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人生哲理>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笔下见叱咤 才中知崚嶒——漫话作家高仲岗诗作

作者:郭有生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9-07-26 17:02 阅读:

   笔下见叱咤 才中知崚嶒

   ——漫话作家高仲岗诗作

  

   郭有生

  

   第一次见作家高仲岗,是在榆林易经学会,当时一见他的形容态度,就联想到了《水浒》中对武松的描写“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后来看到了他的小说《西夏后传》, 那历史的风云际会、金戈铁马,再次撼人心魄。也不知什么时候,偶然看到了他的诗,原来也是雄浑壮阔,充满阳刚之气。

   那么高仲岗先生的诗作,具体来说,终究好在哪里呢?

   第一印象是挺懂形象思维的。这是写诗的第一功夫。

   我们常说这首诗写的挺形象的,那么怎样才算形象呢?

   可以这样说,凡是人能感官感受到的,就是形象的。

   人的感官有目、耳、鼻、舌、身,那么形象也就对应的有五类。比如汉乐府中的《陌上桑》“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这样的生活画面是能够看到的,所以是视觉形象;而白居易的琵琶行“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是可以听到的,自然是听觉形象;《红楼梦》中“嫩寒锁梦因春冷,花气袭人是酒香”,其“香”可闻,就归入嗅觉形象;苏轼《和蒋夔寄茶》有云“剪毛胡羊大如马,谁记鹿角腥盘筵。厨中蒸粟埋饭瓮,大杓更取酸生涎”,其中“腥”和“酸”,只有口舌方可品出,当属味觉形象;剩余的冷热、软硬、燥湿、光涩之类,就只能触觉感官来感知,不说大家也知道是触觉形象了。在诗歌中,诗人选择物象,寄寓思想情感而成意象,以多个意象构成意境来表现主题。而不同的诗人由于气质性格修养趣味、生活经历的不同,总是有不同的审美追求,而荟萃不同的意象,于是就有了千姿百态的诗歌。

   高仲岗先生的诗,以豪放风格著称,所以从形象思维的角度来看,在记忆表象的选择上,好多诗也是以涌浪撼山、气象磅礴的意象为主。

   这让我想到了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的“豪放”之言: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反气,处得以狂。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真力弥满,万象在旁。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这“天风浪浪,海山苍苍”正点明了这种豪放风格意象上的形象特点。看高仲岗《放眼高原抒惬意,纵喉狂啸大风歌·十首》中,意象“苍鹰”、“骏马”、“大漠”、“飞瀑”、“长风”、“黄涛”等等,何尝不是如此。

   而任何意象,都不是孤立的,而总是主体意象和其它辅助意象构成一种意境。甚或把几个小意境构成大意境。如他的“大禹劈岩惊鲤梦,脱缰烈马下潼关”,是以《辛氏三秦记》一段记载为底本:“陕西韩城市东北一名龙门口,二名禹门口,当地人称呼名。龙关。禹凿山开门,阔一里馀,黄河自中流下,而岸不通车马。每逢春之际,有黄鲤鱼逆流而上,得过者便化为龙。”其中有两个行为性意象“大禹劈岩”和“脱缰野马”,其前者以“鲤鱼”这个辅助意象为表意关系意象,从惊了鲤鱼之梦的关系内容来看,表现了大禹“凿山开门”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壮举,是为“鱼跃龙门”之梦,开创的一个起点。而后者辅助意象“潼关”,和主体意象的空间关系,又为我们提供了想象的天地,是一个动态关系意象。这些反应了作者的意象组合能力。而前一句两个意象构成一个小意境,后一句也是如此;两个小意境又构成一个大意境。仔细品味,有“真力弥满,万象在旁”的意味。

   刚柔相济,往往是豪放中又一道风景线。刚中有柔,不仅在对比中使刚更见其特质,而且往往蕴含着多重艺术韵味,是多样统一的审美表现,是艺术视觉的广阔流露,是思想深邃的内涵潜伏。“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正是在暗示我们日月星三辰的阳刚之气和吉祥华美“凤凰”的阴柔之美,应当完美结合。鲁迅有诗云:“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是啊,一个叱咤风云的豪杰,也会怜爱儿女,这阳刚的形象,在“怜子”的阴柔情怀下,是不是更美了呢?高仲岗先生在《白云仙境》中的诗句“仰眺百花夹锦道,回眸漩浪泛金涛”,是不是也有这种美呢?再如《麟州古城》中,“杨帅横刀驰烈马,彦博挥笔在红楼”,是不是也一刚一柔呢?记得当年看徐悲鸿《田横五百士》,想为什么要在这田横和五百壮士间画一个少妇蹲着,怜爱地搂抱着一个小女孩呢?其中韵味深长啊。

   当读到《二十四诗品》“晓策六鳌,濯足扶桑”,你会想到早晨鞭驱着六只巨鳌,在大海中乘风破浪,晚上在太阳升起的扶桑,坐在海边洗着脚,这是怎样一幅画面!这是一幅超现实的想象画面,这是豪放之“放”,所揭示的思维纵横驰骋的画面,是一幅不受现实时空限制的画面。超现实想象,有多种形态,一种是情景式的,如李贺《梦天》“玉轮轧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香陌。”这是作者梦境中看到嫦娥乘坐的香辇,那玉轮被露水打湿,泛着团团光,自己在桂树飘香的田陌上遇到雕刻着鸾凤的玉佩叮咚作响的仙女;一种是幻境式的,如高仲岗先生“堪叹英魂滋草绿,谁论碧血染花红。”他把自己要表达的一种思想形象化了,而这形象虽不符合生活逻辑,却符合思想逻辑。

   艺术中,任何形象都是为表现自己的思想情感的。“由道反气,处得以狂”中,其“气”就是指的一种精神内涵。这种“气”的形成,符合自然之道,它对雄浑的气势、磅礴的气象、狂放的气息都有深刻的影响。“放眼高原抒惬意,纵喉狂啸大风歌”,就有气势,有气象,有气息。而这都源于精神之“气”,这“气”是思想、情感和气概的凝结物。没有思想上的博大胸怀,没有对时代的挚爱之情,没有敢于创一番大业的气魄,就不能有这么精彩的诗句。这不仅表现的是小我,更是时代的代言人,表现的是大我的情怀。石涛曾说:“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古之须眉,不能生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腹肠。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这小我与大我的结合,正反映了作者独特的个性

   我这样解读高仲岗先生的诗,一方面想到常见一些塞上诗人,不懂形象思维,写出的诗总给人直白之感,没有什么诗味;另一方面也想结合具体的诗作,逐一解读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所以不免有些啰嗦。

   这些诗是否是格律诗,我并没注意。其实好诗,第一是内容,形式总是为内容服务的。即使是格律诗,有些出律也未必就不是一首好诗,看毛泽东的《七律·长征》人人感到好,但一般七律不出现重字,但这首诗却“军”、“千”而字出现两次;再如“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这个颈联中,上联“细”是形容词,下联相应位置的“泥”却是名词,显然不合对仗要求。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林黛玉之口,也说出了自己的这种观点“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又说:“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


上一篇:250   下一篇:放手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你好,西街
·重读几何学
·我想对“我”说
·新的一年,愿你强大
·花的自白
·你所追求的是“假”自信
·往事不如烟,秋花香满园
·回到过去,也是一种转变
·若真喜欢,请多忍耐
·读林徽因有感
·面对孤独,只有一种选择
·人生得一知己,也是一种幸运
相关短文
·250
·你好,西街
·心中无善,举善不行,拜佛无用
·没有历经苦难的人很难有高贵的灵
·谈谈中国的道统文化
·论学习
·穷人脾气大
·莫要过早地折耗你的福报
·谁把秦可卿钉在了耻辱柱上
·谦虚与张狂
·却以然成了仙
·孩子的天性该如何释放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