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心情日记/日志>亲情>文章内容 精美散文欣赏

37,深圳随笔1

作者:胡焱东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20-03-17 10:55 阅读:

  妻子杭杭叫醒了我,我背大包,提小包,睡眼惺忪下了列车。“卷子,”妻子喊。女儿来接我们了,就在月台上。

  女儿一连三次电话催我与妻子来深圳玩,说让她好尽点孝心,我们也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还说房子已租好了,不来住上三个月,这租金三四千就算打漂漂了;还有三个月后,她工作去上海,以后想来深圳,机会都没了。女儿大学四年工作两个年头,均远离家乡,我们相聚的日子太少太少。近一年多以来,还未见上一面,我们又何尝不想全家团聚?只是心疼钱,既然房子租金交了,覆水难收。于是我与杭杭于2004年元月12日乘上了南下的列车。

  此刻,月台上,下车的上车的,人头窜动,人声嘈杂喧嚣,站在不远处的女儿,一脸的凝重。

  当妻子再喊女儿时,女儿发现了我们,即走拢来,她浅浅一笑,接了妻子手里的一个包就走,并没有妻子多少次想象中的母女相逢,女儿喜极涕泣或者泪眼婆娑投向她的怀抱。这叫妻子的心里有一丝儿说不出的滋味,但也不容她多想,该出站了。

  我又背又提的大小包一个未减,如牛负重般随人流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出了站,又一会儿上了街。

  当我们伫立在深圳还叫不上街名的街上车站,等车时,我清醒了,这里不是家乡黄石,我只是个异乡人踏上了八九十年代被人称之为掘金者之热土的深圳。

  有人说,如果你爱他,送他去深圳,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也送他去深圳,那里是地狱。我想让你爱的人上天堂,让你恨的人入地狱,那么你不爱也不恨的人来深圳呢,叫他上天堂还是入地狱?

  女儿大学毕业,被用人单位招来深圳,都两个年头了,她没说深圳是天堂也没说深圳是地狱,只说过她有一种漂泊感。我想,既是人在漂泊,就犹如一只小帆,那么深圳便是大海。大海里有翻船的,但那还不是沉舟侧畔千帆过!我愿深圳是天堂,但挤满了人,想进去,插进脚也难;深圳是地狱,但永久地门户封闭,让无爱无恨的人,就徘徊在天堂与地狱的路上吧。

  女儿招手,一辆出租车将我与妻子载到了一个叫笋岗的地方。下车即是一幢三十层的公寓,上书《同乐大厦》,我们的“家”在九层。女儿说,租来的也是最便宜的,一室一厅三个月付了租金三千九百,水电燃气,闭路电视,管理费等得另算,三个月不少于一千元。

  看“家”里,女儿置了炊具,买了彩电,又交给妻子一月生活费,妻子再想想,来来往往要乘车,怎么节俭,三个月下来,各项费用,少也则花一万,这够她下岗后拿七年的生活费,只惊得妻子一身汗,好热。

  “不是叫你们不穿羊毛衫吗,深圳没冬天,”女儿说。这是个春节将至的日子,我仍穿着在家乡穿着的棉衣毛衣,并不感觉深圳与家乡有什么两样,环球同此凉热。

  纵有千难,总还是到家了。房子是租来的,可一家三口在一起了,父母视女儿为家,女儿不也视父母为家吗,有亲情的地方即是家。

  家的感觉叫我们好一天的感动,妻子的相思之苦,家乡的轶事趣闻,也在这一天又一夜里倾诉了个淋漓尽致。

  次日,女儿要上班,我们也不能傻呆在家里,就上街逛一逛,在这行人如织的街上,我发现深圳女人多小巧,男人多精瘦,偶尔有几个大腹便便的,也不是讲粤语的,都一副来匆匆去也匆匆的样子,没有挽腰搭背的,没有穿花衣裳的,男女服饰清一色暗色彩。

  晚上,女儿说,她们都是无名牌衣裳不穿。我就想,由一个小渔村成为开放样板大都市的深圳,咋就那么多矮人呢?

  想不明白的还在后头。深圳年产值八百个亿,仅春节旅游收入就是家乡黄石一年的产值。乡亲们不是一年到头睡大觉了?深圳人敢领天下人之先,个人月薪四五千元只属中档,他们穿天下名牌服装还不抢眼;食天下佳肴还去香港;住三十层的高楼,嫌矮了,又建样板房《地王》,直入云天。数一数,仰酸了脖子,估计七十层了事;行,车代步,不开《宝马》不是有钱人。深圳,你干吗那有钱,难道你就是一个印钞厂?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问,深圳就没有穷人了?有啊,没工作的深圳人,月拿低保一千二百元另加二百元的外出交通费。这在内地只有人模狼样的公务员,才能拿到这个数。

  看深圳市场的大米蔬菜日用品的价格与内地几乎没什么两样,穷人也能过如内地高薪人的生活。

  尽管深圳是钱堆起来的,可你要做深圳人,就得买房,就得付一万多元一平方。女儿说:“再这么演下去,不几年好地段好楼房的一块砖,就是一块金子的价了,所以我选择去上海,再待下去靠我那点工资休想买房子成家,再说深圳是阴盛阳衰,找个刚阳之气的男友都难。”

  我与妻相视无言,想劝她留深圳也只好作罢。

  还是谈房子,如今一般的楼房也卖到八九千元一平方米。一个大学生,若想在深圳生根落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深圳人,你得花费10至15年的青春代价,最低限度去买一户不像样的房子才行。

  不是一个小渔村建起的一个现代都市吗,是怎么布局的?一个骑自行车的差点儿撞了我,是女儿拉了我一把。窄窄的街道,自行车骑在人行道上,再看那密密的高楼,这一栋叫另一栋的住户没一束阳光。地上拥挤了,耗巨资建地铁。那温馨的告示说,行人不方便,请原谅。人在拥挤,没多少空间了,可在街上仍看到一拨拨背背包的人涌来深圳淘金,妄想搭深圳这个梯子上天堂。可近来《南方都市报》在连载慕容雪村的劝说:天堂在左,深圳在右。他怕淘金者迷惑上当,开篇就叫一个名叫肖然的掘金者死了,是车毁人亡,《宝马》也不过一堆烂铁。人都没了,你名下有那多的钱也不是你的了。 我逛累了,妻说进商场买不起名牌衣裳饱饱眼福总可以吧?女儿就陪她去,我就立在一处类似内地的报栏处,还没省过神来,一张招聘启事就贴上了报栏,那人一晃就没影儿了。我看那启事是什么《深港娱乐城》招保安,要求18至25岁;身高一米八0以上,是退伍军人优先,条件挺诱人的,包吃包住月薪二千五百元。我就想咋不叫妻同事的儿子来干保安呢,他西藏退伍兵,身高一米八三,一年了还闲置在家。当我把这信息当宝贝似的说给正出商场的妻子听,她疲惫的脸上绽开了一杂花,拿出了手机就要打电话给她的同事。女儿一旁浇了一盆冷水:这你们也信,那是招打手,也不用脑子想一想,夜总会招保安还要一米八零身高,不打架干吗?妻说:也是,又不是征仪仗兵还非一米八零不可。我就曾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仪仗兵,可那会儿只须一米七零以上的个头就可以了。时代是变了,不至于一个夜总会的保安也要一米八吧,你身材再高又怎么样?深圳的矮个儿智商高,谁怕谁呀。

  夜总会是招打手的。在儿童乐园我又碰到来深圳第一个认识的老乡,我将招保安的信息重提,老乡说是招打手,月薪两千二是那么好拿的?老乡自己就干保安,包住不包吃,月薪才八百。儿子在家乡四岁了,他为节省路费三年了还没有回过一次家抱抱儿子。这个中的辛酸,这相思之苦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体会。

  干保安这个职业,电视上说仅广东就有十万之众。我想这恐怕还不包括一些非经批准的保安。他们穿着叫多数百姓认为是公安的着装,真公安在街上却很少见到。现在叫保安,仔细一想不就是七八十年代单位的门卫吗,咋成了公安呢。若说与君不信,我租住的这个《同乐大厦》,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看挂牌的保安竟达二十之众。

  深圳是繁华,可浮华的背后仅窥保安可见一斑。别了老乡回《同乐》,忽听一声喝:“什么人?!”电梯正关门却挤进一个公安,不,是保安。他铁青脸,对妻子横眉冷对说:你为什么不吱声?妻说,没听清。保安问妻是哪里的?要看妻的身份证。我说她和我一起的。我想一个老太婆真是个坏人也坏不到哪儿去,干吗如临大敌呢。保安看了妻的身份证又说你去照两张登记照,再去保安室交三十元钱办出入证。我说,行啊。我们来深圳不容易,这些保安大都同我们一样是异乡人,他们还那么年轻,一定是背负着理想来闯深圳的,他们在深圳闯荡也不容易。

  到“家”,妻说好冷。我说可不是吗,气象台预报0至6度,是九五年以来深圳最冷的一个冬天。妻说,关键是房子被对面楼房遮挡了。我说;阳光不度东笋岗,《同乐》向东是“冰箱”。


上一篇:给女儿的一封信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行将就远
·2019.10.21
·写给青春期的少男少女
·暖意融融的原乡
·花开花落花未错,缥缈红尘谁之过
·一块钱购卖的后半生
·书妆女子,你可读懂?
·做人不要赌天意,遇事不要猜人心
·静夜听雨
·人生的四大境界,生活的四大不同
·时光留不住过往,岁月忘不了迷茫
·时光醉许谁过客,流年落寞谁有梦
相关短文
·给女儿的一封信
·记忆中的老屋
·我的爷爷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随机
·岁月是把无情的刀
·漆黑的夜晚
·黎明前的黑暗
·孩子,你不欠我们的
·追忆
·有啥不如有个好嫂子
·属于妈妈的星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