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人生哲理>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小寓言之倚天屠龙

作者:天涯读梦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8-08 20:07 阅读:

  小寓言之倚天屠龙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崂山南百里左右,有一村镇,名曰王家集。镇里有一大户人家,员外本性善良,乐善好施,乡里乡外的,口碑极好,自然,员外也姓王。

  这王家祖上曾世代书香,位居高官者,每一辈儿几乎都有。王员外的爷爷就曾做过兵部尚书,朝里朝外,红得发紫,自是,家族仍然庞大,人丁兴旺,在这附近百里,一提起这王家来,人人都要啧啧称赞一番。

  有句话叫做富贵不过三代,王家的香火到了王员外这辈儿,虽然衣食无忧,使奴唤婢的,过着神仙般帝王的生活,可人生不如意的事还是有的,就是因为王员外现在家中,只有七个女儿,并无一个男娃儿,也就是缺少一个带把儿的小酒壶,唉!

  长女已经十八,生的美若天仙,个个女孩儿皆是貌美如花,聪明伶俐,有人戏称“七仙女”。

  在这好像女儿国的家中,王员外每日里,强颜欢笑,一肚子苦水,到了嗓子眼,还要强行咽下去,这滋味,能好受得了吗?

  夫人太了解他了,暗地里也曾悔恨自己的无能,埋怨自己没给这个望族名门留下传宗接代的香火。不用说在那个封建年代,如今,农村里生男生女,封建的人,还是大有人在。

  因此,村外一条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道上,夫妇二人常常一起游玩,赏赏花,捻捻草儿,仰头,看看大雁飞过,这秀美的绿水青山间,留下了夫妇二人愉快间夹杂了万千遗憾的背影……

  日月轮回,一年又一年的,时光的车轮照旧运转着,又是两年。大女儿已经出嫁,嫁给了省城一户人家。一年光景,一个白白胖胖,九斤九两的大胖小子就出生了。

  王员外全家上下,自打听到了这个喜讯,几乎人人喜笑颜开的。这王员外迫不及待地,要去抱抱胖外孙,隔辈人,谁不喜欢呢?

  好说歹说的,等孩子快到满月了,一家人这才套了三辆马车,赶往大女儿家,一齐去看看这个可爱的外孙和外甥。

  六个女儿花枝招展,一路上就没停过,三个姑娘一台戏,这六个美女,差点儿把天给捅个大窟窿了。开始,想姐儿三个一辆马车,可最小的七妹秀眉一挑,丹凤眼带着一股顽皮劲儿道:“那可不行!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把我们姐妹分开呢!姐姐们!是不是啊?啊?”

  “是——”姐妹们,一起,拉长声音答着,燕语莺声一片。

  员外夫妻二人喜滋滋看着,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于是,众人分别上了车,赶车的,个个挥起鞭杆儿,六匹枣红马? ,三辆豪华的马车,马蹄“哒哒哒”的,登程上路了。

  王员外凝视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美景,不自觉地用右手隔着衣服,摸了摸胸前打小就佩戴的一块两个拇指盖儿大小,玲珑剔透的一块心形美玉,再次陷入了沉思……

  夫人本想劝慰一番,可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词,就这么点儿事,再说一次,不还是一样吗?索性,面带微笑,听着前面车里女儿们的欢声和笑语,不言语了。

  走走停停的,三个时辰后,前面官道旁,一座巍峨险峻的高山,昂首屹立着,只听一个纤细的女音嚷着:“看!快看!崂山!到崂山了!”

  她是四妹,可淘气劲儿,不比最小的七妹差,因为她嗓音细声细语的,家里人都叫她細妹。

  马车带着少女们欢快的笑声,到了崂山脚下的一座小茶馆前,随着车子“吱”儿的几声,停下了。

  众人下了车,二姐打量着眼前这个用竹竿和竹叶搭建的小棚子,低语:“如此荒山野岭,能有这样一处所在,倒也美哉。”

  “呀!瞧你那酸样儿!我牙都倒了!”

  “呸!你就不怕没牙了,嫁不出去吗?”她故意气七妹,临了,还故意伸了一下舌头。

  这七妹年龄虽小,耍起贫嘴来,却有一套,反唇相讥道:“谁像你啊?一点儿都不害臊!呀——”

  员外夫妻两个,含笑看着她俩的逗笑,从小到大,有哪一天不是这样呢?

  竹棚不算很大,刚好能容下这一行人,金丝楠木的柜台上,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人,正在打鼾,由于睡久了,他嘴边的口水,一点点都淌了出来。他坐着,看不出实际身高,下巴上稀疏的胡须,还有脸颊上,岁月风沙留下的皱纹,估计也在五旬左右。

  一张红彤彤的脸,圆圆的,不自信看,倒像个皮球。七妹只看了几眼,忍不住笑道:“瞧!红皮球!哈哈!”

  就在她笑得前仰后合之际,这道士醒了,一睁眼,见眼前这许多人,略一惊讶,随即道:“呀!客观来啦!来者都是客!请!请坐!”

  他呼一下站起身来,个子足有一米八多,在这不算太大的竹棚里,好像个竹竿般戳在那里。与此极不相称的就是他的一个圆圆的头颅,红彤彤的,真像个红皮球。

  两道眉毛成早上八点二十状耷拉着,眉毛却很黑,多少有点儿酒糟鼻的红鼻头,俏皮地好像贴在脸上,如果来一阵疾风,就要刮掉似的。

  这道士招待起客人来,却也很客气和娴熟,片刻后,众人落座后,一壶喷香喷香的茶水已经沏好,他笑嘻嘻招呼大家品尝品尝。

  王家众人每日里过的是大户人家的日子,有的是钱,几乎没人愿意在这里停留。只是一路上有点儿劳累,歇歇脚,才坐下来歇歇。这道士除了多少有点儿疯癫外,这里的陈设倒还干净,也只得歇歇再说了。

  七妹盯着道士手里不断倒出的清茶水,故意道:“老板!你可真够抠门的!我家这么多人,您就一个茶壶,一壶水,怎么着,怕我们给不起你茶钱,不成吗?”

  道士好似没有听到,继续一边倒茶,一边自语:“钱财,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无量天尊。”

  一壶水?众人见道士手中的茶壶,根本没曾添加过水,仍有源源不断的香茶涌出,二姐脱口说:“宝壶!”

  一时间,众人皆想起这崂山上应该有神仙或者有本事的道士,要不怎么这山脚下随意的一个道士,就能有如此宝贝呢?

  王员外也不傻,他对一些道术也很感兴趣,于是,忙起身,邀这道士到了不远处一株梧桐树下,一块方方正正的青石上而坐,攀谈起来,倒也颇为投机,不多时,竟有想见恨晚的感觉

  道士原名王二,他的祖上竟然和王员外有着点儿血缘关系。俩人觉得关系再次被拉近了,都从对方身上看出了些许自己的影子。

  忽然,道士凝眸蓝蓝的天空,说:“我父亲年轻时,也想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世间的男子,哪一个不想成为人上人啊?那时,我家很有钱,我父亲想了几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名利双收的方法,那就是——”

  看了眼正仔细聆听的员外,道士接着说:“屠龙术!”

  他说的铿锵有力,一旁的王员外,愣了片刻,追问着:“真的啊?”

  道士木然点点头,眼光凝视着一边这梧桐树上满是沧桑的树皮,接道:“家里有的是钱,我父亲请了许多高人,苦练了九年的屠龙之术,后来,终于,练成了。”

  他语音平淡,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欢喜,王员外擦了把前额细细的汗珠,心里嘀咕着: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他反倒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于是,追问:“后来呢?”

  “后来……后来”道士瞟了他一眼,怪怪地笑了,嘲讽道:“有龙吗?上哪儿去找龙?来让你杀它啊?”

  道士呼一下跳起,疯了般对着苍穹,挥舞着双臂,拼命叫嚷着,整个崂山都在回音着他的歇斯底里的呐喊。

  王员外冷静了,也沉默了,默默想到:是啊!人活一次,草木一秋。男子汉大丈夫,谁不想拥有江山,抱得美人归呢?可造化弄人,方向和目标不明确,受再多的苦和累,花再多的冤枉钱,也是白搭啊!

  就好像自己,命中无子,强求,能得到吗?俩人都沉默了,静静的天地,静静的世界,仿佛只有此刻这灰色岩石的崂山,只有这有落叶时而下落的梧桐,四季轮回,眨眼间,秋的韵味又渐渐浓了……


上一篇:我是蕙姐我怕谁   下一篇:站在旧时光里怀念过去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反求诸己,打造洁净人生
·自卑、自负、自尊、自强
·不要把别人对你的好当做习惯
·天不养闲人
·哪里来的幸运草?
·钓饵
·笑对人生,生活也会对着你笑
·生命的视角
·杏树
·请为自己放个假
·读人
·绝处逢生的热望
相关短文
·我是蕙姐我怕谁
·自,我
·成长是一段旅程
·关于价值观的讨论
·边走边悟
·
·苦尽甘来不过是一种人生态度
·雨中沉思
·来自一棵小树的震憾
·只念佛,不能成佛
·
·感悟随笔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