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生活随笔>文章内容 精美散文欣赏

老屋情结

作者:墨竹抚寒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5-08-06 10:39 阅读: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随着光阴的流转,老屋已渐行渐远。留给我的,是那一抹抹温馨的记忆,有着如水般的温软、甜美与静谧。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眸子里,总是闪烁着晶莹。

   古老的村庄,氤氲着一份古朴的气息。兀自站在时光的路口,我仿佛看见了记忆中的老屋。时光在无情的侵蚀着老屋的那扇门,留下锈迹斑斑,那沉淀着故事的铁锈,砸在脚趾上,生生的疼。

   一把生了锈的铁锁,锁住了一屋子的春秋。透过夕阳看过去,便是老屋。老屋是由很粗很粗的木头搭建起来的,那一根根粗实的横梁,支撑着这座老屋。屋顶披着一层灰色的瓦,一条条清晰可见的纹络,像是岁月的骨脊。

   老屋的门,被尘封的岁月,牢牢锁着。我站在老屋的门口,打量着这一屋子的春秋,想着那些早已随风飘逝的平常小事。流转的思绪,如泉涌般,浸淹了我的心骸!

   经历岁月的淘洗,老屋显得那么沧桑,褶皱悄然印上了脸庞,不复当年模样。老屋的院子里,残留着早已腐朽的树桩。伸出手,轻轻触摸,一阵寒气,顺着指尖,流向心房。眼前的这个留下的树桩,本是一棵高大的柚子树的躯体。这本是一棵柚子树,见证着我成长的痕迹,陪伴着我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的雨季。那时,笔直的树干,苍翠的枝叶,蓊蓊郁郁。

   春天来临,归来的燕子也喜欢停留在这里,一下子,柚子树也显得焕然一新。家门口的柚子树,经历岁月的雨雪风霜,从以前的小树苗,长的已经有一定规模。柚子树,有十几米高,下面的粗枝干,一个人都抱不住。那柚子树的叶子,墨绿墨绿的。春风拂过,枝头的一抹新绿,也探出小脑袋,打量着这片看似陌生的环境。含苞待放的时候,像个小姑娘似的,娇滴滴的。柚子花香,这是一种仅仅属于乡村老屋独特的香味,在大城市里,是看不到这样的风景的,也闻不到这样的花香。柚子树开花的花香,清香而淡雅。小时候,也不懂得什么情调,只是觉得这种花香很好闻,也会情不自禁的凑到花的跟前,沁入一缕幽香,来填补空缺的心房!

   还记得,这株柚子树,也让我种下了感恩的种子。那个时候,正是鸟禽繁殖的时期,一只斑鸠的幼崽停在这株柚子树上。雨还在一直下,幼崽,它在风雨中颤抖,时不时还会发出一声声鸣叫,它在努力的寻找自己的同伴。

   “逮”到这个小生命的时候,才发现它的翅膀受伤了。那时年幼,我不懂得如何处理,只好寻求爷爷的帮助。我,伸出稚嫩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斑鸠的小脑袋,那眼神里,充满了怜爱。这是爷爷告诉我的。幸运的是,斑鸠会吃稻谷,没几天,在我这个“小天使”的精心呵护之下,也渐渐的康复了。那时候,我正在上小学,也懂得了这斑鸠,它,是属于大自然的。放飞斑鸠的那一刻,它在天空叫了几声,振动翅膀,飞向远方。我不知道,小斑鸠的鸣叫声,是对我这几日精心照顾的一种感恩,还是动物飞向大自然,这个本属于它的家园的一种本能。

   而我宁愿相信前者,是懂得感恩之情的一种体现。斑鸠也是一样,这个幼小的生命,感恩我和爷爷的这几天的照料。给它自由,放飞蓝天。我想,也正是因为懂得感恩,感恩生活当中所遇到的一切,世界才好美好

   夏天的时候,柚子树撑起一片绿荫,给我们带来了一缕清凉;听爷爷奶奶告诉我,这棵柚子树,已经有好多年了。这棵柚子树很大,那时长的非常茂盛,一部分枝丫都伸到老屋的屋顶上去了。结了的柚子,大的时候,连屋顶的瓦,都撑破了。

   这个季节,我喜欢搬一条凳子,坐在柚子树下面乘凉,听爷爷讲着他小时候的故事。听爷爷讲着他小时候去给地主家放牛的故事,用另一种心态,来对待爷爷的峥嵘岁月,体验那个时代的生活。那个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解决温饱问题是一生当中奋斗目标。后来听说,六月刚收割稻谷的时候,爷爷一下子吃了十八碗饭。搁现在,想都不敢想象。要想吃点肉的话,还要拿着肉票,早早的去公社屠宰场排队。一年下来,也就几斤菜籽油,家里的菜那是经常见不到油的。油太少啊,没办法,炒菜的时候就用秸秆蘸点油,擦下锅。就是这样的生活,一代一代人,奋发图强。不过幸运的是,正是因为这样,爷爷遇见了奶奶。有时候天气热,中午就干脆端一碗饭到树下吃,吹着风。秋天的时候,总会打几个柚子,破开来吃。一粒粒饱满的柚子,用牙齿轻轻咬开,一股馥郁的芬芳袭来,柚子汁如琼浆玉液般,蔓延开来。

   孩提时代,没什么零食可以吃的,家里的柚子树、柿子树、梨树等,到了果实成熟的季节,总是把我这“小馋猫”给馋住了。爷爷每天都会去树下转悠几圈,似乎这样,他,会觉得心安。曾经亲手种下的树苗,如今也是果实累累。这,是付出的收获,另一方面,也是成功。爷爷小时候,饭都吃不饱,更别说是有零食吃了。所以,家里有一株果子树,也是爷爷那时候的梦想

   现在望着眼前的这残留的柚子树桩,一股思绪,涌上心头。仿佛间,看到了爷爷,这个老人,他,还在树下巡视着,数着树上结了多少个果实。想着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

   透过柚子树,便是老屋的一侧,外面屋檐下的横梁上,还放着一条不堪入目的小渔船,破破烂烂,被遗弃在这里,孤零零的。船上的连接木板之间的钉子早已露出来,像是船的肋骨,嶙峋。恍惚间,这条光阴的小船,载着我,回到儿时情景。

   这条小船,是爷爷出去打渔用的。小时候,觉得爷爷很厉害。一舟、一网、一人,便可打着好多好多的鱼。那片捕捞区是公用的淡水湖区域,都是野生的大肥鱼。爷爷下午四五点就出发,第二天凌晨的样子就会回来,每次都是满载而归,篮子里装着的大多数是大鲤鱼、翘嘴白……当然,偶尔还是能捕捞到草鱼。记忆中,鲤鱼大多数都有好几斤重,有几次的特别大,有十多斤。翘嘴白足足有手提的长篮子那么大,肉特别的嫩,非常好吃。当然了,像这么大的鱼,爷爷是很少留着自己吃的,一般都是拿去卖了,换钱,来贴补家用。爷爷卖鱼回来,我就会伸出小手,向爷爷“讨债”……

   到了夏天,一池碧波,荷花盛开,亭亭玉立,一个个硕大的莲蓬在“诱惑”着我。这时候,老屋里的小船就又有用武之地了。爷爷会把小船拖到荷塘,采摘莲蓬。船放下去的时候,周边的荷叶便会散开来,澄清的池水,漾出涟漪,典雅的荷花,婀娜多姿,摇曳一片风情!那时候真有“莲动下渔舟”的感觉。划动船桨,荷叶便会散开来,一个个莲蓬,便被收入“囊”中,船仓堆放着莲蓬,那景象,可壮观了。有时候到了季节,还能采到莲藕,雪白晶莹,嫩而可口。之前,还可以到荷塘去抽藕尖。

   现在回去,伫立在老屋后面的荷塘,打量着周遭,还是近乎当初的模样。只是老屋,不负当年那般年轻的模样,和蔼可亲的爷爷,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站在老屋的门口,在时光里,打捞着点滴的回忆,温馨如初。破败的老屋,尘封着来时的路。

   在黄昏的折射之下,我仿佛看见了古铜色的爷爷。爷爷坐在老屋的门口,抽着自卷的老旱烟,一口又一口,吞云吐雾,甚是悠闲。还是当初的那一抹残阳,落了又起,起了又落。淳朴善良的爷爷,就似乎在这朝夕之间,一下子,没了。

   老屋的门,在风中摇曳、颤抖。记忆中的老屋,是一根顶梁柱,那根柱子是横着放的,直径大约有30厘米。四周都是很粗很粗的木头,可以用来支撑房子。有两扇大门,门上分别嵌入一个大铁环。推开门,便是厅堂,东西两侧是厢房。厅堂的后面还留了一个很大的位置做厨房。这个厨房,也是我经常来“光临”的地方,看看爷爷奶奶做了什么好吃的。还没有等端上桌子,便先下手为强,顾不了那么多,直接用手夹起菜,先吃为快。

   到了秋天的时候,家里就会做年糕。我是特别喜欢吃年糕的,当然了,总不可能每一顿都吃年糕。有时候就想吃了,就在炒菜的时候,用自己家压榨的菜籽油,煎几块吃。等到年糕的两面都煎的金黄,就可以出锅了,又可以满足我的味蕾了。

   光阴流转,曾经的点点滴滴,都幻化成了金色的回忆。曾经在老屋度过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巡回放映,一念即暖!

   记忆中的老屋,周围是用厚厚的木板围成的。有的老屋,外面还会用泥土在涂上一层,既起到加固的作用,又可以遮风挡雨。经历岁月洗礼的老屋,现如今已是摇摇欲坠,那么脆弱,似乎一阵风,就可以把它吹倒。

   老屋是一座具有美学的建筑,错落有致,一间间土坯房,相得益彰,仿佛一切都显得那么精致。到了黄昏时刻,村里人都在开始忙着做晚饭。那袅袅炊烟,在美丽的乡村,肆意蔓延,铸就最烟火的人间。闻着这炊烟的味道,一代一代,岁岁年年。不管身在何方,心中有多么彷徨,只要看到、想到家乡老屋里溢出的炊烟,便会重新拾起希望,踩着夕阳,走向远方。

   来到老屋的门前,用手触碰着当年留下的印痕,深深浅浅。门前的一根柱子上,还有一条好长的刀痕,那是我儿时冲动的记录。当时非常生气,就拿刀在柱子上砍了一刀。现在回想,当初多么的不应该。老屋里,这一根根树木,如岁月的沉香般,让我陶醉。小时候顽皮,会用手去撬开一点柱子的木块,拿到鼻子跟前,轻嗅一缕幽香;那个时候,很喜欢这种带有香味的树木。或许,对老屋的情怀,在小时候,就深深的扎下了根。我是在老屋里出生的,二十年前,一阵婴儿的啼哭打破了乡村的宁静,老屋,又孕育了一个新的生命。家里人都非常的欣喜,爷爷奶奶可高兴了。作为长孙的我,得尽了所有人的宠爱。恍惚间,二十年过去了,眼前的老屋,留下一地的斑驳。

   我家的老屋,记忆中,墙壁上总是会挂满东西。奶奶是个勤快的人,会把夏天的茄子、葫芦之类的切了进行晒干,等到秋冬季节,没什么吃的时候,就拿出来吃。还有家里收的芝麻、花生,如果没有地方放的话,就会用袋子把它们装起来,用根绳子把这些挂起来,挂在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的西侧,还留有一米多宽的地方,和老屋等长。这里最开始是放些木头之类的,后来把木头搬了,就给改成了家禽舍,关些鸡鸭。等到鸡鸭生了蛋的时候,我就会去把蛋给捡了,便争着吵着要吃蛋,各式各类的,有煮蛋、闷蛋……最为喜欢吃的,就是找张纸,用水浸湿,然后把蛋用纸包住,放进灶坑里,吃完饭再来掏。用这种方法弄的蛋,非常好吃,特别的香。

   这到家禽舍里捡蛋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母鸡还好,生的蛋一般都是靠近门口的位置,能用手够着。够不着的就找来根木棍,把鸡蛋慢慢的划过来。鸭子的蛋,有时候还得爬进去才能捡到。等我出来的时候,头上总是会带有蜘蛛网,甚至还有家禽的羽毛。捡蛋前,俯下身子,事先看看有几个,多的时候,那可壮观了。一排排的蛋,白花花的,可诱人了。

   每次去捡蛋的时候,家里的大黄狗会跟在后面,看着我,摇着尾巴。大黄狗,是我儿时的玩伴,每次我放学回家,都会出来迎接我。大黄对家里的贡献可大了,那时候养的鸡鸭,放在院子里圈养,大黄来回巡视,保障安全。黄鼠狼来的时候,大黄狗眼睛放的贼亮,迅速起身,一下子就咬到黄鼠狼,用嘴咬着把它放到我跟前。出去玩的时候,大黄也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

   这一切的一切,至今慢慢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的熟悉、温馨,定格在时光里的点滴,将美好的生活剪影,伸出手,仿佛就可以触摸到老屋的温度。还是熟悉的人,熟悉的事,一切,恍如昨日。

   爷爷走后,看守老屋就落在了奶奶的身上。我们那时候都不明白,奶奶干嘛非得守着这个老屋。后来建了新房子,奶奶执意要住在那儿,奶奶也不解释为什么,依旧像爷爷一样,喜欢坐在老屋的门口。我想,大概是在等爷爷回家吧。有时候,看到奶奶倚在老屋的门口,孤零零的,看着叫人一阵心疼。同老屋一样,经历了太多太多,沉默不语。

  弥留中,我仿佛看到了爷爷,看到了当年的老屋,当年的生活情景。爷爷还坐在那儿,抽着自卷的香烟;奶奶在一旁,剥着豆子,旁边还有几只母鸡啄食。大黄狗,在老屋的门前忠实的守护着……


上一篇:请放下手机, 就一会儿……   下一篇:淡然心性,浅笑相安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好想,累的时候抱抱你!
·生活,是一滴灵动的水
·带着爱行走
·幸福,只是一杯水
·给平凡的日子加点糖
·秋天,思念的味道
·就是“这一年”,我们真的懂了
·性格不同夫妻的相处之道
·“爱”什么,什么就遭殃
·世界上有一种人
·生命的柠檬茶
·允许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相关短文
·请放下手机, 就一会儿……
·得失无语,弃风获雨
·中年的印戳
·飘落红尘笑如烟
·给女孩的悄悄话
·曾经的我们
·遇见文字,缘结一生
·你若懂我 该有多好
·生活原本就平淡
·有些人,近了远了,顺其自然!有
·做个淡淡的女子
·海纳百川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