生的刘家岔河村,与紧靠“撇”笔划的季家和王家两个岔河村一起,呈三角形拱卫在这里,像仙女飞临时撒下的三颗珍珠,璀璨在两条河畔,很生动地诠释着“岔河”的寓意。

  这样的描述,是我近几年才弄明白的,因为那段时间我把思考的目光,多次投向我的村子所在的这个地方。在这之前,关于“捺”笔划所指的河流,村里人都叫“西河”,他们是根据河流在村子的方位所起的名字,没有人告诉过我,它书面上还有一个文雅的名字——鸡龙河,包括我的父母亲和小学老师

  前段时间,我回岔河村的次数明显地多了起来,因为村子里的人和他们发生的一些事与我有关。每当哥哥的电话打进来,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间,也不管忙着还是闲着,我都会认真听他传递过来的信息,然后按照他说的时间和地点飞也似地前往。因为在他说的地点,不仅见到了一起长大的人,还能听到村里发生的事,想念家乡的心情暂时能够稳住。

  村里的人和他们发生的事,对我极其重要,像本家的长辈生病或去世了,兄弟姐妹婚嫁或喜得贵子千金,哥哥才打电话告诉我,他说,你忙,一般的就不会打扰。我理解哥哥的心意,所以每逢接到他的电话,除非特殊情况,我都会撂下手里的事情,第一时间赶到,直到事情结束,才或心情愉悦或疲惫不堪地回来。

  在这之前,每年回家,基本上都是在年尾或年初,年尾回家,是给父母亲上坟,年初回家,是给乡亲拜年。这个时间的岔河村子天寒地冻,一派肃杀,天井、胡同和河道里的树枝都是光秃秃的,家乡呈现给我的是黑白颜色。这是因为那时年轻,“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村子里的人和他们发生的事,主要由哥哥打理,很少找到我。

  曾多次在自己的想象里,岔河村就是老家的房梁,远游的儿女就是拴在房梁上的风筝,不论风筝飞多远,都被一根线绳系在老家的房梁上。直到有一天,接到的不是哥哥的电话,才幡然醒悟,“往前飞”已经到了边沿,那个爱追梦的少年已满鬓白发,村西堰堤外的那片坟场,悄然地堆起了许多崭新的坟包。

  看见家乡斑斓的彩色,是五月末的一天。这个时间,大地泛着碧绿的春色,鸡龙河道里也流淌着潺潺的河水,已是“小麦覆陇黄,布谷满天响”的时节了。堰堤外那片坟场的北端,两个奶奶和父母亲,早已被四个土疙瘩掩埋,卧在堰堤脚边多的四十年,少的也二十三年了,今年正月初七,有一个坟包带着唐突,突然挤了进来。

  不管那四个土疙瘩的表情,就是插进来了,坟场顿时变得拥挤不堪。这是哥哥的不像话,不像话得连一句话也没留下,就变成了这个崭新的土疙瘩。八个人组成的老家,顷刻间就只剩下二姐、三姐和我了。在鸡龙河道斑斓的色彩里,是来给哥哥上百日坟了。堰堤内外一片明亮,天蓝得耀眼如洗,高大的杨树站满了堰外的坟场,白絮满天飞舞,掉在地上的壳儿,踩上去发出咔咔的响声。

  阴间百日,哥哥已经走完了土地庙、黄泉路、望乡台、金鸡山、莲花台、还魂崖等十三站,在还魂崖的那座金银桥上,完成了六道轮回,喝了孟婆神递过来的茶水,从此忘掉了前世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再托生人间。坟上长满了青草和小麦,火纸燃烧起来,舔到了即将成熟的麦穗,一股风从斜刺里吹来,拐了火苗燃烧的方向,麦穗安然无恙。

  我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这无法解释现象,那股风是哥哥及时显现的灵气吗?它不让火苗烧焦了麦穗,那是他坟上的麦穗,是从他种的麦地里移过来的,是他自己种的麦子,他得收割自己种的麦子,带回家和父母亲一起过日子。往回走的路上,路过当年的机灌站,我看见从河道里引水过来的那条沟渠,浮了些青苔的水浸满了沟底。

  我走过去,站在水边的一块石头上,一片没有被青苔侵占的水面,清粼粼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弯下腰想洗一下手,可我的手停止在了水面上不敢动了,我分明看见了一只鱼,一只黑色的鱼,大半个身子被青苔遮掩,只露出了头部,两侧的鳃配合着两只鳍在一开一合,嘴张大了翕动着水泡,身子略微晃动,两个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水边的我。我挥动手,它也没有被惊吓,仍飘悬在那里,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瞬间化了魂,被这双充满深情的眼睛感动了。它在清澈的河水里,怎么会这么长时间地看着我,我挥动手臂,它也没有被吓跑的意思?难道这又是哥哥在显灵吗?他想告诉我什么?我读不懂他那双眼睛里所释放的含义。阳光依然明亮,河道里的杨树叶子,在初夏的风里羼和着河水刚泛起来的腥气,响起了哗啦的声音,那是杨树林里每一棵杨树的相互交谈。上坟的人远去了,我朝水里的那条鱼再次挥了挥手。

  我回到石臼的家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前像过电影镜头一样,涌现着岔河堰堤外那天发生的两个让我觉得震撼,甚至以为是幻觉、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是因为我一直沉浸在对哥哥的回想之中,导致的幻觉吗?我敢肯定那时我的眼睛是没有问题的,精神也很好,幻觉不可能产生。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都快结束了,在岔河堰堤外怎么仍然会有一些不可解释的事物在运行?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哥哥离奇地去世?后来发生的事情,似乎在回答着这个疑问。房屋的权属成了哥哥家庭内部争执的起因,现有的八间房屋,产权分属哥哥和我,是父母亲的遗产。父亲去世丧葬费的一半,因我在单位买房花钱,临时拿不出来,承诺把属于我的那四间房子让哥哥一家先住着,确权时哥哥及时通知我回家办理了手续。

  家里人认为是我将房屋的产权也过给了他们,以村子将要拆迁房子不在他们名下拿不到赔偿款为由,弄得哥哥进退维谷,英雄气短。这只是我的猜测,但也是惟一正确的思路。如果哥哥因这个争执搭上了性命,就太不应该了,他完全可以给我说个明白,我会很痛快地解决他遇到的这个难题。

  可现实里没有如果,哥哥毕竟去了。他化成了一只黑色的鱼,刻意游到我必经过的那条沟渠里,用一双深情眼睛,告诉我的会是我所猜测的吗?由此我想到了自己,年过半百的我已经看见了自己的未来,并不笔直的大路尽头所站的那个人,不就是现在的哥哥抑或将来的我吗?自己一生的终点,就是哥哥现在的那个土坟,它立在那里,太阳照常在堰堤东边的那片宽阔的麦地里升起,在河道的杨树林里落下。

  等我的那个坟包立起时,太阳也还是照样在堰堤内外升起和落下。想到这里,我悲伤得想要大哭,可已经有无数个人柔声地告诉我,要做一个坚强的人。在我悲伤的时候,这些人的面孔走马灯一样在我面前旋转,所以我不能失控。在夜晚没人看到时,我把头沉重地搁在枕头里,身子坍塌在了睡眠之中,梦中惊醒时,就是失败、恐惧、无助、失落等情绪氤蕴而起的那一刻。

  我回想了自己的一生,每发生一件大事,都表现在岔河村里。毕业,我扛着铺盖卷回到这里;结婚,和穿着红衣服的妻子来这里;生女,消息第一时间传到这里;升职,高兴的表情像花一样开在这里;落难,沮丧的情绪首先漫延在这里。前年因特殊情况,没有回老家,那个春节我和哥哥还有家人都过得心神不宁,一年回一次和不回,的确有天壤之别,远远的不一样。

  岔河村像一颗珍珠,不仅璀璨在两条河畔,而且闪烁在我的心田。我孩童时代的影子留在那里,青年时期的渴望和失望也留在那里,中年时期回望的目光印遍了那里。失望的时候去那里寻找希望,高兴的时候去那里待一会儿。这个村庄和我的联系,不仅是我祖辈、父母亲和哥哥已经留在了那里,而且它早已成了我血液的一部分,我人生命运的一部分。

  岔河村在改变,被它像父母亲的手臂推开一样,逼着去外地寻梦的我也在改变。改变之于我,只是年龄、五官和逐渐老去的躯体,那颗爱岔河想家乡的心始终被拴在老家的房梁上,像孩童时那般真挚火热;然而孩童时代的岔河村在与时俱进的改变中,早已变得无影无踪,只能在记忆里去搜寻那仅存的样子了。

  这两种变化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巨大而又让人茫然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紧靠“人”字形“捺”笔划河流的岔河村是回不去了的念头,经常闪现在我的眼前。不止是只能在记忆或梦里去寻找孩童时岔河村的模样了,更重要的是无以面对鸡龙河畔堰堤内侧这般隔膜了的亲情,一种钻心的疼在举手投足间油然而生。

  老家房梁上那根拴着风筝的线绳,虽然一直悬挂在我的心上,但在承受这种疼里,似乎已变得经年朽枯,系扣将要散开脱落,可我还是善心翼翼,苦苦地维系着、守护着它。

  2019/06/23


上一篇:二姐和三姐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清明
·一场婚姻两个人的盛宴
·我还要听这首童谣
·爸爸,您是个说谎的老头子
·怀念我的父母
·又是清明花开时 ——怀念我的爷
·我的小脚亲娘
·厚德者,福寿长
·生命悲歌
·怀念父亲
·你摸掉了孩子的毛
·儿子
相关短文
·二姐和三姐
·父亲在远方
·怀念父亲
·《滋味》浪小雨
·泉•河•庄的
·大店访古
·父母给你的爱,并不是理所应当
·如获无涯生------忆我的英语老师
·爷爷的风箱
·我有一个要强的妈
·父母与子女的代沟,需要双方一起
·好孩子从不说脏话做起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