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人生哲理>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神药何在?

作者:郭有生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7-06 09:52 阅读:

   神 药 何 在?

   郭有生

  

   一幅《五客图》,悬于正壁。图上西客鹦鹉,南客孔雀,仙客飞鹤,雪客鹭鸶,闲客白鹇,各呈雅姿。门外庭院,御医刘授带,在晨曦中操演自创“五客功”,一板一眼,十分认真。正当意守,进入恬淡虚无之境,忽然宫中旨来。

   俗谚有云:“谷雨三朝看牡丹。”今日逢此良辰,宫里举行牡丹会。文武百官云集,殿前却不见一朵牡丹。群臣正在纳闷,徽宗笑道:“香溢否?”左右近侍答道:“回禀陛下,溢了。”于是令其卷帘,殿里千娇百媚、国色天香的牡丹,团团簇簇,光泽照人;袅袅清香,须臾溢庭。此时,殿后一群歌姬飘来,挽着牡丹髻,插着牡丹簪,身着牡丹裙,足踏牡丹履,手执牡丹扇,绽开牡丹容,像是一群牡丹仙子,尽呈牡丹花样。霎时,管弦齐鸣,丝竹和韵,歌姬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所歌又是历代牡丹名曲。群臣品着玉液,谈笑而赏。

   一个妃子,霞帔云鬓,腮凝新桃,恰似一朵春花。她偎于徽宗其左,素手指点,含娇含笑。不知过了多久,群臣方才尽兴。刘授带正随百官别驾,尚未离去三五步,却被一个内侍唤住,领入内宫。原来徽宗一妃,近日患病。说来也奇,此妃一天只觉流苏在转,绣帘在转,玉屏在转,藻井在转;只闻玉佩在鸣,笙歌在鸣,鹦鹉在鸣,金銮在鸣。犹有娇咳、烦躁之症。每日午后渐似病笃,倒是寅卯之时尚觉清爽。今日清晨,此妃不是还亲临牡丹会么?刘授带望闻问切之后,斟斟酌酌,方成理法方药,献上。

   几日之后,徽宗召见。刘绶带进了御苑,只见徽宗正在馨月亭中,挥毫作书。刘绶带一见徽宗眉颦色恚,目蕴冷光,自知不妙,额上汗水顿时沁了出来。果然,徽宗忽然一掷玉笔,冷言而道:“野药荒效,真是蠢鸟笨虫!难道再无医策良药?”刘绶带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徽宗却想想,拂拂袖,让他退了下去。

   刘绶带回府,好生烦恼。独自斟酌,此妃之疾,不过痰火作祟而已,药症自是合拍,然而何以不愈?无奈,书斋所藏典籍一一查过,胸中所藏秘法一一思过,何能觅得一个妙法。真是千方易得,一效难求啊!正在心火燃烦、意急涌躁之时,几只不知趣的鸟雀,立于枝间,啾啾乱啼,心中一团丝麻,更是如同小孩乱撕胡扯了几把,越发没了头绪。

   他倚在椅上,感到一阵饧软,就朦朦胧胧睡去。忽然飘飘荡荡,来到仙山琼阁之地。一座玉陛金殿,碧檐赤柱,雕梁画栋。入了殿堂更见华丽。两壁镶嵌画石,左曰“金蝉玉女”,右曰“匡庐悬瀑”。画石自然纹理,极尽武夷风光,庐山之胜,令人迷恋不已。正面设有一案,上有檀木所雕古玩二龙戏珠,其珠却是正宗极品,两半而合,透出熠熠冷绿寒光,让人心颤。回头出来,一庭萱草出现眼前。只见玫瑰萱草、大花萱草、长筒萱草,处处皆是。六瓣花冠,如漏、如盘、如杯,美艳异常。一胸郁闷,顿时一扫而去。他在丛中,或驻足,或徜徉,或远眺,或俯视,心中兴致不觉郁郁而至,就低吟浅诵道:“忘忧草,一枝两枝正,三枝四枝斜;忘忧草,宜直不宜曲,斗清不斗奢。”正在兴奋之时 ,忽然暮色入院,朵朵花敛;子夜已至,枝枝萎蔫。

   醒来,却是梦境之事,想来越觉不祥。此时本该操演“五客功”,可是何能入静。立于窗边,苦思冥想。忽然记得,前日刘医捻着微须,眼角眉梢堆尽心里睥睨而言:“虹桥东市,一介老儿,自诩治咳,犹如浊乱之水,杏仁澄之,其效一夕见得分明。”虽言此等草泽小医,脸皮掖在腰间,何等大话不敢自诩出来。不过民间小方,治愈重疴,却也不少。《续名医类案》中,黄承天家的仆妇,小便不通,诸医无奈,还不是村野一医以莱菔子炒香,白汤引服一法治愈的么?试试也好,他急令家仆备轿,直奔虹桥东市。

   心中着急,愈是忧虑此医悬壶他处,寻觅不得。于是一路喝令轿夫放快步履。好不容易上了虹桥,不巧迎面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行客,见是一乘官轿本来,就急急勒马。此马一惊,长嘶一声,又惊了桥上两头驴子撒蹄而走,旁边货贾小贩,唯恐撞翻货架,吆喝着,手持小棍挥着撵驴,一时桥面乱作一团。刘绶带自叹触霉,只好缓缓而行。到了东市,左寻右觅,哪有什么草泽医人的影儿呢?

   回到府中,贵茗无味,奇葩失娇,心中沮丧极了。忽然府外有人叫卖:“一文一帖,治咳如神!”他这一听,正如皲裂之地,喜逢甘霖,一失往日雅步奔去。两个丫环,正以桂枝之屑,布于砖缝,以杀小草,一见老爷慌乱疾行之状,偷偷抿嘴发笑。大门之外,果有一个虬髯皓发的老翁,一边吆喝,一边缓行。刘绶带定定心神问道:“何方仙翁,有此奇药?莫非话大利高,偷窥别人的钱囊?”老翁并不恼怒,递过几帖药来,笑道:“留你备用。不见奇效,抛幡东海,浪迹泉石,永不见人!”

   刘绶带回府,只见黄包三帖,上书“专治热咳”;白包三帖,上书“专治寒咳”。打开一帖黄包,却是散剂,品其味感,倒也贴切。又遣家仆,四处寻访购者,所感药效,皆云如神。于是献入宫中。

   三日之后,其妃诸症皆失。刘绶带忐忑之心方安。急遣家仆厚金购得其方,却是“青黛、煅蛤壳”二物而已。


上一篇:光芒处,净土耀眼   下一篇:马祖光墓前的告慰(康有山)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满足
·人生就像清唱
·用错的善良,其实就是助纣为虐
·真正留在心里的 从来不需要想起
·放下,方能走得更远
·愿你走过生命之重绽放生命之花
·守望孤独
·人生,来一场雨吧
·当一败涂地时,我们要靠盲目乐观
·让我做一个荒唐的梦吧
·庄子走在雨中
·解封珍惜
相关短文
·光芒处,净土耀眼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让孩子爱上学习,收获成长
·我的一生 我的时间
·笑看愚蠢
·火焰
·光风霁月一东坡
·士英先生说婚姻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如何平衡人的两种属性
·FJ的一个星期
·足球如人生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