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从君独乐

作者:王天凤舞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7-08-27 16:19 阅读:

   我差点没被呛死。他半装佯地摸摸额头。并没有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动作,再说了,餐馆吃饭的民众都死死地盯住了他,显然并没有视他为公敌,小店的老板娘反应倒是挺有趣,她目不转睛地向那人发出巨浪般的神情,两只白里带黄的靓手却在不停地切着空气。看来这是很凝固的。

  切空菜板发出的嘟咚嘟咚的伴奏音,让本来长得和张飞一样魁梧的老板娘更显现出像一个比真正的关公还关公的耍大刀,我想她的神奇阔刀应该不会剁掉她那大猪脸的大手吧!

  他说,是不是很风趣。

  他身体侧向了我,脸对着我的脸,将那满手是油的右手的食指轻轻向那黑糊糊的汤碗里一划,手指就全成了非洲同胞的手了。

  到此为止,我仍然在想刚刚发生的事。他很慢很慢地猫到了餐馆,那动作本来就是一猫儿正准备捉住不愿半米的小母老鼠嘛,再说了他还打了领带,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这可是猫士的象征啊!而我本在他后面却早早地到了餐桌边,一边看着他,一边点着菜。可能是他在进屋时被门下的小柱给碰了一下,一不留神给自个儿绊倒了,那头和地板的接触那是免不了的事,我的回声是从哪儿来的,不用说都知道,正是他的额头和地板接触的那一瞬间发出的。我听见了他的声音,回过神来,很同情又很好笑的说,“这挺好的,来一点更精彩的吧!”

  我并没有看见他黑黑的手指在干什么,还以为他是在说磕得够痛的呢,当然,民众是一直看着的,那些也才是标准的鼠相模样,盯得他连我也揣不过起来了,民众是大多数,一只猫儿见到一大群老鼠能不有异常举动吗,但是他就是有办法。

  他瞟了瞟在馆全体饭人们,又咳嗽了一声自然手指又多了两根那是中指和拇指,他作了一个要抓佐料的姿势,他的两个手指缓慢地伸进了黑糊糊的汤里面,差不多和食指成了一个鹰爪子,要抓住可怜的小蛇儿一样,对的,没错,他的手指在汤里慢悠悠的摸索着。我看得见,那并不是黑油,黑油是什么,我不知道,只是刚才叫菜时忘记了那是什么。

  哈,看到没有,找到了。

  他发出青铜的声音。

  手指也紧接着有着魔力般的探了出来,那黑黑的一根是什么,是什么,在我的印象中,那只有在人肚子里的蛔虫有那样的,只不过是变黑了,披了一层黑色的外套,我的想法很恶心,我咬咬牙,故作正经,坚持住别想。没办法,想吧。

  他的手指还在空中,三个手指之间夹着一根蛔虫一样长短大小的东西,而且还不时滴注着液体,滴在了地板上的黑色液体就像传说中杀死了的魔鬼的血液。听老人们说妖魔鬼怪被杀死了会变成一滩很臭的死水的。老板娘切空菜板的声音响得听不见了,只是刀还在不停地舞动着,眼珠直接就没有转动了,只是直直的盯着他。

  豇豆。哦,是豇豆,我记起来了,原来我们那个汤菜名名叫“黑龙趟乌江”。其实我是想不起来的,虽然是有点菜单的,可主要的是,不过蛔虫是人的同体伙伴,少了他们,我们也并不会完全的快乐,更何况合作伙伴是有共同利益的。不过,我到底是怎样会想到是豇豆,那就是:鬼才晓得呢。在滴着黑色液体的手指和豇豆正在慢慢的移动着,在馆全体饭人们也包括我和张飞身材的老板娘的眼珠也全都随之而慢慢移转,这效果来之不易啊,自从三星期以前那个在文艺演出广场现场表演吃猪粪的公认的白痴之后的首次又一奇效,虽然我并不确信那就是真正的猪粪。

  他的动作中带了几分超洒脱快到嘴边时,他把右手腕在胸前挥了挥,黑色的液体浸在了黑色的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衫上,刚刚一挨边儿,白衬衫上就多了几颗“黑痣”,他的眼睛也注视着右手指上的黑色的那条龙。

  注视着,注视着。

  没有注意,他就将黑色的滴注着液体的豇豆放入了一半进入了嘴里并且开始咀嚼着。全馆饭人们木纳的盯住,无形的,嘴也长大了。我也同时和他们一样,尽管我知道他吃的是什么,但是全体反应逼迫着我也产生了连锁反应。我们看着他吃完了那根黑色的滴注着液体的豇豆。我们那整齐划一的动作简直就是吹来七级大风一样,而且风速风向高度都不断的向着一个方向吹着。

  良久。他回过神来,他的手指已经变得干净了,他刚刚又用舌头舔掉了手指上的全部的黑色液体。

  他看我们都不动了,而且直直的盯着他。于是他用脚狠狠地踢了我的凳子,把其他坐著的人全都引领会了现实世界,当然我也一样。顿时,全馆饭人们又都恢复了原状,开始各自吃各自的饭,可是黑色的和带根的却没有人吃了,我仔仔细细又观察了两遍。

  他是坐在我斜对面的,我看看他,他看看我,我仍不住嗤着牙齿笑,他也笑。忘记说了,我们可是好朋友。我们吃完饭,赶紧离开了馆子。

  (注明一下哈,本文我是先发表在‘‘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上面的’’,文章在2009年就写好了,可惜我一直就知道写得很是糟糕透顶了,没得办法,文章是篇小说,当时是写着玩儿的,现在来说,还是一样。我不知道我该选原创还是转载,最后,还是写转载吧,毕竟,先在读书网上发表过了,笔名还是王天凤舞,不过不是拼音了,大家看看就好,嘿嘿,写得差,莫喷饭哈,嘻嘻!————王天凤舞,本文在天涯论坛也已经传上去了,但是还是再传到这儿来)


上一篇:秋雨要回家   下一篇:梦中的婚礼——时光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我们的青春
·我家的香椿树
·落叶纷飞
·淡雅与清欢,是最原始的味道
·珍宝
·万般风流不如一泪慈悲
·左手美好,右手悲伤
·雨落人间,花开十里
·今日停电
·故事与人生
·爱在春色深深处
·看月亮的人
相关短文
·秋雨要回家
·春天的风
·感知快乐
·等待
·岁月告诉我
·八月莲,一生一世
·生活不只有学习
·我们都在长大
·长寿的秘诀
·成功的秘诀
·浅谈导入在化学课堂中的作用
·清平乐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