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大春子

作者:雁行陌上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7-06 13:06 阅读:

  梅雨季来了,杭州的雨稀稀落落的下个不停,今年它们也失去了往日的温柔,变得迅猛而热烈,快赶上台风季了。站在窗边看外面肆无忌惮四处游走的雨水,你哪都不想去了,只愿独坐窗前,而不让自己置身于这水的世界。我想这样的雨落了下来,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怕是要遭殃了吧。原先他们还能在某个商店的走廊外或是某个桥底下用一床破棉絮做自己的栖身之所。现在有了这样的天气,到处都是潮湿而发霉的雨的气息,那破棉被和木板也起不了什么抵御的作用了。即使从别处捡来的破的塑料布也只能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对于一般人来说有风有雨的日子毕竟不多,它们的到来,只要不是特别的久,反倒能让人生出一丝浪漫,还会抒发出诗人般的感慨。而对于无家可归的人来说就并非如此了,但凡有个遮风挡雨的家,谁还愿意去流浪呢。

  我也只是在街上或桥上看到一些流浪汉留下的东西,没见过几个真正流浪的人。而在我的老家,皖西大别山区的一个小村落沈桥村,却有一个有家不愿待而自个在街上游逛了一辈子的人。村里人都叫他大春子。大春子在村里可属于头号公众人物,各家各户上到80岁的老人下到七八岁的孩子没有谁不知道大春子是谁的。说起来他和我还有沾亲带故的关系,她是我婶婶的一个弟弟,也是我一个房下堂姐的叔子。他们家属于书香门第,老太爷很久以前就是私塾的教书先生。我的婶婶和她另外的三个弟弟都很有出息,在县里和乡里都有公职,在当地属于比较有名望的家族。但到他这里就完全变了个样子。据说是因为七八岁的时候得了一场病没有法子医治,眼看就要死了,他的母亲情急之下给他吃了朱砂,虽然命保住了,但已经不是正常人了。就这样他渐渐成长为我们村里面头号游手好闲的无赖。

   要说傻吧其实他一点都不傻,他时时刻刻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说他无赖吧是因为在村里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比如谁家要是娶媳妇他必定瞅准了那一天,从路边搬几块大石头拦在桥头,然后自己躺在车开过来的位置,等着婚车车队一到就开价勒索。必须要给两条上等的好烟,别的烟不要单要皖烟,那时候皖烟一条也要两百多块钱。给钱都不行。不给烟就不让走。弄得接亲的人哭笑不得,如果没带烟的话,也只好匆匆跑到街上的商店给他买上两条。那时候我们县的烟草是有区域管制的,都是一条一条的进货,有时一家店里的烟不够,还要到其他几家店给他凑出两条烟来。倘若村里人好奇,要看谁家的媳妇儿长得漂不漂亮。也不用到别处,只要站在桥头的公路的两边,在大春子控制住车队要烟的时候就可以走上前去好好的的瞅上一眼了。他小时候估计看过兵法,设置关卡的位置是皂河、马石、管山、邱山这几个村的必经的桥头。只要放几块石头,这唯一的三岔路口的路就被他轻而易举的封住了,一个都甭想跑。倘若谁在结婚那天趁他不注意把车一溜烟开走,来个胜利大逃亡。那这样的英勇事迹就能成为逢人就吹的资本了,他会绘声绘色的跟大伙说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显现自己的机智。别人听了也都会伸出大拇指:“能躲过春子,算你有本事。”

   大春子长得粗粗壮壮,常年剃个光头,头皮锃光瓦亮。眼皮呈青色,穿着一件老式的蓝色制服,衣服上有许多口袋,像90年代干部穿的衣裳。手里永远不离一只大茶杯,有时是铁的,有时是玻璃的,至于他拿什么杯子,要看别人家有什么样的款式了。沈桥村沿街十几家商店的店主人平常上个厕所串个门都很随便,也不关门。不过要是看到大春子的身影在周围出现就没那样的好心情在外面溜达了,得赶紧回去守店,如临大敌一般。要不货架上的烟少了几包,或是柜台上的东西少了几样就只能自认倒霉了。有一次对面小店的人不在家,他去拿别人晾在窗外的衣服,被路人看到,说春子你怎么随便拿别人的衣服呢。他恶狠狠的瞪了路人一眼,眼皮一翻:“嘿嘿,谁说是别人的,这是我的,是我晾在这的,现在拿回去你管得着吗?”路人只好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走了。

  小时候我家也开了一间小商店,寒暑假的时候总是我一个人在家看店,见他背着手拿个大茶杯,杯子里泡着的是我们那常见的黄大茶,上面还晃荡出很多白色的泡沫。大春子来到我家店门口,在柜台前笑眯眯的翻着眼皮找我说话:“嘿嘿,昭照唉,我跟你讲个好笑的事噢,嘿嘿。”笑的时候嘴里露出了一口的黄牙,说话时口水还流了出来。我不怕他,也不想听他说所谓的故事,叫他赶紧滚蛋。他还在那讲:“嘿嘿,你听我讲憨。”然后就自顾自的讲了起来,我很反感他这一套,说你再不走我就叫我爸来了。他一听这么好的故事没人听,还受了威胁,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走的时候朝门口的塑料桶狠狠的踢了一脚。我冲出柜台追了出去,他马上飞也似的跑了,边跑还边回头嘿嘿的笑“哎,有本事你来追我啊……。”这种挑衅的事情经常发生,估计他也知道我们算是亲戚,所以还有所顾忌,不会乱来。其他家的店估计也没少被他挑衅过。听说桥头有家药材铺老板的二女儿才12岁,小姑娘性子比较火爆,家人不在他又来了,啰里啰嗦的没法子,赶也赶不走,最只好拿起菜刀撵的他到处跑,最后这刀有没有砍下去我不知道,只知道最后他算是消停了一段时间,那一家店再也没见他去了。 据说他很怕一个三轮车夫,是我一个小学同学的哥哥。是个狠角色,小时候就很会打架。好像大春子没看清对方的实力就去招惹人家,最后被对方一次性打服了,再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看到他在就自然的躲到一边猫了起来,直到他走了才提个茶杯又大摇大摆的出现了。

  听大人说吃了朱砂的人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我读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放学回家,看大春子跑到村委会他哥哥的一间宿舍里把门砸开,把里面热水壶、书、被子之类的东西扔了一地。他双眼通红,像一头要吃人的豹子,手里拿一只啤酒瓶拼命的砸自己的脑袋,血从头上径直流了下来,那场景谁都没见过。因为房子在街边,看热闹的人很多,围成了一圈,人越多他越兴奋,就这样乱折腾,谁也不敢去管。最后他的兄弟没办法,只好用绳子把他捆起来,几个人一起从小路拖回了家。远远就听到他杀猪般的叫喊声,那情形给我们这些小孩子带来了不小的童年阴影。

  其实别人都是在看大春子的笑话。最艰难的还是他的妈妈。原本其他的几个儿子都很争气,要搁平常人家早几十年就可以安安稳稳的颐养天年了。现在却每天为大春子担惊受怕。还要给这个傻儿子洗衣服做饭。晚上他就在街上闲逛,不到半夜不回家,而沈桥人晚上八九点就睡觉去了。他有时候蹲在别人家门口打瞌睡能一觉睡到大天亮,弄的屋主人睁着眼害怕了一晚上,担心睡着了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有一年春节去他家拜年,看他的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和普通人的卧室没什么两样。这都是他年迈的老母亲操劳的。

  后来外出求学工作了十几年,关于他的事情了解的也越来越少了。虽然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那些混沌事他应该一样没少做。去年年底听说大春子死了。说家里给他大操大办的,侄子侄女披麻戴孝,风风光光的把他安葬入殓。村里人就感叹:“大春子是一个有福的人啊。”想想也是,大春子一辈子不事农活,做什么事都随心所欲,别人拿他也丝毫没有办法。其实他也是一个可怜人,这种可怜应该是我们常人所体会不到的。

  过年的时候路过他兄弟的新家,看到大春子的妈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晒太阳,脸上满是沧桑岁月镌刻出的皱纹,不过她的神态却平和而安详。想必大春子死了对她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这辈子的“债”算还清了。接下来就真的能安安稳稳的度过晚年了。

  而“沈桥大春子”这个名号,即使多年以后,应该还会有人在不经意间提到他。

   2017年7月6日昭盟写于杭州


上一篇:人生的定义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村庄
·背影中的思念
·花,诗意了生活
·斑驳旧时光
·散文随笔——《醋.意》
·夜梦惆怅
·年少不狂,静心独思
·投稿人的心声
·从电影院里走过的旧时光
·老屋
·有来无回的蜜月旅行
·拥有一颗年轻的心
相关短文
·人生的定义
·人静心安,乐享人生
·男人最怕的几类女人
·文明在我身边
·远去的碌碡
·扬帆起航,文明与我们同行
·雪山那边
·矿井工人
·曾经发生的小事
·栀子花开
·夜梦惆怅
·自然自有容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