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雪山那边

作者:梁卫山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7-05 09:45 阅读:

   雪山那边

   电影剧本

   编剧监制:梁卫山

   雪山那边梗概

  凤凰大雪山下凤凰小山村梅花老太的养女白雪,三年前出嫁之后,梅花老太就再也没见到白雪。为了挚爱亲情梅花老太踏上了寻亲之旅,却因体力不支被迫留住在凤凰大雪山天香寺。梅花老太不知晓,原来三年前迎亲队伍返回、冒雪穿越凤凰大雪山时迷路了,白雪的丈夫岭儿探路失踪!白雪与迎亲队伍众人找寻了许久无果,在众人的帮助下,白雪就在岭儿失踪的地方建起了雪山餐馆,等待岭儿的归来。

  凤凰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薛岩在做凤凰大雪山地质探测、测量工作时,发现了孤儿薛岭并与白雪一起收养了薛岭。薛岩工作时失联,薛岭知晓后偷偷寻找。薛岭不见了,白雪连夜寻找到天香寺,找到了薛岭。在天香寺白雪与梅花老太相见。天香寺女住持妙雪为救轻生女青年自己受重伤,在医院输血抢救时只有白雪的血型相匹配,做DNA鉴定,结果显示妙雪女住持竟是白雪的亲生母亲!白雪激动地说:“我太幸福啦!有两个妈。”妙雪女住持伤好出院后,与众人回到了天香寺,在天香寺见到薛岩。

  正是薛岩、白雪、梅老太、妙雪女住持、薛岭、众女出家人等等,这些人的大雪山般的真爱,才有了这感人故事生活在继续,心有大雪山般真爱的人们,还在用真心真情温暖着这个世界。

   人物表

  薛岩――凤凰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

  薛岭――薛岩养子

  白雪――雪山餐馆老板

  梅花老太――白雪的养母

  金妙雪――天香寺住持

  岭儿――白雪的丈夫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一望无际的凤凰大雪山绵延千里,远远近近座座雪山冰峰高耸入云天,与蔚蓝的天空相连接,景色十分壮观美丽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下雪了。凤凰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薛岩,在白雪皑皑的凤凰大雪山丈量着,敲下岩石观看着,他不时地用牙齿咬住手套、扯下手套,手握炭素笔在文件夹里的A4纸上记录着地质资料。

  凤凰大雪山雪峰下 日 外

  雪峰下有一叫凤凰村的小山村,凤凰村已被大雪覆盖,远远近近,大雪使房屋上、篱笆墙上、树木桩上长满白色“大蘑菇”,白色炊烟枭枭升起来了,弥漫了整个凤凰村。

  凤凰村梅花老太家 日 内

  清瘦干练、精气神十足的梅花老太端坐在桌前,桌上有一紫砂壶、一紫砂杯,梅花老太自酌自饮着功夫茶。

  充满感情的画外音:这段感天动地地故事,要从梅花老太讲起,她坚信绵延的大雪山那边住着自己的孩子。由于梅花老太伟大母亲的挚爱,使她老人家踏上了寻找亲人之旅,这还要从三年前的那个清晨说起……

  慈祥威严的梅花老太端坐在沙发上,面对着茶几,茶几前年轻美丽的女儿白雪跪在面前,一言不发,泪如雨下。

  凤凰村梅花老太家 日 外

  仿佛是从凤凰大雪山深处传来悠扬的唢呐声,画面上渐渐地出现一支迎亲的队伍。这支迎亲的队伍在梅花老太家门前停下,一位叫岭儿的年轻人走出队伍,来到了院门前拍打着院门,没有回应,岭儿轻轻地推开院门走进了院子。他来到屋门前同样轻轻拍打,没有回声,他一推门走进了屋子,看到的一幕是年轻漂亮的未婚妻白雪跪在梅花老太面前。

  凤凰村梅花老太家 日 内

  英俊的岭儿见状一句话没说,在白雪的身旁向着梅花老太跪了下去。长时间的寂静,令人窒息的寂静,若针儿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

  梅花老太家 日 内

  慈祥的梅花老太望着跪在面前的白雪、岭儿,轻声的叹口气,轻轻地:唉!看来这是天意啊!白雪啊,知道我为什么给你起名白雪吗?就是希望你像白雪一样清莹洁白的做人

  顿一顿,梅花老太继续说:虽然你是我捡来的,但这些年的养育胜似亲生!我看到了岭儿的真情真意,这说明你的眼光不错,现在我同意了,你们走吧!

  凤凰村梅花老太家 日 内

  岭儿拉着早已泪不成声的白雪,给梅花老太磕了三个响头,之后,拉起白雪走向迎亲队伍中的花轿,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走向了凤凰大雪山,渐渐消失在了大雪山的深处。

  字幕:三年后。

  凤凰村梅花老太家 日 外

  梅花老太站在自家的家门外,翘首遥望凤凰大雪山:三年了,我的白雪一去杳无音讯!白雪的婆家就在大雪山的那边,我要去找回我的女儿白雪!

  梅花老太返身锁上了家门,回身走向雪山。

  凤凰大雪山日 外

  高高的雪山飘着大雪,梅花老太走在飘雪的山间小道上。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凤凰大雪山仍飘着雪花,梅花老太累了,她坐在雪山岩石上歇了一会儿,又艰难的向上攀登。之后,有着坚定信念的梅花干脆向上爬行,我们能听得到她粗重的呼吸声。

  充满感情的画外音: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啊,科技发达、报警报案还是找不到孩子!找不到孩子也要找,这就是雪山母亲的大爱啊!令人动容,令天地感动!其实啊,梅花老太不知晓,那支迎亲队伍在暴风雪中迷了路,岭儿为探路失踪啦!白雪等人寻找无果,她在大伙的帮助下,在凤凰大雪山1500米左右山坳处,开了一家雪山餐馆,要在大雪山餐馆等她的岭儿!

  字幕:35年前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 日 内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教室里,女大学们在静静地聆听大学教授授课。梅花着女大学生装听讲,她玉盘般美丽的脸上用发卡拢住了短头发,形成了刘海,美极啦!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 日 外

  教学楼二楼走廊外,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挂着一个铜钟,铜钟锤拴着一根细绳,细绳另一头拴在教学楼二楼走廊的栏杆上。

  教学楼二楼走廊 日 内

  一位教师站在铜钟前,掏出怀表看了看,然后将怀表装进了口袋,伸手拉起了铜钟拉绳,铜钟清脆的声响立刻响彻校园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教室 日 内

  大家有序地走出教室,梅花没走,她在整理课堂记录。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教室 日 内

  一女同学走进大学教室,来到梅花身边,轻声地:梅花,你老家来人找你,说是有关你的终身大事!

  梅花:什么终身大事?!走,瞧瞧去。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寝室 日 内

  梅花坐在床上,面前一老仆人垂手而立,窗外门旁是一群看热闹的梅花的同学。老仆人:小姐,您还是回家吧!

  梅花:你回去吧,告诉我爸妈,这样的婚姻我是不会接受的!

  老仆人:那没有办法,今年家乡遭了灾,咱是村里的大户啊,但也快断粮啦!亏得有人保媒,把你说给东庄李大财主家的二公子,这样,在李大财主家的帮助下,咱家就可以躲过天灾啦!

  梅花:你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回去吧,告诉我爸妈,这种婚姻我是不会接受的!

  老仆人:不接受啊,老爷说就让我形影不离地跟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梅花:你简直不可理喻!你出去,本小姐要休息了!

  梅花说着拉起床上的被子盖在身上便睡。老仆人见此情形只得退出女大学生寝室。

  西安女大师范大学学生寝室 夜 内

  梅花在寝室里坐卧不安,一女同学主动招集大家把被单接在一起,顺窗放了下去。见状,梅花明白了,她与同寝室的每一位同学紧紧拥抱,然后朝着寝室门外大声地:老刘,你听着,回去吧,我是不会答应的!

  梅花说着,沿着室友们给她搭就的“床单”路溜了下去。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寝室 夜 外

  梅花落到地面上,在苍茫的夜色中向上挥挥手,向她大学室友告别,然后跑进黑茫茫的夜幕里。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寝室走廊 日 内

  梅花的女同学一个个走出寝室,她们端着脸盆,脸盆里放着香皂、毛巾、牙刷、牙膏,她们去洗涮。人都走出来了,老刘还是不见梅花出来,他大着胆子走进寝室,看了个遍,那还有梅花的影子,他连滚带爬地出了寝室,又在走廊里连滚带爬地嚎叫着:老爷,太太,小姐不见啦!

  一望无边的秋天大雪山峻岭 日 外

  慌不择路的梅花跑到了一片丛山峻岭中,她不能停留,继续向前跑,不小心被脚下的襁褓拌了一下,襁褓里的婴儿发出哭声,梅花低头看了一眼,连想都没想,她抱起襁褓接着跑……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晚秋的凤凰大雪山凤凰村,一派秋收的繁忙景像。

  梅花实在是跑不动了,将襁褓放下,然后找了些人家不用的高粱杆搭了个简易的房子,抱着襁褓钻了进去。俩人相拥沉沉睡去。

  凤凰大雪山 夜 外

  梅花睡到半夜,一阵暴风雨袭来,把高粱杆搭起的简易房吹得无影无踪,梅花只得抱紧了怀中的婴儿,躲到避风处,等待天明。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天亮了,梅花抱着襁褓,见襁褓中的女婴瑟瑟发抖。梅花:孩子, 咱母女俩真是一对苦命的人啊!噢, 对了, 你被人放在路边肯定没名字吧?!我给你取名叫白雪, 意为你做人要清莹洁白!

  这时,从这儿路过的凤凰村村长发现了梅花母女,他将梅花领进了家门。

  凤凰村村长家上房 日 内

  上房客厅靠北墙正中摆了一张方桌,两旁是两张椅子,村长坐在左边的椅子上,装上了一袋烟,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梅花抱着襁褓站在村长面前。

  村长:看打扮,你啊分明就是个学生娃嘛!怎么会有孩子?

  梅花:我是逃婚从西安女子师范大学跑出来的!孩子是路上拣的。

  村长站了起来:噢,是这样啊。我说学生娃啊,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梅花:大叔,我没办法啊!大叔,我是山穷水尽了,求大叔给我想想办法!

  村长:这样吧,咱们凤凰村呢有许多娃到了上学年龄,却没有老师,你就屈尊做个老师吧,你看怎样?

  梅花感激涕零:谢谢大叔,谢谢大叔!

  村长叫人把院中小柴房的柴禾等杂物收拾走,安上一张桌子一张床,找来被子褥子铺在了床上。从此,梅花母女得以在凤凰大雪山下的凤凰村安了家。

  凤凰大雪山1500米左右山坳处 日 外

  白雪皑皑的凤凰大雪山下着大雪,薛岩来到山坳处,用钢尺丈量着,在文件夹A4纸上记录着,不经意一扭头,见山坳处背风的地方,墩着一个有六岁左右的男孩子,只见这孩子衣衫不正,风雪严寒使他瑟瑟发抖。

  薛岩赶紧走了过去,用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孩子冰冷的小手:孩子,不冷吗?这么冷怎么不回家?

  孩子童真的眼睛望着薛岩,用力地点着头:冷啊!叔叔,可我没有家。叔叔,我饿!

  薛岩:饿啊?!叔叔这就带你去吃饭!

  1500米左右山坳处 日 外

  飘着雪的山坳处,有一处小餐馆,餐馆处竖着一块写有雪山餐馆的大牌子。

  雪山餐馆 日 内

  餐馆里干净整洁,有并排五张大园桌,园桌旁是有靠背的椅子,园桌桌子椅子对着餐馆收银柜台,柜台里面有一摆满烟酒糖茶的长长的大货架子,收银柜台里面没有人。在右手处有一挂着碎花布帘的门洞,走过门洞是厨方操作间,操作间里飘出蒸大包子的香味。

  薛岩领着孩子推门走进雪山餐馆,身后寒风雪花也跟着进了雪山餐馆,薛岩急忙回转身掩上门,把风雪挡在了门外。他让孩子在一园桌旁坐下后高声喊:老板,有什么饭菜?!

  门帘 日 内

  门帘一挑, 走出了扎着碎花围裙漂亮美丽的雪山餐馆的主人――白雪, 她问道:您吃饭啊?正蒸着大包子呢, 再有十五分钟就得!

  薛岩:好的。来二斤大包子吧。

  白雪: 好, 您少等!

  白雪走进厨方操作间。

  雪山餐馆厅 日 内

  白雪端着两个笼屉走进餐馆大厅,放到薛岩与男孩坐的园桌旁:吃吧!

  男孩倒也不客气,抓起包子就吃,一会儿一个笼屉的包子就吃光了,小男孩向另一个笼屉伸出了手。

  薛岩也拿起一个包子,咀嚼着:孩子,不急,慢慢吃,不够咱再要。

  白雪端来两碗小米粥:这狼呑虎咽的,这孩子几天没吃饭啦?!

  薛岩接过碗,将一个碗放在男孩面前,自己喝起了小米粥: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听罢用力地呑下一口包子:叔叔,我没名字,也没家!

  薛岩: 噢, 没名字啊, 叔叔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叔叔是在雪山峻岭的山坳里见到你的,你就叫岭儿吧,大名呢,就随我姓,叫薛岭!

  小男孩一下子跳了起来:噢,我有名字啦!叫岭儿!

  闻言,白雪缓缓地走了过来,慢慢地墩下了身子替小男孩擦擦脸,紧紧地揉住了小男孩:你也叫岭儿?!可我的岭儿啊,你在哪里呢?!

  薛岭挣脱了白雪的怀抱,来到薛岩的身旁,抱着薛岩的腿。薛岩与薛岭一齐向白雪投来诧异的目光。白雪叹了口气,讲述了过去。

  薛岩听后落下了热泪。

  白雪:这孩子真是无家可归啊!这孩子跟咱们有缘哪!这样吧,跟你姓,我收养,你看怎么样?

  薛岩迟疑了一下:噢,还是你想得周到!你看我是搞地质工作的,风里来雪里去的,居无定所。还是你这个办法好!

  白雪: 我就是这么一说。不瞒你说,我也是被收养的!是养母把我养大成人结了婚!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娶亲时我的岭儿失联不见啦!这些年光顾着等岭儿啦,也没顾得上看我的养母梅花老太,不孝啊!

  薛岩:啊,你也不要太自责啦!不过这里有个问题,要收养孩子得去民政局办理领养手续。这样吧,我请假咱们一起去办理领养手续, 这孩子已到了上学的年龄了, 咱们再去办理上学手续。

  白雪: 好吧。我也顺便探望一下我日夜思念的梅花老母亲。

  凤凰市 日 外

  清晨,摩天岭大山雪峰脚下,美丽的凤凰市渐渐的醒来,凤凰市后面,显露出的连绵不断的雪山峻岭巍峨壮丽。

  薛岩、白雪领着小男孩走出民政局办公大厅,薛岩:孩子,记住,从今天开始你有名字了,你的名字叫薛岭。

  小男孩用力的点着头。

  凤凰市一小学 日 外

  薛岩领着薛岭,白雪墩下身子,给薛峻岭正了正衣领,白雪:孩子,今天是你上学的第一天,走进教室,好好学习!

  薛岭对薛岩、白雪依依不舍,点点头,转身走向教室。

  凤凰村梅花老太家 日 外

  薛岩与白雪站在门外,薛岩推了推铁皮门没推开,于是说:梅花老太不在家。

  薛岩转身拦住一过路人,跟那人说了什么,那人又说了些什么后转身走了。薛岩来到白雪身边:村里人也好长时间没见梅花老太了,咱们走吧。

  白雪扑腾一下子跪在了门前,她涕泪俱下,长跪不起。良久,薛岩拉起了白雪,向大雪山走去,大雪山呑没了他们的身影。

  凤凰大雪山1500米左右山坳处 日 外

  大雪纷飞。

  薛岩在做着凤凰大雪山的地质、测绘工作。

  凤凰大雪山山道 日 外

  大雪纷飞。

  梅花老太行进在下着大雪的大雪山山道上。

  凤凰大雪山山道 夜 外

  梅花老太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天色渐渐暗了,雪还在下……

  天完全黑了下来,只有雪的光亮映照着梅花前行,走不动了,她就爬行,她不能停下,停下就有被冻死的生命危险,爬行着, 爬行着。她看到前面雪峰之上有灯光的光亮,她朝着能给她生命生存下来的光亮处爬行着……

  凤凰大雪山天香寺 夜 外

  这里是凤凰大雪山天香寺庙的厨房,一位女出家人正在为早起诵经的出家人准备早斋饭。灯光就是从这寺庙厨房山门透出来的,梅花老太一头撞开了山门,女出家人赶紧将梅花老太扶进来,给她喝下了半碗热稀粥饭,梅花老太渐渐睁开了昏花的双眼……

  天香寺 日 内

  梅花老太躺在女出家人的暖炕上,渐渐醒来,她抬头向窗外望去,雪花仍在雪山上飞舞,女出家人妙雪女住持坐在暖炕边,说着安抚的话,并送给梅花老太一枝百年老树根做成的龙头拐杖。

  梅花老太爬起了身来,接过了龙头拐杖,朝着妙雪女住持弯下腰深施一礼,答谢救命之恩,然后转身离去,继续她的寻亲之行,众女出家人目送梅花老太走远,这雪山大爱使梅花老太又开始了她的寻亲之行……

  天香寺大殿 日 内

  天香寺大殿里传出大悲咒佛教音乐,众女出家人在诵经。妙雪女住持居中坐在大殿前面,面朝众女出家人,也在诵经。但她却心身不宁,她扬手叫过来两位体格壮一些的女弟子,对她俩耳语几句,俩女弟子悄悄退出大殿。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山道上面,大雪纷飞。

  梅花老太手拄龙头拐杖,在风雪中艰难地前行。一不小心摔下了山坡,大雪无情地覆盖在她身上。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山道下面,大雪飞舞。

  两位女出家人发现了昏倒在山道边的梅花老太,赶紧走过去,轻轻呼唤,梅花老太苏醒了过来。

  一女出家人拣起了梅花老太的龙头拐杖,与另一女出家人不由分说,架起梅花老太向山下走去。

  凤凰大雪山天香寺大殿 日 内

  俩女出家人架着梅花老太穿过大殿。

  天香寺寝室日 内

  穿过大殿是女出家人的寝室。走进寝室,俩女出家人把梅花老太架到了炕上,妙雪女住持已等在天香寺内殿寝室,力劝梅花老太不要在大雪天出行,否则危险之极!梅花老太听从了妙雪女住持的劝告, 答应等明年冰雪消融、春暖花开时再开始寻找至亲之旅。

  凤凰大雪山天香寺内殿 日 内

  妙雪女住持来到天香寺内殿,纤佃的手轻轻拂摸过佛堂的够得着每一处。梅花老太就跟在妙雪女住持身后,她察觉了却没有反应。

  字幕:35年前

  一望无际的大平原,狂奔过来一队战马,金妙雪等一群英姿飒爽的女八路军战士骑在战马上,纵横驰骋在大平原上。

  凤凰大雪山旁 夜 外

  金妙雪率一队八路军女子骑兵在凤凰大雪山设伏,待天明时对敌发起第一波攻击。

  凤凰大雪山旁 夜 外

  八路军女子骑兵营营长金妙雪同全营女兵战士、及各自的战马在一起卧倒着,战马的嘴缠紧了,以避免战马嘶鸣。

  八路军女子骑兵营奉命背靠大雪山、趁夜幕卧伏在最前沿。这时金妙雪腹内一阵阵巨疼,她知道自已的预产期可能要提前,但临阵战况不允许她多想,她轻声唤来通讯员,请教导员过来。教导员过来了,金妙雪简单地把情况交待清楚,然后在通讯员的搀扶下走进了一亮着灯的农户。

  农户 夜 内

  农户老夫妻被眼前的情况吓呆了,金妙雪在通讯员的搀扶下坐在炕上,轻声柔气地:老乡,别害怕!我们是八路军,我怀孕预产期提前了,但战斗明早就要打响,我又是一个军人,要绝付从命令!所以想借您这里……这里分娩……

  女通讯员不耐凡地掏出手枪,对农户老夫妻吼道:啰唆什么!赶紧准备剪刀、热水!

  金妙雪:通讯员,别这样……

  金妙雪疼昏了过去。

  农户 夜 内

  农户妻子在女通讯员的帮助下为金妙雪接生,金妙雪产下了一个女婴。农户夫妇赶紧找来干净的布片,将婴儿包裹好,又找来一小棉被将婴儿裹紧,女通讯员将婴儿抱了过来,金妙雪用母爱的目光望着孩子。

  农户 夜 内

  天近黎明,外面响起爆豆般的枪声及震天动地的呐喊声,女通讯员在室内焦急的样子,金妙雪看到了,她微微一笑:通讯员!

  通讯员:到!

  金妙雪:我命令你跟我向敌人发起冲击!

  通讯员:是!

  金妙雪与通讯员出门,通讯员跃上了战马,金妙雪上战马时却昏倒掉了下来,通讯员赶紧下马扶金妙雪进屋,扶金妙雪躺在炕上。

  金妙雪:看来我一时上不了战场了,这样吧你出门后就往前冲!告诉同志们,有负伤掉队的,就折回大雪山打游击!我休息一会儿再去追赶你们!

  通讯员:是!

  通讯员冲了出去。

  农户 日 内

  良久良久,室外的枪声少了,呐喊声远了,金妙雪叫过了农户夫妇:老乡,根据室外的情况判断, 现在可能战斗已结束了,但我要去追赶队伍,可这孩子却成为负担!这孩子也不能连累你们,这样吧……麻烦你们找来纸、笔!

  金妙雪接过了纸笔后写下:这是个可怜孩子,请好心人收留!

  金妙雪在农户的搀扶下把包裹婴儿的襁褓放在山角背风的地方,然后忍痛飞身上马,奔驰而去。

  山角背风处 日 外

  远处跑来了慌慌张张的梅花, 她根本没看着襁褓, 所以被襁褓拌倒了, 她爬起来刚要跑, 却听到襁褓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梅花想都没想, 抱起了婴儿继续跑

  凤凰大雪山天香寺 日 内

  金妙雪拉着战马走进了天香寺,想要打听女子骑兵营、部队的情况,却见一伙土匪在抢劫天香寺,她想都没想,拔出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大喊道:我是八路军!都给我住手!不许你们轰抢寺庙!否则我不客气啦!

  那一群乌合之众见状一轰而散,四散奔逃。

  天香寺的众女出家人一起围住了金妙雪,一女出家人:天香寺好久没有住持了,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需要您这样的人主持天香寺啊!说着,她率领众女出家人向金妙雪顶礼摩拜,非要拥她为住特!

  金妙雪:你们别这样,我是一名军人,战斗在战场是天职!来天香寺是要打听部队行踪的,你们别这样,你们别这样……

  金妙雪一急,加上产后虚弱又昏了过去。等她醒来,见自已佛袍加身,她叹了口气,道:看来这是天意啊!

  于是她接受了摩拜,成为凤凰大雪山天香寺的女住持,但她在等待时机,等待八路军骑兵营、八路军总部的召唤。

  雪山餐馆 日 外

  白雪站在餐馆前,望着仿佛从大雪山深处走来的薛岩,她美丽的大眼睛深情款款地望着从远处走来的薛岩。

  (幻觉)年轻英俊的岭儿从大雪山深处走来,白雪赶紧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岭儿,紧紧地抱着岭儿,生怕岭儿会忽然消失。白雪的耳旁响起了薛岩的声音:白雪,白雪,别这样,别这样!

  (幻觉消失)白雪仰起头,发觉抱着薛岩,她桃花似地俊脸儿一红,赶紧松开了薛岩,不好意思地理了理秀发。薛岩善解人意地:又在想岭儿了吧?都把我当成他啦!

  白雪:对不起啊,薛大哥!

  薛岩:没事。这次来啊是告诉你,对凤凰大雪山全方位的地质探测测绘工作即将开始!

  白雪:薛大哥,现在卫星遥感探测技术这么先进,还用得着在这大冷天人工探测测绘凤凰大雪山?

  薛岩:这你就不懂了吧!卫星遥感探测技术再先进,也得用人工探测测绘啊!这次凤凰大雪山测绘的大本营,我向局领导推荐了你的雪山餐馆,局领导同意大本营设在雪山餐馆!

  白雪高兴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太好啦!

  凤凰大雪山天香寺内殿 日 内

  妙雪女住持在大雪山天香寺内殿轻轻转着,冷不防一边蹦出了梅花老太。

  梅花老太:报告营长,西安女师大大家闺秀梅花向您报到!

  妙雪女住持诧疑地:你、你怎么知道……?!

  梅花老太:我在帮女出家人做饭时,她无意中说的。

  妙雪女住持听罢,双掌合十,口诵:阿弥陀佛,女施主,造次了。

  妙雪女住持转身出大殿,从小道踏雪离去。

  凤凰市一小学 日 外

  小学校外,薛岩站在人群中接薛岭放学。薛岭走在放学的小学生队伍里,这支小学生队伍岀了学校电动校门后解散了,奔向各自的家长、亲人。薛岭扑向了薛岩:爸爸,我放假啦!

  薛岩一把抱起薛岭:放假啦?好啊,走,找你白雪阿姨去!

  薛岭欢快地:噢!去找白雪阿姨啦!噢!

  阳光给这情同父子的俩人镀上了金辉。

  高高的雪山山间小道 日 外

  春暖花开,梅花老太拄着龙头拐杖走在山间小道上,她回身向后面的妙雪等女出家人招招手,然后步履不稳地前行。

  妙雪女住持扬了扬手,向着前行的梅花老太祝福,以早日找到孩子。

  雪山餐馆 日 外

  薛岩与白雪、薛岭告别。白雪扶着薛岭的双肩,山风吹动了她的秀发,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薛岩。薛岩俯下身,整整薛岭的衣衫:在家好好听白雪阿姨的话,做好作业。你开学爸爸可能还没完成工作,到时白雪阿姨会送你上学的!

  薛岭:爸爸,您要早日回来啊!

  薛岩:知道!(向白雪)走啦!

  薛岩转身离去,白雪、薛岭目送着薛岩远去,消失在前方的一片盛开着桃花的桃花林中。

  雪山餐馆 日 外

  薛岭开学了,薛岭没有回来。

  凤凰市一小学 日 外

  白雪站在学校电动校门外,看着薛岭走进了学校。

  凤凰市一小学 日 外

  白雪站在学校电动校门外,看着薛岭走出了学校。

  薛岭走到白雪身边:白雪阿姨,送我上学时是您,星期天接我的还是您,我爸怎么还不来接我?!

  白雪:你爸的确是出差未还。

  闻言,薛岭转身就往学校里跑,白雪:岭儿,都放学了,你要干么去?

  薛岭:我去找老师请假,找我爸!

  雪山餐馆 日 外

  白雪在做早餐,薛岭在一张餐上写作业。白雪走进厨房,出来时只一会儿功夫就见不着薛岭了,她急忙走出餐馆门,就见薛岭已经向上走,走到桃花盛开的桃花林了,白雪急忙追上薛岭,拉着他回雪山餐馆。薛岭跳着叫着:放开我,放开我!我爸就是沿着这条桃花路走的,我也要沿着这条桃花路去找我爸!

  白雪:岭儿,找你爸没错,可也得准备好才行!

  薛岭:我不管那么多!就是要找我爸!

  白雪:你这样可不行!

  白雪把薛岭拉到一小石屋,这是雪山餐馆的储藏室,白雪把薛岭拉到储藏室后,把门掩上挂上门鼻但没锁门。

  雪山餐馆储藏室 日 内

  储藏室里的薛岭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了, 就用力地晃着门, 门鼻开了, 薛岭跑了出来直奔山后的桃花林。

  桃花林 日 外

  薛岭一口气跑到了桃花林, 回头看看, 见没有人追来, 这才放心地踏上了寻找薛岩之路。

  雪山餐馆储藏室 日 外

  白雪走到门口: 薛岭, 走, 吃饭去。你爸单位的人也来了, 咱们一块吃饭!

  白雪叫了半天没有回应, 不经意间一低头, 见门鼻开了, 她急忙推开门, 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有薛岭的影子,白雪急忙返回雪山餐馆大堂。

  雪山餐馆大堂 日 内

  大堂里坐着凤凰市国土资源局的男女工作人员, 大家喝着粥, 等着白雪上大包子, 却见白雪急匆匆地奔了过来, 带队的陈副局长赶紧起身问道: 白雪, 怎么啦?

  白雪: 陈局长,薛岭不见了, 八成是找他爸薛岩去啦!

  陈副局长: 白雪, 不要急。他转过身:同志们, 大家知道, 薛岩同志为了地质勘探工作失踪有些时日了, 现薛岭为爱为亲情走上了寻父之路!不能让孩子出危险啊, 咱们俩人一组,带上饭、水分头去找!

  白雪赶紧端来了三笼屉大包子, 给每个人的手里塞上几个, 陈副局长接过了几个大包子, 咬了一口, 边咀嚼边说: 情况紧急!大家边吃边找。出发吧!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大雪山羊肠小道, 走来了拄着龙头拐杖、气喘虚虚的梅花老太, 她离开大雪山天香寺并没走多远, 毕竟岁数不饶人啦!她只得放慢脚步, 向前行走。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一个转弯处, 梅花老太发现了卧在山道上的薛岭, 急忙上前:孩子, 你这是怎么啦?

  薛岭有气无力地:奶奶, 我要去找我爸!可我现在饿啊!

  梅花老太赶紧从背兜里掏出干粮、矿泉水, 递给了薛岭, 薛岭狼吞虎咽地吃喝了起来, 只一会儿功夫薛岭风卷残云,把干粮、矿泉水吃喝了一空。梅花老太叹口气:咳!天意啊, 你寻亲找爸爸, 我寻亲找女儿, 可咱们没有干粮、水寸步难行啊!这样吧, 咱们还是回天香寺休整带足干粮、水再找吧!

  雪山餐馆 夜 内

  白雪在雪山餐馆里坐卧不宁:这样等不是办法, 我也应即早不即晚, 我要带上手电、干粮、水, 也要去找薛岭!

  雪山餐馆 夜 外

  大雪山松涛阵阵, 各种野兽鸟儿啼鸣, 白雪顾不上这些, 打开手电, 向着桃花林的方向奔去。白雪在大雪山山间小道走着夜路,她发现自己迷路了,因为她又走回了桃花林,她赶紧朝另一方向走。走了许久,偶一抬头,她见大雪山的远处有灯光闪烁,她不顾一切地向着灯光闪烁处奔去。

  大雪山天香寺厨房门 夜 外

  灯光就是从这里闪出的,白雪走到了厨房山门前,用力地撞开了山门,见一女出家人正在做早膳。

  大雪山天香寺 夜 内

  妙雪女住持的寝室里坐着妙雪女住持、梅花老太、薛岭,女出家人把白雪领进了寝室,白雪一眼就看到了薛岭,一步奔过去,紧紧地抱住了薛岭,眼泪掉了下来。

  从白雪跨进寝室的那一刻起,梅花老太一直在观察着白雪,这会儿观察清楚了,她颤抖着:你,你,你是白雪吧?!

  白雪一扭头,看到了梅花老太,她一楞,转而抱住了梅花老太,俩人抱头痛哭。

  妙雪女住持看明白了:这就是白雪吧?你们母女总算相见啦!这是大喜事啊!现在又有了薛岭,应该高兴才是啊!

  大雪山天香寺 日 内

  妙雪女住持:走,大家吃饭去!

  大雪山天香寺 日 内

  一位漂亮的女孩走进天香寺,她购买了香,然后走进了大殿,燃着了香,插进大香炉,后退了几步后向着天后娘娘跪了下去。十几分钟后女孩发疯似地冲出了大殿,正与妙雪女住持撞了个满怀,妙雪女住持:姑娘,你这是怎么啦?

  女孩:他这样对我,我拜了天后娘娘后,她老人家下旨叫我以实际行动让他后悔

  妙雪女住持:姑娘,你可不能轻生啊!

  妙雪女住持抄近路走到了女孩的前面, 前边是天香云崖, 女孩不顾一切地向天香云崖跳去, 正撞在妙雪女住持身上, 把个妙雪女住持狠狠地撞向一棵大松树, 妙雪女住持后脑勺撞得直冒鲜血, 获救的女孩吓楞了!从后面赶来的白雪用大红的围巾扎住妙雪女住持的后脑勺伤口,众女出家人抬起妙雪女住持下山去医院救治。

  凤凰市人民医院第一急诊室 日 外

  第一急诊室走廊里, 白雪、梅老太、薛岭、众女出家人等, 在焦急的等待着。急诊室的门打开了, 一位医生走出来,大家围了过去, 医生:病人已抢救了过来,只是失血太多,需要输血,你们跟着护士去验血去吧。

  急诊室日 内

  妙雪女住持躺在急诊室病床上,挂架上吊着输血袋,输血袋里的鲜红血液输进她的体内。急诊室外白雪弯着左臂,右手用棉球压着左臂抽血处。

  病房日 内

  妙雪女住持躺在病床上,周围站着白雪、梅花老太、薛岭、众女出家人等,梅老太:妙雪女住持,知道谁给你输的血吗?是白雪!只有她的血型与你匹配。梅老太话锋一转:是啊,白雪也想找到亲生母亲啊,于是我就多了个心眼,征得医生同意,在输血同时顺便做了DNA鉴定, 结果显示你们俩是亲母女!祝贺你啊妙雪女住持!

  妙雪女住持:我应该谢谢你啊梅花老太,你养育了一个好孩子!

  白雪拉着梅花老太,凑向了妙雪女住持:我真幸福啊,有两个妈!

  大雪山天香寺 日 内

  妙雪女住持康复出院了, 回到了大雪山天香寺, 薛岭眼尖,一眼看到了薛岩站在天香寺山门口, 他一下子扑了过去, 紧紧地抱住了薛岩,薛岩拉着薛岭,向大家走来。

  凤凰大雪山 日 外

  下雪了。

  音乐声起。

  深沉的画外音:正是薛岩、白雪、梅老太、妙雪女住持、薛岭这些人的大雪山般的真爱,才有了这感人的故事!生活在继续,心有大雪山般真爱的人们,还在用真心真情温暖着这个世界。

  伴着画外音,画面上是一望无边的、无边无际的凤凰大雪山,凤凰大雪山绵延千里,远远近近座座雪山冰峰高耸入云天,与蔚蓝色的天空相连接,景色壮观美丽极了……

  地址:山东省寿光市作协副主席 梁卫山


上一篇:矿井工人   下一篇:扬帆起航,文明与我们同行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故事里的人生》(294 “蘸着墨
·痛苦与幸福的距离
·早婚与晚婚
·月圆中秋,情浓十五
·情感美文:巷子里的阳光
·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没有人不辛苦 ,只是不愿喊疼 !
·友情如歌
·《成长》
·人从众叕,你目前处于哪一个字?
·《故事里的人生》(296 一只鞋无
·当努力成为习惯,你就离成功不远
相关短文
·矿井工人
·曾经发生的小事
·栀子花开
·夜梦惆怅
·自然自有容
·老家的菜园
·舆论与谴责
·道德底线
·男人的拳头
·花巷教堂
·两个人的世界
·火车记忆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